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秋の夜長の過ごし方。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pingbi了……试着重发一下……

真想知道LFT的标准是什么……这真的是脖子以下都没有露好吗

 

很久的旧文

 

J禁 KK KT向

 

秋の夜長の過ごし方
  
  不好。
  发觉的时候立刻睁开眼睛,稳住了开始摇晃的上半身,但是头冠还是稍稍偏移了位置。身旁的式部卿轻轻咳嗽了一下,侧过高大的身形帮着遮挡了几分,光一微微抬头,还是对上帘后审视的目光,他只好迅速理了理袖子,凝神定气的听起来。
  之后不出所料被传唤留下来,当然一起的还有式部卿等四五人。今上一贯喜爱这几人,倒是也没人察觉出了岔子。
  “看来近日甚为辛苦啊。”
  来了。拉杂了几句朝堂上的事,帘后的人直接转入话题。
  光一在胸中长叹一口气,正要作答,却被式部卿抢了先:“入秋之后,日渐清朗,正是嗜睡之时,兵部卿宫想是平日忙于zheng wu,晚间休息不足,一时疏忽了。”
  “哦?可不知兵部卿是有何大事,需要日夜操劳?”
  “这……”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智也一下没了气势,只能把目光转向身旁好友:只能帮到你这啦,光一。
  与其说是帮忙,不如说是添乱。兵部卿苦笑道:“臣一时懈怠,实在惭愧。”
  “听说前几日,连宫中的值夜都请了假,莫非兵部卿宫身体不适?”
  开口的是准一亲王,出身虽高,性情却略古怪,近年来不顾劝阻,频频出入于阴阳寮。
  “不,没什么大碍。只是……近日五内郁燥,恐怕会扰乱他人,更兼有无心之失,不敢在宫中出入。”
  “哦。不知是天气干燥的缘故,还是兵部卿心火太盛。”
  对方似乎意犹未尽,一定要把光一逼入窘境。
  “亲王所言极是,或许应该考虑暂告休假,找一处清净地方休养生息。”借着这个话头,光一找了个台阶下,倒是比智也搭得更巧妙些。
  “听闻京郊某寺,可夜观红枫,别具一格,不知兵部卿可曾知晓。”帘后那人却一清二楚。
  光一心中一凛:“不曾。”
  “是吗?那便怪了,听说兵部卿经常夜间出城,还以为是去赏枫呢。”
  “臣向无风雅之心,请不要取笑在下了。”
  “既非赏枫,莫不是会人?”
  “………………”
  “说笑罢了,兵部卿名中虽有‘光’这一字,却并无花名在外,宫中也广为好评。”终于找准了机会,智也及时开了口。
  “正是,侍女们都说兵部卿态度倨傲,过于冷淡。”准一接上一句,不知是褒是贬。
  “这倒是很有趣。”对方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兵部卿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院的幼女,六公主近日也在寺内祈福,不知道‘光一’君是否留意?”
  “……臣不知。”
  
  走到廊外,智也的脸色依旧灰白,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光一忍不住开口揶揄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赐婚了呢。”
  “你别吓我了,光一。刚才突然提到六公主,我血都快凉了。”
  “帝与藤河院早年略有罅隙,不过流言而已,何况现在早因联姻安定,你何必过于深虑。”本就不喜欢宫中派阀争端,光一说得轻松。
  “可不是这么回事。”智也皱起眉头:“等到院找你去谈谈六公主的婚事,你就笑不出来了。”
  言及此,兵部卿脸上的笑容褪去:“确实不能这么拖着了。”
  “对,强硬点。我还等着一起喝酒呢。”
  
  “唉。”车里又发出了一声长叹:“人家半夜出门,是去城里夜访,我家出门,却是去郊外的佛寺,真是够不吉利的。”
  “町田,少说一句。”
  光一靠坐在车的角落,看着帘子外隐约的风景。这条路走了少说有三十遍,实在已经没什么看头。
  “一夜接着一夜,要是身份高贵的小姐也就罢了,哪有百夜遍访去佛寺的。”
  “身份高贵的小姐吗?倒也不是没有……”
  “哎?!那……”
  “我说侍从大人呐!”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您能不能安静会?每天晚上被你这么吵吵,全京城都要知道我家主人去佛寺夜访了。”
  “胡说!”
  “町田,夜中不可喧哗,会招来妖魔的。”光一正色道,他虽不怎么信这套,但是用来威吓侍从倒是挺有效。
  町田立刻端正坐好,还把佩刀放在了手边,想了想又掀起帘子朝外面说道:“你也不要多嘴。”
  “行。”车夫爽快道:“不过最后还得多说一句——老爷您能别抖腿了吗?本来就够颠的了。”
  
  帘子只掀起一尺多高,隐隐露出的是衣袖的下摆。从以青色为主搭配的花纹来看,今天的心情应该不错。
  “今天说起了这寺院。”光一面朝庭院开口道。这几天夜里凉风渐起,已经不怎么适合坐在外廊聊天了。
  “是吗?”里面的人答到,虽然暖暖带着点鼻音,却肯定已是成年。
  “据说赏夜枫很出名。”
  “可惜这几天才微微的红了一分,恐怕要到下个月才能真正好看起来。”
  对方说着,递出一枝枫叶,果然依旧是碧绿碧绿,只有边缘间上了一丝红意。树枝上结好了一张纸笺,也是用淡青色的纸写就,不知道是什么内容。
  光一搓了搓手指,打了个喷嚏。
  “天凉了,该多加衣服了。”对方倒也不着急,就这么拿在手上,缓缓转动着。
  天凉了,该让我进去暖和暖和了!隐约听见里面细小的咔嚓声,光一愤然接过枫叶。
  拆开一看,倒不是写着让他头疼的和歌,只是画着一幅画,图上的人正坐着打瞌睡,头冠歪到了一边——正是今天的自己。
  “如何?颇为传神吧?”
  对方话语里的得意,就好像亲眼所见一般。
  “既然如此,你应该也知道吧?”明白他在宫中的眼线——甚至可以明确到人选——光一硬生生的截断了话头。
  “什么?”
  “六公主也住在这寺院里。”
  “……六公主?藤河院的?啊啊,是有这么一位呢。”又响起了熟悉的咔嚓声:“唔嗯,那是六公主啊,今天还跟她一起拍球玩呢,昨天是干嘛?玩双六了吗……”
  “你们一起玩拍球?”光一又升高了一个语调。
  “是啊,明天已经约好了要念故事给她听。”
  “女官们都干什么去了,怎么会让公主……”
  “哎?你也想和公主玩?没问题,我会让人准备女装的,‘内亲王’殿下。”搬出光一曾被套着女装养到元服的事迹,帘内伴着窃笑声又响起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咔吧。”这次是枫叶枝被折断的声音:“很好。”
  “啊,莫非是……笼子里的小鸟飞走了……源氏殿下……”对方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光一的怒气,还在自顾自表演着:“要不然我明天去求见一下院,成全这一段佳话。想必他也一定很乐意,毕竟是今上最宠爱的人,能够搞好关系……”
  话还没说完,帘子就被扯了一半下来,帘后的青年煎饼啃到一半,打量着冲进来的兵部卿。
  咔嚓。
  “要赔给庙里哦。”有着鹿一般眼睛的青年说道。
  “回家就赔。”
  “据说夜枫很好看。”
  “下个月来看。”
  “不住在这里都不知道最好的日期啦。”
  “叫町田每天来问一次。”
  对方似乎还是不满意,眼神又飘来飘去:“离百夜还差好多天呢,这里饭菜也很好吃……”
  “刚……”兵部卿下定了决心:“你可以在我的院子烤山芋吃了,我同意了。”
  “好!你让町田叫侍女起来,打包回京了。”
  
  霜降之后不久,出外祈福的六公主和避暑的刚中纳言都平安回到了京城,兵部卿宫也恢复了正常的“除了zheng wu绝不出门”的作息,真是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17)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