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言切]夜は焼肉っしょ!

晚饭吃太多(喂

趁今天这样的(各种意义上的)日子来贴一贴,反正无料也发不完。

玩梗注意,卫宫家中心人格崩坏OOC强烈注意!

双引号是程序问题懒得修again。


夜は焼肉っしょ! 

卫宫切嗣,36岁。
按照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来说,他还未到达折返点,正处于未来多于过去的年纪……才对。
然而现在,他却只能站在某家料理店的玻璃窗前,耳边响起一段解说。
“不被时间和社会所束缚,幸福地填饱肚子的时候,短时间内变得随心所欲,变得「自由」,谁也不打扰,毫不费神地吃东西的这种孤高行为,才是平等地赋予现代人的最高治愈。”
而坐在窗边的那个男人——被冠上“宿敌”名义的家伙,正迎上他的视线,缓缓拉下胸口的...

[言切]たとえこの世が滅びても。(试阅)

之前写了点什么结果lft敏感词正文不让发,回家修了会路由器爬上来已经准备紧急去肝2部了就不啰嗦了。

贴不出来所以是试阅。

将收录于《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CP新刊。


试阅走这边:p站


这么个喝红茶的好日子结果回家就不能继续悠闲摸鱼是为什么……

[KK]春一番。

没想到四月除了不插电,还能有团活……

真好呢,生日月。

丢篇旧文庆祝(喂

说明:

1.真的很旧的年代物,可能造成阅读不适

2.会有他团成员OOC出没。

3.其实没多大关系的前文:ぼくの漫画の主人公。

春一番。

 

微微带着迟疑的脚步,沿着通往高处的砖石道路走去。阳光撒在曾经色彩鲜艳的斑驳墙壁上,远不及那金发的耀眼。来者眯起了眼,看了一眼尽头缠绕着盛放蔷薇的大门。来不及细数台阶的数量,仿佛下定了决心一口气登顶。

门微微的虚掩着,不过没有窜出黑猫。院子里有只上了点年纪的腊肠犬,抬头看了他一眼后镇静的换了个方向晒太阳。苦笑了一下,推开了繁复装饰着纹章和其他什么图案的房门...

[Fate]春が来たら、旅に出よう3。

星期二走路的样子w

この道がいつか途切れたとしても 一から始めればいい

何もかも失っても 帰る道さえ失っても

横を向けばいつもそこに 僕がいるから


贴完啦!


春が来たら、旅に出よう

3.


“差不多也该厌烦了吧。”弓兵突然稍稍向后仰起头,自下而上地看着代行者说道。
“嗯?”以为是刚才短暂的回想错过了对话,男人迟疑地发出音节。
“烤火鸡和柴薪蛋糕那些。”
“啊——”
受到前段时间集团性热病的波及,这几天食堂只来得及保证圣诞节的标准餐点,没有太多的余力保证品种丰富性。不过反正大家都享受着节日气氛的余韵,一致地表示出对...

[Fate]春が来たら、旅に出よう2。

周末舞动2天总算写完了(摸鱼次数超标了……

突然在家里翻出一盒川宁的伯爵三角包,肥肠开心了!

新刊还剩一篇预定w


春が来たら、旅に出よう

2.


“这倒是件不用你我操心的事。”说话的人一心不乱地擦拭着手中的零件,冷笑道:“已经有那么多圣徒了,再多加一两个或者一两打也没什么稀奇。”
反正这些高贵的灵魂又不会提出抗议。
暗杀者欣赏着整齐合理地收纳在柜子里的武器们,其中有他常用的,也有在他的时代之后,虽然能够“知晓”用法却并没有实操过的类型。
这个基本已经被当成军火库的房间,让暗杀者觉得异常亲切和安心,最重要的是,那些会让他困扰的从者们——不是讨厌也不是嫌恶,是绝不会靠近这里的。
这个房间的...

[Fate]春が来たら、旅に出よう1。

无CP

还是那句……私设迦勒底。


春が来たら、旅に出よう

1.

来说说某个男人的事吧。
年纪上是与其称之为青年更接近少年的阶段,朴素的黑色短发和端正而中规中矩的五官,比起战斗服更适合学生制服的气质,但也不至于到了稚气未脱的年幼程度,加上不过不失的学识和体力,也就是几乎一切都恰好在水平线上。
不管再怎么从结果论上推断,他来到这座秘密中的秘密,人类最后的阵地,也只不过是“巧合”而已。虽然在这个世界上,“巧合”也好,“偶然”也好,实在都不够单纯,但要给他冠上所谓“救世主”的评价,绝大多数该从这机缘谈起。
当然这位既没有家世背景,也没有过人天赋的勇者,实实在在地付出了深刻的努力,同时,他作为“一...

CP22参展告知

哦是这样的因为CP说可以打折所以提前放一下告知(穷


CP22会参展第一天~

CPP地址:http://www.allcpp.cn/u/160.do

目前已知


小单车 新荒旧刊2册:

Speak Low

22/24


FATE新刊一册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KK旧刊一册

御無沙汰「TIME」(因为卖太久所以只会带个位数)


可能还会有些KK的同人周边(如果确定另行通知


另外合同志请见voice太太之后宣传~


[Fate]被舍弃的与被磨损的 5-end。

与下文无关(喂

中学时候偶然读过痖弦的一首诗,每到这种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想起来。

“世界老这样总这样:——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

罂粟在罂粟的田里 ”

而且全诗有一种非常让人忍不住愉快点头的格调,很短,有兴趣可以找来看w。


被舍弃的与被磨损的 5


这一次端出来的是冷茶泡饭。
调理过程虽然简单,却需要预先准备不少材料,不是临时起意的料理。收尾的今日是红茶,也是有不想造成冲突的意思在里面吧。
这个人生前是有多么努力——曾经在怎样的地方生活,曾经受过怎样的人照顾,又怎样尽自己的所能去回应,好像从这些细节里渗透出来。
暗杀者捧...

[Fate]被舍弃的与被磨损的 4。

谁说割腿肉这么痛苦的事不是为了爱,就打烂谁的狗头。


被舍弃的与被磨损的 4

其实没有说实话的必要,暗杀者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黑衣青年。
既然被归类为架空作品,那么也称不上忠实还原。据说是某位好事者(文豪)经历了自己现界的那次事件,出于“极端强烈的个人兴趣”以强迫采访的形式向被诸葛孔明附身的拟似英灵取材后写就的。
那是迦勒底无法观测的“第四次圣杯战争”,既不是现在的世界曾举办过的,也不属于暗杀者自身曾被派遣的特异点,硬要说的话,眼前的弓兵可能曾经处于它的延长线上。
“……是吗,有那种东西啊……”
青年像是掩饰为难情绪似的收拾起了盘子,男人忽然心虚起来:“不能算是完整系统的记录,毕竟只有...

[Fate]被舍弃的与被磨损的 3。

为什么这就上班了……

什么时候才能不上班……


被舍弃的与被磨损的 3


为什么是咖喱?
当然是因为好吃——如果能把如此简单的理由说出口就好了。
Archer对自己的手艺当然颇为自负,可惜“咖喱要放一晚更好吃”并非是适合当成宵夜的理由。
墙上挂钟的时针走过午夜,现在已经进入了新的一天。两个男人,面对这面坐在迦勒底的食堂里,摄取着并不需要的大量热量。
刚刚准备的点心在那几位先生们的书斋,只要英灵们的形同虚设的器官还在维持正常机能,现在便早已化作了胃中的残渣。
用浪漫一点的说法,或许是构成了脑中的几行文字,也算是完成了光荣的使命。
至于咖喱的存在,倒也不是突发奇想的借口。昨天中午在清点储备的时候,发...

1 / 17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