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火アリ]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5。

比drm更可怕的是原作(咦

 

[火アリ]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5。

 

目光落在遗留在桌面的烟盒上,有栖川伸手拿了过来。看起来刚刚拆封不久的黄色包装里,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数量。火村是个不折不扣的重度烟民,骆驼牌几乎已经算是他的注册商标。而从相识起,他那极度熟练自如的姿态看来,这份历史说不定会追溯到高中时代。有栖川自己不属于激烈的禁烟派,对在外出就餐时坐在吸烟区也并不反对,偶尔的情况下也会顺势抽上一根,不过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感想,他并不信奉尼古丁和酒精能够带来灵感的法则。只是在提醒火村注意身体,尽量少抽一些的时候,他察觉到一个事实:在火村陷入负面情感、或是别的什么难以言喻的焦躁情况下,会不自觉的增加烟的消耗量。火村跟有栖川不同,时常以凛然的面具覆盖着端正的五官,显得过于冷峻而难以捉摸,不过这对有栖川来说已经完全称不上难题,从对方那些微的举动中,他能够准确地掌握火村情绪的变化。

“本来也不觉得是那样啊……”有栖川无意识地低语道。从一开始就对自己展露了温和的笑容,尽管毒舌却又不失体贴的发言,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尽管早已知晓火村的怪人称号,有栖川却觉得他本人与传闻中有着相当大的偏差。不过他的同学们似乎未能体会到这份有趣,从而招致了小小的不欢而散,然而“或者是侦探,或者是犯罪者”,这没有中间选项的评论却残留在有栖川的心中。火村英生只有一个,自己所注视的与他人所得到的,哪一个才是真相呢?

 

有栖川倒也没有自大到坚信只有自己才能了解火村——实际上就算数量确实稀少,火村也不是仅有有栖川这一位朋友——只是他仍然希望火村能够被更多的人接纳和认可。火村自己所不在意的,就由有栖川来维护,青年不知不觉间让自己担负起了这样的职责。

 

从烟盒里抽出一支叼在嘴上,有栖川又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厚重的精装书籍。

 

“什么什么……嗯……呃……”

 

看似英语单词的书名里却混杂着明显不同的字母,变得难以猜测原本的意思。有栖川的英语本身也还远未达到流畅阅读原文书的水平,更不用说这本看来跟英语只有亲戚关系的典籍。

 

“法语……还是德语……”

 

“社会契约论。”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身旁响起,青年不禁吓了一跳,嘴里的烟眼看就要掉落的时候,被不属于自己的手及时捞了起来。

 

“火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有栖川没来由的有些心虚。

 

“就在刚刚。”顺手把烟叼回自己嘴上,从口袋里掏出百元打火机点燃,高大的青年俯视着友人,喷出一口白气之后才缓缓说道:“你开始玩‘火村扮演游戏’的时候。”

 

“才没有……”有栖川再度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书:“这么说,果然是法语……嗯?”封面上烫金的著者名字明显与记忆里相差甚远——“喂!”

 

“嗯,骗你的,那种古典没什么看原文的必要。”毫不在意的说出了功利主义的台词,火村把书抽走,夹到了自己的手臂下面。

 

今天两度被骗的有栖川青年忍不住咬牙切齿:“火村!”

 

“嗯?”对方的眼神似乎在问:你有什么不满吗?

 

“有意思吗?!”

 

“要说是有意思还是没意思的话,应该算是有意思吧。”黑发的青年将烟深深吸入肺中,这么说道。

 

“啊?”总觉得有哪里接不上。

 

“这本书。”

 

终于忍不住拍了桌子,有栖川近乎是从座位上跳起来:“火……”

 

刚发出第一个音符,就立刻注意到了周围包括侍者投来的好奇目光,有栖川条件反射般地低下头,把下面的话说得吞吞吐吐:“还不是因为你太慢了。”火村本来就够引人注目了,如果在这会儿闹起来,搞不好以后会被禁止出入,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啊啊,抱歉,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火村拿起结账联看了一眼:“果然什么都没吃啊。”

 

“什么?”

 

“我发了邮件给你,因为一直没收到回复,所以就想是不是没看呢。”

 

邮件——大概是自己还在写的时候传来的吧,有栖川一点印象都没有,打开了手机,果然有一条未读的信息。

 

“这边事情拖得有些晚,等不及的话你先去宿舍,今晚有特别聚餐,说一定要叫你一起来。东西就放在店里没关系,明天我自己会去回收。”

 

“估计你大概还在店里呢,所以过来喊你了。”

 

“聚餐……”

 

“下午的时候那些家伙临时决定的。”火村口中的那些家伙都是一同寄宿在同一所房子里的学生,就外人来看差不多也可以组成一个京都系大学怪人联盟。

 

“怎么都没问问我?”有栖川故作不满道。

 

“那时候问你也听不见吧,应该说你连我接电话都没发觉。”

 

这一点真是难以反驳,青年啧了一下舌。

 

“再说,难道你会有什么事吗,晚上?”对方反问道。

 

“没——有。”

 

连得到了预料之中的回答的表情都没有,火村只是把烟摁熄在造型精巧的烟缸里:“那就走吧,那些家伙可算不上有耐心,能等我们到才开始。”

 

“嗯。”把东西往包里随意一丢,有栖川又忍不住好奇:“特别聚餐的话,听起来还有点儿神秘呢。”

 

“说不定是暗黑火锅大会呢。”

 

“又来了。”有栖川表示这次绝不会再信你:“上次弄坏了时绘桑的一口锅,婆婆不是说绝对不会再让你们胡来了。”

 

“‘你们’啊——我的记忆里你明明也在场,而且还相当活跃呢。”

 

“我带去的可都是食材啊!”尽管都不是应该加进火锅里的就是了:“说到底应该怪那个放进鲱鱼罐头的前辈……”

 

沉迷于发酵食品也不能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啊,有栖川愤愤地抱怨道。

 

“别管那些了,稿子怎么样了?”

 

“嘿。”黑发的青年笑着露出了两边的虎牙:“当然是状态绝佳了。”

 

“那在下可就期待着了。”

 

“交给我吧。”

 


评论
热度(26)
  1. 小妮子虚数因果 3号机 转载了此文字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