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火アリ]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3。

进度有点慢啊……说好的イチャイチャ呢……

 

[火アリ]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3。

 

 上午时段平日总是空着不少位置的图书馆一反常态地坐满了学生,其中混杂不少熟面孔,都是有栖川的同学或者前辈,连除了开学时能见到一面之外很少出勤的那几个都摆出了悬梁刺股的必死架势,整个馆内弥漫着高度集中的修罗场气氛。 

“这是怎么了?”有栖川无声地做出口型朝火村询问道,看来今天不能指望借到笔记了。

 

这下连火村都难得地显出了惊异的表情,示意他出门再说。

 

图书馆外,阳光洒满校庭,学生们三三两两嬉闹着,一如既往的场景让有栖川用力眨了眨眼,回头望了望,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到底怎么回事……”有栖川疑惑着嘟哝道。

 

“这周末就是了。”火村叹了口气:“到了这个地步,真是让人感到佩服了。”

 

“什么什么?”

 

“司法考试。”

 

“啊——”小小地叫出了声,有栖川终于从记忆的边缘里重新找回了这一情报。

 

“真是的,就算完全没有参加的意思,现在看到你这种过于悠哉的脸大概也会让人很来气吧。”火村轻轻拍了拍他的头:“总之,必须换地方了。”

 

“不要把人说得好像游手好闲一样!截止期之前我也是很忙的!”不耐烦地挥开友人的手,未来的小说家强调般地把装着稿纸的双肩包背好。

 

“是,是。”对方丝毫没有在意这点,宛如应付发脾气的宠物一般,再度迈开了脚步。

 

本来还想再抱怨几句的有栖川察觉到进出图书馆的同学们的视线,不由得慌张地跟了上去。

 

司法考试啊……

 

被誉为难度最高的国家考试,通过率低得让人难以置信——大学在读期间就能顺利通过的人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但也因此,更需要把握每一次的机会。如果没能通过的话,就无法获得进入法曹界的资格,当然,直到毕业为止都无法合格的人也有很多,最终会陷入只能一边从事相关工作一边重复应试的窘迫境况。

 

不过这些都是与有栖川无缘的话题。会把司法考试的日期置之脑后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象过将来会以何种身份立于法庭之上。

 

当然有栖川的头脑并不差。从升学系高中毕业,考上了英都这样的私立名门,偏差值也算是相当高。法学部本身也拥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是从英都设立之始就已存在,已经横跨了一个世纪以上的传统学部,同学们当然也都是拥有着相当自信与实力,目标一致的竞争者。在这样的环境里,有栖川虽然称不上游刃有余,至少也还算顺利地升级了。

 

只是他会选择法学,完全是出于“便利”的考量。能够接触大量的真实案件卷宗,深入了解社会现象和法律依据,某些课程还能获得老师们对于犯罪行为的详细讲解,对于推理小说的创作来说也是非常实用的信息。有栖川所醉心的“本格派”虽然常常会设定成极端封闭的背景下,大多由侦探取代警察的位置进行搜查,他却仍然认为现实性的根据也非常重要,需要严谨认真地以知识作为参考基础,尽管还只是刚刚起步,倒是也形成了一点自己的风格。正因为如此,他倒也没有完全荒废学业的打算,更何况家里满足了他的任性,支付了私立的学费,不管怎么说最起码要按时毕业才能对双亲有个交代。

 

——如果在学期间出道了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有栖川也不是完全没有怀着这样的希望就是了。只是从法学部毕业之后,没有通过司法考试的自己又将去向何方,才刚升上三年级的他还完全没有考虑过。

 

“早知道应该去搞个纪念应试的。”有栖川举着今天几乎没有写下几个字的笔记本说道:“感觉也会是个不错的经验。”

 

“别浪费时间了。”火村从皱巴巴的外套里摸出了烟盒:“连研究会都觉得麻烦的家伙,还是老老实实写稿吧。”

 

确实,为了保险起见,有栖川选的研究会指导教授是个出名的老好人,对于出勤和报告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终只要提交一份课题论文就能拿到学分。有栖川平时虽然还算是正常出勤认真听课,不过像是现在这样到了截止日之前的状况,就只是神游般坐在教室里思考着小说的后续,即使被点到名提问也是用傻笑混过去。

 

“少看不起人,说不定就通过了呢!”尽管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有栖川多少还是想试着做出反击。

 

火村斜睨了他一眼,喷出了白烟:“仅仅四个月之前的事都忘记了呢,アリス。”

 

春假之前的期末考试,意识到自己有一门课搞不好要被当的有栖川,硬着头皮去找了只是来旁听的火村补习,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通过了。

 

“这学期可就没办法了。”

 

属于社会学部的火村本来就只能听法学部的集体课程,也有自己的研究课程要上。

 

“不劳费心!”感觉已经被打上“不合格预定”的青年气鼓鼓地说道:“研究会的同学会借笔记给我啦!”

 

“哦?关系真好呢。”

 

不知为何,火村的语气听上去混杂着些许的不快。

 

“火……”

 

“两位的冰咖啡,请慢用。”侍者送来了刚点的饮料,打断了有栖川的话。

 

“啊,谢谢。”

 

有栖川点了点头,接过了杯子。对面的火村一言不发地抽着烟,注视着杯壁上凝结的水珠。

 

这家伙果然最近有点奇怪。

 

猫舌的火村对咖啡却属于相当挑剔的类型,但是有栖川印象里他会直接点冰咖啡的次数寥寥无几,曾经发表过类似“那根本是别种饮料”的言论,今天却一反常态,在有栖川说出要冰咖啡之后,也说要同样的。

 

虽然这家店的冰咖啡确实很不错。

 

这里是最近两人经常会来的咖啡店。距离学校位置适中,装潢沉静而古典,用适当的音量播放着两人中意的西洋乐,餐具和摆设都很考究,可以看出店主的坚持,更重要的是咖啡好喝。侍者和常客彬彬有礼,弥漫着成年人的氛围。对咖啡店同样要求严苛的火村,难得地跟有栖川意见完全一致,对这家店颇有好感。

 

虽然价格上稍稍偏高了一些,不过还在能承受的范围,下午茶时间还有蛋糕SET可选,有栖川对这点也颇为满意,不去图书馆的日子里,就经常窝在这里写稿。跟家庭餐厅相比,因为客层的流动量不大所以还算安静,一杯咖啡就能混一个下午,其实还是相当合算的。

 

今天也是同样,两人在学校食堂吃了一顿不上不下的早午餐,图书馆既然没法用了,就直接来到了店里。“傍晚时跟教授有约。”火村这么说着,有栖川当然也不会反对他的同行。只是跟通勤距离较远的有栖川不同,火村完全可以回到寄宿的地方,却仍然一起坐进了咖啡店。

 

最近好像不太能见面,想要尽力延长一点相处的时间——

 

这种少女模式的思路,自己对面的那个人应该不会有吧。

 

“怎么了?”

 

火村注意到有栖川的目光,收回了望向窗外的视线问道。

 

“不,没什么。”猛然灌下一口冰咖啡,希望依赖沁人心脾的冰冷和咖啡因的双重作用重新清醒头脑。不知不觉间又盯着火村的侧脸发呆了、而且还被发现了,已经不是能用“不好意思”来形容的程度了。有栖川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稿纸上,瞻前顾后地踌躇了一会之后,还算果断地下笔了。

 

一时之间,只听到笔尖落在纸上的声音。

 

今天似乎还算顺利。火村的烟抽完的时候,听到了翻页的声音。几乎是趴在桌上的青年奋笔疾书,字虽然端正却谈不上多优美,简直就像是他的小说给人的印象——不,如果再具体地说的话,就正如有栖川有栖本人给人的印象。火村看着他那大概是贪图方便,被发夹随意带起的过长刘海,褐色细软的毛发,就像炸毛的猫一般,伴随着轻微的动作而晃动。

 

根本、可爱过头了,アリス。

 

本想再抽一根的火村改变了主意,从包里拿出近期论文要用的资料看了起来。

评论
热度(46)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