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新荒]長く短い祭 8。

《22/24》的试阅,试阅,试阅。

有关吃饭的话题好像有点少……

 

8

 

台上站着三位以荒北的眼光看来,也足以称作美丽的“女性”,以及从刚才开始,就不知道是在煽动还是在阻止观众的主持人。

“啊,来了来了。”

从嗡嗡作响的背景里,穿着有些滑稽的白色西装的青年夸张的鞠了个躬:“今年,除了已经选出的前三位女装佳人以外,评选委员会为了弥补前两届的遗憾,特别设立了一个‘最佳表现力组合’奖……”

啧。荒北弹了一下舌头:真是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获奖的就是来自自行车部的ヤスコ与ユキ酱!让我们欢迎回到台上的他们。”

不得不再度站在人群之前,黑发的青年正在挑战自己的忍耐极限。

“获得了评审特别奖的感想如何?”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太过自信,主持人居然还把话筒递了过来,在博得荒北极度嫌恶的眼神之后,还是颇为识趣地转向了黑田。

“在下,不是,我很高兴。”

“哎呀哎呀,ユキ酱真是太谦虚啦。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评委的点评——ユキ酱那可爱俏丽的卷发配上下垂的眼角,风格独树一帜,同时还不自觉地使用‘僕少女’这种包含帅气意味的高阶自称,简直是萌点倍增!”

“不……那个……”看来黑田已经被这一连串的解说搞晕了。

“然后是与ユキ酱展现了完全不同魅力的ヤスコ桑。ヤスコ桑到今年为止已经是第三次出场了,这在我洋南大学望月会学园祭专门委员会Mr.女装选美历史上也是比较少见的呐。与前两次的不同的是,这次的ヤスコ桑终于拿出了与‘选美’这个主题相符的干劲。‘无论是清纯代表的黑长直衬托出白皙透明的皮肤还是细长眉眼的一颦一笑细节都透露出传统风情的凛凛美人,同时身着啦啦队员这样稍稍有些暴露性感路线的服饰,绝对是震撼式的反差萌!’这似乎是评委们的一致意见。”

“哦……”荒北只觉得脑袋上的假发越来越重了。

“别的不说,光是那短裙下的美腿就能吃下三碗饭,prpr!”主持人再度追加了一句:“评委里似乎也有这样直率地表达出个人意见的评语呢。”

“啊,是吗?”轮流活动了一下双手的手指关节和手腕,黑发的美人笑了起来,然后夺过了麦克风,一脚踩在台边的音箱上:“是谁说的?给老子站上来!”

主持人大概并非完全没预料到这番变故,故意张开了双手:“哎呀哎呀,众所周知,专门委员会的成员都是匿名投票的,其中还有我们大学的OB,ヤスコ桑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远处的人群中还可以看到福富对着台上比出“要冷静”的手势,荒北却下定了决心无视他,只在面前那区里密切地搜寻着。

在靠近舞台的侧面,荒北终于捕捉到那个正装作若无其事打算离开的熟悉身影。

“待宫荣吉!你这家伙给我站住!”

对观众们来说,这应当算是最高级别的余兴。他们立刻兴致勃勃地散开一个圈,让暗红发的青年完全暴露在全场的目光之下。

“哟,荒……不是,ヤスコ,表演太精彩了,自行车部全体成员都会为你们骄傲的。”或许是明白已经无路可逃,待宫还吹起了口哨:“这一身实在太适合你了,真是连男人都心动——啊……”

话还没说完,荒北已经直接从舞台上跳了下来。

“也请你务必尝试一次。”

“这个,比赛都结束了,就敬谢不敏了。”

“哈,那看来只能强制实行了,黑田!”荒北朝台上招手示意。

“荒北前辈!!”黑田的呼喊自然最终也没能传达到两人的耳边。

之后就发生了洋南史称“第一次Mr.女装选美自行车部内讧”的事件,当然参加者并不止限于自行车部内部,所以俗称“大和抚子骚乱”,成为了第63届洋南学园祭上为人津津乐道的一幕——还算正面意义上的。


金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作为学园祭执行委员会临时总部征用的教室里,身为执行委员的他不得不面对的是同样作为洋南自行车部主力的两个队友。

待宫头顶着属于ヤスコ的假发,由于是在混乱中被硬戴上去的,黑色长发从脸上缠到脖子上,外套不知道去了哪里,只穿着一件T恤,冷得有些发抖,简直像是老式恐怖片里牺牲的路人。

而荒北假发摘了,妆也花了,一头蓬乱的短发让他铁青的脸色比起通宵一周的研究员更像是吸毒过度的小混混,当然也与他还穿着啦啦队员的制服还翘着腿背靠在沙发上的姿势有关。

“稍微有点闹过头了吧?”

“对不起。”

“抱歉啊,金酱。”

两人对着金城倒都十分坦率,低头道歉:“给你添麻烦了。”

“因为是在活动的举办途中,主办方面也承认是特意安排了提高话题性的部分,所以才没有给予处分,绝对是下不为例。”金城推了推眼镜:“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为了表示自己“受害者”的立场,待宫坚持不拿下假发,就这么一边吐出混进嘴里的黑发一边申诉道:“虽然我确实在评审委员会里,但是评选的结果又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唉。”

“啊?!”荒北拧起了眉头。

“我只是投了符合大众审美的一票而已。”

“美腿prpr?”金城看了一眼匆忙打印出来的报告。

“这是事实!”

“哈?!”

顺势打量了一下黑白相间的短裙下面那双裹在白色短靴里,修长笔直但是对队友来说司空见惯、并深知其实力的腿,自行车部的主将不禁摸起了下巴。

眼看荒北又要暴起,待宫指着报告书强调:“上面有所有评委的投票,绝无作假成分。再说了,比起靖友这种,ユキ酱才比较符合我的趣味咧。”

荒北抬眼望向金城,和尚头的青年点了点头,证实了待宫的说法:“虽然这个特别奖的设立里到底有没有猫腻——我看这件事恐怕也不是待宫能做到的。”

如果按照从参赛开始“那位”学姐的行为模式来判断,倒是很有可能联合主办策划这么一出。感觉最近已经完全被阴谋论包围的荒北稍稍冷静了一些。

把这份精力放在就职活动上比较好啦——青年难得地陷入哭笑不得的境地。

“总之,明知道新开那家伙在场,我才不会特意做出这种拿命开玩笑的宣言哩。”

“……”

“…………”

“………………啊。”意识到自己又“多说了一句”,待宫急忙站起身:“系里马上还有事要准备,我先走了。”

宛如冲线前的争夺战一般夺门而出,暗红色头发——现在应该是黑发的青年就这么顶着诡异的造型离开了。

“逃跑了呢。”荒北对着拦在他面前的金城说道。

“现在好歹算是‘保护观察’期间。”金城苦笑了一下:“我说怎么福富他们今天就到了呢。”

“嗯。”

新开只出现了很短的时间,而且从待宫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在后方的两个人,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从一开始就是他在通风报信。

“那个……他应该也不算是恶意啦。”金城摇了摇头:“一会儿要跟福富道谢啊。”

刚才,福富凭借着他那张一如既往的铁甲面和巍然不动的体格,成功将混乱的规模控制在“集团拥堵”之内,避免了大乱斗的惨剧,并且协助了赶来的执行委员“逮捕”或者说“拯救”了荒北和待宫两人。

“福酱没事吧。”

“既然会担心的话,就别把他校的选手卷进这种事故里。这么轻率的挑衅真不像是你做的事啊,靖友。”金城又再度审视了一下手中的临时报告书。

“不像样吗……”

荒北下意识地咧开了嘴。

不知不觉间,作为王牌助攻的荒北,又再度在车队里担任起了“保姆”的角色,这到底是因为性格原因、定位问题、还是虽然仅仅是几个月,也仍然作为年长者的自我认知呢?在赛场上有着“野兽”称号的青年并不是从未思考过这件事。

与高中时代不同,虽然在实力上未必顶尖,人格却更为成熟稳健的王牌;平时过于浮夸,但技术平衡,偶尔也会耍些小手段的队友;简直可以用“忠心”来形容,坚定地追随着自己身影的后辈——处在这样一个新构成的队伍中间,是否只有自己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青年在这并不漫长的大学生活中曾经不止一次地自我怀疑,然后,在最近得出了结论。

荒北靖友仅仅是以荒北靖友组成的,并且只会以荒北靖友的方式生活下去。

“尽情投入努力、尽情挣扎后悔,然后尽情欢笑胡闹……”

“除了胡闹要适可而止以外,我并没有什么要特别补充的。”

金城认可的话语让荒北回过神来:“那位大姐偶尔也能吐出些有道理的话。”

“只要当心别被她给诱导了。”与高中时代一样,还留着一板一眼的和尚头的青年微笑着摇了摇头。

想起自行车部自己那些好队友们的反应,荒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不过说起来,怎么没看见新开啊?”

倒不是说红发的青年有多爱凑热闹,不过明明是“某个阴谋”的重点观测对象,却完全出乎主谋们的预料,反而只留下了自家主将一个人,在跟他有交往的人看来,都会觉得有些意外。

“那家伙……”

“打扰了。”

礼貌地敲了门之后才进来的,是已经换成了普通服装的黑田。他是作为被牵连的“可怜的后辈”而并未追究,事实上本人似乎也没有那么无辜——对于顺着学姐们的计划把他也推进这个火坑的待宫,起码是趁火打劫地揍了几下。

“我把荒北前辈的衣服和待宫前辈的外套都拿过来了……不过他似乎有急事,刚才在走廊上一路狂奔,应该是用不上了吧。”

连敬语都省略了,若无其事地吐出了冷酷话语,或许正是这个被迫和自己尊敬的前辈一起参加女装选美的青年的本心。

“哦哦,这下得救了。感谢你,黑田!”

就算是荒北也没有勇气在选美已经结束之后顶着这张花了妆的脸,穿着啦啦队服走回六号馆。

“卸妆用品我也借来了,虽然好像最好是用热水……”

荒北一把接过了比之前的化妆箱要缩水好几倍的小包:“麻烦死了。”

 

 

评论
热度(7)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