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新荒]風を待ち 2。

《22/24》的试阅。

TAG真难打啊不如打洋南好了……

 

2

恋心——这段假想的远距离恋爱的始末,虽然意外的虽不中亦不远,不过在帮荒北办理护照的时候,金城意识到了其中的偏差。在某种程度上相当受欢迎的金城,恋爱经验谈不上丰富,却也能分辨出男女之间的恋情与这两人之间模式的不同。


真是相当深奥呢,有种去图书馆借几本相关书籍来研读的冲动。考虑到被待宫突击骚扰的几率,最终没有付诸实践的金城真护默默感叹着。


“喝什么?”


“嗯?”金城回过神来,眼前两人询问的表情一致到像是兄弟一般,他差点笑了出来,赶快又吃了一口所剩无几的色拉。


“饮料。”荒北指了指身后不远的生协自贩机。


不知道是不是偏见,自行车部附近的自贩机里都是运动饮料,甚至有时候会放上减肥茶,对于刚刚进行完剧烈运动的人来说,就算理论上正确,却实在不算是胃口上的最佳选择。对于荒北这样的甘党来说尤其难以忍受,渐渐就养成了顺手买一瓶饮料带过去的习惯。


金城报出了常喝的乌龙茶的名字,把零钱递给待宫,抓紧时间把午餐吃完。看来在自己发呆的时间里,荒北和待宫都已经解决了自己那一份,眼前只剩下两份干干净净的餐具。待宫的盘子里简直不像是盛过咖喱一般亮闪闪,估计月底的这几天会很不好过,金城思考着是不是找时间请他几餐。


“喂,金城。”


“嗯嗯。”撒着混有芝麻粒的和风酱料的新鲜蔬菜特有的爽脆,从牙齿间传来,金城将蛋包饭里最后的番茄酱炒饭收集在勺子里。


“可别替待宫那小子写论文啊。”


梗了一下,金城抬眼看了看对面的青年。荒北用手托着下巴,故意转过脸去看着食堂的窗外:“我会把笔记整理好借给他的。”


“好。”


“今天的训练结束之后,一起来研讨下这次的选题吧。”


“……荒北君还真是挺爱操心啊。”


“……啰嗦!待宫那家伙真慢啊,冲刺选手都是这么没用。”


这一次,金城终于没有掩饰上扬的嘴角:“谢谢。”


从海外回来之后,荒北有了一些变化。金城不知道这算是“回复了本色”还是“有所进步”,但他无疑是用自己的方式摆脱了那层若有似无的薄膜,同样的课程、同样的训练,荒北靖友这个人却变得更加鲜活起来。在这种意义上,金城觉得说不定还得感谢新开隼人……


因为这对自行车部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包裹着米饭的番茄酱在口中扩散出甜酸混合的风味,金城猛然意识到他已经把三人与洋南的自行车部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不仅仅作为同学,不仅仅作为“聚集在同一个场所的同好”,而是毫无虚饰、能够肩并着肩站在同一个起点的同伴。从荒北和待宫那里得到的信赖,金城也在尽全力回应他们。心中的那份界限或许终有一天会越过,也可能始终不会消失,但是现在的自己已经能够包含着这一部分,继续前行。


“喏,百事。”待宫把蓝色包装的饮料递给荒北,乌龙茶则放在了金城的面前:“有什么好事吗?”


“嗯?”金城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难得看到你笑眯眯的嘛。”


“没什么特别的。”


“哼,又是一贯的秘密主义。”


金城倒也没有纠正他误解的意思,只是端着餐盘站起了身:“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哦!”荒北也跟着行动起来:“今天还按照之前的路线吗?”


“不,我想可以适当调整一下……”


“喂喂,不要无视我啦!”待宫追了上来:“话还没说完呢!”


“啊对了,待宫,论文……”


“呜哇!不要提醒我啊啊啊!”


“吵死了,待宫!”


“荒北大人,荒北大人~”待宫又绕到了三白眼青年的旁边:“千万不要放弃区区在下啊~恳请您施舍笔记给我……”


“如果从市区的这里穿过去,应该会比较有效率。”


“确实,之前前辈似乎也提到过。”


“如果能安排一个时间多几个人一起训练就好了。”


“唔,但是以大家的课程安排来说……”


“所以骑行台的利用率才会比较高吧。”


“骑行台啊……”荒北撇了撇嘴。


“果然荒北君很不擅长骑行台啊。”待宫笑嘻嘻地开口。


“哈?”荒北一脸“谁说的”表情。


“要不要比比看?”待宫眨了眨眼:“赌上笔记。”


“笔记的话……”


“没问题。”荒北迅速打断了金城的话:“我们就看看谁比较厉害吧,笨狗。”


“你可别后悔啊,小狼崽。”


看见待宫脸上又浮现起常有的自我陶醉“计划通”神情,金城只能默默地在心里为他那太容易看破的虚张声势点起一根蜡烛。


 

评论(5)
热度(15)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