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痛系男子。

AKT48完售了……顺便放全文。

本篇女装子捏造注意w 全篇雷雷更健康~

 

痛系男子

 

动作不对。

青年啧了一下舌。注意到那个裹着围巾的男人已经好几次了,主要是由于自己的动作也不熟练,所以目光游移着想要找个参照物的时候,却偏偏被这家伙误导,真是让人很不爽。

“那家伙……”

真是个怪人。虽然聚集在这里的都是社会上所排斥的怪人,但是互相之间倒是挺能彼此认同,可是他就算在这群人中间,都格格不入。保存良好但是也可以看出略有些年代的红色外褂,黑色的毛线帽和围巾几乎遮挡了所有能露出的皮肤,让人疑惑他究竟是怎样才能看见表演。如果说是想隐藏身份的话,那些招摇的手制扇子和荧光棒一个也不缺,背后大大的“凯利命”更全用金色绣线细密织成,偶尔折射着舞台灯光,闪得人一片眼花缭乱,毫无品味可言。青年正处于热衷期,自诩为场场不落,碰见这怪人却是第一次。

“队长。”趁着灯光暗了下来的休息时段,青年凑到了擦汗的同伴身旁:“那个看起来一副犯罪相的人是谁啊?”

作风老派,喜欢使用亲卫队长这么古老称呼的男人顺着方向看了过去:“啊,那家伙,你别管他。”

“感觉很危险。”

“没事没事,那是‘元老’。”

正说着,灯光又亮了起来,队长立刻全神贯注,把青年抛在了一边。

窄小的舞台中央,站着略显单薄的身影——用改造过的振袖搭配着剪掉一半的牛仔裤,既不镶嵌亮片也没按照惯例在领口和袖口缝上蕾丝,有种意外的朴素感。

拨弄着不对称发型较长的那一边,对方绽开了笑容。

“谢谢大家在今天这样的日子,还能来看我的演出。最近天气很冷呢,大家有没有感冒?不过即使感冒了,也不全是坏事吧。我今天终于吃到了想了很多天的咖喱……”

 

“好冷……”呼出一口白气,青年边搓着手边跟“队长”闲聊。等待的人数算不上多,STAFF用出入口两旁已经秩序井然地列好了队。

“听说事务所主办了共度最后一小时活动,还以为可以跟凯利酱一起新年倒计时呢……结果居然不参加,太绝望啦!”

“去年也没有。”审视着刚刚和凯利的合影,队长不以为意地答道。

“哎哎?”青年回想起刚才的话。

“由于我个人很重要的原因,没有办法参加事务所的新年活动,非常抱歉,不过大家的爱我已经收到了哦。新年的日程嘛,暂时还要保密,现在跟大家约好,一定会很快再见面的!”昵称是凯利酱的偶像这么说着。

 

地下偶像——近年间盛行起来的地域性偶像,在固定的地区举办着定期的迷你LIVE,贩卖CD和周边,提供“可以近距离接触”的亲切感,在部分狂热者之间津津乐道——是所谓小众中的小众。其中有人期待着商业出道的,也有仅仅只是满足于跟熟悉的客人交流,还有喜欢营造出自我世界氛围的类型。

凯利也是其中的一员——稍微特殊的一员:“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尽管穿着鲜艳的舞台装,留着半长的中性发型,水润的棕色眼睛显得无比可爱……仍然是男孩子。

“早期应该是以话题性的伪娘组合登台的。”队长说出一个青年也略有印象的名字:“之后是说路线不合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凯利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换到现在的事务所重新登台的。从那以后,凯利酱除了CD都不卖周边了……”

兼具了少年的坦率和热情以及女性般温柔纤细的表达,难以分辨出性别的外表和传教般的说话方式,凯利酱独有的魅力也赢得了一般人的关注。青年就是其中之一。

“元老就是那个时期的饭。不过那家伙可是个让人伤脑筋的存在啊……”大概是回想起了往事,队长显得有些不快:“固执己见、特立独行,非要跟人唱反调……”青年从他啰啰嗦嗦的话语里大概分辨了出来,也就是关于CALL的编排、不肯更换新的统一服装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禁挠了挠头。

“哼,身为日本人却这么没有集体协调性,异端!”

大概不是那种问题,青年模模糊糊地想着。凯利的歌除了典型的流行系,还会掺杂一些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别致曲风,在服装的选择上也很偏重传统,会大量使用和服作为基础,所以来看演出的人里,如同队长这样教科书般的偶像宅之外,有不少感觉与地下偶像的氛围完全不沾边的人——或许这是凯利的音乐的魅力。

比如……眼前所驶过的这辆红色法拉利。大约是从附近的停车场里开出来的豪华跑车,在车前盖上绘制着巨大的萌化凯利同人——看着装应该是参照上一张单曲的形象设计,车身上也装饰了凯利自己设计的标志,是一辆彻头彻尾的、痛车。

“呜哇,好疼。”队长夸张的扶住了额头,见青年若有所思,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是不是感觉很有泡沫时代的余韵?保时捷倒是见过,法拉利还真是超水准……”

“泡沫……队长你究竟多大了哇……”

头上挨了两下,青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立刻又被捅了一肘子:“来了。”

手里捧着一大束红色的玫瑰花,穿着角袖大衣的凯利出现在门口,一如既往带着笑容点头致意。

“麻吉天使!”“凯利酱最高!”……对比起在场内手舞足蹈花样百出的应援,音量却是异常的小,足见死宅本性。凯利却毫不介意,依旧热情地挥着手,坐上了事务所的厢型车。

“本日作战到此结束,解散!”随着队长的口号,聚集在门外的十几号人也陆陆续续的散开。有的听起了刚买的CD,有的三三两两聊起了天,还有一些交换起了冬季圣战最终日的战利品。

“咦,元老不在。”青年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同伴,有些吃惊地问道。

“哦,他啊。”队长把战服脱下叠好,解开了头巾:“他是那种……只有站在舞台上的偶像才是偶像——那派的,类似不穿女仆装的女仆就只是可怕的三次元女性那样吧。”

即使穿上女仆装也是本人才对吧!暗自吐槽了一句,青年也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感谢邀请,不过我还要去上夜班。”

“呜哇,大晦日的夜班是送荞麦面吗?”又不知道说起哪个时代的捏他,队长摆了摆手:“那诸君,新年再战!”就向着车站的方向迈开大步。

“啊有件事想问一下……”

“许可。”

“凯利酱在以前,我是说还在组合的时候,是红色担当吗?”现在已经是单独登台,也就不存在颜色上的设定……

“不是哦,是蓝色才对。那个组合还挺少见的,没有红色。”

 

青年漫步在水泥构成的巨大空洞里,对讲机里传来同事的声音:“S区情况如何?”

“没有异常。”

色调和缓的涂装和有效利用又不过于浪费的巧妙照明,让这个地下车库显出与建筑物相称的舒适质感。S区的停车位属于这栋高级公寓最上面几层的业主——独占一整层的绝对隐私空间,自然也有着从停车处直达楼层的专用电梯。

“我想也是。”同事打了个哈欠:“没事就快点回来吧,红白都一半了,一会儿夜宵也该到了。”

“好。”青年一边应承着,一边继续扫视四周的车位情况,稍稍加快了脚步。从上个月开始的这份保安兼职算不上特别辛苦,薪水也不错,所以他一直干得挺认真,不过今天是有别的原因……

……有了。

和自己印象中的位置一样,红色的法拉利停在那里,车前盖上是手拿着能面的巫女凯利——和今天在场外看到的那一辆一模一样——应该说就是同一辆。总觉得车牌号有些眼熟,看来自己确实没记错。

原来这栋楼里也有凯利酱的信徒啊,青年莫名有些高兴。不知道是怎样的人呢?如果和队长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就太有趣了。

这时有辆车缓缓地开了进来,看样子是打算停在附近。

青年避让开来,向着车主稍稍点头示意,就又向前巡视。

S区已经是巡视的最后一部分,所以没过多久,青年就又原路折返回来。刚才那辆保时捷已经端正的停在了法拉利的边上,车主正拎着东西向电梯走去。

看见对方一手捧着大束的玫瑰,一手提着纸盒,身为保安自然抢先了几步,按上了电梯的开关。

“多谢。”

等待电梯下行的空隙里,青年微微打量着对方。以公寓业主的身份来说似乎过于年轻,最多二十出头的男性有着温和但不纤细的轮廓,棕色的眼睛略带稚气,休闲的服装配上华丽的玫瑰居然也没有什么不协调。对方大概注意到他好奇的目光,侧过脸来露出了微笑。

青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装作整理制服,又把帽子重新戴好。幸而高速电梯很快就到达,对方走进去,转过身又朝青年说了一句。

直到电梯门关上之后,青年还在发愣。

“今天下午也谢谢你,期待新年再见。”

咦?

哎?

青年懵懵懂懂地又折回了S区的停车位,停在黑色的保时捷旁边的红色痛车,和刚刚比起来稍微有些不一样。在车前盖的图案旁边,有着用银色马克笔涂出的文字。

“光LOVE!!”

落款和自己今天获得的签名板上一样,流畅的连笔但是能够清晰的分辨出来。

“LoveFigter Cheri!”

“喂,你在哪儿呢?宵夜到了哦!”对讲机里传来同事的声音:“我要把你那份吃掉了哦。”

“马上到!”青年用双手拍了拍脸颊。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啊,凯利酱。

 

真·痛系男子

 

堂本光一是个偶像宅。在成为偶像宅之前他做了十八年的游戏宅,近几年更是可获得“网游废人”的称号,虽然有一半是在工作。

但是他现在是个偶像宅了。

房间里贴着大型的海报(自制)、床上放着凯利酱抱枕(自制)、所有的CD都是三的倍数份,计算机(共四台)的待机画面全部都是凯利酱,桌上还放着用3D打印机制成的类似白模的半成品。

当然作业用背景音乐也是凯利的歌,堂本光一是个会被人说“呜哇也太痛了吧”的立派的偶像宅。

所以房间门被推开的时候,光一还戴着耳机,敲打着键盘,不知道是沉迷于工作还是沉醉于歌声。

来人有些不满地趴在他的背上,顺手摘掉了耳机。

“刚?”

光一侧过脸去,立刻被手指戳了一下脸颊。而对方则对这个反应十分满意,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眉间:“工作?”

“临时有些数据调整。”

刚戴上耳机听了会:“哦……这首啊,我最近想重新编曲看看。不喜欢新单曲吗?”

“刚才没来及换。”

“嗯~”把椅子转了一圈,让恋人面对自己,刚选择了坐在光一的膝盖上,调整了一下坐姿。对身材差距不大的两个人来说,想要整个窝进对方的怀里是件不太可能的事。

按照人体工学、不过不是两个成年人体重设计的椅子还是稍微颤抖了一下,才稳定下来。

“果然真人还是不行啊。”刚喃喃道。他伸手环住光一的肩膀,把头也靠了上去。

光一还是一片茫然,只是伸手揽住他的腰。从摘掉的耳机里还传来凯利的歌声,和刚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显得有些含糊。

“和抱枕质感不一样吧?不能好好地全部抱住。”

“哎?”

“不能折成这样那样,也不能抱着工作。”

青年突然顿了一顿:“被发现啦?”自己在思路受阻的时候,偶尔会把凯利的抱枕放在膝盖上——以对话的形式来整理头绪,寻找解决办法。

刚撇了撇嘴:“你以为我来了多久了。”

光一把椅子转回电脑前,看了看时间:“抱歉。”

“待遇真是差别很大呢。”大概是玩够了,刚站起身来,审视着墙上的海报们:“在舞台上的时候,光一才会全神贯注地看着人家啦。”

抱怨的口气里混着撒娇和恶作剧的成分,光一无奈的站起身来:“因为,凯利酱是偶像嘛。”

 

堂本刚是个偶像。没有大红大紫的可能性与出道意愿的地下偶像凯利——还是女装子。兴趣是作曲,职业是爱的传教士(自称)。交往三年的恋人是自初登场就开始应援的死忠饭,却常常让自己产生些微的嫉妒。

先是恋人,然后才是偶像。

堂本刚偶尔会这么想。光一会一本正经的说,是凯利给予了他前进的勇气,而刚则给了他生活的希望。

真不愧是个游戏宅,刚红着耳朵想。能够说出耻力这么高的话。

尽管有些小小的嫉妒,刚却依然很喜欢成为凯利。

“下午来看了呢。”

“嗯,刚真的很会唱歌。”

怎么看都是笨拙的话语,让刚笑了出来:“这是感想?”

“嗯,感想。啊,要配合新单曲重编几个动作,不能让那家伙给比下去了。”每次出新曲的时候,都要对应援做些微的调整,目前为止已经有好几十组动作了,call也不同,都需要花时间来练习。

从心里觉得光一跟队长互别苗头真是太孩子气了,不过双方似乎都没有放弃的打算。

“啊啊,那干脆光一也来做偶像好了,就用红色吧。”刚曾经开玩笑的说过,感觉再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红色的人了。

“这可是身为宅的尊严!”

“好吧,元老大人,快出去。”

双手推着,总算把光一赶到了客厅,刚对着自己的海报吐了吐舌头:“下面可是属于我的时间了。”然后关上了门。

 

桌上放着最适合红色的玫瑰,以及草莓蛋糕。没有红酒——还有几个月刚才到可以喝酒的年龄。

刚对着表进行读秒:“5、4、3、2、1,生日快乐,光一!”

一口气吹灭了蜡烛,光一开始望着恋人棕色的眼睛。

“凯利送的生日礼物嘛,明天记得去车库查收。”刚站起来,从探出身子越过桌上的蛋糕,交换了一个草莓味道的吻:“我觉得我送的礼物比较好。”

光一眯起了眼睛,再度把恋人拥进怀中。

 

评论
热度(15)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