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黑研]クロけん3。

巨大的脑洞完结噜。

前后没有关联,也感觉不到甜蜜蜜www

本章真名为 海信行的受难。


大東京トリックボックス


海信行最近压力很大。

而且压力源并非来自繁重的课业,而是来自平日里应该悠闲自在的同好会小团体——还不止一个。这些烦恼愈演愈烈的同时,海开始考虑要不要恢复成高校时代的和尚头,虽然现在也只是个板寸,他都已经有些无法面对每天往下掉的发量了。

虽说如此,他还是很早就到クロけん来报到了,这究竟是因为情况并没有自己理性思考的那么严重呢,或者说根本是自己已经呈现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状态。

“下午好,海学长。”

来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最近跑的越来越勤快的灰羽列夫。

他的第一志愿也是本校的经济学系,据说因为二年级和三年级的优秀表现,有着推甄入学的可能性。不过他在这里的理由应该不是便于复习功课这么单纯、或者说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在クロけん这种环境里准备应试才对吧。

很明显的,他的目标是夜久卫辅。海感到胃部神经隐隐抽痛。

夜久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但是有时候会在意外的点上显现出迟钝的一面,海这么觉得。说不定他把灰羽的示好单单是当成对以前家教的惯性依赖——虽然长着一张英俊的脸,但他那远远超出亚洲水平的身高也曾让他在学校里遇到不少麻烦。差别对待,这是在很多学生身上都发生过的事,从闲谈里看起来,灰羽并不是没有经历过。

但是夜久不同。大概是因为有张过于可爱的脸,夜久的言论偶尔会不知不觉间带上一些嘲弄的感觉,但他又对此十分在意,变成了反论的反论的反论,他是个能够从根本上正视灰羽的人。

海不知道这对于灰羽来说是不是第一次,但却是最重要的一次。夜久的端正支撑着クロけん,想必也充分地吸引着灰羽——话说回来,他简直是可疑分子的绝佳诱饵,黑尾会最先找上他说不定也有这种程度的算计。

灰羽哼着歌,自觉地坐到了房间里仅有的桌子前开始复习,海却依旧心神不宁。单从外表上看,灰羽是个单纯上进,绝没有因为出身或者受到的环境压迫而变得扭曲的好孩子,凭借这样夺目的外形条件,一升上大学应该就会变成女生们哄抢的目标。和高中不同,大学似乎能更强调个人的特质,而不至于轻易被当成异类——在某种程度范围内的话。

“……好。”

紧接着进来的,大概就算是游走于边缘的代表。孤爪研磨一如既往地手捧着游戏机,低低的打了个招呼。入学时全染色的金发曾经一度变成了更惹眼的布丁头,夏天时被夜久押着去补色、修剪了一次,终于勉强能从刘海下看见双眼,不过现在又渐渐露出了黑色的发根。

“研磨,下午好,我买了苹果派,休息时一起吃吧。”灰羽说道。

“嗯。”

研磨不喜欢过于审慎的前后辈关系,所以灰羽对他都是直呼其名,年差只有一岁的两个人,脱离了外表上的巨大鸿沟来看,意外的关系十分亲近,两人似乎也会相约一起去OTAKU系相关店铺——不论是不是在日本长大,外国人似乎天生对宅文化有种好奇感。

明明不喜欢引人注目,却偏偏染了金发;明明不喜欢引人注目,却也并不因为站在灰羽旁边会受到的瞩目而避开他;明明不喜欢引人注目,却跟黑尾铁朗在交往。

最后一条也正是海的压力之一。当夜久——据说只是刚巧碰上——把研磨介绍给クロけん的其他成员的时候,用的是黑尾的恋人这个词。海当时哑口无言,可是研磨并没有否认,只是说了句“请多指教”。事后夜久承认自己只是推测,但是既然研磨本人都已经承认了,说明这件事并不是黑尾的妄想发作,而是确实存在的关系。

与在惊讶之余多少露出喜色的灰羽不同,海只感到一阵眩晕。夜久所不知道的是,海从看到研磨的那一刻起,其实就有了预感。

黑尾对于萌系角色的喜好并没有明显的取向,甚至谈不上有什么恶趣味的执着,所以即使被抓来画图,海也并没有真的从心底感到厌恶。反正都是健康又活泼的样子,一般人看来也没什么不愉快,说不定也觉得挺可爱,海这么自我安慰着。

只是有一次,两人不知为何讨论起了猫系和犬系的问题——海对于自己接得上话题感到了一阵心酸。

“家猫比较好。”黑尾说道。

“哈……”

“猫和人应该算是共生,所以即使是家猫,也不会像狗一样一直黏着你。”

“确实。”

“与野猫那种天然的敌对性不同,家猫一旦有了同伴的意识,就会解除戒备,偶尔的撒娇才是萌点。”

“嗯……”渐渐的有些搞不清楚黑尾是在说女孩子还是在说猫了,海思考着:“不靠过来的话,还是会觉得寂寞吧。”

“掌握了这种微妙的距离感,才能体现出真正的关系。”

海觉得クロけん的大家,包括黑尾在内,都有着猫系的感觉,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家族也好、朋友也好,这种无法言喻的安心感,才是家猫的归属,还有就是三花是最棒的。”

……结果到最后真的是在说猫啊!!海觉得有点期待黑尾的自己实在是太蠢了。

“虽然有人说三花猫脾气最好最黏人,不过也有那种特别的存在吧。明明离不开人,但是却又偏偏想要逃跑的家伙……”

“难道说,黑尾养猫了吗?”

“是养了呢,还是没养呢?”

用疑问来回答疑问真是烦透了,海再一次为自己的失误默默地点上一根蜡烛。

“哦!”黑尾如同想到什么一般,双手握拳摆出了造型:“这次来画个喵少年吧。萌え萌えにゃにゃ~”

不知道话题怎么又回到了干活上面,海只是接上了绘图板,尽量不去看那个超过180公分的男人扮可爱的姿态。毛色艳丽、拥有猫耳、纵瞳似的大眼睛,带着猫一般警觉又羞怯表情的可爱男♂孩♂子——顺利完美的勾勒出这样的要求,海内心嚎泣着自己的不纯洁。黑尾对此相当满意,但是海却没看到他拿去进行商品化,稍稍安心了一些:这个世界比自己想象的还是要正常的。

“没有的哦。”夜久说道。

“啊?”

“三花这种品种,几乎没有公猫,因为毛色的基因是显性还是什么来着的。”翻看着手里的赤川次郎,夜久含糊的解释道。

“几乎没有,也还是有吧?”

“听说要值好几千万呢,公三花。”经常被形容成暹罗猫的青年眨了眨眼:“如果遇见了的话,可一定要想办法抓住啊,这样研究会的经费就有着落呢。”

“啊哈哈哈……”可能窝藏着公三花的人可不是我啊,夜久君。

“不过因为这样,公三花是没有生育能力的,感觉上挺不健康的。”

“哎……这样啊……”

猫的世界也很深奥呢,加油吧,黑尾。海一直认真地为同伴鼓着劲,直到孤爪研磨第一次出现在クロけん里。

是“这孩子”啊,海信行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黑尾饲养的、公的三花猫。除去一眼可见的身材上的差异——尽管肯定没什么锻炼,研磨还是有着正常男性的体格——几乎和他那一次画的猫耳少年一模一样。所以夜久称他是黑尾的“恋人”的时候,海在理性上表现出的惊讶,和“预感”果然成真以及警察叔叔就是那个黑尾的感情混杂在一起,让他都没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

“哦。”

他记得自己好像只吐出了这个音节,而对方也并没有觉得冷淡或者失礼,还是安静地微微点了点头。

“哔。”“哔。”“哔。”

那是研磨把手机和便携游戏机们挨个连上电源的声音。如果说黑尾是中二病之王的话,研磨大概能算得上一般印象里的“爱好者”。随身携带两台以上不同种类的游戏机,当然在智慧机普及的现在也会玩手游,虽然没确认过,不过家用主机应该也有三种以上,和黑尾的加在一起是现行机种全制霸。

因为黑尾后来还搬了两台主机来研究会,但是从没看过研磨在这里玩,应该是互相有重叠吧。而那台电视大多时间是让黑尾看动画DVD或者跟灰羽打对战游戏用。

即使在大家已经熟识了之后,研磨还是很安静。大多数时间里他除了上课都窝在研究会里打掌机或者手机游戏,之后则跟黑尾一起回家。夜久曾经以“好像要从视野中逃走一般”来形容研磨,不过实际上作为“后天的三花”,他却有着不同的存在感。

海曾经从只言片语中觉得黑尾是他的饲主,但是接触之后却渐渐有了不同的实感。正如黑尾所说,猫和人是共生的关系,黑尾会向研磨撒娇——如果把那种行为换成是猫的话,应该就这么形容——研磨有时候会理他,有时候会制止他。而对不喜欢麻烦事的研磨来说,黑尾则是另当别论的个体。

实际上,饲主和宠物的身份是调转的。

海这么下了结论,却被夜久否定了。

“你可别被黑尾给绕进去了。”夜久叹了口气:“一般情况下,大家把这种关系叫做‘恋爱’。”

与其得到这种“真实”,我还宁愿研讨一下不那么健康的可能性,海欲言又止。因为研磨的出现,导致灰羽的态度变得更加积极这一点,说不定只有夜久没有看在眼里。

虽然说是恋爱,不过在研究会的期间,倒也没出现什么让人闪瞎眼的情况。这是多亏黑尾那中二发作的硬派个性,还是因为研磨的基本常识,就不得而知了。海清楚自己是喜欢研磨的,但并不表示他不会对两人的关系产生疑虑。看上去有些随波逐流的研磨,真的是出于自身的意志成为黑尾的恋人吗?这种担忧伴随着了解而渐渐散去,但是研磨外表上的无辜感和这种“呜哇怎么办房间里有现充存在”的无形压力,还是对他本来就纤细的神经投下了重压。

“前辈下午好,哟,列夫和研磨已经来啦。”

不知为什么采用了体育社团口吻的是山本猛虎,与故意弄出鸡冠头的凶险外表正相反,他念着计算机应用专业,目前正处于对附近便利店兼职人员,应该也是女大学生的清水洁子小姐的单恋中,是个无比纯情的好青年。

在クロけん里有这样直率纯粹,而且还充满意外性的存在真是太好了。海在心中默默把他当作是研究会的吉祥物,虽然偶尔会因为眼神和口气给他和夜久惹来麻烦,但实际上却是最不需要操心的后辈。如果再能改改他那冲动的性格和有些危险的冷硬爱好就好了,海看着他又开始擦拭手中的模造武器想道。

“谁要喝可乐?”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出现的是クロけん最早的成员之一——夜久卫辅。

“什么啊,怎么全都在啊,那可不够分了。”他一边嘟哝着,一边把袋子里的饮料和饭团放进了房东提供的冰箱里:“哦,还有苹果派呢。”

“是我带来的,夜久学长。”灰羽高高举起了手,有些得意。

“还不是‘学长’吧?”小个子的青年轻轻敲了一下高中生的头:“你们也真是够闲的,怎么全待在这里,暑假已经没几天了。”

クロけん的成员几乎都是都内在住,所以即使在放假的日子,也会不知不觉地聚集到这个房间里无所事事,不过夜久也并没有吐槽的资格,与所说的正相反,他还会从打工的地方带一些补给品过来分享。

“放任不管的话好像连饭都不会去吃。”一开始只是针对埋头打游戏的研磨,结果却是把所有人都包括在照顾的范围内,クロけん的神样应该就是他了。为了完成课题不知不觉就通宵了的海也好几次因此得救了。

说起来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在研究会进行作业呢,海又想起之前的困惑。明明身旁的人都在打游戏或者看漫画,还有和高三备考生争论解题的家伙,根本谈不上什么实验室的良好气氛,沐浴在重重压力之下的海却依旧坐在这里,丝毫没有离开的打算。

“哟。”头发依旧翘了半边的残念系帅哥推开了研究会的门。

台风级别的最大压力源登场了,果然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吧,海在心中确认着。

“全员就位。”黑尾站在房间的中心说道,当然大家还是待在自己固定的位置上,勉勉强强算是把目光投向了他那一边。

“第986次极密会议开始。”

“怎么感觉增加的有点快。”

“只是随便举了个看起来差不多的数字吧。”

“我怎么记得上次就是1052次了?”

成员们不算低声的“窃窃私语”应该完全都传达到黑尾的耳朵里,他却依旧带着那招牌微笑继续说了下去:“新·作战计划启动。”

经历了之前的“魔法少女大停电事件”,クロけん的大家已经制定了要小心应对他的方针。

“黑尾学长,是什么样的作战?”

首先发问的是对“战斗”这一词汇跃跃欲试的山本。

“今天下午一三零零时间,我已经把一个信封投入了邮筒。距离参战时间还有四个月,诸君当携手努力。”

海皱起了眉头。从这个死宅们异常熟悉的时间点能推断出的事情大约只有一件,那就是搞不好是世界最大级别的同人贩售会的CM的申请日程。

除了海之外,其他人也大概都已经厘清了状况。夜久向研磨投去询问的视线,只得到摇头的回答。

“你提交了社团参展申请?”研磨开口。

“确认。”

“当落时间好像是在十一月初……”夜久回忆了一下。作为一般参加者,大家多多少少都成为那几十万分之一,但是对参展社团的日程就没那么在意。

“那还很早呢。”海松了口气:“当选之后……”

“不,现在着手正好。”黑尾罕见地从包里拿出了装订完成的几份文件,当然封面还是写着极密的字样。

“来做游戏吧,クロけん。”


海打了个喷嚏。

或许不该在天气渐凉的时候把自己又剃成了和尚头,他多少有些后悔。但是看着显示器上画到一半的美少女,又忍不住抓了抓没剩下什么的头皮。太好了,终于不用在意脱发了呢,海信行。

好想去旅行啊。从铁道上掠过的清风,通往东北的隧道,还有限定的海胆盖饭……简直就是秋季版的天国写照……

“哦哦哦哦哦!好想去搭国铁!!”

“不好了,海学长又犯病了。”灰羽有些紧张。

“别理他。”夜久头也不抬,继续着手中的成本核算:“过一会就好了。”

不,不会好的。

海下定了决心,我要离开这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这个,不能再露得多一点吗?”黑尾站在一旁指着少女的裙底说道。

“身体结构上做不到吧。”海拿起一旁的手办:“你看,这个角度的话,对于大腿的表现力……”

“哦哦,这么说的话,在这里再改变一下……”

“我打算放在下一张CG里,用这个方法。”海展示着另外一张草图。

“不愧是是海,很清楚每个角色的萌点!”

“啊哈哈哈……”

醒悟过来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三小时,当然显示器里的角色也不是刚才那一个,海一边给内裤上色,一边陷入深深的思考:身为一个有尊严的铁酱,为什么我却在这里画着大打擦边球的美少女CG呢?我想描绘的是那样精密的构件,充满美学的车体,把流线型完美呈现的列车在铁轨上运行的感觉……

“哦死。”山本打招呼的语气也已经呈现了一派丧心病狂的无力气息。他拖着两条腿进来,把笔记本接好电源之后就跌进了沙发:“好困……我先睡一会儿,研磨来了叫我。”

“好。”

不过三分钟之后,他就因为脸朝下无法呼吸而手舞足蹈的挣扎起来。

“山本还真有趣。”黑屋看了一会才把他拉起来摊平:“看来又是熬夜测试了。”

“不不不,村正!不要!”手压住了胸口,山本似乎已经开始做噩梦了:“不要离开我……”

“山本前辈好辛苦啊。”灰羽放下习题集,把山本的手放到身侧,然后双手合十:“请好好休息吧。”

怎么看都不太吉利,所以立刻吃了夜久一个爆栗:“快去复习。”

“今天的份已经完成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高大的青年好奇地凑在夜久身旁看他对着手里的清单整理表格。

“高中生现在该回家了。”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夜久否决了他的提议:“快到晚饭时间了。”

“哎~~~~”灰羽有些恋恋不舍地收拾了一下东西:“那我明天再来。”

“列夫。”临出门的时候,夜久喊住了他:“模拟考的成绩达到我们学校的A了,很努力。”

“嗯。”

“路上小心。”

灰羽列夫,18岁,拥有战斗种族的血统,但是却觉得自己怎么样也赢不了夜久卫辅。

时间进入了十一月,黑尾的“作战计划”也已经进行了一半。上周收到了申请确认的邮件,也就意味着他们确确实实要在不到两个月之后以社团的身份去参加CM了——用黑尾所企划的自制游戏。

以魔法少女为主题,拥有并不繁琐的三个支线剧情,以市面上流通的程序为基础,这样依靠山本和他联系的友人,仅仅两个程序员也能边摸索边建立起来。

绘师目前只有海一个人,脚本自然是黑尾,实际的预算控制与后期制品则由夜久来负责,而进行各部分整合的则是现在带着晚饭来到クロけん的孤爪研磨。

这样的构成让成员们都有些惊讶,实际上他们都认为将是黑尾来主导整个游戏的制作——或者说是半强制地推行了クロけん的第一次集体活动,当然并没有人表示要退出。

“晚上好。”

布丁头的青年把便当放在矮桌上,然后开始查阅山本的笔记本。他一行行拖动着代码的页面,显示器的光亮映照在眼底,让他看起来反而比平时显得有活力。

“山本,研磨来了哦。”

夜久推了推还在沙发上陷入昏迷的程序员,对方抽搐一般坐起了身:“研磨来了?”

“嗯,情况我大概知道了。”

“是田中发现了问题,不过我们俩搞到凌晨也还没能查出来。”

“从目前看到的代码里确实不清楚怎么会出现,一会儿试运行一下看看。”

“那先吃饭吧。”夜久把一摞参考书和草稿都堆到了旁边的地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今天有什么?”

“味噌炖青花鱼、和风高丽菜卷、和栗蒸糯米饭、秋季风味满载北海道碳烤鲑鱼、配菜丰富香气浓郁欧式咖喱便当。”研磨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的念着收银条上的名字。

“听起来简直像是半价商品的大汇集。”黑尾笑嘻嘻地评价道。

自从开始游戏制作之后,クロけん的成员们大多都会在下课后到研究室待到半夜,自然而然的形成了聚在一起吃晚饭的习惯。作为体贴每天都会发作“好想乘火车去旅行”病症的海,除了偶尔的自制暗黑料理大会,一周有四天都是吃便当。

“就算真的去旅行可不会有美少女陪着你吃铁路便当哦。”把印着穿内衣姿态的角色抱枕放在海的身边,黑尾曾经这么说。

对于这份亲切回应的只有研磨的“黑很碍事”这一点,然后就被当做了小憩时候的枕头,平时都横放在沙发上。山本和灰羽倒是给它取了个和原作毫无关系的昵称,让海烦恼了很久。

海打开了高丽菜卷便当,便利店应该已经加热过一次,虽然因为外面的气温而稍稍降低了,不过用筷子分开之后还是冒出了热气,里面的馅料看来是正好合适吃的时候。

山本和研磨还在继续讨论着出现的BUG,而请来帮手的田中龙之介君晚上也会过来一趟。田中君是个跟山本如同照镜子一般的青年,从那种发散着不良气质的外表上真看不出这两人都是勤勤恳恳的程序员预备军——另一方面,海也不由得为他们就职的情况而感到担心。

不好。又开始烦恼别人的事了。煮得恰到好处的高丽菜卷在嘴里被咀嚼着,海信行还是获得了小小的幸福感。不管怎么说,自己担当的绘制部分都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现在等待的只有根据夜久那边的预算整合之后进行设计的整体包装了。

如果从观光的角度考虑,现在正是去关西赏枫的好季节。八角便当也很不错……

“我迟到了不好意思。”气喘吁吁但是依旧控制着音量出现在晚餐会的是一年级的福永招平,他手里同样拿着便利店的塑料袋,不过里面却是厚厚的文稿:“已经按人数复印好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比起研磨的在意他人的目光却并非在意他人的评价,或者山本那类拥有独特自信的类型,福永是个细致而审慎的新成员。

“我觉得已经足够了。”黑尾接过稿件,向研磨确认。对方也给了他肯定的回答:“没问题的,福永。”

“电子档当然也已经发到了大家的邮箱,不过考虑到气氛原因,还是让福永打印了出来。”趁着黑尾一边分发文稿一边在发表中二解说,夜久给福永倒了杯茶:“便当要吃吗?”

“不用了,我刚刚去吃了碗面。”福永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自己的茶杯:“总觉得有点平静不下来。”

“说的也是。”夜久坐回沙发上,一边夹了块海的配菜的煎蛋卷一边看起了文稿:“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

“相信大家都明白了,这就是本次作战的最终武器——隐藏路线true end。”黑尾高声宣布着。

担任脚本撰写的福永有些畏缩又有些期待地看着翻阅的众人。虽然说原案是黑尾,但是为了修正他那过于偏颇的中二病语调和奇怪的用词——“我们可不是只做给2酱居民或者死宅看的”——在夜久强烈的建议下,最终演化成由福永来撰写具体的情节和台词脚本。实际上这一选择是很成功的,福永的脚本有着令大家惊讶的表现力和细腻情感,山本读完以后感动地称赞他“真没想到黑尾前辈的魔法少女能变得这么可爱!”

“这不是很好嘛!”山本大力的拍了拍同级生的肩膀:“明明不太说话,但是写文章很厉害嘛福永!”

“确实,以二周目这条线为结尾的话,感觉不到是个初次制作的作品,完成度很高。”夜久也给出了同样的评价。

一开始研磨就提出了这个构想,所以在日程、编写和预算上都留下了充足的预定——自然海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是现在他依然面色不善地翻阅着脚本,时不时偷瞄几眼还在吃着咖喱便当的研磨。

“晚饭要冷了。”夜久提醒他,一边又顺手夹了块海面前的京都酱菜:“你那么想吃咖喱吗?速食包的话柜子里好像还有一包……”

浓厚的高汤和剁碎的猪肉混杂着香葱在嘴里扩散开来,海却尝不出刚才的滋味。最后一条线的设定上是跟魔法少女们订下契约的吉祥物淫兽也化作了人形,成为可攻略角色,在各种意义上确实可以称为是二周目的福利……

不过那张人设图,怎么看都是自己曾经画过的猫耳少年——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称为是孤爪研磨的形象。

当然,研磨本人应该在初期就看过黑尾的原案,那张设定图也应该是黑尾给福永看过才是,所以这就代表了其他人的认可才对……

“可是!”海突然扔下便当站起来:“这样真的好吗!”

“呜哇,海学长爆发啦。”山本被吓了一跳:“绘师果然压力好大啊……”

“夜久怎么看?”海转向了唯一可能和自己同盟的人。

“怎么看……True End吗?”

“这个形象是研磨君吧?”

“啊,那个啊,我已经好好的骂过黑尾了。”夜久用筷子指了指那个正在埋头吃青花鱼的男人:“止不住的炫耀心呢,我家的研磨就是这么可爱,想传达给全世界的人知道……之类吧,阻止他也没用。”

“而……而且是……是女……女装子的……”

脚本里含糊的使用了“这样的我”之类的词语,初看起来是指“身为魔物”的我,不过稍稍仔细审视的话,应该是指“男性”的我才对,所以福永也是应该很清楚这里的设定。

“哦那倒不能怪福永他们啦,这里是我和研磨一致认为有必要的。”

“嗯,客层的考虑。”研磨把剩下的咖喱浇到撒了芝麻的白饭上,点了点头。

“最近的购买群里,女性的消费力不容忽视呢,而且也有喜欢这种角色的男性客人……”夜久已经完全化身为营业解说:“反正也是从魔法变来的,性别模糊反而很有话题性。”

“研磨也没意见吗?”

布丁头的青年摇了摇头:“很适当,海的人设也很好,有现成可用的话,在进度上也会比较好把握,毕竟只剩两个月了。”

“算上制作时间只有一个月了。”福永补充道。

“这么一说……”山本赶紧扒了两口饭:“程序方面也挺紧张的。”

话题很快又转到了制作问题上,只剩下海一个人有些无力的坐回了沙发里。

果然这里的正常人,仅仅只剩下自己吗。海在心中呐喊着,却发现黑尾坐到了身边。

“呐,海,研磨可爱吗?”

这真是个深奥的问题,海咽了下口水:“作为后辈来说,可爱。”

“那么,这孩子,ken酱,可爱吗?”黑尾举起了带有海亲手绘制的插画的脚本。

“可爱。”福永所塑造的形象和自己所描绘的少年重叠在一起,确实是水准以上的可爱。

“那就没问题了,可爱就是正义!别忘记我们的口号!”黑尾那会引起不知真相的女生们尖叫的笑脸出现在眼前:“需要CG的地方已经标注出来了,今晚先来把人物立绘做出来吧!我可是相信海的实力的,我的右手哟。”

“又来了……”夜久忍不住吐槽:“海,别管他了先吃饭。”

“黑也快点,大家都还有好多事。”

“啊我有个好点子,让研磨君来COSPLAY吧,在会场。”山本提议道。

“我……我也觉得这样很好。”连福永都罕见的附议。

“本来就有这个打算啦,毕竟我们也没有再请看板的资金,服装如果是自制的话金额倒是还能接受……”夜久叹了口气,一副你们才想到吗的表情。

“机会难得,不如夜久也一起上吧。”黑尾立刻接上了话题。

“恕我拒绝。”

“对宣传很有帮助哦。”

“如果黑尾来COS的话一定更轰动。”夜久立刻反击:“对吧,研磨?”

“嗯,反正也喜欢嘛,魔法少女。”

“哎?黑尾前辈的话感觉会被当成变态驱逐出场……”

海吃着还留有余温的高丽菜卷,看着窗外,夜空清朗。那块从房东那借来的白板上列着密密麻麻的表格和事项,墙上挂的美少女月历下面也涂涂改改了很多颜色的标记。那都是这几个月来,研究会的大家一路走来的痕迹。

“露西法大人请收下我这个月份的灵魂。”从嘴里冒出一句熟悉的台词,海一口气喝光了有点变凉的茶。会变成什么样我可不管了,就让你们看看铁道宅的志气吧!

“说起来,还没决定吧?”福永看着山本试运行的游戏,突然想到:“制作组的名字。”

“啊,那个呢……”

“果然……”

“应该还是……”


广播里的《梦の中へ》播放完毕之后,海有些疲劳的坐在了椅子上,身后是为数不算多的纸箱。左侧站着的是魔法少女打扮的研磨,右边则是还在做最后清点和准备零钱的夜久。

“啊,要开场了。”夜久提醒道,一贯沉着的他显得也有些小小的紧张。

“黑尾他们还在外面排队吧?”

“嗯。”研磨看了看手机:“应该还有一阵子才能来。”

“希望山本和田中君别惹出什么事才好,不过列夫也在,应该不会闹太大。”夜久伸了个懒腰:“好了,这下准备工作就都完成了。”

掌声响起来的时候,海信行望着桌面上堆叠的游戏包装发愣,在夜久的催促下才站起身。

之后,

伴随着杂沓的脚步声,有人停留在了摊位前。

“クロけん……是吗?”对方询问道。

“是的,クロけん。”


  -end-

评论(3)
热度(22)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