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大菅】モノクローム。

反正就是没赶上噜……OTL

给普宁。

黑研有。BUG有。晚安。

 

 

 

モノクローム。

 

日向翔阳陷入了困境。
或者说是绝境。他缩在活动室的角落里,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妄图让他那在运动员中本来就过于矮小的身材变得更加不起眼——啊啊,如果有着西谷前辈一样的身高就好了——暂时还没有机会去想这种被发现的话一定会被胖揍一顿的言论。
汗水顺着头发滴落到运动服里,有些黏糊糊地,日向却分不清楚那是因为刚才的比赛,还是现在的状况。怎……怎么办才好,少年试着启动他那不算活跃的脑细胞。如果是影山、不、说不定会跟自己一样。应该是月岛吧……月岛一定会有合适的办法——不过说不定他就这么坦然走了出去……
“菅……”
听到队长那含糊不清的声音,日向哆嗦了一下。那种他过于陌生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让他忐忑不安。这本来应该是属于恋人们的甜蜜时光,只除了因为小小的私心而留在部活的自己。
今天的练习结束之前,进行了一场社内的三对三练习比赛。日向并不讨厌普通的基础训练,但是比赛的形式总是能让他更有干劲,或许这是中学时代总是一个人练习留下的后遗症。
“今天也~好好地~打了球~”沉浸在回味比赛的兴奋中,日向哼着自己所做的“排球练习曲”,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在活动室了。前辈们自然是热热闹闹的走了,一年级里月岛和山口一般都是两人出入,影山说今天家里有事,练习结束就跑了。
“呜哇,都这个时间了。”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日向也有些紧张起来,要是赶不上晚饭时间可就惨了。急匆匆地收拾起东西,日向抓起毛巾就往包里塞,却把钱包给挤掉在了地上,铜板滚了一地。
回家路上还想去买个包子吃呢,少年连忙蹲在地上一路捡了起来,最后看到储物柜的最下面还掉了一个,俯下身伸手过去摸索。
差一点……还差一点……
这时候部活的门突然打开了,让趴在地上的日向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又放下心来——从鞋子看来,是队长泽村前辈和菅原前辈,应该是跟教练总结完练习的情况吧。
终于把硬币抓在了手里,日向少年正准备站起身,却听到了两人的讨论。
“果然……很厉害。”
“嗯?”
“翔阳和影山君。”
“啊啊。”
似乎是在谈论自己和刚才的比赛,日向不由得好奇起来,悄悄地挪动到储物柜的阴影里仔细听起来。
“两个人的配合度也十分高,简直不能想象刚来的时候呢。”
“确实……那时候两个人吵得一塌糊涂啊,与其说是中学生,不如说是小学生。”
“嘻,大地还提出不让他们参加练习。”
“那也是没办法……再说菅也没阻止啊。”
“因为我相信大地嘛。”
“一年级也成长了许多呢,现在称得上可靠咯。”
“嗯,翔阳他们的接球也在练习中进步了,简直不能更信赖他们了。”
日向少年心花怒放。能被三年级的前辈如此表扬,实在太开心了。虽然平时的菅原前辈也很亲切,泽村前辈也会说自己练得认真,但是都没有私下里的交谈这么直接,日向觉得自己还可以再跳个三百次。
但是同样的,他也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走出去表示“我都听到了”,只好捂着发烫的脸颊继续站在两人视线以外的地方。
“不过这种话可不能当面跟他们说,那两个小子正是成长的关键时刻。”
“哎?是吗?”菅原拉开了储物柜的门:“我倒是不这么认为。翔阳本身就很坦率,影山君……虽然会闹别扭,但是本质上却是很好好接受别人意见的类型,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应该已经看清楚自己要走的方向了吧。”
“……”
“偶尔需要更坦率一点的是大地才对吧。”
“那两个家伙,表扬了他们可是会翘尾巴的。”
“到时候再由大地去敲打他们不就行了?”菅原前辈的声音显得十分轻快:“毕竟这就是我们的三年级的责任嘛。”
“果然最坏的就是菅了,那时候也是你把体育馆的门关上了吧!”
“因为后辈们都是好孩子嘛,又有才能,又肯努力,希望他们能早点认识到自己,不要浪费时间才是。”
呜哇,总觉得听到了不得了的话。等他们离开之后自己再偷溜吧,日向下定了决心——有这两人的称赞,晚饭好像也变得不那么重要起来。他一边想着明天要怎么跟影山形容,一边止不住地提起嘴角。
却没想到这一念之差,让他完全陷入了左右为难动弹不得的境地……
注意到的时候,活动室里已经安静下来,两位前辈似乎不再交谈,只留下换衣服的悉悉索索声音。快回去了吧,日向又往墙边靠了靠,希望他们没注意到自己扔在旁边地上的运动包。
“……大地。”
菅原前辈的声音变得有些模糊,还夹杂着喘气的声音:“……衣服……”
“……一会儿……”
泽村前辈的话也断断续续的,完全不像平常训话时候的样子。
日向觉得有些好奇,但是又不敢探出身去看,只是把自己朝储物柜侧面贴了贴,传进耳边的声音变得稍微清晰了一些。
如果说日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那一定是骗人的,只是对他来说全然陌生,更没有想到会在活动室里听见,他简直仿佛是在网前跃起的最高点,等待着来球那一刻般时间静止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那是接吻的声音。
会发出声音的吻,当然不是日向印象里那样单纯的嘴唇相贴。而身为一个健康的运动系少年,deep kiss之类大概只出现于朋友们偷偷传递的违禁碟片里——比起打着哈欠跟他们一起观赏床上运动,有着明显情绪落差的日向觉得出门跑几圈可能更实在一些。
说到底,思春期的纯情少年也只能理解田中和西谷前辈那种“洁子小姐亲卫队”程度的爱慕而已。即使如此,连喜欢的喜都说不完整的田中,也只有和同伴一起四处威吓想要乌野经理人电话的家伙们而已。
好奇、惊讶、好奇、惊讶、好奇、好奇、好奇。日向翔阳是个坦率又好学的好孩子,一边想着这是不礼貌的事,一边还是偷偷地蹲下身,贴着储物柜探出了半个脑袋……
让自己处于正常视线以下,尽力把自己的身体往后撤的少年首先看到的是还穿着室内运动鞋的四条腿,肤色上有些许差异的两双脚,互相之间呈现着交错的位置,在那之上应该是队服……不过很明显的,有一件属于队长的上衣已经掉在了长凳的旁边。
日向稍稍抬高视角,裸着上身的泽村队长一手托住了菅原前辈的背部,而他的二传手则微微抬起头,用双手环住了队长的颈部,两人微小的身高差让这个吻——也许是很多个吻中的某一个——显得老练而不失激烈。
两人都闭着眼睛,日向自夸的视力似乎能看出随着呼吸起伏的睫毛的颤动以及脸颊上的红晕,在他还没得出“原来前辈也是会害羞”这个结论之前,队长失踪的那只手似乎出现在了也已经称得上衣冠不整的二传手的T恤下面。
“啪咚!”随着重物敲击储物柜的声音,日向有几分是被吓到,还有几分大概是因为紧贴着柜子,不由自主地跟着哆嗦了一下,眼看泽村队长把菅原前辈压在了储物柜上,他连忙把头缩了回来,乖乖抱着腿坐在阴影里。
包……应该没事吧。
在心里默念着光应该是直线如果我看不见他们他们也看不见我——乌野最强的诱饵现在拼命在脑中回忆着中学的物理知识,希望没有任何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幸而作为男生社团,还不至于像女更衣室一般陈列镜子,小个子少年选定的藏身之处在暮色之中显得颇为隐秘。
日向盯着自己的脚尖,耳边只剩下运动服悉悉索索的声音和前辈们模糊不清的低语,渐渐从最初的紧张里放松下来,突然感到了一阵巨大的空虚向自己袭来。
“咕噜噜噜噜。”
非常健康地、年轻的内脏器官工作的声音。
这一瞬间,日向倒是清晰地分辨出那并非来自同样在训练后感到饥饿的自己,而是属于旁边刚刚还沉浸在别种体力活动里的两人。
“噗。”
“……菅。”队长的声音里的失落连日向都听了出来。
“回去吧。”
储物柜再一次被打开,这次传来的是日向所熟悉的利索的更衣和收拾东西的声音。做事极度认真,有时候因为责任感太强而导致有些神经衰弱的队长,每次都会把柜子整理得一丝不苟,偶尔也会大声训斥乱丢东西的田中和西谷前辈。而看上去和蔼可亲的二传手,则有着相对柔软的一面,会从容不迫地换好衣服,然后让捣乱的后辈打扫活动室。
即使刚刚加入不久,这也是最让身为一年级的日向能够安心的模式,乌野排球队构成的基础。
“菅,别笑啦。”
“嗯?嗯嗯。”
“……”
对方显然没有把他的苦痛当一回事,日向的眼前不禁浮现起队长拧着眉毛无语的样子。不过或许会和面对自己或者影山那种“别到处添乱了想想教头的假发”表情有所区别吧,其实日向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虽然时常看起来像是由温柔的菅原前辈来弥补和支撑队长不够灵活的地方,但是偶尔的,也会出现菅原前辈自说自话,让泽村队长大伤脑筋的情况——并且都是拿捏好分寸的算计。
“抱歉呐,大地。”大概是玩够了,伴随着道歉传来了储物柜关门的声音。
“是我不好,没有及时阻止你。……很清楚刚才的练习赛已经差不多消耗了所有的体力,不应该、起码不应该现在在这里……”
断断续续传来的话语,日向不敢深思。
“不过大地的感觉,我也能够理解。所以稍稍有点故意放任了。”
“刚才……”
“报告队长,龙之介他们最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拉面店,叉烧份量很足哦。”
日向按住了肚子,今天田中前辈似乎提到过,还说要大家一起去吃,这时候再一次听到,只觉得胃里空空荡荡地,朝大脑发出了无声的抗议。
“……‘及时补充蛋白质。'”
“噗!”感觉泽村前辈把刚喝的水给喷了出来。
“‘对皮肤很好哟’这是龙邀请清水的原话啦,我想他一定是跟别的什么搞混了。”菅原前辈轻笑了几声,在日向听来有些茫然。
“要去吗?是很重要的呢,蛋白质。”
“别再那么说了,菅。”
“正好可以讨论下明天的练习……啊,作业怎么样了?”
“……古文的那个……”
在两人走出了活动室之后,过了几分钟日向终于从柜子旁边滚了出来,迅速地捡起扔在一旁包,如同逃离考场一般跑着离开了校内他最喜欢的这个地点。

啊……菅原前辈在跟泽村前辈说话。
第二天的社团活动中,日向发现自己异常地难以集中精神。基础体能训练分心也就罢了,连需要重点练习的接球也在晃神,气得影山数度拿球砸他。
“你到底想不想干了!”
好不容易把注意力从另外一边收回来,日向注意到自己面对的已经是一张堪比击中对方后脑勺时候的修罗脸。难道这么快就又要经历一次人生最大的危机吗?日向翔阳对自己称得上短暂的排球生涯感到了一丝不安。
“嘛嘛嘛嘛~”这时候突然挽救日向的是田中,他一伸手揽住了浑身杀气的影山,日向在心中暗暗叫好。
“你就原谅他吧。”二年级的主攻手不知为何散发出志得意满的气息:“毕竟连小不点翔阳也充分感觉到了呢。”
“感……感觉到了……?”
“感觉到什么?”
两人一致的开口,不过日向那份“难道田中前辈知道了”的错愕影山大概难以理解。
“洁·子·小·姐·的魅力啊。”
顺着田中的目光,两人才注意到三年级的搭档组现在正在场边跟经理说话,估计是在协调训练计划吧。兼具性感与知性美的女性正一边认真的记录,一边与两人讨论着。
“今天好像是换了新的眼镜呢,真是太合适了,有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啊。”
田中还在滔滔不绝,日向不禁脱口而出:“不,是队长和菅原前辈……”
“嗯?”田中疑惑地扭过头,来回地看着场边和日向:“他俩怎么了?”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前辈们关系真好啊。”
“那不是当然的吗!”田中咧开嘴笑了,伸手去摸日向的头,顺带还撞了一下影山的后脑勺:“这可是乌野排球队的自豪之处呢,你们也要好好相处啊!”
“网这边的全部是队友呐。”
“说得好!”
这边的吵吵嚷嚷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和山口进行着惯常练习的月岛似乎投来了意味深长的一瞥,不过在日向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继续专注于接球的训练,让日向产生了大概是错觉的疑惑。
“那边,聊什么天!”
姗姗来迟的教练大人一开口就是呵斥,这下连田中也扛不住,三人连忙各自站回原位接着练习。
“哦还有,日向!”
“是!”反射性的立正,日向心里有些忐忑,莫非教练刚才是躲在哪里观察到自己练习不专心吗?
“你昨天骑那么快干嘛?我还特意给你留了包子。”平时在乌野的学生们经常光顾的坂之下商店看店的青年掏了掏耳朵:“喊了你好几声都没听见,结果我只好自己吃了。”
“啊……昨天……”日向愣了一下:“昨天我妈叫我回家帮她买东西,所以有点儿着急。”
“那你这家伙还那么磨蹭,走得真晚……”
“啊哈哈哈哈。”
“教练一定是因为你没照顾他生意所以怀恨在心啦!”
“田中你再说一遍?”
“老师我错了!”
气氛又变得热络起来,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再一次被点了名:“翔阳君。”
“……”
“不论再怎么赶时间,也要好好遵守交通规则哦。”大概是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副队长走过来温和的说教起来:“骑车太快会有危险,不论是撞到别人还是自己受伤都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嗯、嗯……好……”日向微微低下头,不敢直视对方的笑脸,感觉脸上一片火烧。或许是当成了惭愧的表现,菅原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直到听到队长说:“继续练习!”日向才抬起头,然后像是要弥补刚才的不专心一般,加倍努力地跑了起来。

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日向想起练习结束之后的事情。
回家的路上,月岛开了口。
“你昨天回去挺晚的吧。”
完全没想到对方会特意提出这个话题,日向点了点头。
“我想也是。”月岛的表情还是那么难以理解,连山口都觉得有些莫名。
“回去的时候,看你还在活动室发呆。”
“啊……”日向本想说干嘛不叫自己一起,不过回想一下当时的状态,就算月岛叫了也未必会有反应。
“那时候,队长和副队长也还在场馆里,对吧?”月岛征询了一下山口的意见,对方虽然还没明白,也作证般道:“跟教练一起。”
“不过看情况,却是你最后一个离开。”
日向猛然抬起头,试着分辨月岛镜片之后的目光:“……知道了吗?”
“与其说是知道,不如说是‘应该知道’才对。”
“那……月岛……怎么看?”
“那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外人的看法应该没什么意义。”
每个人自己的事情,这其中应该也包括日向。日向觉得那样说的月岛显得异常厉害——虽然本来就感觉比自己要成熟的多。
在床上翻滚了一阵,日向还是拿起了手机。
“研磨君觉得怎么样?”
含含糊糊地介绍了情况,日向跟明明是敌对的外校但是关系却相当好的朋友询问道。
对方迟迟没有回信,是吓到了,还是在打游戏……也说不定是睡着了。唉?可是猫是夜行性的吧?
完全把布丁头的少年当成了别种生物,日向胡思乱想中收到了反馈。
“嗯……就这样吧。”
……好像是文不对题的回答,难道是睡迷糊了。正这么想的时候,又收到了第二条。
“翔阳君是怎么想的呢?讨厌了吗?”
肯定不是讨厌。日向立刻否定了这个答案。月岛说“应该知道”,日向自己回忆起来,确实也没有觉得意外。那两个人的氛围,或许就是那样吧。敏锐如月岛,肯定很早就察觉了,不过像日向这样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些“野性”的类型,也模模糊糊有着预感。
“那不是很好吗?”
“怎么说呢,那个,知道在交往是一码事,做……做……那些又是另外一码事。”
手机那一头的人又沉默了一小会,也许正是游戏的关键时刻。
“会做吧。”
“会,会做吗?”
“如果想做的话。”
“……想做的话?”
“翔阳君喜欢排球吗?”
“喜欢!”
“想打排球吗?”
“想!”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总觉得论点有点怪,日向开始觉得自己应该是找错了商量的人选,于是半开玩笑的打起了字。
“那研磨君也做过吗?”
“因为黑说想做,很烦。”配上了一个有些困扰的表情。
各种意义上来说这真是一串有点吓人的对话,纯真的日向翔阳同学,16岁的夜晚,抖着手打下了晚安两个字。

本来以为会体验到失眠的感觉,不过进行了高强度训练的身体还是十分诚实的让日向一觉到天明。在早餐桌上,日向一反常态的看起了手机,被提醒了三次好好吃饭。
总觉得,好像轻松了许多。日向看着昨晚的对话,脑海里浮现起友人那副不仔细看就会觉得是困倦的表情——可是在比赛场上,明明还是那个表情,却能分辨得出认真的情绪。
“我果然喜欢排球啊。”忽略掉突然冒出来的对方主将的脸,日向自言自语道。
“讨厌,这孩子是练习傻了吗?”妈妈有些担心。
“再不出门晨练要迟到了。”翻看着报纸的爸爸说道。
把便当塞进包里,日向跑出门骑上了车。
也果然,很喜欢泽村前辈和菅原前辈。
远远地,在校门口看到那两个穿着制服的熟悉身影肩并着肩,日向这么想,然后高高举起了左手,向同时注意到他的两个人挥动着。
“早上好,队长。早上好,菅原前辈。”

评论(2)
热度(39)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