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言切]凡人。

昨天因为不开心摸了一天鱼,在B站复习某个UP主的视频,又哭又笑。虽然对蝙蝠侠不熟,跟黑杰克倒是挺熟的www

看着看着突然想起居然又是一年1111了,感受到一种缘分。四五年过去,已经比切嗣还要年长,却仍然无耻的喊一声切嗣papa。

爬墙虽然不快,但总觉得自己有点薄情,不是很执着。现在想来对切嗣的热爱和理解,应该不及这位UP主的十分之一吧www

尽管是这么一个孤孤单单的数字做生日,想必有大家在的迦勒底还是很热闹的。


于是在等零点付款(穷)的时候,写了篇短文,错别字病句就不修了。

没什么内容,但偏要打TAG。

所以麻婆这个卫星什么时候落地?一家人总要整整齐齐才好。

P.S. 小安怎么还没来我家……



凡人


面店不大,除了一圈柜台,就只有两张桌子。

当然也就只有一位拉面师傅,或许是因为布局的关系,对他的身高而言,这小小的店铺倒很奇妙地未显出局促。

这个傍晚的时间点,整间店里却还只有一位客人。

少年穿着土色的学生制服,没有选桌子而是坐在了吧台前,几乎正对着那位厨师。他面前放着一碗红通通的拉面,因为太红了,几乎看不出那是一碗什么面。少年埋头吃着,面色仿佛映照着他的发色,却都不如他的脸那么红。

想必他并不是很能吃辣。每吃上两三口,他就要去喝一口旁边杯子里的冰水。面还没吃到一半,那放在他手边的冷水壶的内容倒是快要见底。

饶是如此,他还是汗如雨下。完全无视了门外萧瑟呼啸的秋风,把制服外套的拉链完全敞开了。

不知是否为了保持礼仪,他倒没发出嘶嘶地抽风声,只是专注于这碗辣得不知其味的拉面。

尽管再没有其他客人,厨师仍然在煮着面和酱料。围裙之下只穿着无视于季节的短袖T恤的他,有着一般料理人难以比拟的肌肉,尽管时时面带笑容,却仍压迫感十足。

除了吃面的声音与锅子沸腾的声音,店内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少年终于忍耐不住,把外套整个脱了下来,露出里面来自量贩店的蓝白插肩长袖T恤。仔细分辨,可以看见他通红的脸上竟然已经连两眼都泛出了泪水。

他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不知道这面有什么魔力,让他虽然痛苦,却无法停止进食的动作。

厨师看了看他扶住碗的左手,在那袖口处,隐隐地透出些红色的布料,又给他换上一壶新的冰水:“很辣吧。”

“…………”

“其实你又为什么要来?”

“…………”

红发的少年完全没有应答,不知道是顾不上,还是已经难以发出声音。

“是想再听听那个人的事吗?”

“…………”

“今年的扫墓,你还是没有去。”

“…………”

“其实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又何必不敢见他。”

“……不是。”他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听起来却似有若无,称不上什么回答。

“少年哟,很可惜。”厨师双手环抱在胸前,笑道:“不论你们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只会让我高兴而已。”

少年的右手握紧了筷子,随即又放松下来,继续挑着面,送入口中。

“这么好吃吗?”厨师居然又再问了一次。

这次少年点了点头。

店门被喀拉喀拉地拉开了,来人用手指着少年:“找到了——”

“你怎么会在这?”少年心虚而吃惊地看着年长的邻居。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对方佯装生气地插着腰:“放学以后不直接回家,穿着校服逛街可是违反校规的哦!”

“对不起。”坦诚地道了歉,少年飞快地把最后的面汤也喝了下去:“多谢款待。”

“总觉得好香啊……”女性好奇地打量着店内和厨师:“好像在哪里见过。”

“藤姐,回去吧。”少年抄起外套,跑到她身边推搡着,阻止进一步的观察:“晚饭想吃什么?”

“唉?……炖牛肉。”

“家里材料有些微妙啊。”

“那正好一起去市场买吧!”

少年转身望了望厨师,弯腰鞠了个躬,关上了店门。


白发黑衣的青年走进店里,不偏不倚坐在刚才少年坐过的那张椅子上。

看见厨师脸上的表情,他不满地撇了撇嘴:“啧,你笑什么。”

“你觉得呢?”厨师反问道,把煮的恰好的拉面乘进碗里,然后满满地浇上了好几勺红白相间的酱料。现在倒是能看清了,这正是一碗你在正宗的中华料理店绝对吃不到的麻婆豆腐拉面。

拿起勺子稍微尝了一口,青年再度啧了啧嘴:“难吃。”

“是吗?”厨师丝毫没有动摇。

一边说着难吃,青年一边迅速地大口吃了起来。难以分辨国籍的黑色皮肤,筷子却用得十分熟练。他吃得比少年要干脆许多,只是从毫无表情的脸上,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厨师依旧站在柜台后面,看着灶台,店内安静得充斥着刚才画面的即视感。

青年偶尔会停下来思索,像是在考虑麻婆豆腐里自己不熟悉的香辛料,得出结论之后,就会继续吃面。

“红色的Archer哟,那个人最不想见的,大概就是你了。”厨师突然挑衅似地开口。

青年顿了顿,给自己倒了杯冰水。

“毕竟你和他,就像是镜子的两端。看似接近,其实是最遥远的距离。”

“你怎么知道?”青年冷笑了一声:“因为你也曾经处在这个位置上?”

“不过是些幻像。”厨师不以为意:“你是他理想的化身,也是他最扭曲的继承者。从你身上,他只能看见自己的愧疚、悔恨和所追求的虚无。”

“那你又算什么?冒牌神……冒牌厨师。”青年放下了碗:“以为能用这么一碗乱七八糟的麻婆就能招待他?”

“他曾将一切都放于天平的两端称量,最终却连你也失去了。”厨师玩味地举起手中擦拭的面碗:“一生中未尝胜负。”

“他不会来的。”

“夜还很长呢。”


男人跨进店里,看见厨师的一瞬间,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随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径直走到吧台边坐下:“麻婆拉面一碗。”

“麻婆拉面一碗。”厨师重复了一次点单。

在等待的时候,男人伸手摸了摸胸侧,在长风衣的里面,挂着他常年惯用的爱枪。

面上来了,男人看了看面,又看了看厨师。

“怎么?发现我下毒了吗?”

“你老了。”

厨师愣了愣,似乎没想过他会这么说:“我现在应该比你死的时候年纪还稍长。”

“嗯——”男人心不在意,一头蓬发微微晃动了一下:“这很像泰山的麻婆。”然后吃了一口:“很像。”

“是吗?”厨师笑了笑,继续搅动着锅子。

“想不到你有这样的手艺。”男人大口吸溜着拉面,似乎毫不介意那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酷刑的辣度。

“我也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再来一碗。”

满满一碗散发着热气的拉面,又被放到了男人面前。他那与年龄不符,有些憔悴的苍白面容因此而变得有些血色了。

“你死后,我终于想通了。”

毫不介意对方似乎完全没有在听,厨师看着他吃面的样子说道。

“原来你也是个普通人。不,应该说,比魔术师们更加平凡。会哭、会笑、会伤心、会害怕——会后悔。”

会在失去一切希望的时候,甚至会将心中的理想寄托于奇迹之上。

“普通,实在是太普通了。”

与魔术世家出身的他们相比,半路出家的你实在是过于能够区别异常与正常,正因为如此,你与脆弱的人类并无区别。

“你又算什么?”男人反问道。

“我虽憎恨过神,神却未憎恨过我。”厨师掏出了挂在围裙之下的十字架:“我自然也无法背弃他。”

“怪物。”

“在我听来这是最高等级的赞美。”

“变态。”

厨师头一次咧开嘴笑了,他摘下了头巾:“这不及麻婆百分之一辛辣的用词,正说明了你的本质。”

只会让我更加愉快。

“…………”

“在你之前,你的儿子们来过。”然后,他摘下了围裙:“哎呀,失礼,是否该用复数,我其实不太能够想清楚。”

你虽然没有一次与他们父子相称,但是这出家庭情景剧却成为了束缚他们一生的杰作。

“赝品。他们被叫做赝品,并且也明白自己只是你的赝品。”

红发的、白发的、红发中混着白发的、有纹身的、没纹身的、断了手的……厨师装模作样的掰着手指,一个个数过来。

“名为理想的诅咒,即使你死亡也无法解除。”

看到他们滑稽的样子,简直让我笑得停不下来。

在椅子倒地的声音传来之前,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了厨师的额前。

男人的手很稳,速度也很快,充沛的魔术回路即使只是平凡的数量,也因为自身的特质而让人瞬间产生了因果律的错觉。

厨师的手里已经不再握着汤勺,指尖的黑键轻松戳穿了男人的外套。


“全盛期的你和全盛期的我,是不是还有值得一战的价值?”

“…………”

“在此之前,时间到了。”厨师——神父看了看店内的挂钟。

“生日快乐,卫宫切嗣。”






评论
热度(22)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