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7。

感觉自己失忆半个月……这篇终于写完了,CP新刊也开始了终于放心了(。

只要不手贱搞突发……

10月底的时候LIVE活动无事再开真是太好了。不论(能)做到其他什么事,也唯有这个是最基本的,构成KK的一部分的感觉。

等待着命运大订单(喂)的发售和年底!

 

啊,新刊窗不窗看哈姆,真的(溜了溜了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7。

 

夏季的灼热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执着地晒在大和的脸上。少年翻了个身,一边想着闹钟怎么没响,一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离自己半米左右熟睡着的,是昨天刚刚熟悉起来的男人。略带曲度的半长发披散在脸颊上,柔和的脸颊伴随着均匀的呼吸,透出与年纪不符的稚气。
睫毛还是那么长。曾经在更加接近的距离见过的睡脸,在明亮的光线中减淡了岁月的痕迹。成长期那特有的凌厉线条变得圆润之外,似乎没有更多的改变。
陌生的音乐在房间中回响,少年慌张地把被子拉过了头顶。身旁悉悉索索地声音和被关掉的闹钟证明对方已经起床,大和正考虑着装作才醒的时机,却一下就被扯开了被子。
“起来啦,大和。”
早晨那略带含混的嗓音配上撒娇般的语气,有一种超越了亲密的甜美感。
“今天轮到你做早……啊…………”
挂着被当作睡衣而略显凌乱的蓝色花纹浴衣,揉着眼睛的男人终于彻底地清醒了过来:“……新藤君。”
“早、早上好。”
“早。”年近四十的律师挠了挠泛红的耳朵,眼神飘忽地环视着四周:“睡得好吗?”
“还行。”
“那就好。”

尴尬的气氛在丰盛的早餐之后得到了缓解。正如泷川所说,很久没有回来,所以冰箱里也没有像样的材料,男人就带着他来到了附近的咖啡店。抹上厚厚奶油的法式吐司,松软的欧姆蛋和煎得恰到好处的火腿片,搭配着冰凉的混合果汁,是连大和这样年轻的胃都能得到十万分饱足的幸福。
亲自送上了咖啡的老板笑着向泷川打着招呼:“今天开庭吗?”
“嗯嗯。哎呀这应该是换了新的配比,Master?”享受着咖啡的香气,男人同样回以微笑。
“其实是没有。先生还是一如既往毫无品味,姑且问问你感想如何?”
“是杯应该能打赢的好咖啡呢。”
“是嘛是嘛,泷川律师有一阵没来了,我们都还挺担心的。”
“只是正好有些其他的私事,让您费心了。”
“哪里,没事就好。”
传进耳中的对话有种轻微的违和感,大和还未能捕捉到其中的关键。身处这样沉稳怀旧风格的老式店铺——跟他的年代差别不大——而不是路过的那些白色基调、坐满了年轻女性的玻璃房子,让他感到自在了几分。
还在跟老板聊天的男人,虽然大概对咖啡豆一窍不通,依旧坦然自若地啜饮着纯黑的混合咖啡,散发着自己不习惯的成熟氛围。
两人的话题渐渐转移到了附近的商店街再开发上,大和昨天也目睹了律师受到欢迎的模样,看来他对于居民们的关心倒也是真情实意,所言非虚。
“说起来,这位是……?”
“啊。算是,亲戚家的孩子吧。”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感觉长得有点亲切呢。需要给这位也来一杯咖啡吗?”
“喝得了吗……”
对方想必是在脑内搜寻着模糊的印象,大和扫了一眼旁边立式的菜单,多少带了点不服输的意味:“拿铁。”
老板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请稍后。”就回到了吧台后去准备了起来。
“哎呀呀。”男人感叹起来:“上了京就是不一样了啊。”
“…………”
“不过可惜,酒还是不能喝的。”泷川的嘴角浮起一个弧度:“能和二十岁的ヤマト一起喝酒,感觉也会很有趣。”
对方的轮廓沐浴在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里,镀上了绒毛般的金色,微微侧着头的沉静笑脸散发出的信息,使得大和在瞬间难以解读的心跳加速。
即使从昨天开始被“土气土气”地吐槽着,少年也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的外表具备着某些吸引力。同时,尽管タケル明显跟自己不是一个方向,同样也是如此。那种带有青涩气息的帅气与不做作的姿态,让幕原的孩子们心生仰慕,其中也包括了大和自身。
然而拥有相似相貌的泷川尊却不是那样。率性与温柔之外,包裹着他的还有纤细与敏感,乃至可爱。年近四十的男人,还会被用可爱来形容,在昨天之前绝不存在于大和的认知里。然而在这份可爱之上,更有令他无法深思的可怕之处。
绝对、绝对不要打开——少年在心中这么决定着,一旦意识到,就再也无计可施。
白皙的手指掠过了大和的眼前,轻轻碰触着过长的刘海。
“什、什、什、什么……”
少年猛地涨红了脸,几乎快要从座位上跳起来。
“面包屑。”对方示意着指尖掉落的白色碎屑。
“啊谢谢,我自己来——”
“头发没有剪啊。”
这一年间,大和仍然留着幕原时期的褐色中分发型,倒不是在追赶流行,只是他还没想好踏出新的一步,就像现在的生活一般。
“有点忙……”
“唔,要不要扎起来呢?”这一次是实打实的,对方的指尖捧起了大和的发尾:“我很擅长哦。”
“不用了!”
僵硬着向后靠了靠,完全隔绝了自己与对方的身体接触:“泷川律师才是,作为律师,留这么长的头发不奇怪吗?”
“嗯?”男人歪了歪头:“不合适吗?”
就是太适合了才有问题啊——少年在心中呻吟:“是在许愿吗?”
“唉?啊啊……”对方愣了一下,然后习惯性地掩着嘴笑了起来:“这个说法真的是很怀旧呢,有多少年没听过了。”
“对不起哦我就是个‘过去’的人啦。”
这样较真地回嘴连大和自己都觉得太过孩子气,泷川却毫不计较:“是啊……许个愿,感觉也不错。”
又来了。
那是让大和的颈背寒毛直竖般的动作,男人在思考间无意识地抚触着下唇——饱满的形状本身就像是微微朝外,等待着亲吻的状态,充满着诱惑力的动作。
咔哒。
传出来的是上锁的盒子开启的声音。大和半是痛苦半是解脱地,为自己的心神不宁标上注解。从一开始,这里的“泷川尊”对他而言就散发着鲜明的吸引力,性的意味上的。
心中“少年”的代表词的タケル竟会蜕变成这样,连通性都会被他的色气所感染的成年人。大和不由自主地抱起了头。
“咔哒。”
这一次是实实在在的声响,咖啡杯的托盘放置在木质桌面上的动静。
“拿铁。”老板动作优雅地一气呵成:“似乎在说什么很有趣的话题嘛。”
“Master的年代有过这种说法吗?留长头发是为了许愿,当然愿望实现的时候就要剪短。”
“这么一说——”点了点头,咖啡店的主人追忆起青春时代:“女孩子之间很是流行过,或许是哪本少女漫画上学来的吧。多数都是恋爱的烦恼,不过好像有点不同,应该是剪短了就是愿望实现的时候。”
“这种积极的说法还挺泡沫经济的。”
“喂喂,客人你到底以为我多大啊。”
“女孩子的头发是具有魔力的,这大概是巫术时代就延续下来的传统了吧。不知道男的管不管用啊?”
“这么说先生认真的考虑起愿望了吗?”
“嗯——愿望嘛,不好说,不过用来做毛笔倒可能不错。”
拨弄着肩头的长发,男人一本正经地说道:“老板呢?”
“征服世界,怎么样?”
“……太会装年轻了吧!”泷川摇了摇手指:“让他说还差不多。”
“嘿~那么这位年轻人,你这头长发又是许了什么愿?”被吐槽的老板不甘示弱地把话题转向了大和。
“我不是……”
明明是自己带起的话题,大和却毫无准备,只是沉默地注视着眼前比他发色略深的褐色液体。
“哦,时间差不多了吧?”古董级别的自鸣钟在不远处忠实地报着时,老板提醒到。
“确实。”
男人熟练地将长发在脑后挽成发髻,然后摸出了金色的天平葵纹徽章别在衣领上。刹那间,刚才缠绕着的那些温柔与色气说不清道不明都立刻烟消云散,只留下在颜色鲜艳的西装武装之下的软糯嗓音,名为泷川尊的律师站起了身:“走吧,新藤君。”

 

 

评论
热度(24)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