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5。

连上7天……撸毛吃肉计划再见……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5

 

仔细想想,所谓二十年的来往,恐怕也只是过于单纯的轻率推断而已。从幕原里撤离疏散的大家,彼此之间没有联络的方式,也没有联络的欲望。就大和来说,除了亲友的贵一以外,这一年来也从未想起要追寻谁的去向,也包括タケル。在那段非日常的生活中,他们是伙伴、是战友、是家人,可是一旦回归到日常之中,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日子也终究成为了回忆的一部分。タケル大概也是如此,看那位助理小姐非比寻常的态度,他们两人的频繁往来恐怕也就是近期的事而已。
大和并未忘记,在幕原去世的人们,也确定自己内心深处,对于タケル抱持着特殊的感情,却也同时会感到没有出口的焦虑与迷惘。有着明确的目标,却不能朝向它笔直地走下去,这就是他所处的现实。年初的大学试验未能合格,只身一人来到东京之后,就更是如此了。虽然表面上说是为了来年的大学入试,却时常集中不了精神,在不知不觉走上了街头,茫然地注视着来往的人群。
自己所经历的,自己所恐惧的,大众对此一无所知。说不定还产生了一丝怨恨——对于这波澜不惊的社会,对于无法察觉自己抱持的决心的众人,以及对于想要获得他人认可的自己。就这么恍恍惚惚地过了好几个月,复习的进度也拉下了不少。
难道说这是某种惩罚?还是说算是某种提示?脸颊碰上了冰凉的杯壁,完全无法厘清思绪的大和差点发出惨叫。对方一脸好笑地把加了冰块的可乐放在他面前,又打开了一罐啤酒在对面坐下:“这么专注,是在思考怎么回去吗?”
“有……办法吗?”
“既然能来,自然就应该能回去。可惜就算有,应该也不是我这个法学出身的能搞懂的。”男人呷了一口啤酒,悠然地望向窗外,大和不知道他能从那漆黑的夜空中捕捉到什么。
说起来,タケル确实曾提过想念法律,这样看来,他也确确实实地走在了自己的理想道路之上。三十代的独立执业律师,感觉上也可以称作是相当有为了吧。
那么,“新藤大和”又是怎样一个存在呢?从工作日的大白天就泡在“友人”的事务所里游手好闲,还被年轻的助理嫌弃,听上去就不像个正经的上班族。
“泷川律师……”
“嗯?”对方倒也没有吃惊于他的称呼,反而转过头来直视自己。
“我、不是、新藤大和应该不住在这里吧?”
男人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凝滞:“啊、怎么说?”
“我是想说,是不是应该回自己……回他的家去呢?”
“啊、嗯,是这么回事啊。”无端的紧张似乎消除了:“他的公寓离这里还挺有距离的,这个时间点嘛,倒也还是有电车的,不至于说到不了。”
“那么……”
“嗯,不过这样合适吗?”对方歪了歪头,轻轻扯散了发髻,诚恳地直视着少年。
难、难道……“‘我’不是一个人住吗?”大和咽了咽口水:要是从这个年纪来考虑,结婚什么也是很正常的。那样的话,随随便便回去大概会变成不得了的大事吧。
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毫无障碍地就接受了自己的人,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了吧。大和从心底这么觉得。
“想太多了哦,ヤマト君。”
冷不防被弹了一下额头,少年伸手捂住隐隐发痛的部位,显得颇为委屈。
“这是第二个遗憾之处,新藤大和至今仍然独身,跟铃子也——啊,这也是应该谨慎考虑的部分。”对方再度将食指贴在唇上:“某种意义上来说倒也不是没有等着你回去的人,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你已经准备好面对自己的将来了吗?

“根据什么宇宙弦理论,似乎是应该存在着复数的世界线。”男人一边划拉着“智能机”的屏幕,一边说道:“当然也有理论坚持,穿越时空是不可能的事。”
既然你人已经在这里了,还是从实际的状况来判断比较好吧。如果是集团癔症倒是个不错的借口,可惜优奈酱跟我见到的“你”怎么看都是同一个人,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她还没出生呢,怎么想都无法跟我的幻觉同步。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就只剩下事实了不是吗?尊重事实可是律师的基本原则。”
“哈……”这个人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搜集了这么多的情报,大和只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虽然我也只是照本宣科,不过也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这里只是你可能抵达的其中一个未来。”
就跟SF电影里的平行世界差不多感觉吧,再具体的研究真是一个字也看不懂了。律师先生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啜了一口啤酒:“39岁的你也可能会过着与我知道的新藤大和完全不同的人生,至少是有很多的可能性。”
不是有蝴蝶效应吗,如果让你接触到这里的新藤大和的生活,对你的未来是一定会产生影响吧。
“在你自己认~真地考虑好之前,我想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我可不想背上决定你的人生的责任呐。这么说的律师先生看起来有几分寂寞。
实际上大和自身也没有那份勇气。他心中渴望着答案,同时却更多地畏惧着——简直就像是拿到了还没参加的考试的分数,只会让自己陷入不安罢了。
“我明白了,应该说感谢您的合理判断。”
“噗。”对方差点把啤酒给喷了出来:“怎么突然说起敬语来了。”
如果自己不会成为这里的“新藤大和”,那么这个“泷川尊”也只是与自己认识的タケル非常相似的他人,少年突然意识到对方的年长与温柔,以及自己的不成熟,当然这些他也绝不会说出口。
“接下来这段时间——不知道是长是短——”还是永远——“恐怕要劳烦您多关照了。”
“哦!这种不客气的地方果然是很ヤマト。”
“最后,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看见少年郑重其事的表情,男人也调整了姿势,正对着他坐好:“如果我知道的话。”
“新藤大和是个什么样的人?”
问出口的瞬间,少年收获了自己生平仅见,最为炫目的笑容。
“是个天下无敌、我认识的最了不起的家伙。”

 

评论
热度(17)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