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新荒] イヤな事だらけの世の中で。

与voice太太@夢のあと 的新荒黑道paro合同志收录,占用TAG抱歉。

按照lft的惯例肯定是发不出来的,只好存在P站。

编码强制修正为繁体,凑合着看吧www


 @深海冬木 太太画了超美的封面,感恩!!


イヤな事だらけの世の中で。


voice太太的请点这里


《Lovers' Secret》


[新荒]Suum cuique pulchrum est.

仍然是《22/24》的试阅,试阅,试阅。 

收录的最后一篇,试阅就贴到这里吧~预计CP18出刊~

祝大家新春快乐!


Suum cuique pulchrum est.


“青瓜酸奶酱配鹰嘴豆色拉?”

“青瓜酸奶酱希腊色拉配鹰嘴豆。”

荒北戳了戳眼前盘子里的烤番茄:“有什么差别?”

“跟土耳其做法比起来少了不少辣椒。”新开坦然道。

“……我明白了。”认命地把酱料涂在面包上,荒北咬了一大口:“虽然味道不坏,不过你特意把人叫到这个连机场都没有地方,就为了吃鹰嘴豆吗?”

“希望靖友也能尝尝。”

语气还是那么诚恳,表情从刚才就没...

[新荒]長く短い祭 1。

《22/24》的试阅,试阅,试阅。

肚子饿了……


1


伴随着有些沉闷的响声,焰火在蔚蓝的晴空中燃烧,只留下一些白色的烟雾痕迹,随即被风刮散,与云丝化作一团。


即管如此,从下面还是传来了几声“タマヤ——”之类的呼喊,引来笑成一团的吐槽。荒北躺在楼顶的长凳上,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儿试射,随即闭上了眼睛。


日期刚刚变换成11月,深秋的气息已经笼罩了湘南地区。实验楼的最上层虽然清静,风大的时候也已经不怎么待得住人了。所幸今天宛如秋日气候的教科书一般,云层极薄,阳光普照,温度也随之上升了一些,充分享受着日照恩惠的荒北就这么团起了身体,迷迷糊糊起来。...


[新荒]風を待ち 4。

《22/24》的试阅,本篇完。

下一篇终于能毫无罪恶感的打TAG了(大概


4


回到社团,跟前辈打过招呼、快速淋浴、换好衣服之后,还要进行车体的清洁和整备。平时都会各自骑回住处再处理,今天则为了之后的读书会而聚集在部室的角落里,借用了社团的公用器材。


“虽然可能觉得时间并不长,不过千万不能小看饱含着盐分的海风,那玩意儿会造成超乎你们想象的可怕~结果哦。”


这么提出类似恐吓的忠告的那一位,现在正完全倚靠在墙边,一边擦拭着车体一边不时点着头,已经陷入了与睡神的格斗之中。


“待宫,喂,待宫!”


荒北喊了几次,都只得到迷迷糊糊的回应,也就不再...

[新荒】風を待ち 3。

《22/24》的试阅。


3


沿着学校的轮廓转过一周,再穿出市区的街道,就直接到达了海岸线。湘南校区所在的市,正是坐落于相模湾的环抱中,有接近一半的形状与大海相融。视线毫无遮拦,吹拂着海风的公路,对于自行车选手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训练场所。


“待宫那家伙还没跟上来啊……”


金城和荒北一前一后停在路边,一边补充水分,一边等待着落后的队友。


不知道是因为已近秋日,白天的长度渐渐缩短了,还是因为今天和待宫在骑行台上的比赛太花时间,从公路上眺望出去的海面已经是一片混合着深色的波光粼粼,尽管离真正意义上的晚上还有一段距离,天空上也只留下染成红色的云丝。...

[新荒]風を待ち 2。

《22/24》的试阅。

TAG真难打啊不如打洋南好了……


2

恋心——这段假想的远距离恋爱的始末,虽然意外的虽不中亦不远,不过在帮荒北办理护照的时候,金城意识到了其中的偏差。在某种程度上相当受欢迎的金城,恋爱经验谈不上丰富,却也能分辨出男女之间的恋情与这两人之间模式的不同。


真是相当深奥呢,有种去图书馆借几本相关书籍来研读的冲动。考虑到被待宫突击骚扰的几率,最终没有付诸实践的金城真护默默感叹着。


“喝什么?”


“嗯?”金城回过神来,眼前两人询问的表情一致到像是兄弟一般,他差点笑了出来,赶快又吃了一口所剩无几的色拉。


“饮料。”荒北指了指身后不远的生...

[新荒]風を待ち 1。

CP17 新荒新刊《22/24》试阅~

与speak low同世界观(会被原作打脸意味)的大学时代……

本篇打tag有点心虚……暂时就这样吧www


風を待ち。

1


进入九月下旬,正式开学之后,荒北的肤色算是稍稍白了回来,虽然还没能完全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不过由于他本身看起来像是“不健康体质”的样子,现在也是达到了“正常日本人”的水平。

与此同时,金城也总算松了口气。


  本来对他来说,不管是荒北全身过于均匀的小麦色,还是县外某所大学的某位选手晒得跟非洲留学生一样,过于爽朗的笑脸上一口白牙更加耀眼,都并不是什么过于值得关注的事。


但是不知就里...

[新荒]イヤな事だらけの世の中で。

和voice太太@夢のあと 的新荒黑道paro本试阅。

试阅。试阅。OOC集中强化月注目!!

因为LFT原因不从开头开始放了(。


虽然是个小薄册子预定,不过有好心人愿意投喂封面吗(。


イヤな事だらけの世の中で。


临入睡之前,荒北想起不久之前跟东堂的对话。
出于非常奇妙的偶然,从现任组长到排名前三的干部,都是同一年出生的。其中荒北的生日最大,不知不觉处在了像在照顾其他三人的位置。荒北也知道,私下有人把他们叫做“同窗会”。
这是件可笑的事。荒北实在想象不出,如果处在别的环境里,他们四个人会成为关系亲密的同学朋友。
东堂尽...

[新荒]からあげとそばのことば。

这篇可能就贴出这一部分了……再贴LFT要开屏蔽噜w

《speak low》的试阅大概就这样~

如果有干劲就在五月开个印量调查,没有的话就CP16直接见~

已捕获封面(激动激动

 

からあげとそばのことば。

有这么一种说法,运动量大的人因为新陈代谢速度比较快,血液循环好,所以不怕冷。

但是荒北靖友对这个结论有很大的疑惑。

比如现在,睡在身边的人就在无意识中一个劲地朝自己贴过来,简直有要紧紧搂住的趋向——明明才只是十月而已,连箱根山的枫叶都还没染红。

新开隼人的怕冷是出名的。每年刚入秋不久就戴上了围巾和口罩,两只手都紧紧插在制服外套的口袋里,除了练习时间以外绝不脱下,让...

[新荒]イカロスの空 2。

刀账全啦!好好填坑,重新做人!


2


情况出现变化是在八月的IH广岛大会——准确的说,是在比赛的第二天开始。

千叶总北的王牌金城,因为严重摔车而退赛了。

对于王者箱根学园来说,仅仅因为以金城一代为主导的几名选手加入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的总北算不上是最为强大的威胁,也还谈不上是平起平坐的竞争对手,顶多是在预防的范围内。而摔车事故固然严重,在长达三天的漫长比赛里也并不是罕见的特例。

——原本应该如此。

那三天的时间里,新开留在了学校,因为生物社的成员们放假回家了,无法帮他照料最近收养的幼兔。

而荒北作为协力人员,第二次踏上了全国大赛的场地。

广岛的第二天,据统计是入夏以来最热的...

1 / 2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