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Wandering Pomegranates 5.

出门前发一下。

CP结束后开通贩,因为是很薄的小册子可能会出现运费比较高的情况。

请一定看了试阅跟说明再购买……OTL

 

 

 

Wandering Pomegranates 5

 

究竟是相似、还是完全相反呢……巴拉德回想着两位同姓者的笑脸,沉浸在无数的谜团之中。由于正处于圣诞-新年假期之中,刚刚办完了全部入职手续,正式成为船员之一的巴拉德也并没有被立即分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
“这也是舰长的意思。”一边登录着他的各类权限,解说员工在职期间的薪水与福利以及“公司”和Alphabet号本身的基础情况——大多也是巴拉德之前已经再三确认过的条款——明明算是加班却没体现出不快情绪的人事主管说道:“在该休息的时候就要好好休息。”
原话大概是“大家也要努力地去感受哦”,类似这种不经过两三次转译,巴拉德的思路目前还不太能理解的指示。
即使在军队建制时代,舰长也始终秉持这种观念,让上面的人相当头疼,现在民营化之后,更是像要当作企业信条一般切实地贯彻下去。只可惜除了少部分要回到船团居住区、有家室的年长者以外,大多数船员仍然选择了留在这里,最多是在晚上乘兴出去夜游一番。
“反正有食堂管一日三餐,各种设施都齐备,连打扫都不用做,对于这帮懒惰的家伙来说,简直是天堂啦。”主管笑着抱怨道,好不容易争取下来、正在推进的“通勤制度”也完全浪费了。
正是如此。坐在办公室的另外一张椅子上穿着白大褂的医师放下手里的杯子,这么赞同道:强调工作的正当性,从而不去开拓新的社会性,可不是健康的表征。
不不,在休假期间还跑来找同事喝下午茶的人没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啦。这两天,巴拉德深感自己的吐槽功力正在迅速上升。

不明白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于是在收拾完昨天没来及整理的行李,大致上布置好房间之后,巴拉德最终选择了按照室友的建议,进入了资料室。
喝了一口杯中冷掉的深色饮料,巴拉德揉了揉眼睛,借着伸懒腰的姿势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与第二食堂相连的小型区域,应该算是原来士官食堂的附设吧。虽然现在三三两两坐着的船员都在聊天喝茶,不过从不远处构造完整的吧台看来,这里在晚上应该会摇身一变,成为散发更为成熟风格的隐私场所才对。
“换句话说,也就是所谓高级军官俱乐部吧。”自言自语地说出刚刚才从资料上学会的名词,巴拉德叹了口气。虽然是有“资料室”这个名称,也只是纯粹建立于舰内系统上的数据库,只要开启权限,在哪里的终端上都可以访问。之所以选择这里,巴拉德也是有所考量。比起个人房间来说,这里更加开阔,气氛也比较轻松,同样可以随便喝些东西,又比食堂安静很多,即使他这个新人被人发现在查看舰长们相关的资料,也应该会当作八卦的好奇心,不至于有其他联想吧。
不知不觉间,巴拉德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朝着险恶的方向去判断了。“大人的事情”,被其他船员们挂在嘴边的这个说法,是否也掺杂着不满呢。仅仅三个月时间,对于Alphabet号、对于这个船团其实都无从了解的青年,宛如还在宇宙中漂流一般不安起来。
“嘿,巴拉德是咖啡派啊。”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青年还是不由得紧张了一下。对方探过头快速扫了一眼终端上显示的页面:“相当热心呐,抱歉,帮我接一下。”
幸亏没有关掉——那样反而不自然——巴拉德接过室友手里的碟子,放在旁边的位置上。把手里的杯碟小心地放下,馁彻顺势也坐了下来。
最大的碟子里装着长达六寸的棕色蛋糕,其余两个则是摆着人偶造型的饼干和鲜艳的红绿拼色糖果。
“今天不吃这个可就亏了哦。”念叨着半价半价,馁彻拿起餐刀小心地切下了两段,分给巴拉德其中一块。
装饰了木纹线条的精致巧克力表皮里一层层夹裹着雪白的鲜奶油,间中还点缀着红色的浆果,独特的酸甜风味恰到好处,正统可可些微的苦涩与奶油的甘美融合在一起,应该算得上巴拉德吃过最好吃的蛋糕卷。
不过,再怎么美味,这个量也未免太多了。巴拉德瞄了一眼还剩下一大半的柴薪蛋糕,又看了一眼终端上显示的时间:15点57分,对于这份超大号下午茶来说实在有点尴尬。
“没错吧?”对方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征求着巴拉德的感想。
“嗯、嗯。”眼看又切下了一大块,青年最后做出了含糊的应答,生怕一旦表现出称赞的态度,就会被强行投喂。
“看上去不是很中意啊。”馁彻倒也没有勉强,自然地把柴薪蛋糕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发出了像是下班后的第一杯啤酒般的感言:“唔姆,配上这红茶,真是欲罢不能。”
咖啡派与红茶派吗——难道这中间也有什么深意。巴拉德多少有些疲劳,随手拿起了一块糖果含进嘴里。出乎意料的辛辣滋味在口中扩散开来,让巴拉德吓了一跳。虽然还没到刺激性的程度,随后也立刻有着糖果的甜美作为中和,不过确实让他一瞬间扭曲了表情。
喝着茶的馁彻眯起了眼,应该是完全捕捉到了这个细微变化,若无其事地说道:“这可是一年一次的福利呢,我从上个月就预约了。”
毕竟是放假时期,舰上没有举办什么大型的聚会活动——“不能再让他们找到窝在宿舍里的理由”,但是食堂的负责人仍然会坚持提供圣诞节的特别餐点。没有特别意识到,不过昨天晚上巴拉德享用过的烤鸡肉也跟眼前的甜点一样,都算是其中的一部分。当然像大受欢迎的圣诞蛋糕们偶有剩下的情况,就会在今天打折出售,是令喜欢甜点的船员们欣喜不已的举措。按照馁彻的说法,像他这样的新人,如果不跟厨房打好关系的话,绝对是不可能有这个机会的。
“毕竟,柴薪蛋糕的话,还是要一整个才行嘛。”
看着室友满足的表情,巴拉德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为了这种理由才申请舰上工作的。
“然后,”把蛋糕吃掉了大半,喝完了一杯红茶,馁彻突然用茶匙指了指盘子里的饼干:“你得出什么结论了吗?”
仔细一看,姜饼小人并未做成巴拉德熟悉的样子,也不是圣诞老人的形象,而是穿着制服模样的,在脸部上浅浅刻印的五官明显有着两类不同的形状。
这莫非是……青年抬起眼看了看同僚,对方不以为意地拿起其中一块:“正式的名称应该没有,不过听说一般都会被叫做W曲奇。”
咔吧一口,饼干理所当然地断成了两截。咋一看是表达出喜爱的感情,不过考虑到最终的下场,也说不定怀有更为深层次的感情——巴拉德不由得想着,这个职场愈加魔境化了。
“要再来一杯吗?”馁彻突然站起身说道。
“啊,好。”
端起两个杯子,馁彻走向了食堂那一侧的柜台。
相比起自己的老家,船团的自动化实行的并不彻底。巴拉德不清楚这是由于构成上的原因还是这里的单独方针,总之Alphabet号上几乎都以传统的方式工作着。数据演算和信息处理当然仰赖中央处理器,但是像是料理或者维修乃至事务等方面,仍然是采用了人与人而非人机界面的形式。或许在漫长到几近永久的航行中,这种与同类的交流被强烈的需求着吧——船员当中也有很多非地球系血统的存在,或许还是使用“有机生物”这一表述更为正确……
“苹果茶。”
打断了巴拉德毫无意义的深入思考,舍友回到了位置上。这一次摆在面前的不再是没有加入其他成分的黑咖啡,浅褐色的茶汤里悬浮着小块的固体,散发出水果味的诱人香气。馁彻比划着自己的眉间示意道:“能够放松一些。”
“谢谢。”青年轻啜了一口,大概比入口温度略高的清爽液体反而正适合现在的情况,巴拉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才感觉到自己之前有多么僵硬。

 

评论
热度(8)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