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放飞拉郎]一度だけの恋なら 8。

前提看1X3。

 

一个吃的太多回来了的胡汉三……

广岛真的好吃好玩啊!大家快去(咦 秘境就真的很秘境(。

这两本的蓝光都发了呢,不过高台家似乎还没熟肉www

基本上CP19就只能赶出这篇了,欢迎来摊位吃零食!

 

 

一度だけの恋なら 8

 

从土志田那里接过洗干净的餐具,一一擦拭,然后放进水槽旁边的架子。

两个人肩并着肩站在厨房里,几乎算是无声地作业着。

手中的餐具都明显有着岁月的痕迹,但也能看出使用者小心维护的痕迹。光正目前在使用的,相对显得比较新的那组是所谓客人用——购入的时间基本一致,只是因为会来做客的人实属罕见基本派不上用场而已。

“好了。”极度小声的结束语,现在光正已经不会错过了。

“谢谢帮忙,光正君去休息吧,我把这边收拾一下就泡茶过来。”

青年点了点头,离开家主人所在的位置,踏上了楼梯。

一楼的店铺深处是厨房兼餐厅,另一侧分布着洗手间及浴室,二楼则完全是客厅及个人房间——可是冰箱和储藏室却位于上面的部分。这个古怪的设计大概既有着原来的房子构造原因,也有一部分是现在使用者的个人习惯存在。

实际上在店铺与生活的交界处的天花板上,有着连接二楼的“通道”。

原本是作为“防卫陷阱”的存在,现在则是偶尔偷懒的应急方案。当然,不论是一开始的搭建安装还是后来的改造,全部都是由土志田一手完成的。

在这里寄居了差不多一周,光正彻底认识到这个人到底有多么擅长“制作”这件事。

面前收拾得一尘不染的矮桌上被放上了水羊羹和热茶,土志田惯例地在光正的斜对面坐下,一边吃着点心,一边盯着电视里播放的综艺。

老旧的空调和电视节目就像是这个时间段的固定背景音,偶尔夹杂着吹冷茶水和啜饮的细小声音,以前从未体会过的生活琐屑让光正觉得十分放松。

总的来说,土志田算是极端的沉默寡言,即使在最激动的时候,也远达不到常人的水准。勿论说因为过于紧张,还会有轻微的停顿。光正刚来的那一天会说那么多,大概是他几十年所学到的社会性的最强表现了。

光正自身也不是多话的人,虽然根本原因是“早已知晓对方的答案”,而不愿再有什么欲盖弥彰的交流。

不过,最让他觉得舒适的反而正是土志田的内心。与木讷的外表相反,土志田的心理活动丰富而不至于聒噪,只是有着孩子般纯粹感情的男人,无法适当地通过语言传达出来,只能投射到肢体动作和表情上了。无论是现在看着电视露出了两边尖尖虎牙的笑容还是面对不擅长的外勤工作的苦恼,都那么地容易看懂,令光正觉得当初只能感受到他的古怪的自己更加不可思议。

同时,最令光正吃惊的是土志田的专注。一旦投入进去,就会自动遮蔽一切外界的噪音,沉稳而安静的脑内,几乎一片空白。正如之前的约定,这一周来,光正都以“助手”的身份,在土志田的旁边见习——确实只是见习,因为没有任何插手的余地。

无论是维修的过程,还是手上的动作,都不会出现在土志田的意识里。仅有的几次是因为光正不小心挪动了工具的位置,让他一时没能找到合适的用品。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普通的维护工作,唯有光正拥有这样的“天赋”上才能够体会到其中的可怕之处。

直到最近这两天,光正终于找到了一个勉强恰当的方式来“形容”土志田的状态。

他能够“理解”眼前事物的正确构造,所以能够找出其中“不自然”的地方,将之恢复成“合理”的样子。从理论逻辑上来说,“修理”确实是这样一个过程,但土志田的“方法”又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是……这样吗?”

中间休息的时候,光正提出了疑问,但是土志田自己也无法回答。

“我只是知道而已,大家都是这样吧?”

其实只是干这份活的时间长了,比我熟练的人可多得很呢。

“比如,光正君那个,电脑操作就很厉害啊!”这么说得土志田眼中简直有闪光,一副心向往之的样子:“太帅了。”

不管再怎么擅长机械的土志田,对于电子类的产品却是很没辙,连普通手机都没有的他,对于能够轻松使用笔记本搜索和处理文件的光正充满了钦佩。

“以前都是中津在用。”店铺里也还有一台样式有些老旧的台式机,是用来管理库存备品和账本的。

临走之前让我记得定期开机——土志田除了打扫清理,所做的也仅此而已。不过托了这份提醒的福,台式机还能够正常使用,光正将数据迁移到自己的笔记本里,根据后来土志田的纸面记录材料进行了优化和更新。

接受着经营教育长大的青年,尽管还是高中生,做起这类事情反而驾轻就熟。然而光正明白这就如同使用螺丝刀一样,毫无玄妙或者技术可言,仅仅只是使用工具而已。在智能机泛滥的时代,大概连小学生都能办得到。

“没有那么夸张……吧。”被这么告知的土志田说到一半却也有些迟疑起来:“我也……能用吗?”

男人能够“理解”笔记本的内部构造,甚至还尝试过帮人修理,可是却不能轻易明白并非由实在零件的物理功能构建起来的“系统”。

在得到光正肯定的回答之后,土志田绽开了让青年心跳停了一拍的明亮笑容:“那、那就拜托了。”在空闲的时间,尽可能地教会他基本的操作,是光正目前的努力方向。

“水羊羹,不喜欢吗?”

回过神来,男人正把手肘靠在桌面上,朝着自己询问道。因为距离凑得有些近,光正少许僵住了:“呃,嗯,没有。”

“那快吃吧,这家的很有名呢,我看到电视上播过!”土志田端起了盘子,极力推荐道。

“嗯,我不客气了。”

深色的点心在口中溶开,混杂着甘甜和富有弹性的质感,颇有种清爽的感觉。

“好吃吗?”

“嗯,好吃。”

“对吧对吧。”

窥视着光正的表情,土志田像是自己做出来地一般,满足地扬起了嘴角。


评论
热度(4)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