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放飞拉郎]一度だけの恋なら 4。

前提看1、前提看1、前提看1~

heromania的BD似乎快发了嘻嘻嘻w

连学生爱丽丝的新作都看完了,暂时只有追目前的新连载了……

嘤嘤嘤……什么时候出点二期的风声啦……(戒断症状强烈发作

 

一度だけの恋なら 4

 

“彼得潘”——比起一般意义上的“Hero”,母亲使用了这样一个充满着冒险梦想的词语。那是众所周知,面对比现在的光正更加年幼的孩子们的小说。居住在永无岛上的彼得潘、能够自由飞翔的永远的少年,率领着一干形形色色的同伴,与胡克船长对抗的英雄——在光正的印象里大致上是这样一个故事。

“啊啦,这么说起来的话,由布子岂不是温蒂吗?”在难得一家人共进早餐的桌边,父亲的口没遮拦仍然是谁都无法阻止的:“在书的最后,温蒂还是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并且变成了让彼得潘畏惧的大人……”

“哎,是这样吗?”茂子吃惊道,随后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立刻低下头往面包上均匀地涂起了并不怎么喜欢的果酱。

“或许就是这样吧。”母亲却丝毫没有介意,她这一生应该从未对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

“然后——”将煎蛋卷一口送入嘴里的和正则接口道:“彼得潘又再一次,像许多年前那样,带走了温蒂的孩子。”

“真是个意味深长的情节呢。”高台茂正jr——这个名字里带有jr所以经常也会表现出与年龄不同的兴致勃勃的男人一边点头一边感叹道:“嗯,不错,不错哟。”

注意到父亲这样的表情,兄妹三人在心中迅速交换了意见:十有八九他又在盘算着什么异想天开的企图吧。

“说起来,我们家也跟温蒂家一样,是三个孩子呢。”对孩子们的能力一无所知,高台家的当主露出了一贯“真是个非常不错的想法”的笑容:“怎么样,光正,要不要去趟永无岛试试?”

这次,轮到长男被刚喝进口的咖啡呛到了:“父亲?”

“我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哦?那也是由布子的家乡嘛,去体验一下也不错。”

“不、请稍等一下——”

“而且正好是暑假嘛,整天在家里看书不闷吗?”

都怪小和啦,在那胡扯什么大结局!茂子无声地抱怨道。

我只是补充一下而已!末子抗议着姐姐的发言:是老爹随便在发散好不好。

等等,母亲还没发言呢,她绝对不会同意这种事的!

很可惜,妹妹的期待落空了。

“我不反对。”令三人经受了意外冲击的是由布子一反常态的决断:“虽然我在那边已经没有亲戚了,只能跟土志田君和中津君联系一下,这样可以吗?”

“那不是更好吗?”茂正立刻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热情:“就像由布子当年一样,跟他们在一起的话,光正也能获得贵重的经验吧。”他甚至放下了手中餐具,向一旁的执事询问道:“土志田君的联络方式是有的吧?”

“是的,之前寄来的礼物包装上记载着。”谨慎而细致地管理着这个家的年长者清楚地确认了。

“那么事不宜迟……”

“但是!”迟疑着开口的是茂子:“小光还没说自己想去啊。”

“啊,是吗?”即将站起身的男人有些失望地坐回了位置上:“光正不想去啊……”

“……也并不是……”

“小光也是三年级了,学校啦很多事要忙的呢,而且我还有学习上的事情要问他!”乘胜追击的长女抢白似地诉说着。

“自己的作业自己完成。”用无可挑剔的姿势将面前的盘子清空,高台家实质上的支配者不急不缓地说道:“全部人都坐下,把早餐吃完。光正也是,有什么意见的话,就现在整理好,之后再说。”

一时之间,刚才热闹过头的餐桌旁终于又恢复了沉默。

小光真是太不干脆啦!茂子抱怨道。

这下搞砸噜~和正一本正经地吃着剩下的煎蛋卷,有些轻佻地表示。

和正给我闭嘴!

我可没在说话呢,姐姐大人。再说,重点是大哥怎么想吧。

平常的脑内交流小集团里确实缺少了一个人的声音,而话题中心的当事人则按照母亲的要求,安静地啜饮着咖啡,似乎已经完全平静下来。

小光,你要去吗?

或许。

哎?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

光正并没有想特意隐瞒什么,但他还是将思绪稍稍封锁了起来。只在八年之前见过的,那个虽然手很灵巧,但却异常不器用的奇怪男人,又再度浮现在光正的记忆里。

那个人身上有种与众不同的吸引力——自己的母亲也是同样,所以父亲才会爱上她。从小听了好多次的恋爱史、或者也能称作武勇传,光正能够分辨出其中的特殊魅力。一直随波逐流的,完全不在乎外界观感的父亲,唯一执着的一件就是对母亲的感情。尽管他完全不具备读心术的能力,甚至连基本的看人脸色都做不到,却仍然感受到了命运的感召,其中部分原因大概也来自这种独特的气质吧。

可是母亲跟土志田又完全不同。

自己说不定一直怀着这样的愿望吧,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想再见他一次。这份念想在送礼物的举动停止之后,日益变得缥缈,但却始终无法散去。

是那么有意思的人吗……茂子看着长兄一脸严肃的样子,又忍不住追问起来。

从做的东西上来看,应该是个有趣的家伙吧。和正一直是最喜欢那些玩具的一个。

那小和去不就好了,反正很闲。

这是什么差别待遇啦,对不对啊,大哥。

这么说起来,和正跟土志田桑还挺有因缘的。

哎?

哈?

你们俩也一起见过他哦。

哎哎哎?

不过可能年纪太小不记得了吧,和正还大哭起来呢。

这么说起来,确实说过是在爸妈的结婚十周年Party之后才恢复联络的。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末子徒劳地回忆着。

那时候小和确实是个爱哭鬼呢,没想到现在变得这么扭曲。

承蒙夸奖,还比不上茂子。

其实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我都不太明白。光正将咖啡匙放在一边:只记得和内裤有关。

内裤……这是什么暗号吗?年下组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直到听到由布子的咳嗽声,两人才察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发出了真实的声音,不由得挺直了背部,端正地坐好。

“都用完餐了吧。”

包括茂正在内的其他四人整齐一致地点了点头。

“考虑清楚了吗,光正?”

青年一眼望过去,面露期待的父亲、一脸焦虑的妹妹和有几分恶作剧表情的弟弟,最后是坐在自己旁边,看不出表情也捕捉不到内心活动的母亲。

真是完美的铁壁啊。拥有坚毅意志,时常无法轻易看透的由布子是兄妹三人在这个家里的天敌。光正时不时会怀疑她是不是只记到他们的真实能力。

光正现在提出还需要再多一些时间的话,母亲应该也不会反对,但是——在心底仿佛有什么在催促着他下定决心。

“如果土志田桑他们方便的话。”

耶!!!

在心中炸开了V字型烟花的,自然是坐在上手、目前还勉强假装沉稳的男人。简直就像是他自己要去一样——光正毫不怀疑如果他能抽出空来,一定会借口送行一路跟着自己到镇上。

“那么我之后会跟他们确认情况。”由布子向执事示意道:“不过话要说在前面,那可是跟你们至今为止的生活完全不同的环境,土志田君他们也不可能像在家里一样照顾你。”

“我明白。”

“还有,寄居在人家那里的话,除了彻底的自我管理,还要好好的尽到自己的责任。”

“要做的话就要彻底,男子汉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

跟由布子的话比起来,茂正的言辞里包含的更多是个人趣味般的煽动感。

那——是指所谓夜间的“工作”吗?光正思忖着。

像是看破了他的想法,女性难得地上扬了嘴角:“当然也包括夜间的工作。”

 

 

 

评论
热度(4)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