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後日談。

庆祝发单曲(?)放篇旧文。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这篇www现在看来还真是宅宅意味的放飞……

 

00.俺様美少年。
You must make Water of the Earth, and Earth of the Air, and Air of the Fire, and Fire of the Earth.
The Black Sea. The Black Luna. The Black Sol.

故事有两种,一种开心的,一种不开心的。

那时候要是问Dino,炼金术是什么,他一定会说,是手段。
现在要是去问堂本光一,炼金术是什么,他一定挠挠耳朵,说:“啊?阿尔科密?我知道我知道来,新出的痔疮药对吧。”
如果运气不错,有堂本刚在,他会过来PIA堂本光一的脑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人活太久记忆力就像脑袋上的毛。这家伙向来不看电视的。炼金术嘛就是那个……”啪的双掌合什:“炼成!哎哟NO CG NO IMPACT……”

K.Dino,这位学院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学徒之一,以豪奢的美貌著称的贤者候补,在漫长的岁月冗长的经历里变成这样活生生的老头气息大叔爱好欧吉桑品位的胡青男结晶体,真是一件让人无比哀伤的事实。
现在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正裹着他的黑色浴袍叠着脚眼神里充满了干卿底事的鄙视含义望向这里。当然这是美化之后的说法,实际翻译出来是关你毛事老子现在还是很美很少年。
“堂本光一,永遠の17才です。”

咳。姑且不论被称为禁句的令人绝望的模仿到底能得几分,但是真相经过无数次的讨论是需要寻求的——姑且不论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波澜壮阔还是风云再起的话。

故事有两种,一种以很久很久以前为开端,一种以很久很久以后为初始。


01.「自意識過剰!」
Here is the last of the White Stone and the begining of the Red.

世界有两种,一种是地球,一种是很像地球的星球。

鉴于炼金术是一门技术性与哲理性相结合的深奥学问,所以还是有学校的。堂堂正正的座落在某小公国属地的城里,并且堂堂正正的发着招生简章。
所以Dino也堂堂正正的坐在中庭里吃着他的午饭。他那为人所称道的淡金色发丝连阳光都忍不住去抚触,整个人显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辉——小报是如此描写的:这个俊美的年轻人优雅的进餐姿势如同画一般虚幻。经过中庭的学生们无不赞叹于他的美貌,放缓了脚步窃窃私语。
怎么想都很糟糕,食堂的面包居然要卖6块钱。宿舍里面又不能自己开伙,实在太不划算了。有工坊的话就好了……但是现在就申请工坊……
“哟,Dino。你干嘛不在食堂吃饭?我顺便买布丁来了。”
“布丁……”如果是英式布丁的话就是充满了蛋白质的绝佳主食,但是这种滑溜溜滴着焦糖的玩意充其量只能叫点心。“你还真喜欢甜品啊……”靠吃这种东西也能有这种身高——不,莫非就是因为吃这个……
“布丁可是名产啊,限量的哟。是有人专门为学院开发的处方,大家都赞不绝口。我今年还是第一次买到。”
原来这个也能算作处方签。看来光是三个月的初级课程果然还是不能触及这种本质……开拓这一领域的人实在太伟大了!布丁布丁布丁布丁……
突然起了喧闹声,这在学院内部是很罕见的情况。
“那谁啊……”只看到一群人如同有自我意识的巨大生物一般在回廊上移动。除了学生居然还有老师,为首的中心人物则是……
“谁?”显然另外一个人的重心还在扒饭上。
“就那个包得跟重伤患者一样周围还有人撒小花的前呼后拥魔性美少年……”
“你眼睛还真毒,他裹成那样你怎么知道他是男的……啊,院长!”
老人停在了移动集团的前面:“辛苦了。”
那人解开面罩脱下斗篷,露出一张线条柔和的年轻脸庞:“院长先生。”
“任务完成的很好。”
“谢谢您。”

“是Cheri啊。他工作回来了哦。”
“这个名字好像会在未来十几个世纪后才建成的新兴国家里烂大街的家伙是谁?”
“如同绽放在荒原里的唯一的花一般孤独而美丽的盛开着,系出名门的公子Cheri。”
“就那样还荒原……”看起来比较像所到之地寸草不生才对。
“我只是按照这张传单念而已,顺便一提你的评价是宛如完美切割的钻石一般散发着硬质而高贵的美感……”
“看来作者找了一个比较白烂版本的翻译,连副词都这么贫瘠。”
“你下次可以给他指导意见,Cheri~Cheri~这边这边~”
“喂喂,我忠实的友人,你要做什么?”不要随便召唤那种危险生物。
“即使我现在不喊他命运的红线也会让你们在走廊上擦肩而过。”
友人一副就要把自己远距离投掷到那片荒原的正中间的样子,Dino认命的摆摆手。
“啊,sachan~”对方以和传言相背离的既不成熟也不稳重勉强要形容有点笨重的姿态夹着斗篷跑了过来,一把扑到……布丁上。
“听说你今天回来我特意买的哦。”
“你那神秘的绰号是哪里来的……”Dino忍不住开口:“还有那个不是给我买的么?”
“怎么可能呢,Dino根本不吃甜点不是吗?”
“我偶然也是需要补充糖粉和蛋白质之类……我说你们还要在这表演父子情深多久?”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Dino同学。”Cheri抬起头,确实称得上是优雅的擦了擦嘴角,不过是用斗篷:“我也是偶然想服务一下大众那干枯的日常审美。”泛着光泽的黑发,额前的一缕卷曲的刘海搭在右侧,和春天的新绿一样温润颜色的眼睛透出笑意:“你不觉得这样的画面很不错吗?话题中的人物汇聚一堂,女生们正在努力的想将之保存在长期记忆里呢。”
Dino被他笑的微微面红:“Cheri同学……”
“我可是听说了呢,那位如同切割完美……”
“就不用混字数再重复一次了。”
“……的传闻。果然是非常漂亮的金发,比我预料中还纯粹的冰蓝色眼睛,真是完美。”
“你的金发癖还是这么让人叹服,不要说的好像人头担保一样啊。走了走了,我记得你说回来以后要拿水桶做布丁的……”Sa.Yui这位到目前为止登场超过一半终于第一次出现名字的友人站起身来。
“处方签已经出手之后再来做始终有点不好意思嘛。要低调要低调。”Cheri一边摸着头发一边小声说。
“什么!我忠诚的友人啊,原来你在~”
“我一直在……”Dino这是哪里学的毛病,高大的少年搔了搔脑后。
“眼前这位莫非就是为学院食堂提供了名产布丁的那位炼金术士?”
“准确的说有1/3的餐点是由他提供的……”
“包括那该死……不,令人赞叹的6块钱的面包么?”
“你啊……”Cheri勾住他的肩,望向眼里充满着惊喜或者还有几分惊恐的Dino:“真的是很~~~~不懂营生之道呢。放心吧,今后有我在。”
末了还没忘记朝四周大放送一个孩子气的眨眼。

K.Dino的K是王样的K,Cheri.E的E却是无限的E。

这是来自北方国度的普通市民家庭、相貌英俊头脑优秀想加定语可以加满300字的学生K.Dino因为布丁被卷入了与平凡这个词无缘的世界的开始……大概。

世界有两种,一种是可预知的,一种是已透支的。

02.拝啓、親友様。
The Red Lune. The Spirit of Water. Red Sol. The Red Sea.

意外有两种,一种是人力,一种是不可说。

前情提要:入学三个月的Dino在图书馆里第一次见到了Cheri。那个少年胸口摊着旧书,睡在最后一排的长椅上。发现了Dino的视线,少年有点困惑的坐起来,微笑着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被那绿宝石一般的眼睛所迷惑,Dino心神不宁,谁知再次见到他,却被他彻底无视。Cheri出身名门,更是学院内的顶尖人物,平日总是被众人瞩目。但是他的内心,其实只不过是个脆弱又寂寞的孩子。只有Dino发现了这个事实……
“我说这谁写的玩意,听不下去了!”
“姑且不论这真假参半的手法……”
“这哪里真假参半了!根本全是口胡吧!”
“起码我出身名门众人瞩目这点没错。”说话的人趴在一堆靠垫上时不时伸手翻一页书板上的古籍。
“于是你脆弱寂寞了?”金发的少年从离心分离器上移开眼光。
“那是遇到你之前的事情了。喂,分量错了。”
“啊?啊……………………………………”
“心动了么心动了么?”Cheri在躺椅上滚来滚去。
“我只说一句:这是你的乳酪处方,原料因为很难入手,所以是你问老师借的。”
“…………你说如果我告诉食堂成品被Sachan吃了,只有处方签会怎样?”
“不可重复再现的成果不能被承认。”推门进来的暗金发少年道:“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再做一次比较好。”
“Busan总是有正确的言论和不正当的手法~”
“一旦发现要对自己的发言负责,Cheri大概就只能保持沉默了。沉默是金呐。”
“你不觉得在这个地方发表关于非物质等价于黄金的感想太过无稽了嘛?来点发泡汽水?”
在登场三分钟内就有了姓名的Bu.Kou摊开手:“在别人的宿舍里不要提违禁品。”
“别这么说嘛,也许它能缓解你那认真含量过高的粘稠血液,让你的额头快点消肿呢。”
Cheri作势要去敲友人那颇富特色的天庭,却被他双手握住,眼中饱含深情直视着从刚才起就苦笑着的房间主人:“其实,是副院长有事要找Dino。”

进入实技阶段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一开始的初级理论取得最优秀资格的Dino顺利进入了第二阶段。“成果并不决定一切,别忘记你的履历将被会被流传,直至成为歌谣。”Cheri如此说:“老先生们总是劝导你,追求世界的真相并不明智,实际上重要的是过程。这点确实不假。”自己并没有兴趣一直在学院里研究,或者说一开始目的就并非是炼金术的终极本身。无法深入或许会是致命伤,不过只要用优秀来掩饰,对外界来说就已经足够。
宿舍的生活在Cheri的指导方针下开始变得舒适起来。“一、要利用所有可利用的。一、自身就是最大的资源。一、合理、充分、节制……”诸如此类的只谈得上诡计的条目实行起来,至少购买材料的资金有了宽裕,也不会蛋白质缺乏到打算在夜里去啃Sa的手肘了。虽然不知道“冷峻而高贵的疏离气质”到底是谁发明的,但是搭配上“偶然的优雅微笑”就可以当正餐吃,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成果的一种。Cheri不论在位阶上还是经验上都远远的高出估计,虽然从外表上根本难以想象。已经列位在6=5,估计年中会升至7=4的这位名门之后,拥有以炼金术士来说过于纯洁的眼睛,过于活泼的个性,恰到好处的欺骗性。即使会怀疑他的成绩到底是怎样获得的,但是却无法忽视那远超过学徒等级的清单。“集中力。”老师的评价非常简单:“尽管涉猎过广是他的症结所在,但是在单一领域研究时候所付出的集中力却无法窥视其深度。”在自己看来,这家伙的兴趣倒是一直没变过,多是在食物上打转。
“然而这种小地方更觉得无比的惹人爱怜。”
“不要随便给别人的脑内回忆做总结。” 把自己放回工作台前,Dino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已经适应了吐槽角色特性。
“好吧,那副院长召唤有什么事?”伸手接过对方顺道带回来的饼干,赖在后辈房间里等晚饭的“孤独的艺术家”发问道。
“夏末时候的市场集会该准备了。”
“哦……则个实情叫给你就说明……咳咳!”暗金发色的青年怨恨的看着那个装作无辜塞了他满嘴饼干的凶手。
“吃东西时候莫要说话吖Busan。这个事情交给你来处理就说明对你的重视程度很高。历任的首席都做过夏季市场的主管。”
“你也做过吗?”
“哼哼。”Cheri得意的摇晃着手指:“没有。从你开始这个传说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学院突然关心起夏季市场的事情,但是毫无疑问一个学年首席得做到完美。除了统计现在已经有的物品种类、规格和数量,还要注意跟学生预定在短期内可以完成,有可能会比较畅销的物品。
看着宿舍里堆出来的物品,Dino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其实不是在炼金学院,而是在很多年后大概会出现的名为艺术大学并且是女生宿舍里。
“其实夏季市场的真名叫廉价市场?”Dino计算着二手坩埚的数量问道。
持续第3周在宿舍不属于自己的房间做地缚灵的前辈好心教导:“我比较喜欢叫它黑市。材料会很便宜,稀有的物品也比较多,当然也有被称为禁忌的贩卖物或者骗人的玩意。去年号称贤者之石的类似品有333种。”
已经懒得管那个详细到不可能的数据是哪里来的,Dino接着提问:“禁忌的贩卖物该不会是你做的姜汁发泡苏打水之类的玩意吧?”
“………………”
“………………”
“不,是比那更可怕的……”
“好,我知道了,果然就是跳蚤市场。”
“跳蚤市场这个名词其实还要再过785年才会出现,作者犹豫了这么久你居然就直接说出来了。”Cheri痛苦的说。
“比不上你和宿舍里的其他人在我这开暗黑火锅大会离谱。”
“请你叫它传说中的魔女之锅,其实这是在距今只有74年的时候,在名为魔女之森……”
“到此为止。大概说起来,在现代社会还谈论魔法什么的……”
“Dino啊……我们很明白这个世界的组成,因为这是炼金术的基本。但是尽管只需要花上一小段时间就可以理解的构成理论,外界却无人问津。对他们来说,我们就是巫师和魔女。你一定要理解这一悲哀的事实……"
“Cheri……”莫非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就好像你无论怎么保养换季都掉毛掉的厉害一样无可奈何。”
本来因为他难得的严肃语气而稍微感动了一下,看来只是想说最后一句话而已。
“没事的,Dino。其实和每年都要被宣布离婚的偶像和每年都被要求解散的组合一样正常。”
“再说下去会有人告你侵权……”
“啊……刚才有人穿了我马甲!”
“……………………………………”
“好吧,其实刚才我脑中灵光一闪,有神谕降临……”
“你就不用为我的发际线操心了。”
“在你的毛根死去之前,我一定会挽救他们的,Dino。以我爷爷的名誉发誓……”
“在作者词穷之前结束对话是明智的选择。”

为期三天的夏季市场顺利开幕,今年的状况据说不如去年,但是也吸引了相当多的商人,对于市民来说也是难得的祭典,还可以买到些各地的新鲜事物。
“啊啊,伟大的市民文化。”没有轮值却一直坐在摊位上的Cheri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继续喝起了颜色诡异的自制饮料。
“没有什么想买的?”看他连续2天都在这里打混,不知道又是什么鬼主意。
“我在等待……”
Dino静静地听他的下文。
“等待一个商人带着他那有棕色耳朵和蓬松尾巴,爱吃苹果的同伴的光顾。你看我已经准备好了蜜渍水果。”
“穿越自重。”那蜜渍桃片明明就是自己上午买的,已经被过来凑热闹的同学分了大半。Sa和Cheri更是一人抱着一桶埋头吃,浓重的糖份味道让自己有些待不下去。
“那你们在这先吃着,价格在这里,有人来问不要搞错。我出去看看有没有合适入手的材料。”
“哦哦,这句话好帅啊Sachan。感觉就像是专家一般。‘有没有可以赚一笔的生意呢?’”
“Yo,Dino!学院一!”
“Dino你长大了啊,爸爸很欣慰!”
“妈妈也很安慰!”
“如果这不是一篇朴素的现实世界文,我倒真想看看你们两个的小孩的尊容……”Dino受不了般自语道。
“我觉得跳蚤夫妻这个捏他比较符合现在的环境。”看来某人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愿。
“你到底还想用对话拖多长的篇幅?”

虽然说是出来看原料,实际上却没有计划。过于珍稀的材料暂时没有入手的必要,漫无目的的享受祭典又总觉得太过放纵。时间已近黄昏,今天是三天集市的最后,不少人打出了甩卖的招牌,也有人已经开始收拾准备参加结束的聚会。在略过第51个写着秘宝的摊位之后,停下了脚步。
Bu.Kou正徜徉于集市中。他那深情的眼睛带着朦胧与未知的神秘扫过各个摊位的招牌,有时候落在跟着父亲出门的女孩子们脸上,引起小小的骚动。当他把手上的烤鱼吃完停留在“谜样炒饭”摊位前面的时候,突然被人抓住了衣领。
“借我钱。”
“…………啊?”
“你梦游呢?好吧,你就当时发白日梦,借我钱。”
“梦里的利息比商会还黑。”

“你确定要买这个?”
“我不关心真假。”
“作为原料来说过于昂贵,如果作为成品又有点粗糙。这种成色你再升一个位阶也能做出来……”
“记得提醒我,下次别找额头欠揍的人借钱。”
“……利息我们要好好算一算。”
“放心,这种充满智慧的箴言我不会算你钱的。”

“喂~~~~~~~Dino~~~~~~~~~”距离学院的摊位还有一段距离,就看到Sa在挥手。
“我们……已经……卖完啦!”
不知道这两人用了什么方法,居然真的一件也不剩。
“Busan也在一起,真难得。要不要去吃晚饭?我今天碰巧看到厨房买了新鲜的牛肉哦。”
“你每天都很碰巧呢。”
『此时,Dino还不知道,此后自己将成为众多恋爱坩埚的施法目标。』
“不用在后面举告知牌啦,Sachan快点,不然黑胡椒酱就没有了哦。”
“在担心调味料之前是肉吧?肉吧?”
“没有配上酱料的牛排就不能叫牛排!那只不过是肉块!”
“本来就是肉块……不过,胡椒在这个时间点不是算做珍贵香料么?”
“糟糕。”
“你好歹也解释一句因为学院比较有钱或者其实是原料都被你用来吃了之类…………”
“其实配萝卜泥也很好吃啊,对吧Sachan?”
“那个原产地中海地区。”
“其实我们学校就在地中海沿岸……”
“呃……在把学校搬家之前,你们能改改停不下来话题进入下一阶段的毛病么?”Sa一脸诚恳的提议道。

“怎样?很衬我的眼睛吧?”Cheri把玩着领口的装饰物。
“一般来说这句话该别人说。”Dino继续照看着坩埚。
“你都买来了就不要害羞嘛。”已经完全寄生在后辈宿舍的魔性美少年如是说。
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觉得好像Cheri的眼睛一般的明亮温和的绿色宝石。原来大概是用作扇坠之类的用途,漂亮的切割。买回来以后稍微重新加工改装,变成了出色的胸针。
也许,干不了这行,还能做做金匠。不知道现在行会的加盟费是多少来着……不妙,自己的思路怎么往这种方向跑了……
Dino正与自己脑内搏斗的时候,突然被人捧起脸颊亲了一下。
“果然还是天然物比较好,回礼回礼。”
警报:脑部血管负荷过重,吐槽机能无法使用。
今天的作品大概又报废了。

意外有两种,一种是走错路,一种是发现无路可退。

 

03.哲学の夜。
The Red Lion. The Green Lion. The Mouth of Choleric beware.

傻瓜有两种,一种在夏天感冒,一种想拯救人类。

十二月份对于一般人来说,是放假休息的日子。节日连着节日,如果有不错的收成,就可以在暖炉边上开开宴会了。但是整天都守在炉子边上的这群人是没有日常规范可言的。所以炼金学院的所有人都还留在学校里。

“但是,留在学校并不意味着……没有宴会!”
“宴会!宴会!宴会!”
“NO Party NO Life!”
“NO Party NO Life!NO Party NO Life!NO Party NO Life!”
“你就直说你连字典都懒得查吧……”Dino看着被煽动的整个宿舍,无奈的揉了揉眼睛。最近好像因为文献看的多,视力越发差劲起来。
“放心吧Dino,眼镜在未来某个岛国的文化里可是重要元素。”对方的语重心长大概不会得到认可。
在夏天结束后不久突然消失了踪影的Cheri,突然又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从有些寂寞又变成过度热闹,Dino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听说好像有尊敬的前辈回来了,大概一起去做什么研究了吧。”还是常常来串门的Sa如此说。
“工房。”Bu言简意赅。
工房,自己从入学时候就在计划的事情。由于这个家伙总是在宿舍里打混,都忘记以他的位阶确实是有独立工房的。应该去参观一下——不过对待这个人不能以常理判断,也许那间工房已经被他改成面包铺了。
“那么,我们把始终以疏离感为己任的王子殿下先放在一边。明天就是新年了,让我们今天来狂欢一番吧!”
于是已经成为吉祥物的某人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孤独的碎碎念:“三月的圣母领报节才是新年的开始……”
“报告统合作战本部长,厨房已经压制!”
“很好!”
“报告提督,食物来源已经确保!”
“很好!”
“报告队长,大厅通路已经确认,老师的房间也全部都派人进行了定点观察!”
“非常好。”Cheri拉了拉并不存在的白手套道:
“下面,让我来介绍负责本次作战的Leonardo.da.Taici同学。”
“咳,嗯,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们已经收到准确的情报,大概在上周,确实有特殊限定物品经过高层教员和政府的联络之后到达本学院。数量是2打,以两个木箱装载。大小是50X60X50,计量单位为了考据癖读者就先省略。地点在学院大厅赫尔墨斯像下面的小收藏库。内容物是……”
“………………”大概只能听见呼吸声了。
“葡萄酒!”
“酒!”
Cheri摊开双手稳定爆发出喊声的学生们的情绪。
“请大家注意,本次作战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阿蓝和阿红两个木箱。请各位战斗员听从安排,各就各位。谨记,千万不要接触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其他人员请在厨房就位,等候Guinea.Squash提督分配任务。”

不是莫斯科郊外的夜晚也静悄悄,作者不顾暴露年龄这个问题也要写下的这句话是毫无意义的。
披上夜色同样的斗篷,拉低帽檐排成一列潜行的学生们众志成城十众一心,散发出惊人的气势。如果这时候有老师稍微向中庭看一眼,大概就会被这种异常震惊吧:“这群家伙,平时倒没见过如此的集中力!”
小分队急速前进着,在最后压阵的是Dino同学:“人数也太多了吧?这样不是更引人注目?”
“这是考虑到各种突发情况和互相制衡的最佳配置。”不知道在得意什么的总指挥答到。
再怎么想情况也只有被老师发现一种吧……连吐槽都懒得的某人默默跟着。
“可别小看组织了‘禁止在校外闲逛进食警备队’的老师们。”
并没有那种组织。

“……怎么会这样…………”
就好像预料到会有人在此时此刻来偷酒,明明白天还是自由来去的大厅居然布满了陷阱。
“看来我们尊敬的老师里面有相○宗介的祖先。”
“需要我感谢你这算是有常识的发言吗?”
第四次局部爆炸之后,队伍终于推进到了赫尔墨斯像之下。
“报告,小收藏库确认完毕。各地没有紧急联络,一切正常。”
Dino拍着头顶的灰想这还叫一切正常,怎么就没人来管管。
“好,下面由Dino阁下来开启库门。”
“你等等,我好像触及了什么核心问题……”
话还没说完,手就被抓住摁到了把手上。
没有机关。
“恭喜。”“恭喜。”“恭喜。”
周围响起了掌声,Dino继续摸着头发不知是何状况。
小收藏库并不是真的很小,单人宽的通道两边都是放满了物品的架子。尽量不去被架子上的罕见书籍所吸引,Dino将注意力投放到前部:“看见箱子了。”
“小红小蓝~我们来迎接你们了~~~”
“队长请注意,周围有可能有不可见射线布置。”
“世界中充满以太。”
安全达阵。

带着两箱酒跟着队伍鱼贯而出之后,Dino注意到高大的青年抓着一个学生的手站在一边。
“说过了吧?”Taici道:“不要碰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
“是Stardust。”Sa的眼睛里似乎有几分哀伤。
“那可算不上第一流的东西。明天会出公告。”
“Sachan,走吧。”
少年被一个人留在黑暗的大厅之中。

这是喝到第几杯了。Dino看着Cheri艳红起来的眼角模模糊糊的想。酒果然是好酒,连不怎么喝过的Dino也能明白。刚刚还在厨房餐桌上跳舞的人群逐个歪斜了身影,安静起来。Guinea和Taici那几个高位的学生围坐成一团,就着刚做的小菜边吃边聊。受到刚才爆炸冲击的人也不以为意,吞着起司和火腿灌着酒,高呼消毒消毒。
“这才是所谓的传统项目吧?运动会?”Dino拼凑着思绪。老师不可能在这种动静下都不干涉。况且大厅的惨状明天绝对会被发现。
“请你叫它Countdown。”
“没有加前缀真是一大进步。”
“因为以这个时代的消费水准是付不起出场费的。”
“在这种地方意外的认真吖。”
“估计已经没人记得是老师的提议还是学生的组织了吧。这件事是必须的。”
“不可不知界限,不可过度追逐,不可迷失自我。”
朦胧中感觉到Cheri跌进自己的臂弯,然后就这样睡了过去。

傻瓜有两种,一种忘记心灵,一种忘记思考。


04.期間限定。
Here is the last of the Red, and the beginning to put away the dead. The Elixir Vitae.

悲剧有两种,一种是人力,一种不可说。

太阳公公好黄啊。醒来的时候Dino只能顺应作者想到这个陈腐的句子。
问题在于,为什么会看见太阳公公呢?
Cheri在一旁拱来拱去想寻找舒服的姿势,把他安置在自己膝盖上,坐起来一看根本全部人员都在中庭曝尸。
活动了一下被过硬的地面搞的关节痛的身体,轻轻摇晃了几下Cheri:“起来了喂。”
“你看过史上最强L COS没fufufufu,就是我这样呀你看L型睡姿!”
这么几年下来还是搞不清楚他是真梦话还是在装睡,不过现在已经陷入了大危机,院长带着老师们出现在中庭了。
“开除。”
“……………………”
这一瞬间Dino觉得全场只有自己是在做梦,现在自己一定是躺在厨房的餐桌底下其他人都已经开始吃早饭。
“留点起司给我呀……不对……”
右手被Cheri当作面包啃了,这种痛楚相当真实。
“院长!开除是什么意思?”年末狂欢活动不止自己在校的五年,之前几十年都一直持续着,为什么?
“开除就是……”
“…………”周围陆续有学生醒了。
“开除就是开除。全员开除。一周之内离校!”
“等、等一下,全员?”没有学生会错过一年一次的狂欢,虽然他们平时也未见得多安分。
“开除、解散、拜拜。”
即将升位为9=3的Dino同学如同在夏季惨遭腰斩的漫画家一样化成盐柱的时刻,突然听到一声长啸:“打包金银细软,回家啦!”
躺在膝盖上的Cheri突然睁开双眼道:“别指望养老金啦。”

数日之后在马车上颠簸的Dino才算体会到了储蓄的必要性。
“我说。”
“嗯?”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看着他收拾出了不少贵金属和工会的支票。
“也不能算早吧。大家都心里有数,只有阁下两耳不闻窗外事。”
你们这些平时叫嚣集中力注意度一心不乱的家伙!
“究竟是为什么突然的……”
“估计嘛……”Cheri向嘴里扔了颗糖果:“是炼金协会跟新任教皇谈崩了吧。势力划分势力划分。你不会以为光凭这个小公国就能罩的住学院吧。鉴于作者的世界史一向很差,就不列举协会这边的赞助国了。”
“绝望啦……对这个能听懂的自己绝望啦!”
“按照你的人生计划供职于宫廷绝对是无理了。即使能带来莫大的利益,任谁也不会让自己背上判教的名声的。”
“你有什么打算?”
“你的视力如何了?”
“跟之前一样啊。”
“嗯……………………”
Dino忽然感受到了不安。那是对于自己所处时代的不安,还是对于不可知的未来的不安。或者只不过是因为身边的人突然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来的不安……
“你千万别说什么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啊之类的台词……”
“我一般直接割喉咙。”
因为对方接的太过迅速,Dino再度感受到了强烈的现实性不安。
“手伸出来。”
“啊?”
“叫你伸就伸。”
Cheri一把抓住他有点发抖的右手,然后切了下去。
“喂喂你不是吧这好歹是我的惯用手你早说我就给你左手现在怎么办啊你养我啊你养我吧啊啊啊啊……”
处在狂乱之中的Dino惨叫声还未落就又挨了一下。
“你是S吗我怎么没发现啊……”
……的时候。
“好了……”
手上并没有伤口,刚才的疼痛就好像虚构一样。
“你做了什么?”幻觉?催眠?起码也说个“看我的眼睛~妈咪妈咪哄”给个心理准备吧!
“咱就不进行诱导式提问了。炼金术的最高追求是贤者之石,借助他可以做到的三件事情是:黄金,人造人,以及,不老不死。学院里并没有收藏贤者之石,但是却肯定的有完成过的历史,你觉得它在哪里?”
“年末狂欢的……酒……”被称为鲜红的宝石的葡萄酒。
“虽然不能确认其中有多少瓶含有Elixirvitae,不过值得我们庆贺的是里面并不含有制造的知识。我们不用自相残杀了~太好了,亲爱的Dino。这不是一个大逃杀故事。”
“请不要随便颠覆别人的世界观呀口胡!”
“放轻松放轻松。从此以后我们就将活跃在历史的黑暗面里了~让我们学习前辈艾扎克和米莉亚……还是后辈……总之乐观慷慨的生活下去吧~”
“历史的黑暗面能乐观到哪里去……”对于连马赛克都懒得去打的某人已经放弃吐槽了。
“比如按照原本的设定我们两个这时候早就该离开被摧毁的学校,依照号称埃及传来实际上不知道啥米鬼年代被造出的某种占卜牌的顺序,做掉几个皇帝,颠倒几个宫廷,暗恋上某位皇后,在暗地里操纵一下教皇选举。偶然充当一下审判官,或者超能力者要么就是传说中的巫师之类啊哈哈。”
“如果有那种实力不如先回学校去再扭转一下时间轴或者坐标轴,让大家继续开心的在学院里按部就班呢。”和Taici、Sa他们分散后已经有三天。
“寂寞了呢,Dino。”
“嗯。”难得坦率的承认了。
“安心吧,世界虽然广大,但是对于拥有无限的人来说,也不过是块陆地而已。”
“嗯。”
“还有我呀。”
“嗯。”
“下面就来好好的计划一下吧,我个人的意见是先来段美好的恋情吧。找个东西好吃的地方落脚……”
“…………历史的黑暗面呢?”
“……然后呢,因为发现了惊人的事实,年轻的女孩子流下了热泪…………”
“喂……”
“是男人就要潇洒的围上披风……”
“………………”

悲剧有两种,一种是无知,一种是无畏。

 

05.黒猫ブルース。
The bird of Hermes is my name 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同伴有两种,一种并肩而行,一种择木而栖。

堂本刚从胸口掏出内衣和填在里面的纸巾,一屁股坐进转椅,把脚跷到办公桌上:“太热了,下次一定要换那啥充气的还是充水的。”
“你就放俩馒头在里面吧,应急时候还能啃啃。假发热死了。”穿着高叉旗袍的堂本光一急匆匆把头上的重物摘掉,露出一头短金发。
“假发你不是一直戴着嘛,早该习惯啦。”
“这是真发!”
“你要是继续折腾你那头毛,就会变成假发的。”
不知道算不算是副作用,两人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拥有了夜色的头发和双眼。
至于所谓人种不同轮廓不同骨骼差别在作者眼里是不存在的,只要换了网点大家都是东方好公民。
“综上所述,我们移居到了这个岛国。”Cheri一边熟练的剖西瓜一边说道。
“可是某人始终念念不忘他的那头金发,三天两头就要漂它一次。哼哼哼。在这个时代,一头金发还是相当扎眼的存在。嗯嗯嗯……”
“你到底是要吃还是要说!不要发出小猪声音!”
“啊!有客人!假发假发快!”

这里是80年代末的新宿,在车站留言板上写XYZ的话就会有姑娘帮你联络城市猎人的传奇年代……
堂本侦探事务所就在暗巷的一角。事务所出名的既不是速度也不是效率甚至不是完成度,而是两位主人。
堂本诗音,年龄不详。日常以古典洋装出现的甜美系。人称诗音的笑容想要把全世界送给她。(附注:巨乳。)
堂本光夜,年龄不详part2。传说混有中国血统经常以美艳旗袍示人。高岭之花一般的冷峻禁欲气息分外有魅力。(附注:腰幼。)
“这就是你说的操纵历史的黑暗面……”打发走了依赖人,堂本光一一把扯开旗袍的高领开始蹲在地上啃西瓜。
“都快一千年了你怎么还惦记着呢。你想想我们之前干过多少活。什么新兴宗教,老鼠会,占卜屋,古董商,完全都不来钱。现在这时间要做点赝品材料费都比成品价格高。现在最红火的就是这种擦边球业务。”
“那也没必要……”顶着一头枯草的青年略有点郁闷的喷着瓜子。
“就凭你那路痴还不肯戴眼镜的习惯,在东京你还接什么Case,要你找怪兽估计都能把自己找丢。哪次不是靠这种身份蒙过去的。而且还多亏了Sachan帮忙才一直干到现在。”
“他怎么就混了黑道呢……”
“再过个几十年咱们就可以搬到秋叶原去了,日子就好过了……”
话还没说完,电话铃就响了。
“喂喂?Sachan?正说着你呢,有西瓜要不要来吃?”
“你们的头就快被人破西瓜啦!”
“啊啊?”
“换Dino说。”
“光夜桑,Sachan指明你谈心。”
“喂?来吃西瓜吧?”
“吃你个头,出大事了。你还记得那个二世祖么?”
“哪个?”
“白西装白皮鞋后背头!”
“哦,那个老叫我们找猫找狗的傻瓜。宠物一天到晚跑,真不是个好主人。”
“你们上次糊弄他不知道找了个什么狗给他,结果那狗有什么什么病毒,咬他一口他就挂了。”
“我也被那狗咬了呀……它除了Cheri谁都咬……”
“你就是宇宙射线那也杀不死啊,换Cheri听。”
“诗音です。你就派人帮我们挡挡呗。”
“挡什么呀,他爹是音羽会的老大,我们日向组的上面。现在连我们组都被要求找你们了。”
“那就找呗……反正又不怕爆头。咱就做次都市传说。”
“现在谁爆头啊,收拾起来太麻烦。都是灌了水泥丢东京湾。死是死不了,你估摸着你家Dino高兴陪你看几亿年的鱼不?他不烦你该烦了。”
“…………光一,把护照拿出来。”
“我先挂了,那边还以为你们俩是女的暂时摸不出头绪,你们尽快。”那边匆忙切断了通话。
光一捞起渔夫帽:“去哪?”
“传说中的魔都——香港。”
“一般都是去北海道吧。”
“Guinea在那边接应。”
“他在那混社团?”
“他在那学厨。快走快走,美食之都~~~”

同伴有两种,一种默默同行,一种贯彻自我。

 

06.君と僕の千年史。
The Red Sea. The Red Sol. The Red Elixir Vitae.
Red Stone. White Stone. Elixir Vitae. Luna in Crescent.
Lo here is the Philosophers Stone.

还是东京新宿。不是秋叶原。
现在已经顶着一头柔顺黑发的堂本光一抄起F1杂志拉开房间门。
“看什么看?没看过换汽油啊。”戴着隐形看不见眼白的眼神果然够犀利。
“你那是打算换轮胎吧。”堂本刚叠着腿涂他的指甲油。
“这本看完我就出来。”
“快开门了,早去早回。”

“欢迎光临Secret Garden!Mary。”
由于老板之一的恶趣味而被配上了这种台词的HOST CLOB,这部大概算是著名的儿童文学成为了初次来到的客人必谈的话题。
“最近生意难做啊~~”这位命名者刚开张就窝在吧台发牢骚。
“要不要试试改叫若草物语?”高大的酒保先摸了摸头发,继续漫不经心擦着杯子。
“那要一口气说四个名字啊,小家伙们会不会喘不上气?”
“那你想怎么样?”
堂本刚热切的盯住问话者。
“…………”
堂本刚继续请求。
“…………我可不干啊。你找找Sa吧。”
“他最近不是忙着出道的事情么……好好的红牌跑没了呀~~”
酒保端出一碟小菜:“吃吧吃吧,你就别生事了。做不下去就落跑。”
“好容易大家……好吃……有个地方能聚聚……”
“嗯。安心,有光一在倒不掉。”看见另一个老板从学名洗手间别名加油站的地方出来了,Guinea安抚道。
“好多年啦……”金发美少年变成黑发怪叔叔。
“好多年啦。”吐槽的活力大概都在一千年间消耗完了。
“吃什么呢?”一身黑西装的兼职NO.1堂本光一凑过来。
“奶香酱烤茄夹。”
“…………”
“别摆那种脸,第一次做的时候你还不是什么都没发觉就吃下去了。”
“……我去上工。”
“今天算你迟到啊。”

看着对方帅气的抬起手去打招呼,刚在心里默默的回忆了一下素颜的胡青海葵男。
“今年的元旦红酒怎么样?”
“已经准备好了。打算去哪里?”
“是啊,去哪里呢……夏威夷有没有地方可以新年参拜?”
“就对着日出拜拜好了。”

“呐,炼金术是什么?”
酒保下巴朝吧台内的电视画面扬了扬。
“Alchemy牌痔疮药,居家旅行,常备重药哦。”

时代只有一种,YOU,不知道的话就OUT吧!





 

评论
热度(23)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