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火アリ]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1。

请大家看着标题跟我念一遍:放~飞~自~我~

drm基准,纯捏造~目标是无法在lft贴出来~

时间线混乱,倒因为果……

各种老梗乱入+论坛体+火有关爱按头小分队全员出没+宅向用语

 

以上没问题的话……

 

 

 

 

 

 

 

 

 

 

 

 

 

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1

 

 

送出邮件之后,有栖川大力地伸了个懒腰。从一片昏暗的书房里拉开窗帘,外面正是一片阳光明媚,让他恍惚了一下。

“原来是上午吗……”挠了挠后脑勺,发现自己搞错了笔记本右下角显示的数字的意思,男人嘟哝着,随即又觉得窃喜起来。

简直就像是多赚了半天时间嘛,有栖川心情很好地哼着曲调打开房门,去厨房泡了一杯咖啡,又再度回到了桌前。

上个月初完结了一个长篇,这周一直埋首于要用于珀友社企划的短文,因为是自己不太擅长的主题,本来以为会陷入苦斗之中,没想到意外地还算顺手,也算是难得一次的提前交稿了。

想做就能做到,这么看来,自己也还算是个像样的作家嘛。以写作为茧,专注于纺织出自身世界的小说家难得有些自慢地想着。

剩下的时间做些什么好呢?

有栖川一边漫不经心地在网络上闲逛着搜集素材,一边思考着。首先要好好泡个澡,然后是吃饭——不过冰箱里几乎什么都没剩下,就算想做暂时也不太可能。是出门去吃还是叫外卖……不,难得时间充裕,要不然干脆去一趟火村那边吧,最近都没能一起吃饭……

想到因为自己在计划外的时间里出现时恋人的表情,有栖川就忍不住兴起了恶作剧的心情。

“现在应该是在学校吧,不知道有没有正常在上课就是了。”

“毫无征兆的火村老师”大概都快成他的异名了,停课情况可以媲美随机数,如果不是因为对学生还算负责,课堂内容也十分充实,有栖川就真的想为母校致以深切的担忧了。

不过作为学者的火村确实有着优秀表现,光是社会学部最年轻的副教授头衔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学校也应该有这方面的考量吧。

不过因为客观的原因,本人也应该安分了不少,毕竟像上半年那样大量延滞的各项工作,交接时的惨状还记忆犹新,再加上学会方面的压力,光是普通程度的勤快恐怕是不会被事务员轻易放过了。

就这么决定了,顺便带些慰问品给他吧。车站前那家蛋糕店的蛋白霜柠檬塔应该不错,如果能正好遇上刚出炉的苹果派就更好了。

——正好还可以去趟旁边的书店,有几本早就计划好要买的新刊。

因为规划着行程而兴奋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事实。独自一个人发出小声的惊叫,念叨着“不好不好”的有栖川又再度确认了屏幕右下角的日期,然后有些颓丧地瘫在椅子上。

果然没错,发售日正是两天之前。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像是呼出肺中充斥的无奈,有栖川懒散地啜了一口有些冷掉的咖啡。

一直以来,有栖川都有一个习惯,就是会在自己单行本的发售日当天,去书店里偷偷观察一下。倒不是有多在意销量——虽然收入和版税息息相关,不过反正也绝对不属于畅销作家之列,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纯粹是想看一看会在第一时间购买有栖川有栖作品的读者都是怎样的人。就是这样一个类似于仪式的行为,很可惜这次是无法实现了。

“真是的,还是难得隔了许久的大长篇呢。”

从心底觉得遗憾的男人看了一眼书架上编辑之前送来的样书,无意识地滑动着鼠标——

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呢。或许是因为地元的关系,那家常去书店的店员每次都会非常别出心裁地码堆,还附上饱含诚意的推荐语,就算为了这份热情,即时已经不是发售日,也有去一趟的必要。

如果有什么别的……

有栖川猛然坐直了身体,宛如恶魔语言的单词突如其来地缠绕在耳边,挥之不去。

只是稍微、稍微看一下的话。

在浏览器的检索栏敲出了那几个字母,男人的手指迟疑着按下了确认键。


“有栖川老师开始用电脑了吗?”

“啊,是的,其实也不是最近的事。学生时代就还算熟悉这方面,工作期间也接触了不少,想了想这样的话交稿也比较方便。”

“对我们这边来说也确实是帮了大忙了,虽然不能再拜读老师的手稿其实我个人来说有些寂寞呢。啊,不过,既然有栖川老师很擅长电脑的话……”

“哪里,也谈不上擅长……”

“那估计也有联网吧?”

“嗯?是的,公寓这边,怎么了吗?”

“不知道这话是不是说得太迟了,请您跟我约定两件事。”

“…………?”

“一件是,绝对不要检索自己的名字。”

“啊……”

“还有一件是,绝对不要去看专门相关的情报留言板。”


现在,被对方称作“魔界”、“亚马逊丛林”、“世界上最恐怖的泥沼”,偶尔会出现在电视节目中的界面已经在有栖川眼前展开。

实在是对不起!

在心中暗暗道歉着,出道也有了几年时间的小说家用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的手指操作鼠标,滚动着罗列着数量庞杂,有的几乎算是相当晦涩内容的边栏。

“有了。”

巡梭的目光停留在自己作品的分类上,深呼吸了好几次,有栖川终于把光标移了上去。

“咔哒”。

细微的单击声之后,只能称得上极为朴素单调的页面上,用比一般稍小的字体密密麻麻、连续不断地堆叠出数十个话题,确实给人一种“库房”的狂放印象。大致浏览了一下,除了大师级别的作家和畅销书榜的常客们,有栖川虽然看到了常年的前辈兼友人朝井女士,还有好几位同社作家,却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某种意义上松了一口气,到了这一步,刚刚的勇气几乎已经耗尽了,有栖川看着显示全部主题的按钮,迟迟下不了决心。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他差一点把鼠标扔了出去。好容易拿起手机,瞅了一眼液晶屏上的来电显示,正是心虚对象的名字。

时机实在太过凑巧,有栖川一瞬间怀疑他是不是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安装了监控。

干咳了一下清清嗓子,男人装出镇定的样子接通了电话。

“喂喂,有栖川老师吗?”

“哦,嗯,是的,片桐桑。”

“太好了,担心您是不是已经休息了呢。”

“没有,还没。”

“那就好,邮件刚刚已经收到了,请容我先拜读,再跟您具体地确认。”

“嗯,好。”

“其实正好有事想跟您商量……关于前几日新发售的那本……”

“……新的……怎么了吗?”有栖川的询问里带上了不为人知的紧张。

“连载时期的话题性就很高,又是老师您隔了两年之久的长篇,编辑部的大家都很看好。”

有那么点到目前为止的代表作的感觉——片桐的声音从细微的白噪声中传来,看来他应该是正待在出版社的办公室里。

“所以想再拿出些干劲来推一推势头,我个人也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方便的话,再下周要不要办一个签售会?”

“签售会……”确实也是很久没办过了。

“地点就定在作品背景的京都,我这边也已经有了好几家备选的书店,不知道有栖川老师意下如何?”

“……哦,哦!当然好,没问题。”

“啊,您能答应真是太好了。那么详细的情况等我这边的推进之后跟您具体的联络。”


好像很顺利的样子。

提供了自己的大致行程,约好了再度通话的时间,有栖川礼貌地道别之后,放下了手机。没什么值得担心的,片桐那应该也是收到了不错的反馈,才会提出要做活动的吧。下面这几天,估计又要让他费不少心了。从出道开始就一直担任自己的编辑,付出了相当多的心血,有栖川也希望能够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回应他的努力。

当然,如果销量能比预期的高一些的话,说不定在即将到来的假期就能跟火村去哪里好好度个假……怀有这样的淡淡期待和小小的私人愿望,应该也不算太过分吧。

 

评论(3)
热度(21)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