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火アリ]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4。

感觉写着写着坏毛病又来了说好的放飞自我呢……

猝不及防被蜷川女史发了一回车(脑补)真是够了www

 

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4

 

“完成啦。”

在小节的末尾点上句号,有栖川大大伸了一个懒腰:“去吃晚饭吧,火村……咦?”

 

对面的座位上不见高大友人的身影,烟盒和书本倒是还放着。

 

“洗手间吗?”

 

有栖川探出身去张望,迎面碰上了走过来的侍者。

 

“刚才那位客人,说有事出去一下,请您在这里稍等。”

 

“啊,好,谢谢。”直接跟自己说一声不就好了,还特意留言给店家,真是夸张的家伙。

 

宛如看出了有栖川的不满,侍者又略略弯下了腰:“客人临走之前似乎想跟您打招呼,不过您大概是没听见,所以才委托我转告。”

 

啊啊、又来了。

 

有栖川连忙说道:“是,我想起来了,真的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哪里,不用客气。”

 

幸亏这时候有新的客人进门,侍者转身离开去接待,不然青年甚至有着立刻落荒而逃的冲动。

 

总是被人说“喜怒哀乐很鲜明”的有栖川也有着自觉,却始终做不好表情管理,还时常小动作过多,给人比年纪小很多的幼稚感觉。

 

明明已经过了二十岁了。有栖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种时候真是羡慕火村的扑克脸啊。不,也不仅仅是这一点:头脑明晰、比自己还要高出七八公分的身高、即使不修边幅也无法掩盖的端正五官、举手投足散发着成熟的气息,尽管是同级生之间口耳相传的著名“怪人”,也无法阻挡女生爱慕的眼神,不如说那种极端冷淡的表情更加煽动了她们……如果能跟他交往的话,大概会遭遇到与幸运同样份量的嫉妒吧。

 

只可惜火村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称得上是厌恶异性,就导致了这个“最接近的位置”是属于有栖川的,这样有些微妙的结果。

 

这也没什么不好,毕竟自己可是从一开始就能理解火村的魅力所在嘛。有栖川虽然不甚明了从胸中涌上的喜悦的真相,但火村作为“未来的小说家”有栖川有栖的贵重读者,在自己的心里,优先顺位自然也是很高的,还是很公平的。有栖川这么想着,收拾好稿纸,重新翻阅起菜单,琢磨着在火村回来之前打发时间的方法。

 

窗外的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咖啡店却早已打开了照明,店内一片灯火通明,或许就是这个原因,自己才没察觉到火村的离开。

 

——毫无说服力的借口。

 

实际上一旦开始写作,就会完全沉浸进去,且不论外界的声音,就连自身的本能需求都被无视,简直就像是完全与现世隔绝。或许有人会将之称为绝佳的创作性格,有栖川自己对这种状态其实并不情愿。“明明只是个业余的,却摆出这样的姿态,到底是想表现什么啦”,心底总是涌上类似的自嘲。

 

用力甩了甩头,有栖川试着将过于灰暗的念头抛开。今天确实意外地上手,横亘几天的关键章节居然能够这么快速完成,之后当然还需要反复修改,不过以目前这种手感,肯定能在截止日前完成了。

 

“搞不好是目前最好的作品。”

 

倒映在玻璃上的有栖川的身影,充满着跃跃欲试的感觉,不禁畅想着真正完成的那一刻。

 

“说起来,还真慢啊,火村。”

 

把菜单从头到尾读遍,却没有什么点单的欲望,百无聊赖的有栖川看向对面的位置。冰咖啡之前可能还剩下不少,因为冰块完全融化,混合成了一整杯淡淡的褐色液体,附属的牛奶和糖浆当然是动也没动过。

 

“明明不喜欢喝。”

 

不可思议的是,关西出身关西长大,可以算是一步都没离开过家的有栖川会跟从小在全国辗转的火村如此合拍,明明兴趣和个性都完全不同,仅仅只是一年时光,现在的有栖川已经充分明白火村的喜好。

 

“嘛,酱油还是算了……”

 

如果说完全没有争执的时候,那肯定是骗人的,但都是些细枝末节,各退一步就解决了——同为在某些地方会产生偏执的类型,两人却都很擅长为对方着想,至今为止还没出现不可收拾的场景。

 

不过也有那种理论啊,吵架也好打架也好,感情反而会因此变得深厚起来……有栖川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想,这都不像是火村或自己会采取的行为。那家伙一定会轻蔑地表示,不可能把仅有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种无谓的事上,如果真的遇到了那样的巨大分歧,大概最终的结果就是冷淡地形同陌路吧。

 

褐发的青年喝了一大口刚刚加满的冰水。

 

打架的话,无论是体格还是实战经验,完全室内派的自己应该是连一分胜算都没有。

 

怎么今天尽是往不好的地方想,渐渐变得有些忧郁起来了。青年习惯性地借助重新打理发夹整理思路:说到底还是火村的错,莫名其妙地点什么冰咖啡。将自己的情绪迁怒于对方的行动之后,有栖川似乎终于找到了症结,渐渐地安定下来。平日爱读的推理小说里,也存在着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结下了深厚友情从而彼此长年相伴的侦探和助手,原则上没有冲突并不是什么坏事才对。说到底自己也好、火村也好,都是与炽热两个字无缘的人群,没有必要特意去出演什么燃烧热血的青春剧目。

 

应该说,目前光是写稿和上课就已经消耗了有栖川全部的精神力。早已认定不是文思泉涌型的天才人物,每一次创作都如同踩在荆棘路上一般的饱受折磨,赤裸裸地面对着自己的全部,反复体会到自己的无能和极限。虽然同时从两个学部的课程中汲取着知识,却坚持着虚构与现实的区别,一再将其重新解构、打算从零开始编织自己特有的世界,有栖川有栖大概只能成为这种自我消耗类型的作者,即使出道也注定了不会高产吧。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只要这份痛苦还是有栖川自己所选择的重量,那就无法逃避。面对这样的友人,火村那明晰而理智的头脑应该早就预测到了这会成为永无止境的螺旋,却也一次都未曾提过他是否应该尽早放弃。从最初的那一句“后续会怎么样”开始,有栖川有栖就得到了火村英生的认可。自己从火村那里收获的,当然不仅仅是学生食堂的咖喱饭,可能是足以支撑自己作为有栖川有栖一生的期待。

 

直到自己觉得“已经够了”、可以停止写作的那一天为止,火村都会这样支持着他——不知为何,有栖川也有着这样的信心。

 

然而这样的火村,却仍然缠绕着相当的谜团。坚信自己已经渐渐接触到火村本质的有栖川,却还无法知晓造就这个人本源的原因。

评论(1)
热度(33)
  1. 小妮子虚数因果 3号机 转载了此文字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