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火アリ]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2。

假怎么这么快就放完了明天又要开始搬砖赚钱买纸片光盘了……

各种脑补我流,注意避雷

 

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2

 

“啊?不对吧?我是受害人唉?”有栖川简直摸不着头脑。

“我睡着的时候,你一次都没试过叫醒我吧?”

“哎?那是……嗯……”

因为看着火村的睡脸发呆,结果不但课没有听成,连自己都睡着了——这样的话,有栖川实在也说不出口。

“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所以……”

“我可是喊了很多次哦,然后你还回答了我。本来以为你醒了,结果仔细一听却是‘吃不下了’‘火村,煎蛋卷再来一份’之类的梦话。”

“唉?!”

“到底是吃不下了还是再来一份,请你想好。”

不不,重点不在那里吧,对着梦话还要寻求什么逻辑啊。

“‘煎蛋卷’。”火村突然用起了关西腔:“不要青豌豆,糖稍微多放一点嘛。”

意识到是在模仿自己,有栖川嚅喏道:“一点都不像啦,再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被教授点名了。”

“啊啊啊?”

“‘那边的有栖川君,睡觉就安静地睡!'”

“骗人!肯定是火村太显眼了才会被发现!”

“嗯,骗你的。”身高远超平均标准的青年倒是没有否认。

有栖川一下被抽去了力气:“搞什么嘛。”

“竟然在梦里点起单来,实在是太有趣了,所以就不想叫醒你了。”火村若无其事地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还需要称呼你‘先生’才行。”

“有栖川老师——”最终唤醒自己的火村的声音确实是这么说的,以小说家为目标的学生唰地一下涨红了脸。

“才不是!在那之前就已经醒了!”即使这么声称应该也无济于事吧,有栖川深刻地明白这一点。不过比起还未赢取就僭越的称号,他还有着更加在意的东西。那是在现实与梦境的狭间,脑中所捕捉到的某个真实——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

“走了哦,アリス。”火村率先站起了身,遮挡住光线的高大身影让有栖川不由得仰望起他那因逆光看不清表情的脸。

“去哪里?”

对方似乎叹了口气,伸手把有栖川因为埋头打瞌睡而有些错位的发夹重新固定好:“图书馆啊,没有读到老师今天份的新作,我可是很无聊的。”


“用来打发时间还不坏”,这是火村对有栖川目前作品的评价,实在是很符合他的性格。有栖川却觉得对他而言,说不定已经算得上称赞了。即使从高中时期笔耕不辍,投稿的次数也不少,有栖川却还未曾入选过任何奖项。去年因而结识了火村的那篇作品,结果也是名落孙山。

虽然距离出道似乎还有很遥远的路途,有栖川却从未有过放弃的想法。自己本身就完全不可能是那种一鸣惊人的天才等级,写出来的作品相当青涩,而且会选择写作的契机,也可以说是某种偶然,将这些条件统统综合起来,青年的心中却产生了一种必然性。无论如何,有栖川有栖注定将会以这样的方式生存下去,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生存下去。

按世间的常识来说,有栖川距离“悲剧性”这种词汇应该有着相当的距离,他自身也并没有抱有这样的意识、至少在理性的层面上,“绝不能说是不幸的”——维护着这样的自我的,正是写作。在普通的家庭里,自由地成长起来,即使遇到了些许挫折,那也是一般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凭借自身的努力就可以跨越过去。然而却没有,或者说暂时还没有。日后或许会有那样能够释怀的时刻,但是现在的有栖川只能一味地、不停地写下去。

同时,有栖川又并不只是为了自我满足而写作的文艺青年。从一开始,他所选择的就不是类似私小说、名为纯文学的世界。兼具出众的才智与精密的计算、偶尔还需要华丽作风的本格推理小说,才是他所希望的安身立命之所。虽说从以前就喜欢阅读,但实际完成了最初作品的时候,有栖川自身也仍然觉得那是一个奇妙的结果。

アリス你啊,与其说是追求成功,不如说是渴望证明什么。

并不知道事情原委的火村——虽然不是第一个、但却是有栖川有栖目前唯一的读者,曾经这么说过。因为在谜题之外,投注了太多的感情,社会学部的秀才在这方面总是敏锐而尖刻。有栖川曾经也努力反省修正过,最终还是没有找到解决的途径,或许正如火村所说,是想在作品中想证明某个自己都还未曾意识到的结论。

“但是还不坏。”

面对给出了这样评价的火村,有栖川有时候觉得他是否已经察觉了自己心中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纠葛与矛盾。

“只是这种手法也太幼稚了。”

果然还是自己的错觉吧:“哼,这之后还有更加扑朔迷离的圈套!”

“哦?希望是个值得花上十分钟的诡计。”

虽然总是重复着这样的对话,尽管从未提出过具体的建议,火村却持续地担当着有栖川有栖忠实的读者。如果借助他那过人的头脑,应该能写出更为优秀的作品之类,这样的事有栖川不能说一次都没考虑过,但是两个人至今严格地遵守着“作者”与“读者”的界限,无论是火村还是有栖川都未曾动摇这一原则。那就不是“有栖川有栖”的作品了。在他人看来或许是微薄的自尊心,其中的重要意义大概只有有栖川自身能够明白。

正如火村所说,有栖川的文章只是闲暇时候的消遣。将大量时间埋首于两个学部的卷宗案例,也要跟随研讨组的教授进行多人合作的课题实地考察——这对于一向不怎么合群的火村来说也算是个需要花费精力的状况——相比包括有栖川在内的其他学生显得稀少很多的空闲时光,也主要用于锻炼身体和欣赏音乐,极其偶然才会阅读文学作品,如果归纳起来,应该算是彻头彻尾的“学术派”。

“当作转换头脑的放松。”自己尽全力编织的悬疑剧情被当成轻松的调节品,有栖川总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无奈火村只是陈述事实,至今,“给这位读者的挑战”履历表上他还未尝一胜。

将来总有一天,“不坏”的这个评价能变成“不错”,有栖川在心里默默期待着,下定了决心。

不过,眼前所面临的是跟去年差不多一样已经快到新人奖截止日期的紧张局面而已。

 

 

 

评论
热度(31)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