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火アリ]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1。

终于开始动手的时候,最终回都播完了耶!

1.drm版基准,不过显然会不知不觉漏进原作设定的我流(喂

2.没办法写第一人称和关西腔……火村对爱丽丝的称呼还是用片假名(咦

3.没有脑容量写推理所以只有イチャイチャ的大量糖分,尽管如此也无法接近原作恋爱的酸臭味的百分之一(危险发言

4.标题捏他好开心

努力放到LFT禁止的部位为止,我家的爱丽丝估计也属于积极的(。

CP18会出刊,感恩这三个月美好的孤岛时光!

马来蜜月还没来吗呜呜呜呜……

 

 

1限めはやる気ないの民法 1

 

“因此、我们从……”

从下方讲台上传来的教授的声音比想象中更加遥远,内容则更像是天外来客的语言,让有栖川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坐在名为日本的国度的课堂里。

 

坚持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有栖川终于忍不住开口向身边的人求助:“呐,火村……”

 

但却意外地没有得到一贯的嘲讽般的回应。

 

有栖川转过头一看,社会学部的秀才正趴在桌上享受着春眠——或许说享受并不太对。诚然,这里是阶梯教室的后排,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一如既往地温暖舒适,对于不得不早起来上第一节课的学生来说,大概是补眠的最佳场所,周围也确实有那种立起了笔记本爆睡的家伙,但是火村却并没有那么安稳。大概是为了避开过于明亮的光线所以背对着窗口,从那卷曲蓬乱的前发下露出的脸,因为冷淡的性格导致毫无情绪起伏,时常让有栖川觉得是“过于浪费”的俊美,现在却因眉头交锁而显得有些扭曲。紧闭着的双眼下面都有着明显的黑眼圈,笼罩在自身所投射的阴影中,显露出几分憔悴。

 

最近确实不太能碰到,有栖川默默地计算着春假结束以来这两个月来见面的次数。火村虽然就读的是社会学部,因为个人的兴趣经常跑来听法学部的讲义,只要有栖川有按时去上课,碰见的几率还挺大,此外两人也会一起吃饭聊天,周末时还经常到火村寄宿的地方聚会……

 

啊,这么一想,其实并没有减少很多啊。有栖川在心里自我吐槽道:难道不是因为之前粘得太紧了吗?

 

与火村认识差不多是在一年前,两个人的关系却呈现不可思议的加速度发展——“亲友”,有栖川认为现在即使这么称呼也不为过。既非同个专业、也非兴趣一致或者性格相近,除了名字以外自认没有什么能让人留下印象的有栖川,与凭借着过激论点、连法学部都无人不知的怪人火村,为何会这么气息一致,说不定已经成为了本届同学之间的难解之谜。

 

如果火村知道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一定会嗤之以鼻吧:“真是过剩的自我意识啊,アリス。”

 

但是即使被嘲笑,有栖川应该还是会坚持己见。倒不是说有什么来源于创作者的罗曼蒂克情怀,而是觉得应该珍惜这份难以言明的缘分。人与人之间的连系,就算是一砖一石搭建起来的,也同样会如同风筝线一般,在稍不注意的瞬间就消失于空中了。这一点,不管是有栖川还是火村,都十分清楚。

 

“睫毛好长。”

 

浓密而整齐地呈现着扇形,平时在光线的映衬下,为火村本就过于深沉的墨色双眸更增加了几分阴郁的色彩,这样看来却纯粹是会令女生称羡的优点。

 

并不热衷户外运动却拥有修长的体格和健康的肤色,杂志模特般端正的五官中,高挺的鼻子和丰润的厚唇尤为让人印象深刻,比起纯粹的帅气,更符合传统意义上的美男子。如果火村成为罪犯的话,目击者一定很好找,肖像画也很容易捕捉到特征。有栖川曾经这么开过玩笑,火村却沉吟了一会点头道:“是呢。考虑到这一点,伪装工作确实很重要。”

 

火村对于自己的外貌当然有所意识,但却不属于会考虑“使用方法”的那种类型,既不自傲也不自卑,这还是有栖川第一次听到他的自我评价,却是在犯罪计划上,一时不知怎么回应。

 

“不过,アリス应该会更容易被抓到吧。”

 

火村及时的反击扰乱了有栖川的思路:“为什么!”

 

“小动作这么多的犯罪者,在被警察抓到之前,大概就会因为失误而自爆了吧。”

 

“喂,不准把人当傻瓜!”

 

之后,这个话题应该就在吵吵嚷嚷中结束了,并没有深入的迹象。

 

大概是因为时间的流逝,阳光的直射也随之移动,火村在睡梦中又更加向有栖川这边挪了挪。注视着他这个细小的举动,有栖川微笑起来。简直就像是第一次见到火村的时候,不论自己怎么避开,对方却依旧肆无忌惮地靠过来偷看自己所写的书稿——不,说偷看还不准确,他根本是光明正大的在看才对。

 

有栖川伸出手去,试着整理了一下火村那过长的刘海,蓬松的自然卷被阳光晒得暖和和的,像是小动物一般的触感,让有栖川不禁浮想联翩。如果把自己的发夹给他戴上的话,一定很有趣,但是那样估计就会吵醒他了。对有栖川来说,能见到火村睡颜的机会确实不多。即管有时候聚会情绪高涨,就顺势留宿在火村的房间,可是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之中先睡着的一定是有栖川,睁眼的时候就已经是火村收拾停当,一脸清爽地喊他下去吃早饭了。

 

自己的睡姿虽然不差,但是刚睡醒的呆滞神情肯定已经完全暴露了,这不是很不公平嘛。这么想着的有栖川接着努力了好几次,但不管是晚睡还是早醒都毫无成功的迹象。有栖川自认绝没有嗜睡的爱好,平时为了写小说也经常熬夜,正属于年轻又健康的大学生代表,唯有借宿的时候总是陷入连梦境都没有的沉眠之中,实在是匪夷所思,有栖川怎么也想不通。

 

但说到底这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苦恼。踏实的睡眠和第二天早上房东时绘婆婆所做的美味的早餐,是能够让累积的疲劳一扫而光的良药,让有栖川又能全心投入学业和写作的双重夹击之中,显然离“负担”有着相当大的距离,至多是在这样的场合才会不经意想起的小小疑问。

 

不知是否有栖川的错觉,火村的表情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渐渐舒展开来,呼吸也沉稳了许多。可能是因为有些邋遢的打扮反而缺乏生活感,某种意义上,火村英生也可以形容成像是人偶一般,具备着疏离的神秘气息。虽然有栖川以作家为目标,却没能找到更为合适的描述,只是毫无关联地想起《一张俊美的脸》来。

 

“下面,我们再看一下这个案例……”

 

教授稍稍提高了音调,有栖川才发现讲义已经过半,也就是说自己盯着火村的脸发了十分钟的呆。既然是难得可以近距离观察睡颜的机会,需要好好地把握,有栖川并不想破坏这份平静,只是不知为何却仍然觉得有些寂寞。

 

努力地扫一眼黑板上的内容,虽然每个汉字都认识,但是组合起来就像是似曾相识的熟人,却怎么都叫不出准确的姓名。有栖川最终放弃了挣扎,想着之后再问这个教授研讨组的同学借笔记吧,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稿纸。

 

“……アリ……。”

 

“…………”

 

“アリス?”

 

“……嗯……”

 

“有栖川老师?”

 

“啊啊?”

 

想起来了。有栖川一片迷蒙的脑海里,突然清明地浮现了结论:就是这个声音。

 

他猛然睁开眼坐了起来:“火……村……?”

 

“是是,口水流出来了哦,老师。”

 

下意识地用袖子去擦了好几下,有栖川才发觉自己上了当。火村好整以暇地用左手撑着下颔,眯起眼看着有栖川的举动。

 

“我睡着了?”环顾了一下四周,教授当然已经不在讲台上,周围也只剩下几个还在自习的学生,看起来应该下课有一段时间了。

 

“嗯。”

 

检视了一下稿纸,发现除了开头之外,都是些文理不通的句子,到了半张之后,就连字迹也分辨不清了。看来是没写几分钟就睡着了,有栖川叹了一口气,把稿纸揉成一团塞进包里。

 

“怎么不叫我?”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第二堂课已经开始一半了,再怎么厚脸皮也不好意思若无其事地溜进去,有栖川打算干脆去图书馆写稿,顺便看看有没有笔记可以抄。

 

“嗯。”

 

火村答非所问倒是并不罕见,有栖川也并不在意,收拾起了东西:“你这堂也没课吗?”

 

“有啊。”

 

“嘿,社会学部的秀才也会逃课啊。”

 

似乎对这个称呼有所反感,火村皱了皱眉:“这都是你的错啊,アリス。”

 

TBC

 

 

能够随意打TAG这点真是自由呢……

 

评论(7)
热度(60)
  1. 小妮子虚数因果 3号机 转载了此文字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