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新荒]Suum cuique pulchrum est.

仍然是《22/24》的试阅,试阅,试阅。 

收录的最后一篇,试阅就贴到这里吧~预计CP18出刊~

祝大家新春快乐!

 

 

Suum cuique pulchrum est.

 

“青瓜酸奶酱配鹰嘴豆色拉?”

“青瓜酸奶酱希腊色拉配鹰嘴豆。”

荒北戳了戳眼前盘子里的烤番茄:“有什么差别?”

“跟土耳其做法比起来少了不少辣椒。”新开坦然道。

“……我明白了。”认命地把酱料涂在面包上,荒北咬了一大口:“虽然味道不坏,不过你特意把人叫到这个连机场都没有地方,就为了吃鹰嘴豆吗?”

“希望靖友也能尝尝。”

语气还是那么诚恳,表情从刚才就没变过的恋人陈述的内容让荒北更觉得堵了一口气。

“你知道从德国过来要花多少时间吗?!”

在学会结束后,费劲了借口才能多延长两天行程,几乎有一半都要耗费在路上,荒北略显烦躁地挠了挠头发。这两年因为研究所的工作太忙,他已经很少会把头发剪短到学生时代的程度,就现在的状态来说,这种意境有点过耳的长度大概是以前无法忍耐的。

干脆像金城一样,剃成和尚头算了。这么抱怨的时候,长年的友人笑着劝说他打消这个念头:“那样花的时间反而更多哦。”稍微不注意的时候长长了一点就会不像样——立派的社会人说道,用修剪整齐的指甲弹了弹威士忌酒杯。还是选择戴着框架眼镜的他包裹在定制的西装里,比大学时期散发出更加沉稳的气息,与酒吧的气息融为一体。

相比之下,荒北则还是保持着原来的习惯,经常穿着运动风格的外套或者开衫,反正大多数时间都是随便随便地套上白袍。即使是像这样坐在餐厅里,他也只能把参加学会的那套有点皱巴巴的西服外套挂在椅子上,只穿着马甲,还把白衬衫的袖子卷了几道方便活动。

所幸新开选的地方,也是市场附近的当地餐馆,还不至于太过格格不入。

新开则与荒北正相反,一头红发打理得轻薄柔软,却仍然能够看出明显的卷曲。“大概是气候的原因吧。”杂志的访谈里好几次被问到这样的问题,他总是同样地回答:“发型?这是拜托队上的医生剪的,因为很贵嘛。”从T恤里露出的手臂上带着与季节不符的晒伤痕迹,新开啜饮着葡萄酒,聆听荒北对旅途的抱怨。因为没有合适的航班所以不得不转机,之后还要再坐火车,在火车站还被卷入了帮助了迷路的小孩找家长的麻烦事件——

“但是靖友还是来了,我很高兴哦。”

“…………”

伴随着年龄增加的还有对彼此的认知,就荒北而言,新开确实是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说的话跟以前没什么差别啦,但是那种游刃有余的态度可真是让人不甘心。”聚会的时候喝多了,荒北也会无意中发出这样的感叹。不过得到的意见集中在“新开那小子不是从中学就那样吗”“照顾的对象长大了,保姆不开心了”或者“染上了意大利人的坏毛病了吧,荒北是不是有点担心呐嘻嘻嘻”之类过于无稽的表态,最后只剩下黑田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让荒北不得不反过去安慰他:“只是稍微有点不爽啦,不用太在意。”

说到底,大概确实也是这么回事。不过,对于说出“所谓夫妻吵架猫狗都不理,不用管他们啦”这句话的东堂,荒北还是毫不客气地来了那么一下。

于是,当无花果炖羔羊肉和蒜蓉煎吞拿鱼一起端上来的时候,荒北终于停止了数仅剩的鹰嘴豆的游戏,开始认真地品尝起来。这个地区的“当地人”概念,跟其他国家有着明显的差别。据说是拥有着欧洲最古老的王室之一,却仍然在文化和饮食上留下了众多不同文明的痕迹,这大概是位于地中海的国家都无法避免的情况吧。加入了大量的不同种类的坚果、大蒜、番茄、起司和野生或者栽培的香草,同时也会使用孜然和胡椒乃至藏红花,并且永远不会缺少橄榄油及葡萄酒的调味,这种从食材到色彩搭配都明明豪放但是却又单纯得可怕的均衡感觉,荒北能从中闻出在日本永远不会有的明艳。

“只有在使用鱼类上比较一致吧。”荒北把最后一口桃金娘叶薰鳗鱼咽下去,算是有了开口的闲心:“味道完全不同。”

跟着教授来参加的学会,待遇当然不会糟糕,只是每天翻来覆去的大多数是各类香肠以及猪肉制品,如果想换换胃口的话,看起来更可靠的也只有炸鱼和薯条,本来就喜欢碳酸饮料胜于啤酒的荒北这几天实在谈不上有乐趣可言。当然工作就是工作,本身仿佛是以严谨自律为主要成分组成的荒北在紧张的日程里根本无暇他顾,直到最终吃到这样能够感到满足的料理,才察觉了之前所承受的煎熬程度。

而更早之前就清完了自己面前那一份的新开已经喝起了第二杯白葡萄酒:“能再度听到靖友的评论,更增添了美味呢。”

“我倒是无所谓。”荒北对着语尾仿佛要加上心号的句子皱了皱眉:“就算正好是休假期间,你这样没问题吗?”

“没关系哦。”

因为之后会沿着那边骑回去。新开指了指从餐馆的窗口看出去,可以见到的高耸的石壁。在最高处的皇宫位置下方,确实有着几条互相交叉汇聚的公路。

修建在数千年来被海风吹拂的悬崖峭壁之上,途径同样古老的村庄,跨越了数个国境的传统路线。

“在那上面可以饱览几乎整个国家的风景,建筑也好,植物也好,当然还有除了‘蔚蓝’难以形容的海面。”

是一段非常愉快的旅程哦,长度也很适当,跟坐火车完全不同,有机会的话真想跟靖友一起试试。这么说的新开简单的交谈了两句,直接从忙碌的厨师兼侍者的手里接过了新上的菜。

 

评论(2)
热度(21)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