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新荒]長く短い祭 12。

《22/24》的试阅,试阅,试阅。

开始吃饭了,也快到不能贴的地方了(喂

 

 

灯火通明的店铺并不大,隔着中间的开放式厨房兼吧台,可以一眼望见正堵在门口的四个人影。与荒北的身高相仿,属于修长而结实的类型,但是骨架和肌肉的呈现方式完全不同,极具压迫感——尤其为首的还留着一头显眼的纯金短发。这一瞬间店内是有些过于安静,连咀嚼的声音都听不见,所有人的焦点都汇聚在门口,以至于那个“一脸凶相”的金发青年都显得困惑起来而四下张望着。只不过他视线所及的人们,都会立刻将目光移开,装作在认真欣赏盘中的食物、哪怕仅余下一两根骨头。

“靖友。”

对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荒北却能从中听出委屈的成分。

“刚才那个服务生突然不见了……”

荒北忍不住啧了下舌,也算是明白了金城所说“待会”要向福富致谢的意思。

在店内当班的时候,尽管他总想把这些习惯收敛起来,不过时常会因为遭遇的事态而呈现变本加厉的曲线——

“非常抱歉,四位是吗?请往店内右手边空位入座。”荒北回头朝吧台说道:“四位来店!”

“了解!”

收到明确的回复后,荒北将不时窃笑的“客人们”领到座位上,在取菜单的同时,向库房的方向示意着“没问题”,终于让那个缩在门口窥视的家伙镇定下来。

“哦呀,这不是金城君吗……”店长一脸“解雇确定”的表情从他身后挤了出来:“还有荣吉酱。”

“认识……的吗?”对方还带着几分后怕试探道。

“要好好记住客人们的脸啊。”

摇了摇头,店长走回了料理台,向着四人组问候道:“晚上好。”

“晚上好!”大力挥动着手臂算作打招呼,待宫喜滋滋地看着荒北略显阴沉的脸:“店长还记得我呢。”

“对于一个喝醉酒就在店里大声解说自行车部件制作流程的人,大家都记得很清楚。”

“哎呀呀,感觉荒北同学今天心情很不好呢……”

“可以开始点单了吗?”荒北直接朝着手拿菜单的金城询问道。

“嗯……两位有什么不吃的吗?”金城稍微迟疑了一下,试着把决定权抛给了明早的两位,不过毫不意外地并没有得到符合期望的答案。

“没有。”

“没有呢。”

不知为何盯着酒单的福富在荒北看来有几分紧张的气息,而一旁的新开则悠哉地环顾了四周之后,就立刻转过脸来把目光紧紧地锁定在某位店员身上:“有什么推荐吗?”

荒北指了指挂在入口处的黑板:“写着呢。”

“看上去都很好吃,难以抉择啊。”

“不如叫份menu如何?”荒北露出了自己都觉得虚伪的笑容。

“嗯……寿一觉得呢?”似乎真的在考虑荒北的建议,新开询问道。

“嗯。”金发的青年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么就……”

“不不不不!”眼看对方就要把菜单从上往下从前往后地扫一遍,待宫慌忙夺了回来:“开玩笑吧?你们这是吓唬我呢吧?”

“是这样吗,靖友?”

金城已经有些控制不住面部表情,新开仍然维持着一脸诚恳。

“没有过敏记录,由金酱来点吧。”荒北扫视了一下神态各异的四人组,最终做了一个最为明智也可以说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的决定。

“呜哇。”待宫夸张地松了口气,摊开手摆出“对心脏不好”的浮夸姿态:“真是不懂贵箱学的玩笑。”

故意让福富打头阵,等着看戏的一定是这家伙,荒北在心里确认道。

“哎?是这样吗?”新开再度使用了同一句话:“但是,现在靖友是洋南的队员吧。”

“是是,不管是烧也好砍也好,不能理解的审美趣味也好,都是我洋南的重要成员,绝对的王牌助攻……”待宫敏锐地从那份“单纯的疑问”中捕捉到其他的成分,作出了不明所以的告白。

旁边看着菜单的金城则暗中捏了把汗。

事实上,在待宫盘算着是把福富送上前去调戏店员,还是让新开跟荒北来个感动的久别重逢的时候,金城在一旁提出了牺牲福富的建议——虽然多少会给店里添麻烦并且肯定会惹火荒北,这个举动的危险性也远远少于另一种选择。

剪短了头发的新开在金城眼里可没有丝毫高校时代的残影,正相反,这个以“鬼”之称号闻名全国的好青年,散发着远比三年前更加让金城慎之又慎的气息。赛场上也就罢了,私下里金城还是一点都不想看到他戴上那个面具——特别是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相比之下,因为过于认真不苟言笑而被称呼为“铁面”的明早主将,即使在斗志燃烧时散发出极具压迫感的王者之气——其剧烈程度需要用这样古早漫画式的语言来形容——那份强大在日常生活里似乎没什么显现的机会,严格的来说,可能还有些缺乏常识和协调性。也或许是因为有着长兄的关系,原“箱学的王牌”其实大概也是全同期精心维护的“幼子”。

“容易明白”和“好对付”在这个层面上是一体的同义词。

按照荒北的说法,新开似乎在选美的半途就已经不见了踪影,所以待宫才能安稳地坐在这个位置上,拿原箱学的三人打趣。

金城实在不想把对面这个有着英俊笑脸的温和青年形容成暗黑的恐怖传说,无奈在两年前的秋天、刚好也是快到学园祭的这个时期,只有他一个人,而不是跟待宫一起,经历了一次让他从那之后决定将新开隼人列为“需要当作重点客人对待”、绝不越过雷池一步的存在的交流。

评论
热度(5)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