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新荒]長く短い祭 11。

《22/24》的试阅,试阅,试阅。

吃饭吃饭……

说起来没有CP17.5了,怎么办啊wwww

 

長く短い祭 11

 

“不好意思来晚了,店长。”荒北把车停在库房区的固定位置上,摘下了头盔示意道。 

“哪里哪里,能来就帮大忙了,荒北君。”入夜之后的温度下降了不少,三十代后半的店长只穿着一件白衬衫却仍然满头大汗,看起来确实是应付不过来了。

 

“没关系,反正学校那边也没事了。”查看了一下店内的情况,结合刚才路过店门口等位的人数,荒北迅速把头盔、背包和运动外套塞进了储物柜,系上店内专用的围裙:“我先去前场帮忙,等店里情况好一些再来后场清理。”

 

“那就有劳了。”店长点了点头,走回了店面中央兼做吧台的开放式厨房。

 

深深吸了一口气,青年皱起了眉:“啊——真是麻烦的气味。”

 

荒北当然并不讨厌这家店。从一年级开始就在这里兼职,无论是料理、店员还是整家店的气氛,包括薪水,都属于让他满意的范围。直接以所在地命名的这家大众酒场,因为店长的个人爱好还饶有介事在店名里加入“B级美食”的字样,在荒北看来纯属多余之举。

 

“因为大家很容易误会嘛。”曾经有着多年留学经验的店长异常认真地解释道:“这样可以简称为BQ,毕竟被当成了酒吧可就困扰了。”

 

那就不要叫这种同音词不就好了,荒北暗暗啧了下舌。BA-RU据说是南欧意大利和西班牙那边的大众酒场——也就是所谓西洋风居酒屋,以片假名书写确实很容易混淆,虽然位于住宅区内,不过因为离车站只有几分钟路程,时不时也会有喝多了的家伙莽撞地跑进来大喊大叫,到了这种时候,就是荒北出场的时机了。

 

尽管也有表示“真是太浪费了”的常客,不过荒北对自己长相的负面影响还挺有信心,为了不至于让心灵脆弱的客人造成误解——和一般的居酒屋不同,来这里的女性占了半数以上——这两年间他基本都在后场做清洁工作,最近也开始做一些简单的料理和装盘。

 

但是,“恰当的使用”的话,也会变成方便的武器。一般只要荒北把头发向后梳起,吊起眉梢再露出保护得当的白色牙齿,以他那远超过平均身高、纤瘦但是精干结实的身材往捣乱的客人面前一戳,说上一两句话,对方就会乖乖闭嘴,面带笑容地退出门去,偶尔还会留下莫名其妙的零钞。

 

“呀,有荒北君在真是太好了。”职业是料理、兴趣是红酒,据说在留学期间的厨房还受过欺负的店长经常和客人这样感叹,荒北也只能无言以对。

 

但是店长的信念和手艺都绝无半分虚假,每天清晨去渔港的市场购买刚刚捕捞上来的新鲜鱼类和海产,蔬菜也选用本地产,起司和火腿则是自家手工制作,与其说是酒吧,更像是大众食堂的风格和价位,因而深受附近居民的欢迎。

 

不过这种受欢迎的程度,有时候也会变成困扰。比如像今天这样举办学园祭的情况下,常客们和来参观的客人们同时涌了进来,店长精心布局考虑的就餐环境也就变成了战场。

 

最近有位正式店员因为怀孕休假了,前场现在以兼职员工为主,更是增添了恐慌的气息。

 

“重复一下您的点单,是今日渔港炸鱼薯条两份、番茄冷汤三份……”

 

“不对,是番茄冷汤两份,炸鱼三份。”

 

“啊,不好意思!”

 

荒北拿过点单,接替了新来不久的同事:“换我来吧,你先去收拾旁边的座位,然后去门口统计处理一下等位。”

 

“荒北桑你到了啊,得救了。”对方也松了口气:“我这就去。”

 

“啧。”虽然还不算是无能,不过还真是够软弱的气味。荒北抽了抽鼻子,转向等待已久的客人:“不好意思,麻烦您再重复一下点单,另外,本店的今日推荐是……”

 

以准备比较充足的今日推荐的鱼料理为主,主食则避开比较费时间的披萨而主推意面,酒肴则尽量安排生火腿和起司的冷盘,搭配便于打包的小食,在荒北的指示之下,用巧妙地诱导缩短了平均就餐时间,终于将几乎要把店门团团包围的客人们疏散完毕,在真正进入“酒场”状态的九点之前,店内终于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当作背景播放的爵士乐再度轻轻回荡在桌椅之间。

 

“辛苦了啊,荒北君。”

 

正在埋首于今天的员工餐——干咖喱饭配意式果醋腌鲭鱼,当然也是成品搭配的荒北停下了手:“啊,店长,不好意思,擅作了主张。”就算是因为特殊情况,只推荐固定的餐点和冷盘给客人也是违反了店里的宗旨,荒北对此十分清楚,所以立刻表示了歉意。

 

“没事没事。”尽管客人们已经减少到正常数量,作为主厨的男人仍然显得十分疲倦,倚在墙边掏出了烟盒:“不介意吧。”

 

“请便。”

 

夜间的营业无论是料理还是调酒,都比起单纯的晚餐时段更加需要体力和制作时所谓的“纤细的触感”,这也是荒北在兼职的两年间体会到的重点,也正由于这个原因,随着经验的增加,荒北的排班也渐渐集中在这个时间段。

 

有的人认为“第二摊”惯例般的居酒屋之流端出怎样的餐点,对于已然有了醉意的顾客来说都没什么所谓,这家店却奉行着希望能够让客人即使在微醺状态下也能更好的品尝的信条,一丝不苟地工作到深夜。而这份认真的回报,聚集了会在晚餐之后来喝一杯的居民常客就是最好的证明。

 

荒北喜欢这家店,也是出于相似的理由——不过平时,他还是会出于库房安全的理由,负责地把店长赶到后门口去抽烟。

 

“应该说,多亏了荒北君的判断啊,终于平安无事地撑过去了。辛苦了!”男人呼出一口白烟,似乎缓过气来了。

 

“那恳请您一定要记得发特别奖金。”

 

“哦呀,还真是毫不客气呐。”店长当然也早已熟悉了荒北的风格,放松下来的脸上露出几分惯常的笑意。

 

把最后一块鲭鱼塞进嘴里,荒北特意放慢了咀嚼的速度,宛若在充分享受腌制之后饱含酱料柔软而不失弹性的风味:“哈,不客气的话,现在就让外面那家伙滚出去了。”

 

“这么糟糕吗?”

 

“那种人就是把‘还不习惯’或者‘这不是我想做的’当作借口,大概是永远不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类型吧。”

 

“啊啊,真伤脑筋……”

 

“虽然说是为了后继人选在着急,不过想靠他撑过接下来这一年,只能说太天真了。”故意把勺子丢进空盘子里,伴随着跃动的响声荒北低声说了一句“多谢款待”。

 

“可是……会不会是荒北君过于严苛了呢?毕竟才刚刚两周,是真的‘还不习惯’也说不定……”

 

“那种家伙的臭味,我可是闻得多了。”

 

就在对自己的嗅觉也算是颇有自信的店主忍不住抽起了鼻子,但只能闻到储藏的些许香料气味的时候,通向店内的门被稍显粗暴的打开了。

 

话题中心的新手神色慌张地站在那里,仿佛下一秒就要被群聚的僵尸袭击——

 

“荒北桑,来、来了!”

 

“啊?!”即使正好印证了自己的意见,荒北还是对他这样完全在预料之中的举动感到些许厌恶。

 

“客人……”

 

“现在可不是荒北君当班的时间,而是你负责吧。”店长按熄了烟头,语气里不免混上了失望。

 

“不,可是,是……那边……的客人。”

 

“这边?那边?”店长把手背贴在脸颊上:“你害怕?”

 

“店长,我去看看。”阻止了还想继续连发冷笑话的店长,荒北大致上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估计是惯常会叫自己去应对的“麻烦客人”——不过这是建立在前场服务生几乎都是女性的基础上。

 

斜瞥了新人一眼,荒北重新系好围裙,走回店内。

评论
热度(7)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