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新荒]長く短い祭 5。

《22/24》的试阅,试阅,试阅。

三期决定,叫个炸鸡庆祝下!

如果能看到洋南就好了(喂  古贺和手岛决战也好期待www


5


六号馆内现在整个呈现着百鬼夜行的状况,男厕所更是其中最惨烈的重灾区。在荒北经历了跟脸色惨白如贞子的女高中生、掀起尺寸惊人的蕾丝蓬蓬裙的金发少女、干脆把快要拖到地板上的轻飘飘多层长裙盖在头上的人物一起并排站在小便池前的情形之后,他觉得自己至少冷静了下来——直到走出洗手间的大门之后。


“荒北。”


抑制住差点叫出声的冲动,荒北分辨出眼前的身影属于一位不折不扣的女性:“前辈,你怎么在这?”


“等你。”


虽然外表上都穿着女装,但是直接到男厕所堵人,也只能算作神经强韧的表现了。


“都到了这个状况了,不会跑的啦。”


“是吗?”女性的目光里有着明显的怀疑:“你上午还在打这个主意吧。”


没有告诉其他人去向,也没有待在实验室或者部室,多少有种如果能这么混过去最好的倾向,不过想到事后可能遭到的待遇以及不得不一个人出场的黑田,终究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心态而已。


荒北把掉到身前的几缕及腰长发用别扭的姿势甩到背后:“哈,怎么会,前辈不是也说了,又不是第一次,也不会少块肉……”


“说起来,今天有人看到明早的选手了。”


“啊……嗯……”


“很引人注目呐。”


“是、是吗?”不好,态度实在不够自然。


“真是有点吃惊啊,一般都是最后一天才会来参观,顺便跟部里打招呼,定下合宿时间的。”


“说不定是来看LIVE的。”


“嗯?看起来不像那么喜欢anisong的人呐……”女性回忆了一下今年LIVE的主要出席歌手后,稍稍停顿了一下,宛如看透了荒北的心理变化一般笑了起来:“那位金发的主将。”


“福酱、啊、福富吗?”


“嗯,在文艺联合会的摊位上看见的,意外地似乎对陶器很有兴趣啊。”


“陶器啊……”


如果是在文系那里,确实称得上是过于醒目了。荒北想象了一下福富在造型各异的陶器以及顾摊的女生们包围之下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提起了嘴角。


“咔擦。”


快门的声音让荒北回过神:“喂!”


“哇,可怕可怕。”虽然这么说,女性还是毫无畏惧地检视了手机画面,然后递到了荒北的眼前:“拍的很好呢。”


在黑发的隐蔽之下,线条柔和的五官以特写的方式呈现,确实是一张捕捉了好表情的照片。对不擅长面对相机的荒北来说,也是难得的自然,如果前提不是穿着女装的话。


“不错吧?简直可以放在履历书上呢。”


那是打算投放到哪里的简历啊——荒北的思维已经开始罢工,连口舌之争的意气都消磨殆尽。反正她也不会删除,“同为女性的照片”留着应该也没关系吧……就这么说服了自己。


通过麦克风扩散的煽动性话语、台下观众起哄的喧嚣、大功率的音箱里传来的音乐声让玻璃窗跟着隐隐作响,全称是“第63回洋南大学望月会学园祭专门委员会 第15回Mr.女装选美”的活动已经正式开始了。


两个人穿过有些昏暗的走廊,向候场区走过去。


“明早的选手,不论是场上还是场下——啊,其实也没有什么场上和场下啦,一直都是那么显眼啊。”


“哈,也就那样吧。”


“这就是所谓名门的光环吗?”女性无意识地将碎发拢到耳后,这种细微的动作大概男性怎么模仿都做不好吧。


“名门也是从零开始,由选手一代一代累积而成的。”


或许因此更容易聚集起有才能的选手,但是这世界又怎么会有绝对稳固的结果。败北的瞬间所尝到的痛苦,也是一般的队伍难以想象的。


“说的也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学校也是名门呐。”


“田径吗?”


“不,女装的。”


“……”


“在网络上,被称为三大女装名校之一呢,虽然我觉得跟关西的那所还远远不能相提并论,但是跟黑科技大学也是可以一较长短的。”


“…………”真想来罐可乐啊。


“怎么样?成为这样的名门比赛其中的一份子,而且连续三年参赛,荒北君也会留下光荣的历史吧。”


大概确实是可以铭记在心里的大学时期“最不堪回首的记忆”第一位吧。


洋南的学园祭一直是湘南秋季的盛事之一,为期三天的大型活动,全部由学生策划、自发组织举办。除了定例延请正当红的歌手进行LIVE表演,燃放烟花和各种类似女装选美、成果展示这样的event,模拟店的数量也算得上全国级别,不论是文化系还是体育社团,都会积极投入进去,当然也包括宣传和补充经费的意味。


自行车部当然也不会例外。洋南的自行车部分为竞技班和旅行班两组,竞技班当然就是参赛队,旅行班则是以自行车远足为主要活动的聚会组,日常的活动也都是一边享受骑行的乐趣,一边体验花费低廉的远足旅行——简而言之,也是经常陷入“贫穷”状态的大学生简朴的娱乐活动。由于竞技班的社团活动基本都在训练,在学园祭上准备模拟店的摊位也就一向以日程不那么紧张的旅行班为主。虽然跟中学时代的文化祭摆摊没有太大差别,可是要从三百个以上的摊位中脱颖而出,尽全力增加下半学年的社团预算,也是要投入大量的准备时间的技术活。


于是,不知道是出于“不满”或者“追求公平”,还是更有可能的“看热闹”缘由,竞技班被要求代表自行车部参加女装选美比赛。由现役选手那经过充分锻炼的四肢所展示的女装扮相,与其说是想要获奖,不如说纯粹是引起大笑的话题,就这么作为自行车部的传统延续了下来。


第一年的时候,当然是以新入社员中最为出挑的铁三角阵容:金城、荒北、待宫出赛。这种充满着传统力量感的“筋肉美”组合,搭配上待宫聒噪浮夸的自我介绍——他为此兴奋地准备了长达五分钟的台词,并且给每个人都设定了特别的口癖,实在是呈现让人难以理解的狂热度,一度让荒北以为他是不是有着地下偶像宅之类的隐藏属性——引起了全场包括评审持久的大爆笑。“比起‘女装美人’,不如说是‘女装艺人’”,事后的校内通讯这么评论到,自行车部的凹凸组合也一下子就踏入了校园级别的关注度领域。


不过后果、或者说注定的结果就是,次年的自行车部,连旅行班一起,仍旧没有招募到一个女性成员,经理的人数倒是有所增加。于是作为“惩罚”——相信其中占主要成分的还是“爆笑度”,三人组又再度参加了第二年的选美比赛,当然也获得了比上一年更盛大的笑声。至少保护了今年刚入学的后辈,荒北这么自我安慰到。


当然,自行车部的女性成员数量依旧为零,就维持着这个记录进入了第三年的秋天。这一次的情况发生了变化:待宫忙于就职活动和学部的实验展示,而做事稳健的金城则一早就被拖入了学园祭的执行委员会,从夏天开始除了训练和比赛,剩下的时间几乎都花在了筹备活动上。在四年生陆续于暑假前后退出社团之后,荒北他们已经成为了自行车部不折不扣的中坚力量,女装选美的活动也该移交到竞技班的低年生身上才对。但是,洋南自行车部真正的食物链还是展示了它的存在。现在想来,很明显地,是以明明已退社的学姐为首,策划了这一次的参选阴谋。



评论(2)
热度(6)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