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新荒]長く短い祭 2。

《22/24》的试阅,试阅,试阅。

中秋快乐!

想吃螃蟹和冰皮月饼……

 

 

2.


“哟,小雪。”


相比起已经浑身僵硬的荒北,新开反而率先打了招呼——以还躺在对方大腿上的姿势,对着同样箱学毕业的后辈异常潇洒地挥了挥手。


黑田雪成、一开始只是被同学年的队友这么称呼,却在升入大学之后却不知不觉变成了公认的外号,目前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中。


事到如今,新开和荒北的关系在原箱学出身的队友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在荒北的成人式上还最终波及到了原总北的低年级——当然罪魁祸首的某个选手生生挨了一顿老拳之后,现在依然安安泰泰、舒舒服服地享受着秋天的阳光和恋人的体温。


如果说理论和实践之间有着相当难以逾越的鸿沟,“了解”和“目击”则根本是两码事。新开和荒北从高校时期的交往开始,就不存在黏黏糊糊的依存关系,公开的身体接触根本还没达到“亲密队友”的上限,相较于某位每天不煲电话粥就陷入沉郁气氛的前辈而言,两人对于后辈们来说简直是清廉正直的代表。


然而,能在校内校外拥有大量女性支持者,无论是外表还是实力都无可挑剔的新开,却从未有过暧昧的传闻,就这么安然无事地度过了三年的高中生活,就算是在只有男人的自行车部应该也是一件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方面感动于前辈们将热情全部灌注于训练和比赛之上,另一方面,让自己首次尝到败北的痛苦,从厌恶、怨恨转向尊敬,自此才能将全部自我付诸努力的对象另有其人,黑田雪成感觉自己还是对“交往”这个词领悟得有些肤浅。


“恋爱”这个词汇,本身当然除了精神意义上的,还有身体上的意义所在。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大学生,黑田雪成当然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管是异性、还是同性之间,如果没有这样的吸引力,可能也称不上是“恋爱”了。


以上就是这位头脑与身体同样具有卓越柔韧性的优秀选手,曾经在知识层面建构起的心理准备。但是,不管是他高估了自己的预防措施,还是低估了恋人之间亲密接触发生的可能性,自己从以前就仰慕的前辈与尊敬的选手接吻的场面还是太过具有冲击性,其中还混杂着几分由于现在刚刚察觉出的惆怅造成的苦涩。


“新开前……不是,新开桑,请不要这么叫我。”


不过,注意到荒北的精神状态之后,黑田还是及时为化解这份尴尬作出了努力的尝试。


“哎~为什么?”


“这个年纪还被叫做‘小雪’什么的,太不好意思了。”


“是这样吗?”


“更何况新开桑现在应该算是敌人吧。”


大概是为了表示思考的认真程度,新开终于从荒北的膝盖上离开,把腿盘在长凳上,坐直了身体:“不过前几周比赛的时候,明明听到苇木场君这么叫过。”


“啊,不,苇木场的话……”


“对吧,靖友?”


仿佛在征询意见,新开依旧笑嘻嘻地把脸转向荒北那一侧,随即被捏住了下颔。


“你这个……”


“晶——油——怎么——噜——”


尽管连带着嘴都被挤成了奇特的8字形,新开仍然没有放弃。


“混账!”荒北无视了他的努力,就着这个姿势先在腹部来了一拳:“说过多少次了,在学校里干什么呢!!”


“但是……”或许实在太习惯这个模式,新开硬挨了这一下,举起双手:“对不起。”


“不是我,跟黑田道歉。”


“不,我没关系……”努力忽略荒北话里“学校”的意思,色素淡薄的青年慌张地摇摇头。


“对不起啦,小雪。”被强行扭动了脖子的方向,因为被捏住而露出了只能被叫做诡异的笑容:“啊,是黑田君才对。”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个,荒北前辈,快松手吧。”黑田无法直视那张本来英俊的脸上五官扭曲的样子,双手抱着东西无法处理,只能再度劝说道。


“嗯。”


“啊哈……”用双手拍了拍脸颊,新开长出了一口气:“靖友下手太狠啦,差点不能呼吸了。”


“谁会担心你的肺活量。”


荒北不准备再搭理恋人,起身朝黑田走去:“麻烦你了,黑田。”


“没关系,荒北前辈。”把其中一份交给荒北,黑田再度确认了一下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的准备时间,经理们也在等着了。”那种过于生气盎然的氛围让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黑田感到脊背发凉。


“嗯,走吧。”


率先打开了天台门准备离开的人也是荒北,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新开一眼,就在黑田想着要不要打一声招呼的时候,从长凳上传来了像是将好奇、期待与兴奋捏在一起的话语。


“哎~那是今年的服装吗?”

 

 一瞬间,荒北靖友今天第二次的僵直,让黑田联想起金城前段时间曾经在训练后的闲聊中说过的话。

评论(2)
热度(16)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