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鉄と硝子と銃 5。

架空警告、其他团体成员有警告、OOC警告  

J禁 KinKi Kids KT向

 

5.世界箱庭

“早上好。”
Dino的早晨一般是从接近中午开始的,尽管Cheri花费了很长时间,也还是无法让他养成早睡早起、按时吃早餐的习惯。
相对的,在没有夜间活动的早上,心情好的话Cheri会使用温柔招呼的方式,甚至会用亲吻来叫醒恋人;还有不少时候,则会给他留下一大份丰盛到无法以早餐来形容的餐点——他必须尽快吃完然后把空盘子在开业前端回店里去。
当然就像现在这样,还有第三种情况。
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Cheri的脸颊上,过长的睫毛伴随着均匀的呼吸而微微起伏,仿佛能扇动光线中的尘埃。金发的青年贴着他线条圆润的背部,凑到耳边问候了一声,如同预料一般没有得到回应。
稍稍发了一会儿呆,Dino把下巴搭在对方肩头,也闭上了眼睛。昨天晚上做了两次,之后又为了清理花了不少时间,作息精准的店主大人还没能撑到躺回卧室的床上就已经睡着了。
这算是上了年纪呢,还是缺乏锻炼呢。
王子殿下在睡梦中微微上扬了嘴角,然后就突然受到一个上扬动作的冲击,毫无防备的上下牙齿一起咬到了舌头。
“……疼。”
然后依旧紧紧搂住了怀里正要起床的人:“再睡一会。”
“快到开门时间了。”
对方带着刚醒来的软糯鼻音这么说着,然后把他的手臂挪到了旁边。
是时候决定一个定休日了。金发的青年这么想着,半眯着视力差劲的双眼,模模糊糊中看着恋人一件一件把衣服穿上——当然不是昨晚已经被揉皱的那一套。
Cheri总是喜欢穿着一些质地柔软细腻但是轻薄,造型上宽松舒适却绝不算方便活动,总之就是丝毫不适合现在情况的服装。除了成衣改造之外,许多送来的布料他还会试着进行重新染织,再行裁剪缝制。
价格方面也偶尔会令从未因为钱而发愁的Dino咋舌。
尽管如此,Dino也没有阻止过他——并不是因为Cheri反而会笑他不知世事——而是因为清楚原因。
最近开始留长的黑发耷拉在后颈上,浅灰色的衬衫遮住了倾斜度有些大的肩膀,搭配上米色的马甲,硝子之国的店主今天也是一派悠哉气氛。
军装也很合适、全副武装也很合适、但是现在也很合适。自从离开那里,一路走来,Dino丝毫不曾怀疑恋人的实力。不过,说不定还是能够呈现出身体线条的防卫装备更好。
出神地遐想了一会眼前人身着贴身系服饰,解开皮制护甲的样子,Dino丝毫没有发觉迫近的危机。
“完全醒了呢。”
Cheri凑近了脸仔细观察后点了点头,这时候再装睡也来不及了。
“下来吃早饭,今天还有很多准备要做。”
“就一会儿……”顽抗还是必要的。
“Tomo的机车检修还没完成吧,他说好下午要过来。”
“……”双眼完全睁开,Dino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从薄被中露出的是完全没有遮掩的皮肤,已经不再清爽而是显出灼热实力的上午阳光映照出不太明显但密布全身的旧伤痕。
“阿嚏。”虽然看起来是要起来了,但茫然地打了个喷嚏之后,青年又有些神情凝滞。
Cheri微笑起来,把准备好的衣服放在Dino的膝盖上,然后把双手空环,宛如加冕一般,轻轻落在他的头上。
“早上好,殿下。”
在那戴着空气王冠的金发上落下一个轻吻,黑发的青年捧起了恋人的脸颊:“这下清醒了吗,把一生的勤勉都用尽了的Dino先生。”
连续眨了几次眼,金发的青年询问道:“你是不是又做了新的菜品。”
“没那回事。”
店主诚恳的摇了摇头,维修师暗暗松了口气。
“是甜点。”

被称为“仿佛把一生的勤勉都用尽了”的Dino殿下,平心而论真的算不上懒惰,倒不如说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没有按照预定计划执行的不完美”。
所以当治安官在午后到达硝子之国旁边的维修厂的时候,他的爱车已经妥善地整修完毕了,但是维修师却仍然紧紧盯着不放。
“还有问题吗?”
Tomoya有些不安地询问道。
“不,状态很好。”
对方立刻答道。
“那怎么了……”话说到一半,Tomoya敏锐地发现了一个应该属于隔壁店家的容器,内部似乎还残留着淡粉红色的胶状物质。
“那么难吃吗?”他明智地改变了问题。虽然对于Cheri的试作品他也算是感同身受,但是每次都抱怨着“普通”或者“一般”的Dino也总会把东西吃光。当然Tomoya也怀疑其中绝对有偏心的成分——除非Dino的运气绝佳,要么是他的味觉异于常人——他似乎从来没遇上过真正能让人感觉“震撼”的品种。不过就这多年的交往来看,跟自己的喜好还挺接近的Dino绝不会是后者。
所以这种因为破坏力过于巨大造成的恍惚状态,作为常客的治安官自己当然不陌生,出现在Dino身上倒是颇为罕见,搞不好还是头一回。
我懂我懂。青年在心里默念着,伸手拍了拍Dino的肩膀以示安慰,同时又忍不住自虐的好奇起来。
然而他没能品尝到这份能让Dino灵魂出窍般的甜点。
在吃完了惯例的咖喱之后,Tomoya有些期待地望着吧台后悠闲地调酒的店主。对方终于察觉了他的视线,把手里的杯子向前倾了倾,里面的金色液体散发出过于浓郁的香气,让他喉咙发疼。
“来一杯?”
“……不了,今晚轮到我值勤。”
就在硝子之国的十周年庆典之后,城镇遭遇了一次严重的外袭,加上“葬列”带走了为数不少的年轻人,治安官们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空闲的时候轮流进行夜间巡逻。作为单身的青壮年,Tomo当然是排班最密集的,不过他倒不将其视为负担。正相反,他觉得这可能是城镇的大家认真地想要活下去的表征。
“嗯。”Cheri也很清楚实际的情况,没有强制推销。
“试作品……之类倒是可以。”
Cheri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抱歉,已经没有了哦。”
“哎……?”治安官掩饰不住失望:“这么少……”
“材料比较少。”
知道Cheri经常会“毫不吝啬”地使用昂贵的原料,所以时不时会出现罕见的限定菜单。作为经常“有幸”品尝到的人,Tomo倒不是不能想象——不过依旧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看来是恋·人·限·定·品啊。”
脸上带着“真的那么想吃吗”的无奈笑容,Cheri放下了颜色变得更加艳丽的酒杯,顺手倒了杯红茶递过去。
“完全不是那么甜蜜的东西。”他顿了一下:“不过确实,应该算是只属于他。”

Tomoya一直觉得Cheri能把情话说得那么流畅,一定是一种天赋;当然听的那一方也能坦然接受,更是一种才能。总之在当天,他借口值勤的时间快到了而告辞,骑着爱车下了山坡,才在夜风中体会到自己脸颊的温度。
在这种层面上,他觉得这两个人也是挺了不起的。
治安官变得忙碌起来。
不知为何,人口明明已经降低到危险地步,城市却逐渐开始展示出些微活力迹象,当然各种麻烦事也伴随着接踵而来。有很多以前未曾遇到过的情况需要处理,大家都在不断地学习和摸索。中途还被派遣到刚刚试着开始机能运作的市政厅,忙得焦头烂额的Tomoya,能作为客人再度光临硝子之国,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事情了。
状态绝佳的机车停在修理厂的车库之外,治安官尽可能以帅气的姿势,挥舞着那件穿惯了的厚重斗篷下了车,表情沉稳、心情雀跃地走向那栋时刻矗立在山顶上的玻璃房子。
真是漫长的一个月啊……不过这样也好,变得有很多事情想跟他们聊聊……
“欢迎光临。”
伴随着门口挂着的铜质铃铛的提示,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当然这句问候更是十年多来未曾听过的陌生词语。
维护得很好、和当年刚建立时一样的白色吧台后面,站着一位高个子的青年。因为是按照Cheri的身材所设置的,所以被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个坚毅的下巴。
对方似乎也觉得这样不太合适,所以从吧台后面探出身来,又再重复了一次:“欢迎光临,治安官阁下。”
穿着贴身的黑色背心和白衬衫,系着黑色的围裙,把头发整个梳到后面的青年,看起来和Tomoya差不多年纪,身高也相仿——当然绝不是硝子之国的主人,也不是曾经见过的任何一位骑士。
有些疑惑地在吧台的老位置上坐下,Tomoya打量了一下四周。客人这边的布置没什么变动,那几位常客还是坐在老位置上聊着天,吧台内部则应该是经过了调整,增加了相当数量的厨具。
对方送上了冰水,并交给他一份新的菜单:“现在开始供应午餐和正式的晚餐了。”
心不在焉地翻着菜单,Tomoya询问道:“修理厂没开门呢,Dino又睡过了?”
“Dino已经不在这里了。”
“啊?”Tomoya吃惊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看来少了自我介绍真的不行啊。”对方困扰般地摸了摸嘴唇的上方:“我是硝子之国目前的代理人,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叫我Master。”
“换句话说……”
“Cheri和Dino一起离开了。”
治安官有些颓丧地坐回了椅子里:“怎么回事嘛,你们这些家伙,又是国主啦又是王子啦又是Master啦……走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这也算得上是贵族嘛。”
“看来这其中有些误会呢,我跟他们可不是一伙的。”青年又习惯性地抚摸了一下嘴唇上面:“所以知道的也并不详细,不过如果您有兴趣的话,倒是有这么样一个传说,不妨一听。”

在遥远的西方,有一个小王国。小虽然小,倒也不坏,但也没什么特别,无非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在前世代也只是个没什么名气,不起眼的小国家。
“末日”之后,不知道是因为位置原因还是碰巧,这个国家受到的影响可能是最小的。在最初的恐慌过去之后,它仍然作为一个国家维持了下来。当然这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听到传闻的人有时候也会逃难到这个“地上最后的乐园”,国王都慷慨地接纳了。但就算再怎么幸运,“末日”的影响仍然是存在的——如同正义一般地公平。渐渐地,这个国家也和其他地方一样,慢慢步入死亡。
到了最近的几十年,在位的这位国王也被视为“末代”了。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守护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也已经是尽了全力——但是王子殿下不这么想。
金发的王子还很年轻,还不能坦率地接受这件事。崩溃的国家无法再保护人民,最终也将变成一个苟延残喘般的聚集点,而无法成为人们生活的地方。虽然说是王子,不过到了现在的世界,也跟一般人一样努力地工作着,仅仅是在担任这样一个“职位”,所以能做的事情也是极其有限的,更何况是宛如要对抗“末日”一般的举动,他只能暗暗地思考着、焦虑着。
某一年的春天,树不再开花了。那种树花是王国的名物——虽然这么说,不过其他地方原本也有生长,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品种,只是这里种的特别多而已。到了春天的时候,淡粉色的云雾一般盛开着,应该是非常美的景象。
果然是不行了吧,这么说着的国王,打算发出通告。这么一来,想要离开的人应该会占多数,剩下来的人也能够维持着最基本的生存需要。
王子觉得这样不行、但是他也想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提出反对,还是就这样顺其自然下去。
这时有个人站到了他身边。那是一位年轻的“重臣”,大致上兼任着“宰相”啦“将军”啦之类听起来了不起的职位——也是王子的青梅竹马。
他说,既然如此难过,那就逃跑吧。
逃跑能解决问题吗?王子问。
应该不能吧。黑发的重臣回答道,逃跑只是一种逃避而已。
那我不能逃跑。王子说。
那么就算作我逃跑好了。重臣说,我要逃离这里,王子殿下来追赶我吧。
于是他就离开了。
而国王发出公告的前夕,王子也带着最后的军队去追寻重臣了。之后,他们汇合了,在各种各样的聚集区辗转着,寻找着。而士兵们也一个一个的离开,去更多更广的地方寻找。

“找什么?”Tomoya放下手里的勺子,不得不说,这个人做菜的手艺比Cheri高明多了。
“那就不知道了。”对方擦拭着酒杯:“毕竟只是个传说不是吗?还要再来一份吗?”
吃着热腾腾的炖菜,治安官看着眼前升腾起的雾气:“所以他们是又去了其他地方吗?”
青年有些夸张地摊开了手:“我只是在旅途中被拜托来照顾这里……说起来,前几天也来了联络,维修厂的管理人也会在最近到任,所以治安官你那个麻烦的大家伙和这个……”他用手指敲了敲Tomoya的左手臂,“都会有人来维护的,不用担心。”
“啊啊。”Tomoya只是虚应了几句,把炖菜扫进嘴里,站起了身:“我吃完了,多谢款待。”
“请稍等一下。”对方却并没有递出账单,而是向吧台后方走去。那里有一扇门,原来应该是通向Cheri和Dino两人的房间。
确实是片刻之后,青年端着一个盘子回来了。
“听Cheri说,您十分惦记着呢,甜点。虽然那种材料暂时没有,我也试做了一下别的品种,至少在外观上有相似的感觉吧。”他不好意思般抚摸着唇上的位置。
盘子里是淡粉色系的点心,光滑可爱的甜饼夹着颜色略深的内馅,显得十分饱满。
“要尝一尝吗?”
“……好。”
不知道成分的点心非常的细腻,放进嘴里的瞬间就融化了,只留下异常充沛的甜味。
“跟那个完全不一样啊。”
“啊,是吗。”吧台后的青年挑了挑眉毛,浮现了微笑:“因为只说了颜色。”
“应该是半透明的……凝胶状的……”
“大致上明白了,不过材料着实难办呢,先不提了,这种味道如何呢?”
“……很好吃。”
好吃到快要哭出来的地步。Tomoya想着,紧紧闭上了眼。

评论
热度(20)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