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鉄と硝子と銃 3。

架空警告、其他团体成员有警告、OOC警告

J禁 KinKi Kids KT向

 

3.国王与王子与骑士
硝子之国住着一位王子。
但不是硝子之国的王子。
治安官花了一段时间才弄懂这个区别,不过幸运的是他比起怀疑自己的智商,更多的是怀疑对方的逻辑。
王子的名字是Dino,来自遥远西方边界上的国家。
硝子之国的创立者是cheri,但是他不是国王。
关于这个错综复杂、没头没脑的结论,建立者cheri是这么阐述的。
“因为没到时间嘛。”
“什么时间?”
“王子变成国王的时间。”
所以,不知道什么国度的王子Dino殿下,会在某一天变成硝子之国的国王陛下。大概是这么回事,治安官自我总结道,获得了吧台主人的点头赞许。
当然在这段对话中,唯一没有表明过态度的就是在一旁吃炖菜的王子。
所以当治安官把期待的目光投向身侧的时候,只得到“……普通,再来一碗”的回应。
“没有了。”店长摊开手:“要吃刨冰吗?”
“太甜了。”
“今天新到货,可乐味。”
“大杯的。”
看到那杯淋上褐色液体的刨冰,被晾在一边的青年又忍不住再度咳嗽了几下。
把旧军装当作工作服的王子殿下皱了皱眉,把盛满了“酱汁”的刨冰碗向旁边挪了挪。
“你感冒了吗?治安官阁下。”
“Tomoya。”
“嗯?”
“我的名字是Tomoya。”
“幸会幸会,这里是Cheri & Dino。”店长擦拭着杯子,把它们一个接一个倒挂在吧台的上方。
“……都说了别用那种介绍方式。”迅速的把刨冰一扫而空,Dino嘟哝着站起身,向店外走去。
“嘿,Dino……先生,我想请你回答几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去问那家伙,我得趁天黑之前把这破水壶给整理下。”顿了顿,好像已经全身心投入修理工这份职业的青年说道:“毕竟让治安官死在回去的半路上对这里来说可是个麻烦事。”
“是个相当大的麻烦,亲爱的Dino,不过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介意这点。”擦完最后一个杯子,店长轻轻的弹了一下杯壁。“叮——”高脚杯发出了悦耳的声音,那是最近的工厂品无法比拟的薄脆质感的产物。
“现在,”面对只好又转身朝向吧台的治安官,他提起嘴角:“我得提醒您,本店还没有展开晚餐业务。”

丝毫没有服务精神——这就是治安官的第一印象。
矗立在城市边缘的酒馆和修理厂,不论是哪位管理者都似乎没有自己正在营业的自觉。姑且不论在下午还睡眼惺忪的Dino——至少他还对本职工作有点干劲,站在吧台之后的这位则根本是一脸想要送客的表情。
“咳。”Tomoya再度清了清嗓子,惹来店长也是唯一一位店员的关注。
“我真的没感冒,也不需要吃晚餐。”
“……”
“其实我只是想提醒你,我是作为治安官来这里的。”
“好吧,Tomoya治安官阁下,您想要知道些什么呢?”店长轻轻地拆开那个机械的摇柄,仔细地清理起来。
这是个很难的问题,Tomoya也想问自己。
虽然是在危险区的边缘,这家店却丝毫嗅不出那种味道——明亮的店堂、整洁的桌布和餐具,至少在外表上一本正经的客人们正在轻声聊天——它甚至不是酒吧。
“……许可证。”
“开店和酒类贩卖许可就在墙上,饮食许可还在市政厅那里,我想治安官去查询一下不是什么难事。”
好吧这真是一个没什么水平的提问,青年只好扒拉了几口碗里开始融化的刨冰,四处张望着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
从那巨大的落地窗里,可以看到城市的轮廓,以及延伸开来的无尽的荒原。从不知道几百年前的那个时刻之后,这样萧索的风景就一直蔓延着,现在全世界应该都染上了这副绝望的色彩。
“为什么要选这里?”
不知不觉脱口而出之后,青年有些后悔。这是个相当冒失的问题,而且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至少和治安官没有直接关系,他也无意从店里征收所谓的营业费。
出乎意料的是,店主那张不太看得出年龄的脸上露出了“这才像话”的表情。
“……为什么呢?”
不过还是没有正面给出答案就是了。
“我并不是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你知道,城里现在也有很多空位,租金很便宜,客人也会比较多。”相对于这些价值不菲的材料,店铺的租金应该只是小意思。治安官第一眼的印象就是这两个人开店的原因,大概不会是为了赚钱——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有一些更“重大”而隐秘的生意。
“Dino喜欢这里。”
这不是一个好答案。Tomoya叹了口气,这会让他心中的天平倾向危险的那一侧,他发现自己并不愿意这么想。
“城里未必有那么多旧东西要修理,反而是长途旅行的人常常需要整备,不是吗?”
合理。治安官感到了一阵轻松。
“更何况,人们往往会为了美味而寻访那些偏僻的名店,或者说,名店总是在一些比较难找的地方,您认为呢?”
“什么?”青年为这个话题的跳跃性感到吃惊。
“本店的味道,是否会让人流连忘返?”
不不,从刚才起,你就只让我吃了一碗加了调料的冰渣而已,谈得上什么味道?况且刚才的炖菜,不是也被评价称一般而已嘛。
“在下认为,有信心是一件好事。”试探着用低姿态的方式回应,得到了店主满意的笑容。
“要再来一杯吗?”
“不,那倒不用了。”
气候变化之后,四季交替之类已经成了古文书里的名词,常年处于风沙包围的地区远远称不上炎热,基本算是在不披上外套无法外出的温度区域里波动,连吃两碗冰块对一个健康的成年人也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啊,是吗。”
气氛有一阵尴尬,幸亏店门打开时候的响铃声打破了沉默。
来人有着与Tomoya差不多的罕见高大身材,手里提着皮制的旅行箱。
“Cheri殿下。”
他这么称呼店主人,然后把有些磨损的斗篷从肩上卸下,露出了里面的制服。跟Dino所穿的有些类似,不过应该是经过了个人改造,在关节部位镶嵌着皮制品和各式绑带,作为护具的同时又便于携带工具——或者武器。
“你回来了。”
令人意外的是,店主从吧台后面一路小跑去迎接这位看起来应该是他部下的人,并给了他一个拥抱。
“是的,殿下。”对方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白色整齐的牙齿,这个表情让他看起来一扫之前的军人气息,显得十分稚气:“我带咖喱回来了。”

那是治安官第一次见到硝子之国的“骑士团”。之后的日子里,他陆陆续续见过不少骑士,他们大多会毫无预告地推门而入,受到店主的热烈欢迎,然后在几日之后再度离去。
有人来,有人走,这些感觉类似的年轻人里渐渐有了治安官熟悉的面孔,不时也有全然陌生的面孔,然后,还有再也不曾见过的面孔。他们不定期地为两位店主带来一些外面的物品和信息,有Tomoya知道的、听说过的、闻所未闻,Cheri都会欣然收下,而平时都窝在修理厂里的Dino也会频繁地出入,如同迎接家人一般,围坐在桌边闲聊。
不论那场面有多温馨,治安官却无法把他们当做真正的家族。
很明显地,那些年轻人来自于一个有着相同训练背景的集团——这意味着军队或者宗教,这两家店能够如此迅速而安静地建成也应该是依托了他们的能力。
但是治安官仍然有着疑惑,作为宗教集团,他们身上实在太缺乏那种名为神性实为空洞的信仰感觉,而军队……在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分散的自治小镇的情况下,究竟哪里能供养出一支军队?
实际上就像这里一般,在现有联络范围内规模比较大的城市聚居点,也都只有寥寥几人的治安官,连一支完整的警备队都凑不出来。如果遇上什么大事件,都是从民间征集冒险家和好事者,组成七拼八凑的所谓“军队”,能够听从指挥就谢天谢地了。
所幸随着人口的日渐减少,不论是突发事件还是管理需求也同样在减少,在担任治安官十多年的Tomoya看来,这意味着这个聚居点也在不断的衰落。
葬列时而增加,时而减少,人们的心意在摇摆中取得平衡,曾经年轻的治安官在漫长的岁月中也做出了选择。
硝子之国的骑士们也在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最终,在两年前,Tomoya见到最多次的小个子青年也不见了,再也没有谁会突然出现在店里。
但是定期辗转寄来或者托人带来的包裹们却让治安官吃惊,那大约是在某处定居下来的年轻人们的固定联络。
即使如此,Cheri的脸上从没出现过失落的表情,他还是照常开店,招待客人,实验新作,只是偶尔会跟Dino在闲谈间提起某某在某地,或者某某新近结了婚,生了孩子之类的话题。
“那很好。”修理厂的王子殿下总是这么评价。
“寂寞了嘛,Dino殿下?”
“………………”金发的青年埋头吃完了咖喱:“我去开工了。”说着就离开吧台。
原以为他会回答“并不”的Tomoya反而有些意外,看了看收拾起碗碟的Cheri。
“果然还是寂寞嘛。”Cheri注意到他的视线,肯定地点点头:“毕竟是一起长大的。”
“Cheri呢?”
“我不会哦。”店主干脆地说着。
“为什么?”治安官一向以为他是两人中间比较感性的那一个。
“因为有魔法啊。”拿着银色汤匙的手晃动了一圈,形成了一条炫目的轨迹:“大家的心还是连在一起的。”
自己的想法果然还是对的,Tomoya暗暗地褒奖了自己一番。

如果问起这个世界最不可能存在的是什么,那排前几位的一定有魔法和奇迹。普通的生存,以期获得普通的死亡,其他任何的渴求都是奢望的一种,付不起残酷代价的人只能从虚空中去寻找。
但是大家都承认硝子之国一定是有魔法的,不管它是不是来自于酒精。
包括治安官在内的常客们——如同Cheri一开始所估计,大多是些在长期旅行的冒险者,渐渐担负起了硝子之国的骑士的职责。他们往往在来往的各地寻求有趣的、少见的物品和食材,并且一定会回到店里,带来远处的消息。店里越来越不成套的餐具和装饰品,以及修理厂堆得越来越高的零件组就是他们的杰作。
但无论是怎样的礼物,Cheri都接受的十分坦然。
或许正如他所说,这并不是一家酒馆,这里是他建立的硝子之国。
“有时候我在想,也许你才是王子。”
不知道第几次,看到Cheri面带微笑地让常客自己来吧台端盘子,Tomoya说道。
“为什么?”对方倒是没有受之有愧的感觉,只是眨了眨眼。
“……感觉?说起来,有Dino那样喜欢修理机械的王子吗……?”
“是嘛。”Cheri整理了一下衬衫的袖口。从最初到现在,Tomoya从未见他穿过和Dino或是骑士们类似的制服,而总是穿着剪裁精细,却不适合户外活动的衣服,这也算是个证据吧。
“不过对我们来说,王子就只是Dino,也只有他才是王子。”
这句话里的我们应该也包含那些已经散落在各地的骑士们吧,Tomoya这么想着。
“这里是为了Dino建立的国家。”
治安官想起初见面时候店主说的话,默默把杯子里今天新到的酒喝完了。

评论
热度(19)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