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鉄と硝子と銃 1。

收录在上一本蒸朋主题本里~

惯例是架空警告、其他团体成员有警告、OOC警告

J禁 KinKi Kids KT向

 

1.葬列
  
  漫长而延绵的车队在荒漠一般的大地上移动的十分缓慢。领头的既不是巨大的移动要塞,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专业护卫,而是撑着幡旗的僧侣——虽然搞不清楚确切的宗教,不过一概称为修行者总是没错的。
  一辆机车从队伍旁边擦过,远远的拐了一个弯,驶向丘陵的高处。在这城镇与危险区的交界之处,总是聚集着好事者和亡命之徒,窥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总的来说,一般是这样。
  高挑结实的骑士从停在车库外的旧世代的产物上翻身而下,帅气无比的姿势搭配上质地厚重的披风,显得气势磅礴——
  “Dino,帮帮忙……”
  “说过了吧,这种天气不要骑出来,卡灰。”
  金褐色头发的修理工从飞行器的下面把上半身滑出来扫了一眼:“300。”
  “这个礼拜还没开张呢,亲友!”
  “恭喜,再开一百米你就再也不用烦恼这件心爱的外套该拿去哪里洗了。”
  “好吧,你说了算。”青年抬头望了一眼稍稍变得昏暗的天空:“要不要休息一下?”
  “谢了,我刚吃了早·饭。”
  “看来我来的真不是时候。”稍稍听出些端倪,骑士叹了口气。
  修理工站起身来,微笑着敲了敲飞行器的外壳:“喝下午茶之前起码等我把你这古董修好,亲友。”
  
  推开门以后,出现在眼前的是长长的吧台和布局清爽的桌椅。尽管处在边缘区,店内却早聚集了不少客人。明明没有任何美景可言,一整面的落地窗却正对着丘陵下的广漠平原,比起单纯的采光需要,更似乎有着某种坚持。
  “下午好,Tomo。”
  设计者站在吧台后面轻轻打了个招呼:“你迟到了。”
  “嗨,Cheri。”骑士在披风里摸索了一会:“我想我的表停了。”
  “我猜停的是你的古董引擎。”
  “你果然听见了。”
  Cheri擦着酒杯耸了耸肩:“这种天气你不该骑它。”
  “哈!”终于把披风解了开来,露出里面黑色的套装,被叫做Tomo的青年咧开了嘴:“Dino也说了同样的话。”
  “然后呢?”
  “他要了我三百块。”
  周围的人纷纷投去同情的目光。
  “真是一份不错的贺礼。”Cheri把杯子里加满薄荷色的液体,放到他面前。
  “别这样,我可是为了要准备什么烦恼了很久。”轻轻啜了一口,酒量并不差的骑士皱起了眉头:“嘿,这什么玩意?”
  “十周年特调纪念——树上的骑士。”
  “他刚才跟我说叫做不存在的狂想。”一边的客人同样举起了手里的液体:“我敢打赌你肯定不想知道成分。”
  “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挺理解Dino的。”将杯中物一饮而尽,骑士伸了伸变绿的舌头。
  “那么,你带了什么来呢,亲爱的Tomo?”
  眼看杯子又要被加满,高大的青年连连摆手:“一个……嗯,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杯子?”
  “杯子?”
  “Dino说过你想要,虽然我不知道可以具体用来干什么,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个碗。不过起码颜色很配你。”
  “我很期待,谢谢。”
  
  天色越发暗沉了下来,刚才有条不紊的队伍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领头的是谁?”
  不知道谁发了问。
  “大司祭。”Tomo答道,试着闻了闻面前的新酒,至少看上去挺正常。
  “哪一个?”
  不少人轻声笑了起来。
  “谁知道……反正最近在城里挺流行。”
  落在中段之后的人远远不如前面的整齐,还有些黑色的小点脱离了大部队。
  “比上一次糟糕。”Cheri说道:“上一次大概有五百人。”
  “即使是宗教的号召力也大不如前了吗?”骑士对此兴致缺缺。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吧台后的青年突然说了句古老的咒语。
  店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某处播放的轻快音乐。
  “别提这个。”Tomo用金属的指节敲了敲桌面:“他们已经哪里也不会去了。”
  “或许你不该这样说,治安官。”
  迁移者、流亡者、死者。这三者其实并没有太大分别,所以这样的队伍又称作葬列。
  “如果是十年前的我,应该不会说。”一旦露出了疲惫的表情,青年的面孔就显得比初看时更沧桑一些:“不过现在的话,我也不知道。”
  “Tomo……”
  “如果是城里的居民,我会尽我的所有努力来保护。”
  可是一旦舍弃了希望,那谁也无法拯救。
  “敬治安官。”隔桌的客人端起了杯子。
  “虽然我很讨厌你,不过在这里的话,倒是值得为你干杯。”也有这样的说法。
  “谢谢,彼此彼此,不过可别指望我会放水。”骑士从容的扫视了一圈,带着豪快的笑容一饮而尽……
  “咳咳咳,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再一次为杯中的液体所绝倒,刚刚还体现着何为领袖风范的青年快要忍不住干呕了。
  “十周年特调纪念之二,无名氏之墓碑。”
  “在那墓碑上刻上我的名字好了。”
  见到友人稍微的怒意,Cheri歪了歪头:“好吧,那我最得意的三号就留给那个至今没到的。”
  终于缓过了气,Tomo又不免为那个人担心起来——希望他那刚刚吃了早饭的脆弱肠胃能够承受这份心意。
  
  雨不知不觉下大了,夹杂着浓重的色彩冲刷着特制的玻璃窗,名为葬列的队伍已经基本消失在地表。
  “好一副末日绝景。”
  “末日早就已经结束了。”伴随着不耐烦的口气,店门被猛然推开。金发的修理工拎着工具箱站在门口,雨水似乎丝毫没有对他造成影响:“这里可不是世界尽头。”
  最后一位客人登场,硝子之国的十周年庆典终于可以开始了。

 

 

评论
热度(31)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