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シュガーソングとビターステップ。

CP16发售,与talice的KK大正风合志《十二時の針落ちたら》的试阅、试阅、试阅。

 

J禁 KinKi Kids KT向

架空背景 OOC倾向有 KK出场五分钟(喂

 

 


 

 

 

シュガーソングとビターステップ

 

清晨第一杯红茶的味道。

用三种以上茶叶调配而成的温润口感,兑进温热的牛奶则会散发出独有的香气,配上涂抹了橘子酱的司康,无论是精神还是胃都能好好地迎接早晨的降临。

 

“这样写如何?”把手笼在和服袖子里,摆出了文豪派头的男性抬着头,向手持稿纸的青年询问道。

“嗯,会不会有点轻浮。”

“轻浮吗……”男性摇了摇头:“刚君明明这么年轻,却相当古板呐。”

“我觉得这是个优点哦。”黑发的青年放下稿纸,微笑着整理了一下腰间的系带:“毕竟,是这样的店嘛。”

门口悬挂的铃铛那里传来了清脆的响声,青年转身迎了过去。

“欢迎光临,请问是两位吗?”

 

“纯喫茶·蜻蛉”。

描绘上色彩丰富但是却有些过于简单的店名,就像是店主人的个人风格。离繁华的主干道五分钟步行距离,占据了石造建筑的一个拐角,落地窗外放置了一些绿色植物,印着店名的小小招牌旁放置着写有今日菜单的黑板,外表与街景融为一体,说是朴素也好、不起眼也好,确实只是个规模不大的平凡店铺。

营业时间是从上午的十点到晚上的八点,大多数时间只有店主一个人兼当服务生,推荐的饮品是调味红茶,餐点则是“普通的”咖喱饭,点心的品种稍微多些,不过也是些外表简单的茶点,没有丝毫卖相可言。身着搭配白色衬衫的西装背心,腰裹黑色的半身围裙,娃娃脸的店主身兼厨师和服务生,穿梭于店内和流理台之间。

尽管有些单调,纯喫茶·蜻蛉依然很受欢迎。大多数客人是附近的学生,而常客则有逃避编辑和截稿期的作家、只有年轻可以称道的画家、不出名的小剧场演员、疲于奔命的上班族以及隐居老人。在社会上讲求艺术性与华丽的氛围中,蜻蛉对于情侣们来说可能过于乏味,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家连背景音乐都没有的店铺实在是一个能够稍稍放松的好场所。

红茶、咖啡、柠檬苏打水,就着司康或者小甜饼,可以独坐一天的大有人在。不论是看书、发呆还是与店主闲聊,客人们都显得自由自在,而明明汇聚着各式香气的店内却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氛围。

节制、或者说禁欲。

常客们如此评价蜻蛉,满足之余偶尔也会带上点遗憾。希望增加一些时髦的饮料、配合不同口味的法式甜点——或者起码给怎么看都跟学食一样的咖喱饭更换点新内容。店主总是用“耐心倾听、一概不理”的腼腆微笑作为拒绝,渐渐地反而成了蜻蛉的“名物”。

“明明这么年轻……”的句式经常盘旋于桌与桌之间,一旦说出口,就会获得周围人无言的点头认同。

被称呼做“刚君”的店主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普通稍瘦的身材,比一般男性略长一些的柔软黑发却显得很清爽,丰润的脸颊和清澈的圆眼睛增添了几分稚气,在遇到问题和对待客人的牢骚时沉静的态度则让人倍生好感。

店主偶尔也会参与客人们的闲聊,但是却从未透露过自身的情报。姓氏、年龄、来历、甚至年纪轻轻就能独立开店的资金来源一概不知,大家都无奈地称他为“秘密主义的刚君”。只能从他那混着些许鼻音,有些独特的语尾推断他大概是关西那边的人。

“我觉得不会是大阪。”作家这么说道。

或许是因为店主的态度,常客们之间也习惯以代号来相互称呼——如果称呼为“先生”的话,恐怕应答的人也太多了点——曾经有人这么苦恼过。

“可以理解。”画家附和道。

“我有点怕京都人啊……”演员一边说着,一边扇着扇子。时值盛夏,刚刚跑进来的他已经连灌了两杯苏打水。

“应该也不是。”隐居慢悠悠地喝了口咖啡:“京都的人啊,可是很讲究的。”

“我倒是觉得挺讲究的了。”演员环顾着周围:“对吧,刚君。”

天气过于炎热,今天连店主也仅仅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没有标志性的西装背心,显得比平时更加清爽。

“当着别人的面这么讨论不太好吧?”计算着泡茶的时间,青年回应道,语气里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快。

“那,刚君是哪里人呢?”

同时面对几道目光,刚镇定地把白色的瓷杯和茶壶放上托盘:“秘密。”

“所以还是绕回来了嘛。”画家失望地瘫回了椅子里,特意选择了采光良好的窗口位置,不过看起来从上午到下午,雪白干净的素描用纸并没有减少的迹象。

“啊,我的大吉岭。”演员招呼道。

往杯子里注入了深橘色的茶汤,刚把茶壶放下,微微鞠了个躬:“请慢用。”即使是对待常客,这一套程序也从不减少,所以隐居才会猜测他受过良好的正式教育。

“这个香气……”喊着热啊热啊的演员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果然还是大吉岭好啊。”

“不喝冰咖啡了?”隐居笑道。

“不不,那个,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之前去其他店喝了最近刚刚开始流行的饮料,不过看来没有获得美好的体验。

“这边也可以做哦,ice coffee。”从柜台后面传来了店主的声音:“因为有刨冰机。”

虽然情况很罕见,不过蜻蛉也会为了安抚被家人带来的小孩子准备一些特别的餐点,夏天的话,浇上了糖浆的刨冰是最有效的。

“真的不用了。”被当做儿童对待的演员害羞了起来:“说起来,明天是那个日子吧?”

“是啊!”画家也提高了音量:“好不容易……”

“也没那么久吧?”作家拿起烟斗抽了一口

“老师也不用装作镇定了。”隐居悠哉地说道:“不是还狠难得的遵守了截稿期嘛。”

“那、只是因为这周的状态好而已!”

“是是。”周围多多少少冒出了笑声。

“看大家这么期待的样子,刚君不考虑一下吗?”隐居提议道。

“是什么事呢?”店主歪了歪头,又显出一副无知的样子。

“多叫光小姐来店里吧,一个月才一次也太少了!”

“对啊对啊。”

“啊啊,原来如此,从刚才开始,大家在说的是这件事啊。”

“不要恍然大悟啦!除了这件事还有别的吗!”

“我以为在说午餐呢,明天是一个月一次的牛排盖饭的日子呢。”

“……这种好像是一回事又不是一回事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简而言之就是又被刚君给骗了吧。”

“刚君的玩笑真是好长的铺垫啊。”

“哪儿的话。”店主向着众人又鞠了个躬:“真是非常不好意思,不过明天光小姐有要事在身,不能来店里跟大家见面了,还请谅解。”

“哎————”

“度日如年啊,度日如年!”

“太让人失望啦,刚君!”

能把这样的抱怨大声说出口,也可能是只有在蜻蛉才能做到的事。

“亏我还准备了礼物!”

“想邀请光小姐做我的模特儿的。”

“刚君是不是没有好好的付薪水啊?”

尽管嘴上这么说,常客们明天也会准时出现在店内吧。青年一边倾听着他们的不满,一边把目光投向了店内的最深处,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之下,是一张单独的座位,而这个近乎某人固定席的位置上,今天是空的。

 

 

 

评论
热度(21)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