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28岁的Hellowork。

旧刊放完啦! 

这周左右开新刊通贩

 

……………………就这么点儿肉渣也能屏蔽……

28岁的Hellowork

堂本光一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如果对方确实是人类的话,应该是比自己略微年轻的男性,四肢匀称修长、在公务员中少见的蜜色皮肤搭配出运动系的感觉,显得很健康。

“您刚才说什么?”

出于对对方职业的尊重和为自己的前途考虑,光一仍然坚持选择了敬语。

对方眨了眨眼,上扬的嘴角让端正的五官显出一种愉悦的表情:“我说,给您推荐的是这份工作。”从瞳孔中射出的捕猎般的光芒,让光一恍惚间觉得他有着某种猫科动物的基因。

“不,我不太明白。”

好在对方并不拥有猫科动物常见的习性而显得不耐烦,反而又把手里的文件递了过来:“正如上面所写,我们参考了堂本先生各方面的条件和要求,为您推荐这家企业。如果您接受的话,将会立即安排面试。”

“不,可是……”光一再度确认那份“推荐书”,上面所呈现的企业名称是Shamanippon株式会社,提供的职位是——“勇者”。

“说老实话,我可一点都不明白。”自认怎么也算电玩世代出身,光一终于组织起了话语:“这是游戏公司吗?是在招聘程序员还是测试员……吗?”

“招聘的职位就是勇者,堂本先生。”对方的话语依然那么带有专业性:“招聘的对象是28岁、男性、出身于关西、家住东京、四口之家的弟弟,曾经从事机动车研发工作,目前正因为母公司收缩业务而被裁员的堂本先生。”

 

大约六个月之前,堂本光一失业了。

大学毕业之后就内定进入了自己一直向往的公司,从事兴趣所在的机动车研发工作整整五年,即使不算一帆风顺,也起码是得偿所愿。不过这种美好时光在母公司把整个部门卖掉之后结束了。

这种不上不下的年纪和资历,加上埋首于研发而不愿意转职业务部门,堂本光一等于被新旧两家公司抛弃,成为了失业大军中的一员。当然凭借着几年工作的储蓄,还是独身的青年不至于过不下去,只是在并无人脉基础的情况下,再就业成为了难题。

试着辗转了几家公司,都表示研发部门不缺人,让一心只想搞技术的光一很失望。同时,随着失业时间的延长,人力部门的问题也越来越刁钻,大约是看出他无意转做业务,很多公司连面试的机会都不给了。

所以,这一天,堂本光一踏进了区役所的职业相谈部门。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听着自己对面这位工作人员越来越诡异的言谈,光一最后还是没有接下那份提议。拿着其他几份招聘信息,他走到了休息区。

总觉得异常疲劳呢。刚才的对话在脑子里回放着,光一伸手买了一罐可乐。或许咖啡才是上上之选,但是他总是改不掉这小小的爱好——这种坚持大概也是至今应聘失败的原因。

随手看起了区役所提供的求职情报,不知不觉间有人坐到了他旁边。光一抬头发现,正是刚才那位接待他的青年。

对方完全不像运动系一般手里点着烟,饶有兴味地看着光一。

“有什么事吗?”

“与其说有什么事,不如说是特意来找你的。”

“刚才那份工作恕我拒绝。”

“唉。”对方长叹一口气:“谁叫我的运气这么差呢,打赌输了不得不干。”

这番话在光一听来,大约是等于了刚才的谈话属于整人大爆笑系列,反而放心下来,只是毕竟被浪费了不少时间,让他还是有些不快。

“请不要随便拿别人的人生开玩笑。”

这么说着,对方却笑了起来,更露出几分狡黠:“要说是玩笑嘛,也应该算是吧,不过可不是区区在下的缘故。”他又抽了一口烟,从肺部喷出的白烟之后,光一觉得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在大厅里会因为交谈而造成的嗡嗡声完全消失不见了,也没有其他人往休息区这里来——按理说休息区处在采光很好的通路旁边,并不是死角,多少该有人路过才对。

“说起来,你就没好奇过吗?勇者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

“在魔物横行的世界里,勇者挥舞着光明之剑,踏上讨伐魔王的冒险之旅,不觉得挺激动人心的吗?”

“如果是驾驶超大型人形机器人还有可能。”光一的思路完全在实际可能性上,凭借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搞不好能试着操纵看看。

“所以说,真是麻烦啊。说到底都是你们的错,如果按照原计划在12岁的时候签约,大概就会很轻松的答应下来吧。”不知对谁抱怨着,青年隔空喊话般地说道:“又不能一棒子打昏……什么?会不会太老套啊?许可下来了?早说啊。”

他站起了身,把烟按熄在烟灰缸里,然后突然抓住了光一的手臂。

“可乐喝完了吗?”

“哎?”

“气压变化可能会有影响哦。”

下一秒,光一意识到自己已经悬浮在高空中,向下望去,能看到变得如同玩具一般的区役所和四周建筑。

“要开门了。”从上面传来声音,光一抬头看着猫脸的青年——应该是他带着自己飞上来的——当然也可能是瞬间移动之类。然后在正前方的天空中,确确实实出现了名词意义上的门,正在缓缓打开。

青年加诸于他手臂上的力量增大了,光一并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一路顺风,勇者大人。”

然后他就像个棒球一样,呈现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被扔进了门内。

易拉罐在气压的作用下略略变形了,里面的可乐却没有喷出来,幸好。这是光一最后意识到的一件事。

 

总觉得有种很香的气味。

堂本光一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围着围裙的背影坐在自己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光一尝试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可乐罐。对方专心致志,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

“请问……”

对方被吓了一跳似地,转过身来,光一才发现他正端着一盘咖喱。

“啊,你醒啦?”对方转了转眼睛,仍然划拉了一口咖喱:“抱歉抱歉,我看好像快冷了,就先吃掉了。待会长老来了就给你盛碗新的。”

“长老?”

对方却再没理他,只是回过头去一边吃着咖喱一边说起了话——对着空气但却并非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景象,让光一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最近在哪里见过。

“嗯,醒了醒了,请长老他们过来吧,嗯嗯,没吃没吃,真的啦。”

光一从“对话”里没得到什么信息,只能打量了一下房间。房间看起来是个普通的洋式,除了床和桌子以外没有什么家具,窗口望出去只有成片的山岭和森林。

看不出有什么不寻常之处,光一开始思考自己被猫颜的青年催眠的可能性。

这时门开了,有个穿着长袍的男人进了房间。说是长老的话,也未免太年轻了,至多只是三十五岁上下。

“幸会幸会,勇者大人。”

光一感到一阵眩晕。

“城岛长老。”桌旁的青年礼貌地站了起来。

“殿下,你果然吃了吧,咖喱。”

“…………”被叫做殿下的青年似乎没打算反驳,只是站起身走向流理台:“我再去给你们盛。”

城岛长老把桌子旁的椅子拖出来,示意光一坐下,然后开始了“应该是惯例”的讲解。

 

“总之,在这个世界,我的职业是勇者,需要带着一队人去魔王城。”

“对对,大家等了16年了。”

姑且不说这个不长不短的年份,光是边吃着咖喱边说这件事已经够奇怪了:“然后呢?”

“什么然后?”

光一抬眼看了一下长老,对方正在莫名地挤眉弄眼,而另外一直沉默地青年,仍然专注地吃着盘子里的咖喱。如果说那个把自己扔下来的是猫的话,这个应该就是小熊猫了吧,有种让人无法生气的感觉。

“就是到达魔王城之后……要怎么办?”

长老捋了捋不存在的山羊胡子:“到时候就知道了。”

“可以回去吗?”小熊猫青年突然停了下手中的勺子,然后又继续吃了起来。

“视你自己的意愿,如果坚持要回去也是可以的吧。”长老确认般点点头。

“明白了。”光一放下手中的餐具:“现在这样也不是办法,干吧。”

“您能理解真是太好了。”城岛长老一瞬间两眼放光,明显落入圈套的感觉让光一想去确认他身后是不是有条狐狸尾巴。

“那我们就快点签约吧。”

摆在光一面前的“契约”看起来一点都不古老,只是几张A4大小的打印纸,抬头还是临时任免通知——内容类似在区役所见过的内容:堂本光一(28岁)临时受聘于Shamanippon株式会社,担任勇者一职——只是一张用人合同。而薪水的数字让光一揉了揉眼睛,比他之前的公司翻了一倍还不止。

“真的有工资?”

“当然,我们可不是什么黑公司。”长老向青年确认道:“对吧,殿下?”

青年点了点头,把笔递给光一:“要签吗?”

光一看着那不知为何露出期盼表情的青年,毫不犹豫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式三份,契约成立了。”

伴随着长老的签名,光一周身突然被光线笼罩了,再之后,他就穿上了一身合体的幻想风服装、包括感受不到重量的局部铠甲和挂在腰间的剑。暗忖一下好歹自己剑道是有段位的,刀换成剑应该也不至于太窘迫,光一试着抽了一下剑,又插了回去:“这样就行了?”

城岛长老喜气洋洋地竖了下拇指:“不愧是勇者大人。”

“这可并不怎么让人高兴。”光一嘟哝了一句:“其他人呢?”

“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他……不一起走吗?”光一看了眼去洗盘子的青年。

“殿下啊……”长老又露出那种有所图谋的笑容:“以后会遇到的。”

是出资人的设定吗?光一挠了挠头发。

“一定要来见我呐。”青年转过身,朝着光一微笑起来。

新任勇者大人不知不觉地点了点头。

“好了,在那之前,你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家?”

 

勇者·光一在自己的床上被闹钟吵醒,看了眼手机的时间,他把头又埋回了枕头里。到达这里已经快有一年时间了,他早就开始习惯了这个居然能收到手机信号的异世界。

“光酱,什么事?”

旁边传来含糊地询问声。

“没事,你睡吧。”光一伸过手去,安抚般摸摸只从被子里露出一颗脑袋的恋人。

“嗯。”

实际上,勇者的任务已经在好几个月之前就结束了。带着包括猫颜青年——翼在内的一行人,光一无病无灾地来到了魔王城,当然也知道了城岛所谓的到时候就知道了。勇者契约确实是张临时契约,真正的契约是由魔王殿下提供的。

勇者是属于魔王的、魔王也是属于勇者的——这样匪夷所思的约定。

不过光一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是自己,没有犹豫地签下这份终身合同,在再度见到那个像是小熊猫一般捧着盘子吃咖喱的青年之后。对方脑袋上真正长的可不是圆圆的耳朵,而是尖尖的角,隐藏在微微卷曲的黑发之中。绿色眼睛的魔王要求他留下来,而他答应之后,殿下也就成为了陛下。

本来应该在16年前实行的。魔王高兴地说着,同时又想保持着威严一般板着面孔,显出了一付胸有成竹的模样。

自己大概一辈子都没法搞懂这个世界的规则,光一这么想着,伸出手去摸了摸那鼓鼓的脸颊。

在历代的魔王和勇者中间,也有别的达成约定的方式,恋人关系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不过他却对此没有抱有疑问。或许16年是个确切的数字,光一偶尔会想,自己对魔王毫无抗拒,就像是已经交往了很多年。

“要出去?”

光一换上西装的时候,魔王大人彻底的醒了,显得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勇者现在的工作大多是协助魔王的管理以及平定些许地方性的混乱——比如两村的地界划分有问题或者谁家的姑娘跟人私奔了——这种在普通社会被叫做民事纠纷的事件。以魔王代理的勇者身份,比一般性的地方事务官要有权威的多,光一虽然觉得这个体系肯定大大有问题,不过总不好意思干领薪水天天在魔王城混吃混喝,还买了几本法律方面的书籍来参考。当然在需要动用武力和体力的情况下——比如大型建筑项目,则是魔王与勇者共同出面来协助,简直是方便快捷。光一估计这个和平过头的世界的魔王和勇者大概是所谓的万金油,哪里需要哪里召唤。

但是感觉不坏。自己虽然并不热衷于帮助他人,但是获得能力之后承担与之相应的责任是符合光一的美学的。

恋人脸上浮现的笑容,让魔王大人的心情变得有点糟糕。

“要回去?”

光一点了点头:“有事要回家一趟。”

“哦…………”

“会回来吃晚饭的。”

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进去,光一匆匆穿过了“门”。

许可在几周之前就申请了,踏上久违的街道,光一深深吸了口让花粉症患者痛不欲生的空气,向着目标方向快步走去。

 

直到晚饭时间,魔王大人的心情都没有变好。光一带回了季节限定口味的鲷鱼烧,也只吃了两块就放下了。光一却浑然不觉,依然跟翼他们一起聊着天。

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很多次,但是今天也仍然算个重要的日子。魔王心想,躲进了房间,在床上摊平。

这样的行为大概不太好。躺了一会,魔王反省到,身为男性体,不应该像女孩子一样闹别扭。就在他从床上坐起,想去再跟翼他们打个招呼的时候,房间门被打开了。

当然进来的是能得到默认许可的勇者光一。他还穿着早上出门的那套西装,显得有些局促。

“Cheri。”光一清了清喉咙,试着叫出恋人的名字:“有礼物。”

装在绒面盒子里的是银色的戒指,简单的设计,内里刻着K to C。光一的左手无名指上不知什么时候也戴上了同款的戒指。

“结婚戒指。”光一拉住魔王大人的左手,然后有点小心翼翼把戒指戴了上去。

魔王大人只是安静地看着,没有表示赞成也没有表示反对。

“这个就算是我那里的契约了。”勇者把嘴唇贴上戴着戒指的手指:“呐,Cheri?”

他得到的回应是一个深深的吻。

 

 

 http://weibo.com/p/1001603778163401468001

 

 

 

“笑什么。”尽管已经快沉入睡眠,Cheri还是抗议道。

“魔王大人真是可爱,特别是主动的时候。”

恋人翻了个身,留给他一个圆润的背影。光一吻了吻他露出来的后颈,也躺了下去。

“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知道。”

“在成为魔王之前,我已经过了很多很多很多个生日,光一只过了28个生日。”

“嗯。”

“生日礼物可是不退的。”

“当然。”光一用左手摸索了一下,牵住了恋人的左手:“我都知道。”

有一种说法是,当契约成立的时候,就是魔王诞生的时刻。不过光一并没有选择那个日期,对他来说,Cheri本身的存在更值得纪念。

定下契约的勇者似乎会跟魔王活得一样长,这是件好事。

听着怀里安定的呼吸,光一也闭上了眼睛。

下次回去的时候,就该带上Cheri了。

 

28岁的时候,失业的堂本光一找到了自己的终身饭票——或许只是无数世界线中的一个选择,或许不是最明智的那一个,但他自觉已经获得了身为勇者的最高奖赏。

 

评论
热度(13)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