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千夜一夜の夢 5

5

 

暑假开始的时候,光一留在了学校。倒不是说有多重要的研究,或者不想回家这么正经的理由,只是单纯的没有什么要做的事。如果硬要说起来,光一是在个人主义成分浓厚的家庭里成长起来,父母也好,长姐也好,彼此之间都有着独立的默契,并不刻意追求那种大家一定要在一起的和乐融融氛围。

光一拟定了时间表,打算一边在图书馆里查阅资料,一边找份兼职,赚点零用钱,最后一周再回家一趟就行了。因为大学离东京不远,来往便利,放假期间他一般都是这么度过的。

由于父亲任职的关系举家搬至东京已经十多年,如果还在关西的话,大概自己就会邀请刚一起回老家了吧。虽然是在普通的公寓住宅而不是带着后院的老宅,不过地区上也有很多深具传统的景观风貌,应该挺符合刚的兴趣的。

或许自己今年这样留在学校,也有想跟同样没回家的刚再多待一阵的缘故。

所以刚问光一要不要跟他一起回老家的时候,光一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太好了,走吧。”刚就这么站起身:“车已经在楼下了哦。”

“……现在?”

“去机场要花不少时间。”

于是光一就这么两手空空地走出了宿舍,上了一辆之前没见过的加长进口车。幸而驾驶座上的人是经常跟着刚的那位,让光一着实松了口气。

车平稳而安静地行驶在学园都市的道路上,车里的小桌上准备了冰镇的饮料,旁边放着一本小册子——印着菊花纹样的绯红色外皮,对光一来说介于熟悉和陌生之间。

“刚少爷,可以按照预定的时间到达。”

司机这么说着,一边透过后视镜向光一微微点头示意。

“这样比较好。”

刚喝了一口饮料,从柜子里拿出手柄:“要打游戏吗?”

 

在车上玩家用主机平台的格斗游戏,大概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光一摘下眼镜,捏了捏发酸的鼻梁,这才注意到自己站着的并非大学所在城市的机场,而是成田。

熟识的司机向二人鞠躬之后,坐回了车里,就这么开走了。而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刚正在和一群——数量上只能用群来形容——黑色西装的男人们说着什么。注意到光一的疑惑,刚笑着朝这边挥了挥手:“稍等一下哦。”

之后就有地勤人员过来,领着他们两人和那群黑西装,走向了大厅的深处的通道。直到被发还了那本红色的小册子,他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说准备做什么。

光一还处在“不是吧我居然就这么出国了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的震撼里,立刻又被头等舱的情况吓了一跳。黑西装们以某两个空位为中心分散地坐着,除此之外并无他人。

“幸好时间来得及呢。”刚自如地坐在了其中一个空位上,招呼着光一坐下:“让别人等太久可不好。”

“啊……嗯。”虽然还想说点什么,不过看这情况好像也没什么意义,光一只是给出了含糊的肯定回答。

“总觉得、有点开心。”刚侧过身对着正在仔细阅读救生说明的光一:“能和光一一起回去。”

“…………嗯。”明明口袋里只装着宿舍的钥匙和几枚硬币,青年却突然地镇定下来:“这样的体验也不错。”

在起飞的轰鸣声中,也不知道刚有没有听清楚。光一转头看了看他,发现刚闭着眼,毛毯一直盖到胸口,把整个人紧紧贴在椅背上。

原来会害怕啊,怪不得这么不想回去。

光一抿了抿嘴,把自己的右手重叠在刚用力握住扶手的左手上。

刚睁开了眼,有点愣愣地望着自己,光一张了张口。

た、の、し。

う、れ、し。

应该是传达过去了吧,刚笑了起来,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眼角大概是紧张造成的泪水,左手松开了扶手,转而握住光一的手。

光一明显感到自己的体温上升了,大概脸部到耳朵的毛细血管正在砰砰地破裂——他不好意思地转动僵硬的脖子去窥探四周,发现黑衣西装军团都端坐在位子上,训练有素的脸上并没有透出什么异常的表情,只是透过墨镜,甚至无法肯定他们注视的焦点在哪里。

光一只能向内缩了缩身形,面朝着刚,掩耳盗铃地用椅子和背部遮挡住可能不存在的视线。

之后,疲劳感和安心感交织,光一和刚一起陷入了浅浅地睡眠中。

到底是飞了多久呢?途中也几次模模糊糊地被刚叫醒,佐以红酒吃了很昂贵的餐点,然后又稀里糊涂地睡下了,结果连空乘短裙下的美腿也没能好好地欣赏,就到了降落的时刻。说不甘心,好像又有点不甘心,但是刚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如同初次在体育场旁一般,斜靠在自己的肩上睡觉的样子,让光一觉得又没什么特别需要不满的。

“目前,机外的温度为摄氏39.7度、华氏103……”

广播用着英语、日语和根本不知道是哪国的语言快速播送着,光一盯着显示目的地的地图,还未能从睡眠中彻底清醒过来的脑子只能约略分辨看起来有点眼熟的轮廓,捕捉着少量的信息。

总觉得,看起来不太像美国啊……从机窗望出去,也只能看到一个庞大的现代化构造机场而已,就像每个中心城市所拥有的,占地广大而略显荒芜。

飞机还在滑行阶段的时候,刚好像终于活了过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到了到了,这次好像飞得很快呢,值得表扬。”

应该……是正常飞行的吧,光一稍稍有点后怕起来。

在空乘的邀请下,黑衣军团分为三组,如同登机时一样,带领着两手空空——除了口袋里的手机和光一略显紧张地握住的护照以外——一身轻松的青年二人组下了舷梯。

而等在下面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接驳车,而是体型庞大、宛如战车群的车队。

更为虚幻的是,从位于中间的车中跳下来,拉开车门、目测是司机的人身穿白衣,留着络腮胡,还戴着白色的头巾,完全是一般来说只在新闻中见过的打扮。

被自踏出机舱开始感受到的,超越一般意义上的灼热而干燥的空气包围着,光一这才意识到自己在空中看到的景象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荒芜。

跑道周围因为高温的蒸腾而略微扭曲的风景,使得明明是白天,却更像是一个梦。

“欢迎到我家,光一。”

刚朝着呆站在原地的光一伸出了手。

 

评论
热度(10)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