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千夜一夜の夢 2

一直在赶稿忘记放……

 

2

走出了店门,四月的夜晚已经称得上十足温柔了。车还停在上一家店那边,比起移动过去可能直接回宿舍比较近。好在这家店本来就几乎开在学校里——对于这座几乎以学园和研究所为基础建立的城市来说是件很普通的事——所以正对着一部分的宿舍区,如果是住在这一片的话,倒是还算方便。

不过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可能要横贯好几个区域,穿过占地广大的设施才能到达目的地。希望つよし还足够清醒到能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光一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手感挺好的、不愧是圆圆。指尖接触到的皮肤带着微微的湿气,让光一不禁想再度捏捏富有弹性的皮肤。如同雨山一般的睫毛轻轻眨动了几下,青年只好有点失望地收起恶作剧的心情:“你住哪里?”

还是毫无变化地栗色眼睛疑惑地看着光一,如果不是靠在肩上的人呼吸中带着灼热的酒气、反应迟钝,光一几乎要以为他是在装醉了。

“ども!”

这算是道谢还是只是在叫自己的名字,光一有点分不清楚,只好放在一旁:“你住在宿舍里吗?”

对方似乎尽全力思考了一会:“前……前面。”

应该是指面前这两区的宿舍吧,光一让他靠墙站好,自己半蹲着微微曲起了身体:“上来。”

好在这种程度的指示还是能听从的,体温有点高的身体从后方靠了过来,光一让他双手牢牢揽住自己,站直了身体,向他示意的方向大步走过去。

随着夜风飘过来的是若有似无的香气和零碎的花瓣,光一想起这两座宿舍的前面应该种了不少樱花。果然刚刚转过街角,就看到了道旁两边盛大开放的樱树。今年最初的赏花、而且还是夜樱,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啊。

不知是否因为开学不久,平时应该挺热闹的宿舍区也没有太多灯光,光一背着喝醉的青年,不知不觉放缓了脚步。背上的人不知道是睡着还是醒着,显得很安静。就身高跟自己差不多的成年人来说,他的体重有点过轻了,罩在套装之下的身形直接接触到之后却显得柔软而绝不纤弱,有一种奇妙的游离感。

……不不,对着今天才认识的同性身体产生感触什么的,真是太诡异了。光一摇了摇头,或许是发梢擦到鼻子了,他听到背上的人小小地打了个喷嚏。

“醒了吗?”他又把青年向上托了托,稍微拉直一些身体的角度。

“好美。”

光一几乎可以感到他胸腔的震动从自己的脊背上传来。在空气的流动中,花瓣从树梢翩然飘落,白色的碎片旋转着折射出月光或者宿舍的灯光,时不时地在眼前飞舞,整条街都如同由樱花组成的隧道一般——也是大学的名胜了。

仿佛怕打扰他一般,光一无意识地连呼吸都变得小心起来。

突然地,搭在肩头的突然离开了,一小会之后伸到了光一的面前。

“抓到了。”摊开的手掌上是完整的心形花瓣,纯白中透出些许的粉色,然后随着脚步的震动,又从手上飘了出去。

手的主人很遗憾般的叹了口气,反复蜷曲了几次手指。光一注意到他那精心修剪的指甲,以及与跟容貌同样稚气的手指并不相称的厚重金属戒指。

“还有很多。”光一迟疑着开口。

“嗯。不过已经够啦。”背后传来的声音澄澈释然,毫无芥蒂:“日本的美学,真的很难啊。”

你说这个谁懂啊!默默地把这句话吞了回去,大概是光一仅有的浪漫神经在起作用吧。

つよし应该已经完全酒醒了,可是自己并没有要放他下来的意思,光一察觉到这一点,沉默地走完了樱花道——也就意味着两座宿舍都已经过了。

“要往哪边……”

“谢谢你,堂本君。”光一迟疑的时候,刚已经从他背上轻巧地蹭了下来:“到啦。”

“到了?

岔路口的中央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从立式车标看起来就价值不菲。敞开的后座车门旁站着一个男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青年从光一的身旁经过,笔直地向着汽车走去。穿着西装的男人在他弯腰上车的时候熟练地把手搭在顶上,然后关上了车门,坐上了驾驶座。

忽然间刮起的一阵大风,掉落的樱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光一从旋转的连绵花瓣之间看见青年放下了车窗,向着他微笑挥手:“下次见,堂本君。”

然后这樱风暴结束的时候,只留下厚厚一地的粉白花瓣和他一个人。

高级车和つよし消失在樱迷宫的夜色之中,让光一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大概只有手臂上残留的重量是唯一的证据。

评论
热度(9)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