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千夜一夜の夢 1

阿拉伯paro逆转捏造版……?

其实重点是在某黑科技大学……

千夜一夜の夢

1

“这真是、万万没想到啊。”堂本光一躺在灼热的沙堆上说,仰头就是让人无法直视的烈日——即使是在盛夏的日本也没见过的模样。

“不……”从手机另一端传来的长濑的声音也缺乏一如既往的乐观气息:“我觉得一般人的话,在上飞机的时候就发现了。”

“一般的话呢……”

“一般人的话呢。”长濑又强调了一次,虽然明明只是电波,却好像也隔着半个地球一般遥远。

 

四月开学的时候,堂本光一被拉去参加了联谊。

身为四年级的学生,就业的人有部分已拿到了内定,反而打着最后的学生时代之类的名义,开始了破格的玩乐。而作为升学组的光一,在前期的准备中倒也不算是能拿学业当成借口。

“社会经验嘛。”拉他入伙的其实是研究室的前辈,据说每年的这个时期都会组织些诡异的活动来诓骗新入学的一年生和后辈——至于他的博士后期课程到底读了几年了,从那张娃娃脸上还真是不怎么看得出真相。

不管是跟教授还是同学,总也还是免不了要应酬的,特别是在人数不多的研究室,不能跟大学时代一样怕麻烦。这样的常识,堂本光一还是具备的。

于是他还跑去学校附近的理容院花了不少时间打理了一下头毛——在备考期间已经长得遮眼不得不用发夹挡起来,被亲友形容为鬃毛一般的褐色短发,还稍微做了个有点轻飘飘的造型。然后从衣柜里找出了件新T恤搭上衬衫,开上了刚买没多久的二手车,心里有点忐忑又有点儿期待的去了前辈指定的会场。

开场是安排在了校园附近仅有的还算有氛围的餐馆,男生这边除了光一和前辈,还有三个已经找好了工作的四年生,而女生那边则是新旧对半,还附带了一个。

“つよし君说他没参加过联谊,所以一定让我们带他来。”年长组的女生微笑道:“对我们来说这样也比较安心呢。”几个人互相示意,男生这边也只好附和着:“啊哈哈哈,这样人数正好嘛。”

……怎么算都不是正好吧!

随着青年在自己对面坐下,光一忍不住瞟了一眼前辈,组织者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让人觉得他是不是早有准备。“情报工学的腹黑男”名声在外,身为后辈的光一再怎么游离也有所耳闻,不过仍然是不得不被推进这个坑。

餐前酒上来的时候被要求做自我介绍,光一是男生组的最后一个,好歹没结巴的把准备了的句子说完,没想到对面的圆圆青年就先开口了:“どもと?这个姓挺好玩的啊!”

在关西算不上是罕见,不过全国范围也算不上普及的姓氏,被说好玩倒还是第一次,光一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接。

“嗯~ども呢……ド、モ……”

对方似乎还在回味,女生也顺次开始了介绍。精心打扮的年长组不说,有些生涩的新生组也别有风味,这么看起来组织者倒是还存着几分良心。更何况对方完全没有露出捕猎长期饭票的意思,更是让人颇有好感。

相比起已经拿到内定的女生,光一倒是比较不可靠的那一方。

不过这张桌子上看起来最为奇特的存在正慢吞吞的举起了手:“到我了吗?”

“到了到了。”旁边叫做佐藤的女生把他的手拉下来:“普通的就可以了。”

“我叫つよし~主修国际法,因为是归国子女所以如果有奇怪的地方请纠正我。”

一般来说没人会把需要纠正放在自我介绍里吧……就在光一疑惑的这点时间里,旁边的诸位当然不会充分发挥友爱精神,各自寻找好了目标聊起天来,只剩下光一面对这个圆圆的后辈。

圆圆的——这是光一的第一印象。自称つよし这个闻所未闻的冷僻姓氏的青年绝不算胖,脸也不圆,穿着合体的白色衬衫和西装三件套,应该说是比光一更有诚意的打扮,不过在这种气势算不上正式的场合又有点显得孩子气的拘谨了。

究竟是因为短短的黑发里的发璇还是因为过于坦率的目光接触产生的错觉,光一没能去分辨。外国人似乎都坚持交谈时也要将目光投注在对方身上,这点对日本人来说有点困难呢,不愧是归国子女,这么胡思乱想着,就对付了大半的时光。

续摊是安排在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居酒屋,在隔间里坐下之后气氛一下就热络了起来。

“说起来,つよし还去过那边吧,非洲?”不知道谁提到了毕业旅行的话题,大家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各自的海外经历。

“准确的说应该是南非和周边地区而已。”

“呜哇,动物迁徙什么的,应该很壮观吧?”“总感觉去那边的人还挺有勇气的。”“喂喂又不是去做志愿者,旅游什么的……”“你这家伙明明连冲绳都没去过。”“不,说起来还是夏威夷……”

未免也太热衷于夏威夷了吧!同样没有去过冲绳被戳到痛处的光一同学不由得腹诽起来。

“非洲,很好哦。”从桌子的那头传来小声的嘀咕,圆圆青年拿起手边的纸巾把玩着,不一会就折叠出了动物的形状:“莱昂。”

比起狮子,那怎么看都像是狗啦。

不过对方倒是完全没有在意,孜孜不倦地继续着手上的作业。一会儿工夫面前的餐盘空隙间就站满了很多狗和狗的亲戚,按照本人的说法大概是黑豹啦、斑马啦等等——虽然比起非洲大草原更像是个小型的宠物聚会。

这到底是该说灵巧好还是不灵巧好……光一踌躇着,看到了最新的成品:“企鹅。”

“嗯嗯,帝企鹅。”对方十分高兴地点着头。

这已经和非洲完全没有关系了!光一看着他拿在手里比划着,突然注意到一件事——对方应该完全是醉了。

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喝不惯清酒吗……还是在之前……总不会是餐前酒吧。

“锵锵……”手里摆弄着两只动物开始对打,青年嘴里语速极快的嘟哝着什么,光一完全分辨不出来。

“喂,佐藤君……”他试着招呼似乎与つよし比较熟稔的女生,但是对方正聊得愉快,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低声的提示。倒是光一被一旁的同学剜了一眼,大概是把目标锁定为佐藤,所以让他别去打扰。

仔细想想也是。

对方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又是和同学朋友在一起,稍微喝醉个一两次又有什么关系。光一始终理不出自己对初次见面的青年感到焦虑的头绪。

“つよし君。”

“嗯?”对方抬了抬头,通透的琥珀色眼睛并没显得涣散,反而更加集中地盯住了光一,让他突然觉得有些酒精上涌。

“つよし的汉字是怎么写?……”

“国王~~~游戏~~~~”交谈被前辈带着醉意的喊声打断了。

“哎~~~~~~~~”女生组发出了略带吃惊的声音:“要玩吗?”

“放心吧,只是很普通的~~绝对不会提过分要求的,对吧?”男生方面自然是纷纷应和——包括让人觉得是不是知道国王游戏的つよし。

众人都已到了微醺的程度,前辈从随身包里掏出了准备好的竹签,整个包间的空气立刻白热化了。

几轮下来,光一的运气还算是不错,只是被灌了两杯酒,而つよし更是手气极佳,抽到了两次国王,显得十分投入。

“1号和4号。”前辈嘶哑的声音从桌子那头传过来。

光一看了看手里的签:“一号。”

“四号!”对面的青年满面笑容地举起手。

“啧。”前辈似乎很不满意的咋了下舌:“难得抽到国王居然是两个男的啊,那就跳个舞吧。”

不不,怎么想这都不是在这种狭窄环境里做的事吧?光一正在踌躇,突然间青年站到了他的面前,先是以优雅的弧度行了个礼,然后伸出了左手:“堂本君。”

一气呵成的动作让光一一阵发愣,呆滞着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随即他便被拉起了身,右手搭在青年的肩上,对方稍停一下立刻开始移动,带着发呆的光一在摩擦力不小的榻榻米上居然还挺流畅。

两个人的身高相差不算大,所以这个姿势也谈不上太别扭,光一向下望去,可以看到青年纤长而浓密的睫毛,以及脱去了外套之后,贴合着身体线条剪裁的马甲。自己被他带领着,虽然完全不知道舞步的规律,但是却准确地踩上了节点。

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两个成年的男性,在居酒屋窄小的隔间里,无声地跳着正式的社交舞——被环住腰的那一方思考着,直到带领他的那个人忽然脚下踉跄,就朝自己摔过来。

光一急忙扶住他的肩膀,总算是没有两个人一起滚到地上。“喂……つよし君?”他拍拍对方的后背,但是没有获得太多的回应。

“哎呀。”打破过于震惊而形成的静谧的是佐藤:“つよし君这莫非是醉了?”

光一点了点头:“可能有一阵了。”

“嘛,因为这孩子酒品一向很好,所以醉了也很难注意到呢。”佐藤大概是顺口说出了平时惯用的称呼:“平时的话,让他自己睡一会就好了……”

“我送他回去吧。”光一朝组织者看去,从刚才就显出莫名其妙笑意的前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收拾起两人的外套,光一微微摇醒他:“つよし,能站起来吗?”

青年勉力睁开了眼睛:“啊,どもどもドモト!”

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似乎还认识自己。“你喝多了,我先送你回去。”

“好……”

“啊,光一。”就在帮刚整理好准备出发之后,前辈又突然发话了:“帮我把菜单拿过来哦。”

看来是要闹到半夜了啊,光一叹了口气,招呼了店员。

“好,没干劲的家伙已经撤退了,我们继续吧!”

 

 

 

评论
热度(7)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