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黑研]クロけん 2。

神经病、女装、莫名其妙、不造在干嘛、雷雷雷。

 クロウ魔法使来自梵昕太太www

 

俺、魔法少女になる。

“啥……?”
夜久卫辅用小指掏了掏耳朵:“你说啥?”
声音在突然安静的空气中回荡,他才把视线从漫画上移开,察觉出几分古怪。
不过接下来的几秒之内,伴随着研磨按键的声音,研究室似乎又恢复了常态。海仍然埋首于计算机前完成他那永无止境的作业,灰羽还在跟夜久安排的试卷搏斗,就连刚加入不久的山本猛虎都一心一意地擦着他的太刀——材质为PVC,售价8424含税。
自己居然是唯一一个搭理黑尾的人,夜久为自己感到深深的悲哀。为了逃避这种尴尬,他从沙发上起身,穿上了鞋子,打算去便利店买些饮料。
“有人要带东西吗?”他试着询问了一下。
“糖分不足。”海有些虚弱地举起手。
“同上。”灰羽答道。
“要不我去吧,夜久学长。”山本猛然把爱刀捅回了剑鞘,动作之迅捷让夜久不免有些担心脆弱的刀身。
“今天不是清水小姐当班哦。”搭腔的是房间的主人,从刚进门的第一句话之后,他就彻底被无视了。
“啊……哦……不过还是我去吧……”
眼看着顶着奇怪发型的后辈突然矮了一截,夜久摆了摆手:“不用,我出去散散步,总觉得有些困了。山本还是要炒面面包吗?”
“嗯嗯。有劳了!”不知为何特别讲究礼仪的青年郑重其事的答道。
“碳水化合物X碳水化合物……堵、堵住了……”高三生喃喃自语着。
“脑缺氧……”海发出了即将要溺水一般的声音。
“……可乐就好。”研磨的声音仿佛从远处传来,这样研究会的大家基本完成了点餐,只除了现在还以扭曲的姿态站在门口的黑尾。和平时一样,他那头发仍呈现一边翘起的惨烈状况,简直比被形容为“鸡冠头”的山本还要引人注目,遮住半张脸的右手和与高大身材不相称的S型站姿,把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站到房间中央去,铁太郎。”
走近之后夜久感觉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阴影之下,恨不得把这尊大神给摆到天花板上的隔层里去。
当然对方并不是讲了就会听的类型,夜久右手握拳一个前冲,打在那个明明归类成死宅却有坚实腹肌的肚子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咿呀,好歹预告一下啊,卫辅。”黑尾的脸抽搐了一下,终于乖乖让出了大门:“换成是海的话搞不好会死。”
“我干嘛要揍海。”夜久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你已经死了。”

灼热的空气扑面而来,关东地区的夏季完全降临了。
夜久观望了一下远处些微扭曲的景色,深吸了一口气,反而感到头脑清醒了不少。虽然不是很合适的鞋子,不过就这样慢跑去便利店也不错。他对着午后的阳光稍稍眯起了眼睛,正要踏出一步却感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
“玄米茶。”
黑尾又点了有点老气的饮料。总觉得在那套狂气的言行下面本质是个上班族欧桑,夜久没有回复,跑向了相隔一条街的目的地。

“没回音呢。”黑尾又看了看手机。
“黑,惹夜久生气了。”研磨陈述道。
把骑行用的双肩包扔到地板上,黑尾坐到仍然保持着布丁头的青年旁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缺钙呢,卫辅。”
“很重,碍事。”研磨很明显对于这个状态下双手的操作灵敏度不满意,侧转过身,让黑尾变成了靠在他背上的姿势。
尽管是这样奇特的景象,某个高中生还是喃喃着好羡慕而继续奋笔疾书。
“洁子小姐……”山本又继续擦拭着他那把太刀,一边望向窗外的青空。
“谁是洁子小姐?”
仿佛闷在什么里面的陌生声音提出了问题,研究会的成员不由得扭转了视线。
黑尾的双肩包悬浮在房间的正中央,然后掉了下来。
砸在地板上的包发出了一声闷响,之后是一声呻吟。
“喂,让我出来。”
除了研磨之外的三对眼睛都投向了黑尾,里面充斥这喷薄而出的“犯人就是你”的指责。
“忘了。”黑尾装模作样的摊开手。
这时拉链终于从内侧被打开,有个粉红色的物体急速飞出——伴随着众人的目光撞到了天花板上。
“好疼。”
它说。
“哎哟。”
研究会的成员们说。
这种旧式的楼层不算高,内装也有些年头——如果铺了地板刷了墙也算是内装的话——被它一撞虽然没出现什么漫画般的大洞,却也掉了不少灰尘墙皮之类下来,让人有些担心房东会不会看出痕迹。
“差点被闷死。”它在空中弯曲了几下,似乎在做深呼吸:“你就不能小心点儿吗黑尾,我可是很纤细的。”
其他人终于看清了这个存在:一根粉红色的,头部……或者说朝上的那头是个长着翅膀的星星造型的棒子,也就是一般认知里的魔法杖。
“材质为ABS,推断价格一万不含税。”黑尾说道。
“现在的玩具真高级啊。”灰羽说。
“居……居然比我的村正还贵……”山本说。
“造型真复古呢,现在的变身器一般都不做成这种没有实用性的式样了吧。”海说完以后有种说不出的苦涩,不由得把头埋进了手臂里。
“不愧是好好钻研了1300小时动画的海!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不,根本不是这个问题。”海的声音越来越小已经几不可闻。
“确实按照现在的观点,具有日常感觉的变身器更有伪装性,也更富于变化,更容易卖玩具,但是!”
黑尾突然站起身,展开了双手:“正是这一点才好啊。这种明明白白的异常感,这种对于幼女来说仿佛兼具武器质感的长度和不便性,正像是魔法的直接表现。”
“哈…………”
其他三人已经对这件事失去了兴趣,只是敷衍地应对着。
“我怎么有种从刚才起好像就在把人家当成某种物品在谈论的错觉?”还在半空中悬浮,时不时还挥动一下它那对蝴蝶结似的翅膀的魔法杖抗议道。
“更重要的是,还有这兼具了淫兽的人格。和其他最多只会发出伴奏声音的变身器不同,它还能够如此流畅地对话,肩负着引导任务的使命,简直是一种崭新的思路。”
“嗯……”
“哦……”
“不对哦黑,在早期的……”研磨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随之转换了话题:“你再不好好收拾一下,夜久前辈就要回来了。”
“啊不好。”灰羽看了一眼手边的习题进度:“还没做完啊……都怪黑尾桑。”
“是啊是啊,不管黑尾前辈是用了什么办法让那玩意吊在半空中,我觉得夜久前辈绝不会开心的。”山本点着头。
“说什么吊着,实在太失礼了吧。”
“那玩意”发出了愤愤不平的声音,开始在整个房间范围内上下飞舞起来:“看到没有?我这轻盈的姿态,我这优雅的轨迹……”
“哇啊啊啊啊啊啊……”这一次发出惨叫的是海,魔法杖在全场活跃的过程中因为那个四处伸展的造型钩到了计算机的电源线,导致海那写了一半的报告消失在眼前的黑暗中。
“我还没保存啊!!”海一边慌张的重新开机,一边回忆自己设定的自动保存到底是几分钟。
山本和灰羽双手合十:“节哀顺变。”
“是夜久。”研磨在一片吵嚷声中听到了楼道的动静,提醒道。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魔法杖还在不所措地环顾四周的变化:“夜久是谁?啊对了,洁子小姐是谁?”
“来的正好!”黑尾一伸手抓住了手杖的底端:“让夜久来大吃一惊吧。”

夜久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慢跑回来。今天的气温确实有些高,希望饮料们还没完全变温。他有些急切地爬上楼梯,想快点进入研究会,冷气机虽然有些老旧,不过还在好好的运作中——应该是这样。
就在他站到门口的那一瞬间,从门缝里透出一阵红光,楼道的灯泡莫名地闪了几下,再之后就是一片寂静。
夜久打开了门,现在是下午三点多,室内当然没有开灯的必要,但是透过窗口的光线,夜久仍然察觉到研究会跟自己走的时候有些不一样。研磨停下了手里的游戏,山本大张着嘴,海面带绝望地瘫倒在椅子上,整个房间只能听到灰羽奋笔疾书的声音。没有计算机的风扇声,没有冷气机的噪音,甚至连房东好心提供的冰箱似乎也停止了运行。
而罪魁祸首看起来就是这个穿着COSPLAY服的变态。
黑尾、或者说应该是黑尾的人,穿着以红色为主体,搭配黑色手套和短靴的紧身连衣裙,层层叠叠的短裙摆上充斥着蕾丝的装饰,手里拿着一根粉红色的手杖,朝上翘起的头发上还戴着一朵玫瑰花发梳。
“クロウ魔法使、参上。”
夜久懒得理这个冷笑话,直接转向了难得没在打游戏的研磨:“怎么了?”
研磨挥了挥手里的游戏机:“断电。”
“原因是?”
“不知道基于什么设定,变身的时候似乎会影响到小范围的电力供应。”研磨从包里翻出了充电器接上,但是指示灯并没有亮起。
“变……身……”
夜久咀嚼了一下这个不太陌生的发音。
“不是说过了吗?”黑尾换了个姿势:“我成为魔法少女啦。”
“这是什么新型的捏他吗?”
研磨摇了摇头:“是真的。”

十分钟之后,空调和冰箱都恢复了运行,海那篇多灾多难的报告也还好好地保存在计算机里,虽然丢了二十分钟的进度,至少没有因为两次的意外停电而造成文件损坏。
研磨的游戏机和大家的手机都在充电,这会儿研究会的全员都围坐在一起,算是开起了会。
“第478次秘密会议现在召开。”黑尾还穿着那身衣服,头上的发梳随着他的动作还时不时摆动两下。
“真没想到,原来真的有魔法少女啊……”灰羽喝着冰可可感叹道。
“魔法倒是有,少女就……”同样抱着有点快要融化的冰淇淋的是惨遭毒手的海,清爽振奋外加热量十足的甜点终于让他那死灰的脸色恢复了正常。
“我可是把腿毛都剃了呢。”黑尾说着就要把腿架到桌子上,被研磨一把拽了下去:“我提醒过他注意电流问题,不过黑说想要让夜久大吃一惊。”
山本还在机械地咀嚼着面包,看起来他还是没从唯一一个正面受到黑尾变身的冲击中清醒过来。
“怎么样?”黑尾单眼来了个wink:“有没有感受到文化冲击?”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夜久没有理会他,直接转向了桌子正中间,泡在装了冰水里的魔法杖。
“我可没选他。”自称是大魔法师的创造物,名称是难以用人类语言描述的棒子说道。

那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黑尾和平常一样,跟研磨一起回家,而棒君(暂且这么称呼)正翱翔在夜空中,精心挑选着它心中的魔法少女人选。为了不输给另外一根棒子(大概是竞争对手),它势必要寻找一个有着强大魔力与坚韧精神的候选人——特别是在对方据说已经挑选了一位以美貌闻名的自行车运动选手的情况下。
这时,黑尾和他那异常鲜艳的爱车多少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自行车吗……”
棒君稍稍降低了高度:“看不出会是一项锻炼精神力的活动嘛……哦……哦哦?”
在那个一脸蠢笑鬼话连篇的傻大个儿(目测)旁边,不正是一位娇小可人(目测)的美少女吗?虽然因为一直看着手机所以看不到脸不过这种氛围一定没错……
魔力的波动情况又是怎么样呢……
棒君忍不住又靠近了一点,想要侦测一下少女的实力,就在这时,少女(?)抬起了头,与棒君四目相对。
果然是个猫一般眼睛大大的可爱少………………年。啊啊,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女孩子!我怎么能忘记这一珍贵的训诫!!
而就在棒君内心哀嚎的瞬间,一直沉默着的少年突然出声:“黑,伸手。”
而傻大个儿就毫不犹豫地朝他指出的方向一抓,牢牢的抓住了棒君。
被暴露在路灯下的两双眼睛之前,棒君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所谓的娇小可爱都是错觉——可爱先放到一边,这位怎么看都有着平均身高的少年、不、青年有着相当健康的体格,纯粹是参照物的巨大导致的印象落差。
“这怎么回事?”黑尾眯起了眼睛询问恋人。
“在飞。”
“哦……在飞呢……”
听到他意味深长的话语,棒君不禁打了个寒颤。

“以上就是事情的经过了。”魔法杖抖了抖“翅膀”,结束了陈述。
“也就是说,其实想找的是研磨吧?却被黑尾给抓住了。”山本终于活了过来:“真可怜。”
“不全对啦,这位孤爪君的魔力也只是一般人水平而已,如果真正来选的话也不是他。”
“总之就是被美色迷惑了。”夜久下了结论。
“能把现在的研磨看成美少女,是不是该配副眼镜比较好。”
黑尾这句话看来说了不止一次,魔法杖立刻反驳:“我是由魔力构成的,怎么可能会近视?!”
“哎~~~~不是ABS吗?”灰羽说道:“如果不是眼睛不好,那一定是脑容量不足呢,好可怜。”他一边带着无害的笑脸,一边伸手去摸棒君那应该是“头部”的部分。
“住手!”
“灰羽君,不要碰……”
研磨话还没说完,空调再一次停止了运作,黑尾那身碍眼的蓬蓬裙也终于消失了。
“唉?什么?”
“……转移了。”黑尾摊开手:“据说只要具有一定量的魔力,在接触到它的瞬间就会签订临时契约。”
“唉?我?”灰羽打量着自己。
“所谓一定量,”研磨看了一下再度停止充电的游戏机,叹了口气:“似乎就是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类都能达到的生物电流。”
“原来如此!”海终于恍然大悟:“从刚刚起就有一种违和感,就想说黑尾为什么能使用魔法啊……结果只要是个人就行吗……”
“签订了临时契约之后,确实能根据自身的魔力使用部分魔法。”棒君虽然没有脸,但却散发出众人都能感受到的“身心俱疲”的感觉:“不过一般人的程度,也就是像黑尾这样仅仅能变身而已。”
“这个挑选标准也太不负责了吧。”夜久拍着桌子:“真想见见制造商的脸。”
“是创造主啦。”棒君继续保持着“垂头丧气”的姿态:“不过一般来说我们都是以空中魔力侦测为主,不是那么容易碰到人的。”
“是黑尾不对。”又拍了一次桌子,夜久再度下了结论。
“反正也没什么坏处不是吗?”黑尾托着下巴,不以为意:“你觉得呢,列夫?”
“嗯……也没什么感觉啊?”
“哦,说到这个实感啊,还是要操作一次比较好。”研究会的会长大人咧开了嘴:“来跟我一起念吧:ball prism power……”
“ball……?这不是stick吗?”
“等等,列夫,别被黑尾带着跑……"
“变·身❤”
“ヘンシン?”

第四次断电之后,被牵连的房东终于耐不住上来寻找罪魁祸首。至于进门之后被身高超过两米的“魔法少女列夫”给吓得险些犯了心脏病,众人被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却仍然没有接受教训,挨个(包括被强迫的夜久和海)试着签下了临时契约变身成魔法少女,那都是后话了。而被玩弄地电力(魔力)不足的棒君,足足在クロけん躺了大半个月,才踏上了继续寻找候选人的旅途。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它的竞争对手也遭受了差不多的待遇,碰面的两人(棒)难得的暂时休战,互相诉说着人类的可怕。
“说来,魔法少女一般都是有使命的吧?”某一天,海突然想起这件事。
“嗯……应该吧。”整备着爱车的黑尾点点头。
“那家伙的使命是什么呢?”
“谁知道。”
黑尾的兴趣点只在“变身”这件事上,而研磨的魔法少女姿态也好好地保存在手机和电脑里了。
“反正都是魔法‘少女’。”夜久对自己曾经的遭遇表示不满。
“说到底……”海思考了一会:“ball是怎么回事啦?而且根本用的是日语的变身嘛……”
“这么一说的话,那家伙说过它有对手吧?”山本也凑起了热闹:“莫非是要组成战队吗?魔法少女战队?”
“如果能合体就更不坏了。”
“哦哦哦……合理!”
“感觉上还挺强的呢,这个战队。”
“是啊是啊!”
クロけん的气氛甚嚣尘上,但是主题不知道已经偏向何方,只有远在天边的棒君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没有噜

end

评论
热度(16)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