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黑研]クロけん 1。

没头没脑BUG到处飞的AU报社向

黑尾不光中二还是个宅宅(。

每一部分都是莫名其妙毫无逻辑的展开……想到啥写啥。

打TAG的理由只有天知道噜www


クロけん

1.厨二病也要谈恋爱

黑尾铁朗,19岁,都内某大学经济学系二年级在读,身材高大、外表帅气、头脑不坏、言行爽朗,属于恰到好处的轻浮类型,一度在同校的女生中间受到欢迎。
所谓的一度,就是过去式的意思。女性们可是很敏锐而又坚决的,即使在外表上看起来是个像模像样的帅哥,一旦发现内在的致命性,大家都会本能的离开。
“真是白白浪费那张脸。”夜久躺在研究室的沙发上,看着漫画感叹道。
“不,这么说对女同学们感觉有点失礼。”端坐在电脑前面的海接过了话茬。
“说的也是,连自己的头发都摆不平的男人,实在不应该算好看,最多是个中人之姿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海转过头,瞄了一眼正蹲在房间中央的某人侧向一边的发型,叹了口气。
而话题中心的那一位却心无旁骛,哼着歌埋首于手里的工作:给他的爱车更换车贴。
黑尾有三辆MTB和两辆公路,虽然不算是豪华的特殊配置,但日常的基础维护也不算是小数目。当然,他的爱好并不是骑车——这只是一项搭得上环保主题近年变得很拉风的健康运动,在女性里也受到不少好评。
他的爱好是每天骑着改装成痛车的自行车,往来于自家和教学楼,当然不止在校园里招摇过市,即使出了学校,他也丝毫不会收敛那种气息——是个彻头彻尾的死宅。
“如果黑尾能像一般意义上的宅宅那样老老实实闭上嘴,搞不好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同样是经济学系二年级的夜久卫辅曾经发表过这样的意见。
“虽然难以想象,不过即使不是成熟稳重只是沉默寡言,黑尾大概也会比现在受欢迎五十倍吧。”位于女性缺乏重灾区的机械工学专业的海信行的感慨可能更深一些。
不过这个话题的中心人物却理所当然的毫无自觉,依旧奉行限定区域的我行我素,不论是八卦还是批评或者所谓社会的眼光都无法动摇他——聚集在这里的人曾经都是这么认为的,却不知不觉地留在了这个研究室。
人称“クロけん”的组织,与其说是“研究室”,不如说是同好会,不过由于简称的发音,所以也就这么顺延着叫了下来。地址位于大学附近的商业区,由黑尾出资所租用的一个单位,全称是“黑尾铁朗个人研究会”。会把自己的名字用在集团的命名上,这份自恋当然没少被夜久吐槽,不过抱怨归抱怨,确实也没人对这件事存有执念,最终出钱的人是老大,这名字还是这么顺其自然的延用了下来。
“一旦遇到‘与大众背离’的情况,就总想将之归类而命名,这真是个坏习惯。”个头有些矮小,但是因为可爱的外表和擅长应对他人的手腕而在大学里颇有人气的夜久,有一次颇让人意外地提起这个略显阴暗的话题:“被叫做クロけん的家伙们,总比叫做怪人集团要好得多。”
クロけん的家伙们既没有成群结党的做坏事,也并非是勤勤恳恳的做研究,更没有开展联谊活动的预定,仅仅只是在闲暇时间里滞留于此,享受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与放松的个人空间。房间的主人黑尾总是嚷嚷着有一项机密任务,但是在成立的大半年里却并没有任何动作,不禁让其他人觉得这只是他发病的口号。
“完工了。”
终于把自行车车身上所用的痛车贴完美的黏了上去,黑尾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这一次的设计也是恰到好处,海你真是越来越专业了。”
“我可没想在这种地方专业。”留着有点过短的朴素发型,海苦笑道。
去年因为机缘巧合,海被老师抓差去做宣传板,本来也只是临时对付,但是海这种认真的性格,找了一堆参考资料之后硬是完成得不错,小出了一次风头。结果被黑尾发现了,三不五时的让他作画幼女动画萌系角色,大大提高了更换自行车外装的速率。
“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夜久吃起了薯片:“只要黑尾确~实~地付费就行了。”
相比起自己跑去搬家公司打工,在这里画画图,然后通过黑尾那不知道什么渠道制作贩卖出去,获得的收益要高得多。不过好像一次也没有看到有第二个人会把公路车贴成那样……海甩了甩头:如果像黑尾这样的家伙满地都是,这个国家搞不好真的要完蛋了。
“唔,这个角度看起来……”黑尾拿着手机连续拍照、合影,然后满面笑容地传送了出去。
又来了。
夜久和海同时这么想。
黑尾铁朗据说是有女朋友的,应该是他青梅竹马的邻居。他家距离大学很有一段距离,但是却没有离开家里搬到大学的附近,而是每天骑车往返,看来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至于为什么是骑车而不是开车或者搭电车,黑尾给出的理由就很让人匪夷所思了:“锻炼身体。”
这是一个多么注重健康的死宅啊。得到答案的众人一瞬间都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作为一个宅,一个还经常发表高耻度言论的宅,黑尾却拥有这样醒目的外表,已经是犯规,而且居然还生活规律、擅长运动,也难怪他会有女朋友。
不过女朋友这件事,依然环绕着疑问。黑尾频繁的发信息、打电话、传送照片,按照夜久的推断(胡扯),对方应该比黑尾略微年下,极有可能还是高中生,可是几乎已经算是黑尾亲友的クロけん的诸君,却一次都没见过这位水手服(预测)妹子,实在是一件怪事。
“再说了,一般女生收到那种照片会高兴吗?”海对于自己的作品一向很客观。
“从根本上来说,既然是邻居,那也不会是纯粹被黑尾的外表所迷惑吧。”夜久当然毫不留情。
所以从结论上来说,这位“女朋友”的存在,极有可能是跟“机密任务”一般,只是个妄想而已。这种事在中二病情已臻绝症,相关人员早已放弃治疗的黑尾身上,简直是顺理成章。
一个年下的、青梅竹马的、能忍耐男朋友骑着幼女痛车招摇过市居然还不会嫌他烦的女高中生,这种GAL GAME里才会有的类型,不论拿出去问谁,都只会得到摆摆手的结论吧。
“不可能、不可能。”
所以春假之后已经升上了二年级的两位クロけん成员,对于黑尾的这个行为已经只剩下无奈而已。
“呐,黑尾。”漫画已经看完的夜久百无聊赖的提议:“什么时候也该让我们见见你的那一位了吧。”
“嗯,说的也是。”
黑尾回的干脆,夜久也被吓得干脆,差点把整包薯片都倒到了地板上。
“…………真的吗?”海小心翼翼地确认道。
“时机已到。”黑尾向上伸出了左手:“新世界的大门即将开启。”
虽然还是惯常的邪气眼语气,但是海和夜久却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立领制服的高大身影出现在三人眼前。
“下午好。”
很有礼貌的问候只得到了毫不礼貌的回应,海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过身去继续对着电脑,夜久吃着薯片又打开了一本漫画,只剩下黑尾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哟,列夫。”
“怎么了?我来得不巧吗?”拥有俄罗斯血统的青年有些茫然地张望着。
“是太巧。”夜久嘴里塞着薯片,含糊地说道。
“夜久桑~”大型猫科动物立刻甩着尾巴朝沙发奔去,不过很遗憾饲主大人暂时对他兴趣缺缺。
灰羽列夫,接近2米的身高,银发绿眼的鲜明外表似乎处处在强调他那极北之地的血统,但是因为从小生长在日本,一句俄语都不会说的这种落差,萌点上升实用度下降,目前只能作为优秀的诱饵装饰品而无法参与核心事务——这是来自黑尾的亲切解说。
灰羽是附近高中的学生,夜久在去年曾经担任过他的家教。因为研究室位于大学和灰羽宅的中间地带,后来不知为何渐渐地就把授课地点移到了这边,结果灰羽也被视为了研究会的预备成员。
春假之后升上了三年级,夜久自认自己的水准还不能达到带领灰羽应试的程度,所以辞退了家教一职。但是列夫却依然很喜欢黏着他,仍然会抽空跑到研究室来。待在这里的时间,灰羽大多还是在学习,海不用说,连黑尾也似乎“在某种层面”给了他一个很不错的评价,有时候也会辅导他的进度,排除了私人趣味,这两人在课业上都有着实打实的基础,夜久也就没有强烈反对。
“今天来的有点早嘛。”夜久抬手摸了摸已经背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的青年的短发。
“上午有个模拟试,距离补习班还有段时间,到附近的书店来买书,就顺便来看看。”得到了安抚的灰羽立刻就振作了精神:“刚才你出了什么事吗?”
“如果有什么事就好了。模试的成绩下来记得带来。”
“哦,好的,夜久老师。”

不论是漫画也好,游戏也好,绝大多数时候,本物的登场都需要气氛十足的铺垫。上次那自带效果音的预告没有实现的几天之后,夜久卫辅的面前却毫无征兆地出现了真相。
没课的下午,他照例打算在研究室度过,却被楼下的自行车店店主、也就是房东给叫住了,说那边有人在等研究会的人。夜久顺着指示,确实看到了一个介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男生,坐在一阶的自行车店门口埋头打着掌机游戏。那头几个月没有补色的金发,因为正中长出的黑发显得更加突出,可是头发的主人却仿佛要从视野中滑落一般,散发着“不起眼”的属性。
可能真的是研究会的人,夜久心想。聚集在クロけん的人身上都有着同样的气息,那种想要牢牢守护私人领地,但是又想聚集在一起的微妙距离感,非要形容的话,应该就是猫吧。
大概是听到了店主和夜久的交谈,对方抬了下头,飞快地瞄了一眼夜久,又把脸埋了下去。而这一瞥,也让夜久坚定了自己判断。那是一双在男性脸上有点显得神经质的小动物般的眼睛,在那其中的却不是怯懦而仅仅是没什么干劲的戒备。
或许是在强光下打得有些累了,他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
“你是要来クロけん吗?”夜久站到他面前问道。
“啊。”呵欠打到一半,男生急匆匆地站起身,看起来有些纤细的身材,比夜久反而高出了几公分:“嗯……是的……阿黑叫我过来,不过他自己又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阿黑大概是指黑尾吧。夜久对他那随心所欲的风格也已经适应了,懒得去顺着他的逻辑思考。
“那还是上去等吧,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估摸着又是黑尾拉来的成员,夜久打了个招呼,领着他往楼梯上走:“我是跟黑尾同学的夜久卫辅。”
“夜久……学长。”对方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选择称谓:“我是孤爪,孤爪研磨。”
以八方美人著称的夜久卫辅又一次失态了。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扶手才重新调整好平衡,稍稍侧转过身,正好可以看到布丁头上的发旋:“你是黑尾的……邻居?”
“啊……嗯。”对方似乎还在专注于手中的游戏,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觉得自己刚刚终于参透了クロけん的真正含义,夜久在温暖的春日午后薰风中炸了毛。
“啊啊,真是受不了这个厨二病的家伙了。”

评论(2)
热度(54)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