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Fate]春が来たら、旅に出よう3。

星期二走路的样子w

この道がいつか途切れたとしても 一から始めればいい

何もかも失っても 帰る道さえ失っても

横を向けばいつもそこに 僕がいるから

 

贴完啦!

 

春が来たら、旅に出よう

3.

 

“差不多也该厌烦了吧。”弓兵突然稍稍向后仰起头,自下而上地看着代行者说道。
“嗯?”以为是刚才短暂的回想错过了对话,男人迟疑地发出音节。
“烤火鸡和柴薪蛋糕那些。”
“啊——”
受到前段时间集团性热病的波及,这几天食堂只来得及保证圣诞节的标准餐点,没有太多的余力保证品种丰富性。不过反正大家都享受着节日气氛的余韵,一致地表示出对还能够端出整套大餐的料理班的好评。
“蔓越橘调味炸猪排,配上迷迭香番茄辣酱,听上去不错吧?“
和另外一位不同,这一位弓兵的料理在好吃的基础上有种简洁暴力的倾向,暗杀者当然不会拒绝。
就在他们打算前往食堂的时候,未曾听过的警报声开始回响在迦勒底。
“嗯,咳,嗯,抱歉。这里是玛修·基列莱特,现在开始向全迦勒底发布紧急通知……”

这种仪式般的场景其实没有必要,暗杀者想。
他站在已经变得很短的队列里,身前是红衣的弓兵,身后是黑衣的弓兵。不远处那位万能的人正在记录着解除契约的流程,从旁协助的是玛修,而被从者们视为御主的青年,则发呆似地站在一旁,看着与迦勒底签约的从者们依序归还英灵座。这个过程轻易而短暂,很快就轮到了算是末尾处的暗杀者一行。
“一直以来辛苦大家了。”短发的少女低头说道。
不知该怎么回应的暗杀者摘下了斗篷的兜帽,前面的Archer像是代表一般点了点头:“你们也辛苦了。“
“エミヤ!”终于从晃神中恢复过来的青年,突然出声却不知道是叫着谁的名字。
包括自己在内,三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投向了他,对方显然不好意思起来:“呃嗯,辛苦了。”
“新年就快到了,就算再怎么想偷懒,也要出来走走。”长叹了一口气,开口的是红色的弓兵。
“嗯。”
“你那蹩脚的枪法还是别练了,容易走火,好好锻炼身体吧。”接着是黑色的弓兵。
“嗯!啊?”
按这个顺序,大概该轮到自己了,可是暗杀者依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保持着一贯的寡言。
“差不多时间了,master。”代理所长温和地提醒。
“啊,那个……エミヤ!抱歉,一直到最后还是,还……”
“所有从者契约解除,召唤系统FATE运转停止,即将闭锁。”
在逐渐消失的感官中,暗杀者听到了青年的声音:“切嗣!下次,下次一定会……”
下次吗?其实自己的再次现界应该不是好事吧。
不过如果是你如此希望的话,即使只是名为徒劳的渺茫可能,就再努力一次吧。
结束了在迦勒底宛如短暂假期的任务,暗杀者沉入了黑暗之中。

“……辈。”
“…………辈!“
“…………前辈!”
眼前是短发少女担忧的神色,青年不由得提振起精神,在椅子上挺直了背:“是玛修啊,怎么了。“
“前辈才是,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放空的样子。”
“嗯,稍微发了下呆。“
少女扶了扶眼镜,算是尽力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可还是从眼神中透露出“那可不是稍微”的意思。明显感受到责备的人理保障机关迦勒底的第48号御主适格者低下头,装作认真地翻阅着手里的文件。
“呐,玛修。”稍微过了一会,还是由青年打破了沉默。
“什么事,前辈?”
“我在想,Archer说得对啊,春天就要到了啊。”
“嗯。”
“到了那个时候……“
“嗯。”
“大家一起抽空去赏花吧,带上便当,热热闹闹的。”
“……好的,前辈。”

在被终年不化没有边际的白雪所覆盖的版图“内侧”,船舱之外是名为人类的生物罕有涉及,几乎亘古不变的零度之海。

 

-end-

 

 

 

 

评论
热度(7)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