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5。

明天要出发了把它贴完。

7月到现在真是大半年了……下半年里也有很多辛苦的事,但是或许也并没有那么糟糕。

能够去跨年就很安心了。

今年是难得的早发组!阪蛋见咯!

2018年也会是个好年吧!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5。

 

外观上跟泷川的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大和把手里的薄薄的金属物翻来转去。
不远处的男人似乎已经陷入了沉眠,他还是谨慎的背过身去,还把整个人都埋进了毯子里。
按下电源键、开机。好像只有几秒,又好像是几十秒之后,伴随着轻微的音乐声,屏幕亮了起来。
这是“新藤大和”的智能机。在他们两人交换的那一天,它就被放在长裤的口袋里。之后就一直被泷川丢在书房的桌子上。
解锁密码会是什么呢?大和看着画面心想,结果不知道碰到哪里,界面就彻底展开了。
吓了一跳。这大概就是网上所说的指纹解锁吧。就着屏幕的光亮,大和看了看自己的拇指:自己和这里的新藤,就这么被连系了起来。
呈现在“桌面”上的是刚刚曾经见过的地点:幕原纪念碑附近。时间大概是春天,在右侧的角落有一个闲逛般的背影,从那团发髻和着装上看来,应该是泷川。
“正义无关乎权力。”
大和想起了在公会聊天时,成员们说过的话。就算是宛如嘲笑两人近乎白白送死的无谋之举的只言片语之中,也能感受到他们对泷川尊和新藤大和的喜爱。
“放着不管好像会死掉。”
“像这种珍惜品种的成年人,太浪费了。”
“如果跟着他们的话,应该会有更有意思的事可以做。”
“快·感。”
“老·套!”
“话说如果那时候真的挂了,新闻搞不好会写成殉情哎?”
“无理无理。”
“可以有可以有。”
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成员们,聚集在网络游戏里,形成了小小的社会缩影。
原来不曾被遗忘。无论是幕原,还是“绝不要成为这样的大人”的心意。
大和滑动着画面,然后将手指按在了标记着“相册”的小标志上。有各色见过没见过的苔藓的照片,不知道哪里的深山老林,好像是办公室的一些角落,然后还有——泷川、泷川、泷川。
在事务所的泷川,吃东西的泷川,逛街的泷川,在自己不知道的房间里的泷川;笑着的泷川,睡着的泷川,以及没穿衣服的泷川。
少年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下。屏幕上的男人一只手半遮着脸,一只手反手抓着床单,露出的嘴微微张开,散发出比任何一次大和所感受过的更为强烈的色气。
他迟疑了一会,再度滑动画面……
“到此为止,没收。”
毯子被扯了下来,刚刚还在手掌之中的容颜出现在现实的画面里:“这样可不好啊,新藤君。”
“啊——不……”
“虽然从逻辑上来看你们是一个人,不过如果时间并非连贯的存在,你这就是侵犯个人隐私了哦。”律师先生看了一眼屏幕,然后飞快地点来点去:“到底是什么时候……”
白光映照在他的脸上,却透出一抹红色:“这个笨蛋!”
过了一小会,他放弃般地按下了电源键。房间又恢复了昏暗,唯有今晚过于皎洁的月光,从窗帘缝里透出了几缕。
以自己和身旁的人为主角的少儿不宜画面,仍然浮现在眼前,少年心中混杂着喜悦与嫉妒。

“タケル。”
“嗯?”
“能吻你吗?”
“……不论哪一个都是笨蛋。”对方叹息似地说出这句话。
在睡意终将袭来的时候,少年得到了一个落在额头的晚安吻。

在大和不太习惯的时尚西餐厅里吃了午餐,等待甜点上来的时候,优奈显得神采飞扬:“太好吃了!谢谢尊律师。”
“哪里哪里。”
“这间店还蛮难预约的。”
男人比了个打响指的动作:“这也是要看各人手段的嘛。”
“哦,那下次麻烦你自己预约吧,タケル大律师。”
有个似乎在哪里听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大和看见泷川抬头笑道:“不敢不敢。竟然劳烦RIKI的店主大人亲自来送甜点。”
“这是给美丽小姐的特别服务。”造型精美的点心被小心地安置在三人的面前。
“啊啦~”
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要更加纤细一些……
“这位是?”
“嗯,说起来有点复杂,不过我想还是让你和アキラ见一下,说不定能想出办法。”
“总觉得每次见到你们都没什么好事啊。”对方明显在开着玩笑。
リキ和アキラ……难道是?啊……突然……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好痒……
大和转过头,看见了穿着黑色西装制服和围裙的青年——“モリ……”
“哎?”对方的惊异不亚于大和:“……ヤマト?不可能啊?”
完全已经成为高挑青年的モリ,唯有那立体的轮廓还能看出幕原时的样子。
随后,大和就再也支撑不住席卷而来的瘙痒,僵硬着身体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ヤマト?!”
不知为何朦胧起来的意识里,传来了泷川焦急的声音,不再是“新藤君”,而是呼唤了自己的名字。
“起红疹了……菜里有鲭鱼?”
“哎我想想,前菜的调味里……不过大和不是不过敏了吗?等等,这是大和吧?”
有一双手扶起了自己失重般的身体,少年终于安心地放弃了挣扎。

“………………”
新藤大和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恋人抱在怀里。这本来倒也是件愉快的事,如果不是还面对着一男一女两位熟人审视的目光的话。
“搞什么……”
他坐直了身体,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不是RIKI吗?”
恋人的助理伸出了装饰得五彩缤纷的手指:“这是几?”
“二。”男人轻轻拍开对方的手。
然而随后,青年店主的手也伸了过来,拉了拉他的头发:“ヤマト?”
“你怎么也跟着她发神经。”大和干脆转头看向恋人:“我睡着了?”
对方脸上难得透出了近期罕见的哭笑不得:“真的没想到,居然是鲭鱼。”
“啊,我是开了个罐头,因为你回来太迟了嘛……”
话说到一半,男人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迅速站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并非因为人工照明而敞亮的西餐店。
自己明明是傍晚在事务所里等着尊,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像是大白天?
“发生了什么事?”
恋人笑了。
而且是捧着肚子,与店里气氛完全不同,可谓破坏形象的爆笑。
“我虽然理解的也不多,不过比你大概还是多一些。”他擦了擦眼角:“说不定是哪里的神佛的恶作剧吧。”
不论是年轻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新藤大和果然都是最了不起的。
最后这一句,是恋人小声在耳边说出的。

把脸从交叠的手臂上挪开,少年发现自己已经满头是汗了。
炎热的夏季高温还在持续,这间租来的四叠半房间,昨天空调除了故障,目前已经充斥着已经具现化的滚滚热浪。
大和推开了窗户,虽然也还是连一丝微风都没有,他仍然感觉清爽了几分。
那是梦吗?
还是中暑的预兆呢?
二十年后的自己与タケル,这样奇妙的际遇,过于真实,又过于梦幻。
然而却让他的心充满着期待。
喝了一口完全已经变温的麦茶,少年翻开了停滞不前的参考书。

 

-end-

 

 

 

评论(2)
热度(22)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