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4。

我这个人最怕的就是看到小作文大论文。

但是盘桓了几天,最后还是想抱怨两句。

他和他身边的人,已经做出了选择,同时愿意承担这个选择的结果,并且尽了最大的努力,即使怀着不安也毫无伪饰,几乎是剖开真实心意地将这个注定不会是最圆满的形式呈现在大家面前,到了这个地步,作为饭还有什么别的要追求的吗?

奇迹之所以名为奇迹,就是因为稀有啊,是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日常大多数作为一个传统(古董)型宅宅,也是会为喜欢的角色打一个人物小传的草稿,勉强算是极尽克制了。

但是对于现实中的人,即使是一个搞RPS的无节操人员,也知道哪能为一个比你成熟得多的成年人(EVA标准14岁)强行代言。


二次元警 察不要来抓我,谢谢。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4


吃完了披萨吃猪排饭,吃完了猪排饭又叫来了刺身——虽然两个年纪小的一脸嫌弃,没怎么动筷子——之后还度过了热闹的下午茶时间,按照洋服少女的说法,也是个像模像样的Tea Party了。

间中又有两个大学生模样的人,带着女性的孩子来了事务所。母子俩高高兴兴地告辞之后,众人也瓜分了这几天大和搬回来的战利品,离开之前还在催着“秃头博士”赶快上线。

大和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和抱怨,混杂着大量他听不懂的词汇,模模糊糊拼凑出一个印象来。

这群年龄和身份参差不齐略显特殊的小团体,是去年夏天在网络上认识的游戏玩家们。而令大和再度受到文化冲击的是,在名为公会的组织里,最高负责人则是这位被叫做会长的小学男生。

本次“事件”的成功解决,也是因为泷川当机立断地委托了他们。

“因为不是法律能处理的问题嘛。”身为律师的男人轻飘飘地抛出了完全无视自身立场的这句话:“不过也并不是什么犯罪行为啦。”毕竟有我在照看他们嘛——当然看起来知根知底的女性助理并不完全认同这个结论。

因为传单而来的女性几年前曾经做了某位黑道小头目的情妇,在对方入狱的期间,接受了四课的帮助,带着年幼的孩子逃离了原来的地方。“也就是所谓脱黑。”泷川解释道:“国 家出台了暴力团对策法之后,有这样的专门机构。不过你也知道,政 府啊警 察啊,做事多少有点半吊子嘛。”

出狱之后的黑道老大所在的组织已经不再是传统黑道,而是洗白注册的所谓公司了。不知道是出于对女人的独占欲还是对孩子的执着,他四处寻找着女性的下落。

“隔壁、隔壁的商店街改造计划,就是那边的关联企业在推进。”把喝到一半的可乐罐压在“专务”的名片上,带着少许结巴说话的青年推了推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了好几张名片,在茶几上排出一个组织架构图。

“知道了这一点的恶 德律师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啦。”自称为ヌシ的小学男生接话道。

“哪里哪里,一开始可完全是出自我的一片善心呢。”

让优奈送女性走其实是一个信号,泷川早已预料到她会被人盯梢,并没有让她直接离开,而是先去了隔壁的教室,请洋装少女带着衣服来帮她变装,最后混在学员里一起离开。

“越是显眼,越是难以分辨。”少女整了整裙子上的花边,自信地说道。

说实话,大和若是在路上遇到这样的两个人,怕也是会绕着走的。莫非这就是新时代的原宿女孩吗,他默默地吃了一块金枪鱼刺身。

女性当然不能回家,而是藏身在他们熟悉的网咖。家里则由其他人装扮成邻居,混进去照顾孩子。

“只要稍微给盯梢的捣捣乱,随便打几个电话,立刻就丧失了注意力。”会长大人稚气地撇了撇嘴:“毕竟他们可是连监控摄像头都不会安的蠢货。”

当然这只是一时的对策,最终的手段则是由公会里的“专家”们根据泷川提供的线索,黑进了对方公司的系统里,把违法行为、与黑道的关系,地下账本之类一股脑儿地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再由泷川这个正牌律师汇总,一并揭发了出去。

“同时被地检和四课找麻烦,应该没什么翻身的机会了。”泷川悠然地吃着海胆寿司:“国税的反应比较慢也在预料之中。”

“又来了,尊律师的日常黑心训导。”

“反正也是动用了某些不能说的政府关系吧,去年那位年轻有为的副官叫什么来着?”

“不是少校吗?”

“怎么会突然冒出军衔来啊……”

“最厉害的人都应该是少校,这才是王道。”

在越来越偏离事件本身的热心讨论中,感觉上比听泷川讲话还要吃力的大和在干脆放弃思考,陷入一心不乱吃东西状态之前总还是弄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泷川的计划正中目标,而且一击必杀。


“这样对她们母子更合适。”

泷川一贯温吞的话里没有斩草除根的意味,就像是刚刚问大和要吃哪一种口味的茶泡饭一样。

虽然只是把跟泡面差不多的速食包调料撒在白饭上,然后倒进热水而成的煎鱼茶泡饭,也同样散发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我可不是偷懒哦,这个年纪在大吃大喝之后,就需要比较多的消化时间了。”

太过明显的借口,大和也不再像拆穿。两人围着桌台,头碰着头一般吃起了几乎可以算作是夜宵时间的晚餐。

二十年的时间,タカル果然有着很多改变的地方。变得成熟,变得狡猾,变得更加果断——变得更加能够承担责任,变得更为可靠。为自己、为幕原操心的少年,变成了会为社会操心的男人,大和心中的尊敬也混杂着寂寞。

整个事件从头到尾都是在大和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决的,而且可以说泷川和优奈是完全瞒着他进行。涉及了上上下下的邻居和朋友,唯有新藤大和被排除在外。

跟还只是个毛头小子的自己相比,二十年后的独当一面的泷川尊有些过于耀眼了。

在这里的“新藤大和”是否真的能跟他比肩呢?不,是否能够跟上他的步伐呢?还在大学门口徘徊的少年难以想象。

“啊对了,那家伙的笔记本,我拿过来了。”

结束了短暂的晚餐,泷川收拾着碗筷,对大和说道:“确实这几天都没上线有点奇怪,你去看看吧,跟着那群闹腾的小鬼把任务清掉,这样那家伙回来时还不至于被公会扫地出门。”


个人电脑与网络游戏——大和倒并没有那么陌生。游戏的根本还没有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怀抱着对精美画面和复杂构成的惊异,少年也渐渐跟上了操作,当然也终于知道“秃头博士”到底是指的谁。这令他不免有些担心地摸了摸自己的半长发:在照片上看起来,自己的头发当然还好好的长在二十年后的新藤大和的脑袋上,但是凭着印象回想可能确实算不上特别地健康茂密。


“说起来,这次也干的不错啊,大家。”

“小意思,小意思。”

“同意。”

“暑假超无聊~”

“作业还没写吧。”

“求别提!”

“Swan是不是还在上补习班,可怜哦。”

“你们谁有观察日记拿来抄一下。”

“才不会留着那玩意呢www”

“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吗?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吗?向全世界征求有趣的事!”

“还是去年夏天那次比较好玩。”

“附议!附议!附议!”

“国——家——阴——谋——”

“咦?现在解禁了吗?裙带菜事 变。”

“好土,谁给取的名字啦!”

“不是会长吗?”

“博士吧,这么没品。”

——国 家 阴 谋。还没能跟上他们闲聊速度的大和首先看到了这几个词。

“不过那次是真的很不妙吧?”

“警告警告警告www”

“博士和律师也真是够蠢的,两个人争着去送死唉~”

“喂,秃头今天不是在吗,怎么这么沉默。”

“裙带菜心中!Heart~”

“腐女子Beam来啦!”

“正巧我前几天才去了一次。”

有人贴出了一串地址,大和点开后,看见是白色与镜面主体的建筑和写着“幕原groud zero遇 难 悼 念”的纪念碑,以及画面外比出了胜利手势的一只左手。

“自拍技术还是这么烂。”

“公会第一次大型线下副本一周年纪念!”

“耶!”“耶!”“耶!”

幕原——大和与尊,以及其他众多感染了病毒的未成年人们被围困的地方,大和想遗忘的地方,大和又无法真正舍弃的地方。

“裙带菜怎么了吗?”迟疑着敲出了着一行字。

“呜哇,吓了一跳,还以为你做完任务下线了呢。”

“不行啊博士,不仅秃头,还老年痴呆啦。”

“明明还差点和律师被zhua qu 入獄する 噜。”

“超好笑。”

“哇好担心Swan的课程进度~”

“律师能替自己辩护吗?”

“異議あり!——不可能吧www”

“无理无理无理。”

“有没有觉得这个设定超随便的?‘哗地一下’就能让植物长出来,‘哗地一下’也能让成年人死掉什么的……”

“都合主义万岁!”

“我也想让我的金币哗地一下暴增!”

“不可能不可能。”

随着公会逐渐勾勒出去年夏天的全貌,大和静静地退出了游戏,打开了自己认识的浏览器标识,开始艰难地检索。




LFT这个敏感词设置真的够了……


评论
热度(16)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