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3。

CP场馆怎么这么冷……

谢谢大家来玩扭蛋机!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3

 

“哎呀,这真是指导手册般的恶棍表演呢。”
在椅子里转来转去的泷川观赏着屏幕赞美似的感叹道:“可怕可怕哦~”
电脑上清晰地播放出当时他们的举动乃至对话,无论是画质还是声音效果都不是大和印象中的所谓“监控”能比拟的。
“这种情况下还是守护了事务所呢,了不起。”
宛如电视剧一般的画面里,自己的举动看起来与其说是勇敢不如说是呆滞,被表扬的少年脸上的热度一下就增加了:“不,我……”
“新藤君不愧是新藤先生啊!”优奈也跟着感叹起来。
“哦,这句很有意思嘛!”
律师一只手摆弄着鼠标,反复播放着大和护住玩具的那一幕,另一只手把玩着那张名片,心情很好地说道:“要不要唆使隔壁去告他们一个营业妨害呢?”
“还是先向人家和房东道歉吧!”
助理提出了正论,男人点了点头:“也是,那明天请新藤君跑一趟吧,路口那家的夏季限定从开门要排三个小时以上呢。”
莫名就连第二天的工作都被安排好了,大和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他似乎有些跟上了泷川事务所的节奏,不过在外人看来只是习惯了这些不讲理举动的被虐体质而已。
只是他的无所谓并不代表着放弃了思考——“那些家伙、他们应该还是在监视这里吧?”
“基本可以确定了。”尽管一直表现得很胆小,但是此刻泷川的态度却平淡到有着习以为常错觉的地步。
“是因为那天的女性吗?”
男人不置可否。
“可是泷川律师不是拒绝了她,请她离开了吗?”
“即使这么跟他们说,也还是不相信吧。因为他们都是些笨蛋嘛。”接话的是优奈,她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丝毫没有表现出作为单身女性在这样险恶的情况下对自身安全的担忧。
“真的只是这样吗?”大和直视着房间的主人,他心中隐约已经有了答案。
“嗯——再这么下去也确实也有些烦人了。”将手上的名片当作扑克一样飞了出去,男人再度转动了椅子,面朝百叶窗,背对着大和。
“时候也差不多了。”

时机也太差了。
大和这么想着。排了整整一早上的队,才买到了夏季限定的蛋糕,外加上优奈所说,泷川最中意的那款点心。他小心翼翼地提着写有店名的纸袋,以自己能够保持平稳的最快速度爬上了二楼,却在事务所的门口看见了两个他一点都不想熟悉起来的身影。
背着手挺胸而立,一左一右把控着玄关的恶党们一如既往地瞪视着少年,仿佛从鼻子里呼气一般示意他进去。大和清楚地注意到他们脸上还未能消肿的痕迹,过于孩子气地做了个鬼脸作为回敬,然后把他们关在门外。
室内的气氛倒还不至于用险恶来形容,只是那位专务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并且还把脚伸在了茶几上,摆出了一个绝对称不上礼貌的姿势。泷川和优奈都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忙碌着,仿佛那个人形障碍物并不存在。
“回来啦!”率先注意到大和——或者是他手里点心的是优奈,她站起身来:“尊律师,点心回来了哦!”
“不要把人说的像是点心的附属品好不好。”如果是平时,大和反而不会说出来,刻意地瞄了一眼连不速之客都算不上的男人,他走到泷川的桌前。
“要先去拿给邻居们吗?”大和提高了音量,听到背后传来几声假意的咳嗽。
“嗯——也快到午饭时间了,还是下午再去吧。”
“午饭叫寿司好吗?”助理及时地接过了话茬。
“不,当然是叫猪排饭。”
虽然不清楚这个当然怎么来的,不过有人似乎已经坐不住了。
“泷川律师,你还打算一直这么拖延下去吗?”
“嗯?”无辜地歪了歪头,泷川吃惊:“哎呀,您还在呢?”
“少给我来这套!”对方的脚用力敲击着桌面,发出的声音让大和皱起了眉头:“我要找的人呢?”
“那个……您莫非是走错地方了?我这里是法律事务所,不是侦探事务所。”
“废话少说,肯定是你把人藏起来了!”
泷川夸张的耸了耸肩:“我们这行是靠证据说话的,无凭无据是要吃官司的哟。”
对方这会儿倒是不恼了,反而嘿嘿一笑:“律师大人嘴皮子上的功夫,我们是比不过的,只是呐,不论哪行,都要靠客人不是?”
大约是终于脱下了那身假装斯文的西装,男人指了指门口:“从今往后,每天都让我们家员工前来拜会,保障泷川事务所的安全,怎么样?”
就算这整栋楼里都是些来路不明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客人却也总不可能是三头六臂的人物,否则又怎么会来这商店街的小小事务所。
大和不免有些着急起来,转头看看事务所主人,竟也是一脸烦恼。
“很困扰啊——”
听见律师的口气,男人又略微得意起来。他当然也是跟自己的法务商量过,这种程度既够不上威胁也称不上营业妨害,是个万无一失的计策。
“下午茶的点心都是按照人头数量分好的,如果这两位要在,岂不是要减少了。”
泷川的下文,别说男人,就连大和都愣住了。
“这样很困扰对吧,优奈酱?”
“我事先要提醒您一下,不要对客用点心出手。”头都没抬起来,助理还是翻看着手里的外卖菜单,语气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警告。
泷川吐了吐舌头,大和估计他犯事的概率肯定不低。不过问题一点都没得到解决,某个人已经铁青了脸,连带着那张似乎有点年头的茶几都发出了细微的抗议声。
少年不知道律师是真的有底气还是在虚张声势,一边提醒自己不要被卷进他的节奏,一边移动到了墙边——那里不知道为什么放着一个挺大的陶制狸猫,真要动起手来说不定还能派上点用场。
对方忍无可忍地站起身,眼看就要直奔着泷川过来的时候,事务所的正门口却先起了骚动。
“走开!”
“偏不!”
“死小鬼!”
“笨蛋白痴!”
“等、等等——”
“喂,拦住他呀!”
门忽地被开了一条缝,有个小小的身影钻了进来:“秃——头——喂,秃头!”
怎么看都只是个小学男生,穿着T恤短裤,背着一个学校标准的双肩书包,一进门就开始叫喊着四处张望起来,居然也是来找人的。
被这么一打岔,男人发作到一半,场面十分尴尬。他虽然伸手想去抓那孩子,对方却像是算好了路线般地东窜西走,次次都从他旁边滑走了。他只好把怒气发泄在跟在后面进来的两个手下身上:“叫你们守好门的呢?简直混账!”
“专务,这小鬼不知道怎么回事……”
正说着,那男生已经坐到了泷川的书桌上:“タケル,秃头去哪了?这几天都没看到他上线,不是正放暑假呢吗,有一堆任务在等他呢。”
“起码也加个博士吧,让他听见会很伤心哦。”
“你们这些大人真麻烦。”男生拿手指捅了捅耳朵:“博士他人呢?我还以为铁定是窝在你这里亲亲我我了。”
“不知道呢,说不定是回老家了。”
“哎——好无聊!所以你又找了个小白脸来?不是我说,律师先生你的品味还真差,博士已经那副样子了,这乡下土包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男生上下打量着大和:“好像在哪见过……”
那边的男人终于重整好了情绪,怒气冲冲地正面走向泷川,两个手下也终于放弃了大门,跟在身后压起了指关节。大和无暇顾及两人的聊天内容,手向后够着了狸猫的脑袋……
一时之间鸦雀无声,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剑拔弩张了,这次是谁的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听了没几句,男人的脸色变得比刚才更黑,神情紧张连句套路的狠话都没能留下就直接狂奔离开,一脸茫然的手下也只能随之而去,事务所的气氛总算是缓和了下来。
“哇……吓死我了。”小学生重重喘了口气,拍了拍胸口:“还以为要被揍了。”
“是你来得早了。”
“我哪知道他们反应那么迟钝,按我的估计,大概十五分钟前他们就该撤退了,正好吃饭嘛。”
“看来不请客不行了。”泷川笑着点了点头,把他脱下的书包放好:“我们正要叫猪排饭。”
“不要不要。”嫌弃地摆了摆手,小少年跳下桌子:“披萨,叫披萨嘛。啊,秃头肯定在这里留了可乐吧?”
助理已经自然而然地点起了披萨外卖,男生则熟门熟路地从小冰柜里拿出了一罐饮料,坐在客用沙发的中央,一边玩着游戏机,一边喝了起来,只剩下搞不清状况的大和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僵在那里。
“看来只剩我们俩吃猪排饭来庆祝了。”泷川遗憾似地对他说道。
“这是怎么……”
“会长!!”
这几天饱受摧残的大门又一次被猛然推开,大和有些心疼地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一团粉红色直奔着沙发上的男生而去。
“哎呀!我给忘了!”虽然这么说,男生倒是也没放下游戏机。
在这个天气里,还穿着以相当壮观的蕾丝装饰的连衣裙,甚至还戴着手套的丰满少女,尽管看上去生气,倒是也并没多找他麻烦并排坐在了沙发上:“人走了?”
“嗯,刚走刚走。”打圆场的是泷川:“辛苦大家了。”
“没事,暑假嘛反正也是闲着。”少女说着向门口以敬语招呼道:“没事了,快进来吧。”
同样是装饰着蕾丝的长连衣裙,淡茶色的长发挑染着蓝不蓝绿不绿的部分,上面还戴着一顶以大和看来是欧洲油画上才会出现的同色遮阳帽——与另一位完全不同的是,女性的身材偏瘦,半低着头有些瑟缩的样子。
优奈走了过去,把她安置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又给她们一人拿了一罐可乐:“一会儿披萨就送到了。”
“……谢、谢谢。”对方小心翼翼地摘下了帽子,又拿下了长假发,露出一张似曾相识的脸。正是那几个家伙们找了好几天,因为传单而来却被拒绝的女性。
“唉?唉?!”这下大和不禁出了声,慌慌张张地左看右看,不知自己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件落着。”泷川双手合十:“新藤君,可以把你的手从我的狸猫身上放下来了吗?”

 

评论
热度(8)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