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2。

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两个浏览器都登不上LFT……不喜欢用手机。

上周收到了签证,回想上一次收到签证的日子里的消息,心有余悸,默默做行程吧。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2

打扫整个事务所也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照着《新种苔藓的辨识与移栽》瞎猜着浇了水,最后给自己倒了杯麦茶,少年占据了客用沙发的一角,这里几乎已经是他的固定坐席——也曾是“新藤大和”的。
失去了平时会你来我往的聊天声,异常安静的房间变大了一倍。大和一边忐忑着,一边又少许期盼会有人进来。
发面纸那天以来,又陆续来了几位因此而找上门的陌生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成为了泷川律师事务所的新客户,只除了那一位女性。
大和这几天出门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注意着四周,希望还能再遇到她,即使这种自身难保的状态下肯定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总想着哪怕只是听一听情况,对方说不定也会宽慰几分。
然而很遗憾,巨大的东京现在变得成了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根本无法确定她是否还在这个区域活动。
不知道她有没有按照泷川的建议,去跟四课联系呢?大和的记忆里只有电视剧里常常出现的“搜查一课”这样单纯的概念,四课具体是负责什么,他没有任何深刻的印象。
尽管不至于要躲着交番那边巡逻的警察们,但是要目前怎么看都是黑户的自己主动去搭讪,也太过有勇无谋。
说起来,原本的“世界”怎么样了呢?新藤大和突然失踪,交情不深的补习班老师和同学们说不定根本还没注意到,以为他去哪里偷懒了吧。搞不好要房东来收租时才会发现,不过对方八成也只当他是夜逃了,把他的生活用品收收卖卖就差不多了。
回顾起来才发觉自己在东京这大半年过得是怎样的日子,少年不免沮丧了起来。
如果能回去的话,应该会重振旗鼓,以理想的研究者为目标准备应试吧。虽然目标是生物方向上的,不过起码也要做到看到那本量子物理不会头疼才行。
说起来这里的“新藤大和”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如果按照泷川的推测,坐在这里的自己是对方的“肉体与精神回溯”也就罢了,如果是他们两人“位置”交换了,那么现在待在那间出租屋里的大概就是二十年后的自己了。
只能寄希望于那个“新藤大和”是个灵活应变,思想成熟的社会人,只要他还拥有着过去的记忆,总能应付过去吧。
“阿嚏。”
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原来自己说自己坏话也会这样啊——想着这些有的没有的,天色居然也渐渐暗了下来。
二人组既没有回来的迹象,也没有来过联络,至于所谓的客户那根本就是连人影都没有。大和突然就有了点偷懒的自觉,早知如此顺便买本习题集来做一做也好,不知道这个时代的考试有没有变化……
如果买到自己那一年T大考古题,也是有可能的吧?少年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终于从门外传来了多人的脚步声。
“你们回来……”话音还没落,大和就被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而强迫他站直的正是三天前见过的凶神恶煞之一。对方威胁似地架住了少年一边的胳膊,让他不得不正视着面前的陌生男人及他身后的几个同款家伙。
“干什么?!”
本来就对这些明显是导致那位女性深陷困境的元凶心怀厌恶,大和硬是挣脱了开来:“你们这是非法入侵!”
“放轻松,这位小兄弟,大家都是开门做生意的嘛。”示意两个手下不要再轻举妄动,领头的西装男虚伪地笑着:“这里是泷川律师事务所吧?”
大和皱起了眉头,不论是窗外的招贴还是门外挂着的牌子,都写的清清楚楚,这种明知故问的铺垫意义何在。
“泷川律师有事出去了。”
“我知道。”男人点了点头,和上次同样,手下们又开始在房间里四处检查起来。
也就是说对方是故意守在了泷川离开的时候吗……这么说他们的目的仍然是那位女性。可是这三天来,连大和自己都一次都没有在附近见过。
“你们要找的人不在这。”
说完这句话之后,大和就后悔了。
西装男猛然看向他的目光变了:“本来以为是个跑腿的学生仔,没想到你还知道挺多啊。”
“…………”
为了不显出自己的胆怯,少年用力瞪了回去。
“报告,房间里没人,也没有别的出口。”
“但是三天前从她进了这里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不是吗?”男人的声音里开始带上不耐烦:“你们这帮蠢货怎么做事的?!”
大和整理了一下状况:他们已经监视了这里三天,结果始终没有发现女性的存在,于是趁着事务所没有人在跑进来找人。情况虽然如此险恶,但是没有的就是没有——大和也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当时明明看见优奈把人送走了……
“继续搜,整栋楼都要搜!”
所谓整栋楼,也不过就是临街的三层旧建筑,一楼是家大和没见过开门的自行车店,二楼除了泷川的事务所,对面是一间不知道教什么的私人教室,三楼应该住的是房东一家。
正在营业的店铺也就算了,私人住宅他们也要硬闯的话,恐怕是会被报警吧。
男人似乎看出了大和的思路,得意洋洋地亮出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的公司名字令他有几分眼熟,正是负责附近那个商店街再开发的企业。名片的头衔上印着专务,能将这样的人委以重任,少年直觉也不是什么正经公司。
迟疑地接过了名片的片刻间,西装男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将大和码好的玩具们一样一样拿起来看,又随手扔开:“没有茶么,泷川事务所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
大和连忙走过去护住战利品:“请不要乱碰。”
“本来以为泷川尊这样小有点名气的滑头家伙挺棘手的,没想到兴趣这么幼稚,倒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少年倒是不清楚泷川这样胡扯八道为宗旨的黑心律师能有什么名声在外,只是明明都要等到他出门了才敢进来,如果不是正巧自己在,最多算是个闯空门的小偷水平,实在看不出男人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大和吃透了他的虚张声势,丝毫不让地在对面坐了下来。
无论怎么计算都是构造单纯的三层楼,整体面积也是一目了然,不知为什么六个人却去了十几分钟。男人开始沉不住气地频频看表,用手指敲击着膝盖。
“在磨蹭什么!”
终于忍不住咒骂的时候,手下陆陆续续回来了。其中有两个脸上还挂了彩,互相搀扶着,呈现了意想不到的惨烈。当然,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怎么回事!”
手下们支支吾吾,最后说出是在隔壁教室被揍了。不过亏得人数优势,两个人拖住了教练,剩下的人起码还把地形都勘察过了,只是既没有目标人物,也没有神秘通道。
听着他们的汇报,大和忍不住埋下头去偷笑。能愿意和这个无良律师做邻居的,果然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颜面尽失的西装男呼喝着走了,当然还不忘记留下一句“还会再来拜访。”

评论
热度(15)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