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1。

明知道字数要爆……新刊真的赶得上吗www

不知不觉就还剩半个月了……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1

 

接下来的两天里,大和依旧忙得没空胡思乱想。泷川简直是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活来支使他,一会是去商店街做街道清洁,一会又是给LIVE表演搭建场地,甚至还丢给他一条长达一米的采购单,从最新发售的游戏同款就要三份——原来PS主机才出到第四代——到造型暴露的塑料小人,最离奇的是薄薄的大开本漫画,区区三四十页却要卖上全新单行本的价格。
不过最惨的还是他按照泷川的指示走进了应该属于书店的某层楼,却发现自己被十数位女性包围在中间。说包围不太准确,毕竟她们都只是站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投来了情绪复杂的目光。被极度复杂的书架分类搞得头昏的少年,不得不开始向店员询问,然而每当他念出一个诡异用词的标题,周围都会涌起小声的骚动,最后是好心的店员,无比同情地接过他手上的单子,免去了这种造成整个楼层不安的糟糕情况。
背着塞得满满巨大的双肩包,左手提着三个画着美少女的纸袋,右手则是两个巨大的蓝色塑料袋,大和喘着气爬上了事务所在建筑的二楼。
“你回来啦。”悠闲地坐在办公桌后面看书的律师先生向他问好,一旁的助理则轻快地他手上的东西,放进了储藏室。
居然两人都在,还是这两天里的头一次。大和顾不上接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把包里的东西往外拿。
“都买全了吗?”
泷川放下手里的书,走过来欣赏这堆摊在沙发上的战利品们。
“大概……其他就算了,漫画——那个是漫画还是叫同人志来着的玩意,有一半以上都缺货。”大和皱着眉头,如果不是店员安慰他这样的状况十分常见,他都快以为这是新型的整人大爆笑了。
“没想到才开完不久,店头新进库存的状况也这么激烈啊。”对方又说了一句大和完全听不懂的话,不过他这几天已经渐渐习惯了,不再会一一深究。
更重要的是,少年发现与他人的交流并不会产生这么多的困难,大多数顶多是认为他才从乡下上京,在对自己的“未来漂流”多少恢复了几分自信的同时,也对泷川有一说三的胡扯才能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
从办公桌边传来一声短暂的提示音,大和每天都要听到好几次。那是类似电邮的某种手机程序,据说现在大多数人日常的联系方式已经改成了这种便捷及时的形式,他越发觉得泷川桌上那个老式的电话机跟他的那些土产一样是营造气氛的道具。
不过随后而来催命一般响起的手机铃声似乎是在彰显“通话”这件事还不算是完全被遗忘的手段。泷川有些罕见地跑过去抓起手机,却并未接听,而是戳弄着屏幕回复信息。
“储藏室要堆满啦,尊律师你那堆破烂可不可以稍微清理下……”助理一如往常地抱怨着,看到男人脸上严肃的表情,也随之安静下来,整理起自己的电脑桌。
“新藤君。”
猛然被点到名字时,大和正无聊地阅读着他认为是玩具的包装盒上的文字,作为曾经在电视上播放过的动画系列,少年感到一种跨越了时间的亲切。
“我和优奈马上要出去,这里就拜托你了。”
“哎?啊?可是……客人……”
“没关系没关系,下午本来就没什么人预约,如果有谁来了你就随便应付一下。”
女性也已经拿起了拎包,整装待发:“辛苦了,冰箱里有麦茶跟酸奶。”
“……等等……到底怎么回事?”
明明才刚决定尽量少顺着他的话题跑,慌张中大和还是没能遵守。
“嗯,怎么说呢?约会?”
对方不正经的语气,让他又一次后悔:“啊,是嘛,还带着助理?”
“这就是所谓的两手捧花吧。”
“哎?讨厌啦,人家才不想跟尊律师约会咧。”
“委婉点,委婉点。”男人倒也不以为意:“对了对了,既然你要看家,也就顺便把事务所打扫了吧。”
“…………”
“别忘记给那几盆苔藓浇点水,我晚上回来会检查哦。”
“那个要几天浇一次啊?”
“我也忘记了,好像每种都不太一样。”
“哎?那怎么办?”
“不过其实我也不太看得出它们是不是活着啦……”
两个人就这样一搭一唱地消失在事务所的门口,只留下手里还拿着纸盒的大和。
旋风一般干脆的离去结束了短暂的目瞪口呆,少年先从沙发上的东西整理了起来。把自己这样根本算是半个陌生人的存在就这么单独留在事务所实在不算是什么明智的主意,就算大和绝没有心存歹意,反而有种被小看了不快。更何况还是去“约会”,即使明知泷川那不着四六的话只是个借口,少年的心里还是对这个词耿耿于怀。
为了把这种情绪发散出去,他认真地干起了以前在家里都很少做的打扫收拾工作。房间本身其实还算干净,毕竟是要接待客户的,助理优奈也是相当地负责了。只是由于充斥着事务所主人那大量的无聊藏品,给人一种非日常的感觉。
应该有一大部分都在女性的抗议下收进了仓库吧,不然一定会变成私人民俗博物馆,还是什么品位的那种。真不知道谁才是二十年前的人。把有些飘摇的旅游纪念旗帜重新粘好,大和叹了口气:这玩意是他小学时候流行的收集品了,说是昭和古董绝不过分。
对着街道的玻璃窗上挂着的百叶帘,只有两扇放了下来,与其说是为了遮光,不如说是为了满足泷川“用手指撑开缝隙往外观看”的趣味——这一点也十足的老电影做派。
然后是——木制的民谣吉他。放在离办公桌最近的位置上,是能够伸手就拿到的距离。保养的很好,对乐器几乎一窍不通的大和也能看出来。凝聚着当时在幕原去世的人的心意,宛如墓碑与道标的吉他,琴身散发着常年有人打理的色泽,想必也能正确地发出音律。
不打算轻率地去碰触它,大和转向了整理办公桌。
平时用来当武器超过阅读次数的六法全书,还没贴上标签、近期要开庭的卷宗,偷吃到一半的点心盒,算是分着领域丢在计算机附近,让大和不至于无从下手。
随后他从打开的文件夹下面,抽出了刚才进门时泷川在读的书。
《量子物理学入门》。书的边缘夹着不同色的便签,看起来读了不到三分之一。
“不是我这个念法学的能搞懂的。”说了这样无奈的话,其实却认真地想着办法,这一点非常的タケル。
随手翻开的一页导论,就已经充斥着让人头疼的片假名,大和老老实实地把它放了回去。

 

评论
热度(20)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