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0。

不知怎么感觉这周特别漫长……

------废话更新线--------

居然LIVE TITLE出了!难得用心一次……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こころ強いと感じた!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10

 

“还真是一张被遗弃的狗狗的脸啊。”
泷川站在一边,审视着趴在咖啡桌上陷入沉眠的大和的睡脸。
“这可真让人意外,我还以为您是猫派的呢。”
端来了常喝的咖啡,尽量不发出声响的放在桌面上,老板意味深长地感叹道。
“这说起来可就有点复杂了。”男人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正好是与早上相反的方向。
少年稍稍耸动了一下肩膀,可见这个姿势并不舒服。
“晚饭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现在可真少见这么早睡的年轻人。”
“刚到这里不久,还不习惯吧,让他再睡一会吧。”
桌上还放着喝到一半的红茶,男人看了一眼账单,笑了起来:“林氏盖饭啊。”
“Plus甜点和冰淇淋。”老板双手环抱在胸前,抱怨道:“完全不想尝试我推荐的混合咖啡啊。”
“因为完全是个小鬼嘛。”同样追加了一份冰淇淋的泷川在老板无奈的注视下打开了文件夹。

笔尖落在纸上,发出流畅的沙沙声,混合着周围时不时小声的谈话,营造出少年熟悉的白噪音。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拍着他的背:“大和,快起来,老师要来了!”
努力地睁开双眼,胳膊却被压得发麻,一时还不怎么能灵活地坐起身。
“晚上好,新藤君。”
“晚上好,老师。”
条件反射地做了答,却看见对面的人眯起了眼:“睡糊涂了吗,新藤君?”
第二次的新藤君应该是理解了少年的梦境,大和不好意思地把手臂从桌上放了下去:“鳗鱼饭好吃吗?”
“…………”一时之间像是忘记了什么,泷川张了张嘴,显得有些迟钝:“啊……”
“怎么了?”
“原来你这么在意啊!”也许是为了掩饰刚才的空隙,男人略显夸张地用手指比划食材的厚度:“当然——很好吃啦。不过要是说起来,还是林氏盖饭最好吃啦。”
“不用特意提高音量,我听得见。”正在隔壁桌收拾的老板回答道:“拿来跟伏日的鳗鱼相比,真是太过荣幸。当然如果不是从泷川律师嘴里说出来,那就更值得高兴了。“
“怎么每个人都不相信我,看来律师不是个好职业。”
将手头文件放回厚重的文件夹里,塞进包里,泷川伸了个懒腰:“回去吧。”
“你回事务所了?”大和记得他离开的时候只带了一个随身手包。
“嗯,有点事。Master,麻烦结账。”
用来签字的钢笔正是刚才那一支,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幽蓝色笔身看起来颇为高档。
发觉大和好奇地盯着看,泷川把笔递了过去:“用钢笔很稀奇吗?虽然是有点守旧的感觉,不过在正式场合还是很有必要的。”
恰到好处的份量,应该是经过了计算和调整,跟大和用过的便宜货不一样。不过他所在意的是笔身上不显眼的地方刻着的英文字母。“Y.S”,这不是泷川的名字,而是他自己名字的首字母。
“嗯,也算是礼物吧。”男人坦然地承认了。
“虽然浪漫,也只有你们才能派上用场了。”老板叹了口气:“如果买给我女儿的话,十有八九会被嫌弃到死,她的心里只有最新型号的手机。”
向那位话题中的少女问了声好,两人离开了即将停止营业的咖啡店。

夏夜的气温虽然仅仅下降了可有可无的几度,空气却不像下午那样难以喘息。
“为什么没叫醒我?”
想必泷川也希望早点回家去休息吧,却一直等着自己。
“嗯……”脱下了外套,单肩背着黑色的购物袋,如果除去讲话时候的玩世不恭,身旁的男人看起来就像是个比大和年纪稍长的院生。
“因为新藤君看起来很困的样子,既然睡着了,就还是好好休息下吧。”
“不好意思。”
“也没什么啦,突然想起ヤマト那家伙也是特别认床,想必你昨天也没怎么睡吧。”
其实没有。
不知为什么,昨天夜里的少年毫无障碍地一觉睡到了天亮。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状态很像是在幕原的时候吧。距离成年只有一步之遥,距离死亡却更近的同伴们聚集在一起,在帐篷里也好,在学校的礼堂也好,唯有在那个空间里,像是热闹的合宿一般的错觉。
而那时候,站在大和身边的始终都是タケル。
“大家……都怎么样了呢?”
遥望着看不见星星的东京夜空,明明与那里完全不同,仅仅只是因为某个人跟自己在一起,就对理性上不想回忆的过去产生了怀念的气氛。
“应该会吓一跳哦,モリ和アキラ变得超大只的。”
“哈?”
“这样这样——”伸手在大和头顶上方十公分处比划着,男人的笑脸可以称得上颇有同情之意:“啊,不过贵一没怎么变,除了稍稍有点胖了。”
“啊、哦、嗯。”连续发出了单音节的词,大和不快的挥去还悬浮在他上方的那只手。虽然他想知道的不是这些,但听上去大家都还挺幸福,恐怕也不能从男人的口中再获得什么“不该随便知道”的情报了。
“觉得寂寞了吗,新藤君?”
“没那回事。”
“这才是第二天啦,稍微放松一些也没关系。”
或许真是这样。相比起在补习班里放任自流的每一天,这24小时内发生了太多的事,几乎比过去半年还多,少年几乎产生了冲击的眩晕感。
不安、不满、不快,累积的精神疲劳远远超过肉体,所以才会不知不觉在咖啡店睡着吗?尽管在脑中编织着幻想的独立生存,却是这种令人失笑的结局,倒也不是很出乎大和自己的预料。
对大人的泷川的否定,同时也意味着对不成熟的自己的否定。二十年的空白,也确实是无可奈何的吧。
只是他也十分清楚自己的倔强并非为了逞强,如果失去了这份执着,恐怕新藤大和的未来就真的会不复存在了。
“啊,月亮出来了。”
少年抬起头,发现刚才被城市的灯光映得一片朦胧的黑幕上,确实浮起了一轮新月。身旁的人似乎沉浸在这月色里,因而放慢了脚步。
“明天也会很热。”
他并非在等待自己的搭话——看着几乎没有变化的侧颜,大和察觉了一丝情绪的变化。陪伴着自己的是タケル,但是泷川尊等待的人,不是自己。
从未听过的歌曲回荡在两人中间,泷川掏出了那个大和刚刚知道也还可以称为“移动电话”的物体。
“嗯嗯,是,在一起。嗯,快到了。放心吧……我都有留意。优奈酱才是。好的好的知道了,那就有劳你多照顾了。明天见。”
从只言片语中知道通话的对象正是那位刚刚分开不久的助理,大和装作不在意地打量着周围。建筑和风景都与印象里有着微妙的不同,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挂断电话的泷川看着他发愣的样子问道。
“这条路,和早上不一样。”
在混乱中大和选择了不太寻常的修辞,这次轮到泷川发愣了。两人对望了片刻之后,男人终于理解了他的思路,笑得直不起腰来。
“新藤君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啊!”
“真是不好意思啊!”
“不是你的错啦……”泷川终于止住了颤抖:“是没有时间机器,也没有全息街道的这个未来世界的错。”
跨越了末日的1999年,名为21世纪的新时代,却没有什么幻想般的展开。虽然有了令人惊异的技术产品,但还远没有达到魔法的程度。
“至于人类,恐怕更是原地踏步的程度。”
愚蠢的程度,大概要花费上千年才能改变吧。会说出这句话的泷川,肯定也是经历了大和难以想象的很多事吧。
在话题变得沉重之前,公寓的灯光终于出现在眼前。
“抱歉啊,稍微绕了点路。”在门口却没直接进去,回头张望着的男人道歉。
完全不明白原因的大和摇了摇头。
“优奈酱也是真会操心,不过谨慎一些总没错。”甚至还向着周围的树丛里投了几块小石子,这种恶作剧风格的举动更是让大和摸不着头脑。
“泷川律师!”公寓的保安看到两人在门口徘徊的样子,走了出来:“怎么了吗?”
“没事没事,刚才那边好像有只狸猫什么的。”
“您真是会说笑。”对方张望了一下:“不会又有什么危险的事吧?真是让人担心啊。”
“看来我的信用在大家心里都很低嘛。”小小地抱怨着,泷川突然拐上了大和的手臂:“回家吧。”
比自己略高的体温,在这样的温度里,大和却不想甩开。

 

评论
热度(10)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