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この夏を越えで。(试阅)

CP21的新刊,因为是跟talice合同的小册子,所以试阅就放这么多吧!

警示:

我流自嗨架空昭和风,zzbzq倾向有。

 

打算随便印一印,数量上应该也很有限,主要是去玩扭蛋机的(又来!

年末阪蛋见!

 

最近的烦恼是什么时候找个机会把友情池抽穿才有小安呢……

 

 

この夏を越えで

 

宛如怀抱着定时炸弹前行。

 

雨下得很大。下得有些太大了。
在这片略显安静的非商业区,不要提路上的行人,连行驶的车辆都几乎绝迹。
即使是过于炎热的夏天加上热岛效应等等,说来说去也总是有几分异常。青年透过朦胧的雨雾,望着像是陷入了异世界的街道。
外面的西装自然不用说,连里面的衬衫也湿了个彻底。他掏出了手帕——当然也已经可以挤出水来——勉强擦了擦眼镜。尽管总算是挤在了这片屋檐之下,发梢上滴下的水仍然不断流过脸颊,有些渗进了眼角,却只能造成干涩。
更糟糕的是温度丝毫没有下降的意思。蒸腾起热气的地面与瓢泼大雨上下夹击,让他变得狼狈不堪。
从大学时代算起,自己已经在这个城市待了接近五年,却怎么都谈不上习惯。跟自己搭档的前辈突然就不见了踪影,说不定正在哪个咖啡厅里休息避雨。青年知道他也并不是恶意,但是以自己这样的情况,对方会觉得微妙地难以应付也并不奇怪。
出租车……当然更没有踪影。天色丝毫没有暗下去,反而越发明亮,更像是雨一时半会不会停下的征兆。青年费力地搜寻着便利店的招牌,却一无所获。
幸亏这里还有一间外搭着遮雨棚的小店,刚才慌不择路的时候,青年也并未看清到底是间什么店。如果是家饮食店就好了,至少还能进去待一会。这会儿自己正背对着橱窗,估计把那面采光良好的玻璃遮了个大半,在平时应该是挺招人讨厌的举动了。
刚想到这里,从旁边传来了古朴铃铛的声音:店门开了。这会儿外面没有半个人影,估摸着应该是店里人自己开的门。青年微微转过身,低下头:“十分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雨下得真大呀呐。”对方慢悠悠地说着关西话,让青年不禁愣了一下。
“这不是完全湿透了吗?进来避避雨吧。”说话的人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背心,袖子上戴着收束带,腰间系着一条亚麻质感的围裙,倒是一副侍者打扮。
“但是……”
“站在外面稍微有点碍事哦,还不如进来比较好。”看出了他的犹豫,对方示意道。
“那就承蒙您的好意了。”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青年点了点头,跟着他走进了店里。
但是刚刚跨进去几步,青年就有些后悔了。不大的店面里,铺着长毛地毯,青年的鞋子里自然也全是雨水,几乎是一步一个脚印鲜明地留在了地上。他只能局促的停了下来:“要不我还是在外面……”
“请坐。”对方完全没有介意,指了指放在房间里的红丝绒扶手椅:“地毯没关系的,很简单就能清理好。”
这一次,青年坚决地摇了摇头。他浑身上下都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实在不能就这么坐在那把看起来也很昂贵的椅子上。
“嗯,那也没有办法。首先,把外套脱下来吧?”

青年全身上下只裹着一件短了一截的白色浴袍,手捧着一杯热红茶,紧张地坐在扶手椅上。刚才店员拿来了毛巾和这件浴袍——或许不是浴袍,不过他只有这么一个模糊的概念——向他道歉因为店内女客比较多,没有合适的替换服装,然后把他的湿衣服都带进了后场,又端来了红茶。他上下打量着店内的布置:巨大的穿衣镜、一张堆着些许布料的操作台,带着帘子的更衣室,正对着自己的人台上穿着一件半成品的蓝色礼服,还有古董风格的留声机却正在放出不太搭调的西洋流行乐。
一时之间,店里除了自己,再没有其他人的气息。空调开得很足,青年有些不安地活动了一下脚趾,轻啜一口的红茶散发出高雅的香气。这怎么看都是一间裁缝店——估计是很贵的那种。如果说卖的是其他东西,青年还能买一件来道谢,这里就……
店员再度从据推测是后场的房门里出来,还推着一排衣架,上面挂着的正是青年的西装和衬衫,不知经过了怎样的应急处理,已经不再滴水了。
“红茶合口味吗?还是说咖啡比较好?”
“啊,嗯,很好喝,谢谢。”
“再稍等一会儿就可以穿了。”店员一边说着,一边展开了他的西装,用挂烫机开始小心地处理。
青年无所事事,只能看着他娴熟的动作。比自己稍矮一些的个头,柔软的黑色短发干净清爽,给人稚气感觉的五官总是显露出温柔的表情。
“呃,让您费心了,这样不要紧吗?”
“嗯?没关系,今天下午本来就没有预约。”
“不,我是说……你老板……”不知道店主会不会介意,如果因为自己让这个可爱的店员挨了骂,青年将会十分过意不去。
对方转过头看着他笑了:“这间店只有我一个人哦。”
言下之意让青年暗自吃惊,没想到对方也不过二十代出头的年纪,已经独立开业了。
“这下好了。”
对方满意地说道,青年只觉得自己那套廉价的连锁店成品西装,实在配不上这样细致的待遇。
“鞋子可能就没有办法了。本来就有些旧了,水完全浸了过去,多少有些问题,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工具,希望能撑到回家。”
青年在椅子上坐直了身体:“哪里哪里,已经劳烦太多。”
对方看了看门外还没有减弱迹象的大雨,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红茶要再来一杯吗?呃……怎么称呼您合适呢?”
自己确实不是他的客人,青年把精致的镶边茶杯递了过去:“谢谢,我姓堂本,堂本光一……”
对方正要接过茶杯的手突然悬在了半空中,瞪大了那小鹿一般圆圆的棕色眼睛:“骗人。”
青年不知他为何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这虽然是个有点少见的姓,但也不至于像是假名吧。更何况……他摸到身旁刚才从西装外套里一并取出的钱包和证件,以标准的姿势把上下打开的证件举了起来向对方展示。
“堂本光一……警部补?”年轻的裁缝依然一脸的不可置信。
青年托了托有些下滑的眼镜:“请问,是有什么奇怪吗?”
这下对方大力地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莫名让他心跳过速的笑容,然后指了指他的背后。
光一狐疑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自己刚刚站过的那片落地橱窗玻璃上,透过两组展示人台,可以看到用设计考究的字体拼出的一排金色店名:堂本洋服店。

 

 

 

评论(11)
热度(20)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