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8。

昨天忙着查当落完全忘记更新的事www

大阪两场都确保了!这一定是阑尾的代价(。

希望年底一切顺利,7021年就这样翻篇过去吧!

 

最近常常想着换工作的事……其实做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趣味,但是老板这个没法记录处理两周之后的事,无法理解什么叫计划安排什么叫落地执行的脑子实在是很无聊。再多的运营内容写过去都是废纸一张,很多事情实在是不能偷懒哇(。

经历了两次之后,发誓下次一定不要找个跟所谓“艺术”沾边的老板了。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8

然后在初次旁听的法庭上,大和心里刚刚建立起的“立派社会人、精英法律工作者”形象就被凭借着外表和笑脸,靠诡辩打动法官的男人给击了个粉碎。
尽管当事人哭着表示会珍惜这个机会好好悔改,即使真的能够兑现承诺,少年始终觉得这对于原告的女性实在算不上公平。
至于泷川本人,当然是忙着确认辩护费用的结算,无暇去关心双方的心理活动。
最后回到了事务所,新藤和助理你来我往的斗嘴中,大和心中仅存的那几分期待也荡然无存了。自己所认识的那个タケル大概已经变成了幻觉——不,这么想的话太对不起他了,一定只是因为这不是自己所处的世界而已。
想要回去。
想要回去。
想要回去。
这个念头紧紧地抓住了大和,甚至产生了不想再呼吸这个世界的空气,下一秒就会屏住呼吸的错觉。
然而逃避始终只是少年的心情,严酷的现状证明了他只能存在于此处:肚子里发出的响亮声音,让还在继续着没营养话题的其余两人动作一致地看向了自己。
“哎呀,这就已经饿了吗?”泷川显得有些吃惊:“明明早餐已经很丰盛了……”
“那是尊律师的标准吧。”助理却意外地站在大和一边,不过说不定只是正在兴头上,只想着反对而已:“所以说上了年纪的人总是会变得迟钝,对于年·轻·人来说,每一餐都很重要的。”
“是是是。”面对年龄只有自己一半的女性,房间的主人也不得不认输,拿起了放在办公桌上的老式电话,动作与贴在旁边的海报完全一致:“炒饭还是拉面?”
“哎~真小气,又是商店街的外卖嘛,这种可不能算昨天中华料理的补偿哦。”
“放心吧,已经预约好了,鳗鱼饭。”
女性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担担面和牛肉炒饭,还有煎饺。”
“年轻人的食欲可真是不能小看啊——新藤君呢?”
十分自然地顺手接过了泷川递来的外卖单,大和猛然意识到寄人篱下的现实。自己仅仅凭着“新藤大和”这个存在接受着两人无偿的好意,在这过于遥远的未来,无法去投靠亲人或其他不知是否存在友人的未成年人,生存的几率会不会比幕原还小呢?
可是,大和心中存在的洁癖仍然无法让他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地继续下去,应该说不允许他妥协。
“我……”
男人露出一个心知肚明的笑脸:“点吧,不管怎么说,饭总是要吃的,ヤマト。”

少年站在车站附近的繁华街头,如果无视忙碌穿梭人群的衣着变化,恍惚就跟他所处的时代没有太多的差别。时值盛夏,奔波的上班族频与正享受着暑假的学生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尽管不远处就有还算浓密的树荫,大和却不能过去乘凉。他随意地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汗水,继续向周围路人递出面纸。身旁的纸箱里还堆着大半箱,在这些发完之前,他也没有休息的打算。
“不劳动者不得食。”
在称不上心安理得的状态下吃完了自己那份外卖,大和的手中立刻被放上了份量比体积要小得多的纸箱。他倒是还挺熟悉这份工作,来东京之后也为了增加点生活费干过好几次,只是知道了“现在”还有人用这种方式来打广告,让他有些吃惊。
“我们毕竟不是那种闪亮的大公司嘛,只要在时尚的公司网站上贴出华丽的个人履历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客人什么的。”
驻扎于这样传统的商店街里,主要承接民事纠纷的小事务所这么做,才更加有亲切感。
尽管对方一本正经地解释了,大和心中始终还是留有疑惑。就他站在这里观察起来,包括上班族在内摆弄着名为“智能机”的移动电话的人们,看屏幕的时间远超过接电话的几率。
即使在他的时代,也有电子邮件这样的方式,总不至于越过越回去吧。
怀疑归怀疑,手里的活还是要干的。一边嘟哝着打扰了,一边往经过的人手里递出里面塞着跟海报差不多设计,泷川尊律师摆出滑稽表情的小卡片的面纸,大和倒真的像是对待打工一般。
根据外卖单上的定价来看,至少通货膨胀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倒不是说大和有多么关心这个国家的政经情况,他只是单纯地计算着能够维持自己住宿和一日三餐的金额。
多少有些不足,但这也并非自己的意愿,就当作是高温费和友情价相抵消了吧。完全掌握不住“新藤大和”与“泷川尊”之间的距离,少年忽略了自己的一厢情愿。
另一方面,如果真的有客人因为自己发出去的面纸而去了事务所,是不是算自己坑了他呢……但是作为委托人来说,不管怎么胡搅蛮缠,只要能胜诉应该就满意了吧,似乎泷川的胜率还挺高……
种种思绪纠缠在一起,大和却依然机械地维持着手中的动作。不知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这种形式有点罕见了,拒收的人比他打工时少了很多。大多数人虽然不会多看一眼,却都收进了口袋或包里。
“辛苦了——”
似曾相识的女声近在咫尺让他吓得字面意义地跳了一下,差点撞到脚边的纸箱。定神一看,扎着蓬松双马尾的女性带着些许的不快站在身边。
“优奈……桑。”
敬语似乎缓解了她的情绪,来人点了点头,把手中的饮料交给他,自己也喝起了一杯。
深褐色的饮料像是咖啡,上面还漂浮着厚厚的奶油状物体,喝起来就像是细腻到无法想象的刨冰,冰爽又不过于甜腻的搭配立刻缓解了大和的疲惫。
“这个真好喝啊,是什么?”
“巧克力巴拉巴拉咖啡思慕雪。”
“……”完全听不懂,不过再问一次显得太过愚蠢,大和也就继续享用起饮料。
“进度还挺快嘛,啊,不过我也不知道就是了……”气氛变得轻松起来,女性低头看了看空了一半的纸箱。
“嗯?之前不是优奈桑在发吗?”
“没有没有,从来没有。”甩了甩华丽的发型:“人家是平成出生的啦~”
“……”对这个陡然一变的语气,大和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里是吐槽点才对啦。”恢复了平时的语气,女性拿过一包面纸翻看着:“今天早上尊律师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定了一箱面纸上午会送到,还叫我去平时受照顾的印刷所取了宣传卡片。”
这里面可是我一张一张塞进去的哦,真是费了不少事呢。喝了一口饮料,她活动了一下肩颈:“那我就回去啦,还有一堆文件要处理。”
“等……”大和忍不住出声,但对方真的回过了头,他又发觉这无济于事——看起来昨天泷川忙到半夜,除了开庭的书类,恐怕八成就是在这等着他呢。
“怎么了?”年轻女性意外的样子,倒也十分可爱,但大和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心思欣赏。
“面纸……发完了的话,我就回去吗?”
将手臂环抱在胸前,优奈点了点头:“当然啦,我们可不是没血没泪的黑公司,这种天气里如果中暑了,那可是大麻烦。”
毕竟他没有保险证嘛——这是尊律师说的,她补充道。
“…………”果然是早有预谋吧,大和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就在助理小姐再次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微弱的声音:“请问……”
略带颤抖的话语让两人同时停下了动作,大和看着眼前的陌生女性,不,其实也不算陌生,她手里捏着自己不久之前发出去的面纸,在少年的印象里,她似乎在附近的树荫下徘徊已久,还以为是在等人。
“怎么了吗?”
面对明明比自己年长,却看起来十分怯懦的对象,大和不禁放轻了口气。
但是对方仍然侧了侧身体,向着助理发出了问话:“请问是泷川律师事务所的人吗?”
“啊,是的。”瞬间明白了原因而摆出了亲切而端正的态度,即使只是兼职的女性也具有着专业的意识:“您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嗯……稍微……”女性捏紧了手里的面纸,不安地四下张望着。
“我明白了,请您跟我来事务所慢慢聊吧。”优奈先走出一步,回头看着还在原地迟疑的女性:“单纯的相谈的话,第一次是免费的哦。”
虽然不见得是被这句话打动,女性终于下决心迈开了脚步。
目送两人离去的背影,大和心中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干脆采取了稍微蛮横地方式加快速度把面纸塞给路人,硬是用比刚才一半的时间发完了剩余的部分,小跑着冲回了事务所。

 

 

评论
热度(15)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