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6。

这是第几天上班了……?

好像下周还要连着上……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6

 

荒唐无稽、牵强附会、胡搅蛮缠、强词夺理、匪夷所思。
瞠目结舌到让大和一时都想不出更多的词汇来形容泷川的辩护方式。如果真的能穿越时空的话,简直想回去一拳打醒昨天相信他是位年轻有为,深得邻里仰赖的好律师的自己。
打开事务所的门,跟昨天一样扎着华丽双马尾的女性迎了上来:“怎么样,赢了吗?”
“赢了赢了,轻而易举。”
将自己抛进沙发里,男人松了松领带:“简直想在法院门口高举起写有‘无罪’的纸条啊。”
“那是什么啊?”手脚轻快地端上了两杯茶和点心,似乎是预算了他们回来的时间,热度恰好能够喝下去,又不会太过温吞。
“是嘛是嘛,优奈酱的时代不知道这个啊。”男人的语速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悠哉,还自然而然地混进了关西腔,与在庭上截然不同。
“又来了,尊律师的年龄论。”女性不满地抱怨道:“这可算是职权骚扰哦。”
“哎~不用这么严格吧。”把西装领上的律师徽章拆下来,男人舒展着身体,沉进了沙发:“以前的电影啦,电视剧啦之类还挺常见的,重大案件在闭庭之后,会向前来采访的记者们通报情况,因为人数众多,场面太过混乱,比起用说的,还是这样白纸黑字比较有震撼力吧?”
“哎?是真的吗?该不会又是律师先生在瞎编吧……”
“哎呀呀,优奈酱应该要多信任我一些才是。”
“因为尊律师是惯犯了嘛。”
“这么说也太让我伤心啦。”
大和听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愉快对话,刚刚少许沉淀的怒意又再度翻涌了起来。
“什么赢了……那叫什么辩护啊!”
陡然升高的音量让正在讨论门口甜点店新品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这还真是个有点耳熟的句子呢,优奈酱。”
“我倒是一点都不奇怪,毕竟任谁看到您那种乱七八糟的辩词也只会有这种感受吧。”
“明明我只是充分运用了所学到的知识而已——加上一些小小的自我发挥。“
“那个发挥就是被叫做黑心律师的原因。”
“哪里哪里,这实在是过誉了,论到心狠手辣的程度,在下可比不上隔壁那个一九分的名人的一成吧。”
“如果您能有那位大律师一成的才干,应该会比他做得还过分吧?”
“我的勤奋绝不输给他!”像是展示般,泷川指着桌上那本略显破旧的六法全书。
“那叫钻营。”气势凌人的助理一边说着,一边把今天的卷宗整理进书架。对于律师事务所来说过于艳丽的红蓝色文件夹整齐地站立着,昭示着主人所言非虚。
同时也让少年怀疑其中到底还有多少不辨是非的判决。

“那就先这样吧。”
得出了暂时寄居在这里的结论,男人站起身:“洗澡水也差不多好了,你先去洗漱吧。”
尊重对方的意见,大和多少有些局促地使用了放在一旁的各种未曾见过的牌子的用品,清洗完身体之后在泡进热水的瞬间感觉到这几小时累积下来的疲倦,差一点就在浴缸里睡着。
呛了一口水,少年为了打起精神,观察起了浴室。和这个家一样,整洁而亲切,被仔细地使用着。根据浴缸的大小正好能够舒展身体,说不定应该算是很奢侈了——大和印象里的东京,还留有泡沫时代的余韵,应该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
啊、洗发水有两种。注意到这种无聊的细枝末节,自己大概也是真的放松下来了。
“新藤君,睡衣放在外面了哦。”
“啊——谢谢。”
“虽然知道你都会泡很久,不过小心别睡着了。”
“……”完全暴露了。
“毕竟要跟警察解释死者的身份,太伤脑筋了。”
是以溺死为前提的话题吗!在那之前还是先叫个救护车抢救一下吧!啊不过自己也没有保险证就是了。
……又被对方的思路带着跑了。这么想着,实在是不甘心地从浴缸里爬了出来。
灰色条纹的夏季睡衣看上去是新品,但是不论是长度还是大小都完全合身,让大和又很是丧气了一会。
回到刚才的和室里,收起了桌子的榻榻米上铺起了一床被子,吃饭时的顶灯已经切成了柔和的间接照明,只剩空调安静地运作着,主人细致生活的痕迹可见一斑。
敲响了漏出光线的书房的门,少年得到了一句“睡不着的话需要唱催眠曲吗”这样过于亲切的提问。
“泷川律师呢?”
“不不,这种天气我可没有兴趣享受抱枕待遇。”
“……”
“啧,真是没有欣赏搞笑的细胞啊。”对方挥了挥手上的文件:“你先睡吧,我还要做明天开庭的准备。”
“我知道了,晚安。”
“晚安,新藤君。怕黑的话就把灯开着也没关系。”
尽管想反驳几句,在柔软的被子里躺下之后,大和还是感谢了他的体贴。
在这个时代孤身一人的自己,宛如在黑暗中漂流一样,孤独感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摆在角落的某个类似猫头鹰造型的装饰瞪着琥珀色的眼睛,却没有让大和感到不安。说不定就像当时骑车去幕原一样——可是,那时候的新藤大和还无所畏惧,并且很快地,就遇到了这些收藏品的主人。他一边吐槽着自己的冲动之举,一边又跟他一起互相扶持着跌跌撞撞到达了目的地。甚至跨越了二十年的时间,仍然在接受他的帮助,新藤大和还真是个没出息的人。
这样的自己,真的能成为泷川口中“了不起”的存在吗?
陷入了自我厌恶的少年本以为会很难入睡,结果好像在某次注视着灯光眨眼的瞬间,就已经再也撑不开眼皮了。

 

评论
热度(18)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