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4。

Destiny!昨天开播了呢!

感觉十月真是个好月份!

虽然假期被老板吞掉一天的我已经开始上班了,但是仍然是摸鱼第一位!

本来想抓紧时间写完结果还是没来及全部收尾……

要快点开始写CP的新刊了,预感下面会变得很忙(KK充!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4

 

从锅里再度夹起一筷子牛肉,大和稍微迟疑了一下。
“还有很多。”对方大概是一眼就看透了,一边捞起一块豆腐,一边指了指冰箱:“都是些中元节的礼品,根本没来及吃完。”
听到这句话,青年就把煮的恰到好处的肉片浸入了鸡蛋里,再度开始大口进食。
“蔬菜也要吃哦。”虽然像是老妈一样地提醒着,却也仅此而已,没有做出什么更为殷切的举动。
男人从刚才起就吃得很慢,偶尔喝上一口黑啤酒,像是欣赏有趣的节目一样眺望着大和。
“还真是年轻啊。”夹杂着这样的感叹,又像是有趣似地补充道:“啊不过再怎么吃,也不会长高了。”
谁也不关心那种事啦!在心中默默地抗辩着,大和不免产生了些许对抗心,占据了餐桌中央的锅里的菜色正快速消失着。
“好吃吗?”
结果对方抛来的问题还是让他差点呛住,连忙喝了一口水——这个人家里的饮料只限于听装啤酒和可乐,据他所说是因为最近回来比较不规律,难以预估。“不然起码会准备一些香草茶。”希望不是阳台上那些苔藓泡出来的,大和宁愿选择普通的冰水。
“嗯,嗯。……有点甜。”装作在咀嚼一般,含糊地评论着。
“因为是关西口味嘛。”对方认同似的点了点头:“肉和白菜还有,再加上鸡蛋的话最后收尾的乌冬也应该够了。”
“不是杂炊吗?”
“啊?”
“寿喜烧的话不是做成杂炊嘛。”
男人瞪起了本就圆润的眼睛,像是吃惊的小动物一般,就大和认识的タケル来说,可能还有几分怒气。
不过这丝情绪转瞬即逝:“差点忘记了,ヤマト可是无论在什么条件下都会挑三拣四的少爷呢,用海水洗澡时候还想要肥皂。”
被提起了幕原时的轶事,青年狼狈地烧红了脸:“啊——”
“不过很遗憾,今天并没有煮饭的打算,就请新藤少爷将就一下乌冬面吧。”

重新加进了高级木盒装的牛肉、大量切好的白菜,浇上蛋汁,最后再撒上鲜绿色的葱花,超越了收尾的乌冬面营造出豪华的氛围。怕再被对方嘲弄,大和低头专注于自己的碗内,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都只剩下吸溜乌冬的轻快声音。
“多谢款待。”
尽管节奏完全不同,两人默契般地同时放下了碗筷,看到锅中连汤汁都没剩下,青年拘谨地道谢着。
“偶尔吃吃乌冬也不错吧。”泷川不以为意地起身端起了餐具。
“啊我也——”
“你就坐着吧,新藤君毕竟算是客人。”
这句话听上去有哪里不太对劲,大和莫名地感到不快。但他还是按房间主人所说,盘腿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目标明确地打量着整个环境。
距离事务所步行15分钟的车站附近,却意外僻静的旧住宅区。与大和想象中的华丽大相径庭的朴素公寓,就是泷川尊的住所。不过青年也同时敏锐地注意到,与陈旧的外表相比,公寓的保全设备算是相当讲究,出入口是密码锁的自动门以外,还有24小时值勤的专业管理员。对于20年后的时代感还处于探索阶段的大和,难以推断这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进门以后占据了绝大部分视线的是宛如和室布置的不小房间,搭配着开放式厨房,洋风家具和事务所类似的特色土产们,却有一种奇特的和谐感。即使泷川说自己最近回来的少,依旧充满着亲切地生活气息。剩下的部分就是书房和浴室之类了。这个空间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是过于充裕,两个人的话又散漫得远远不够,难以揣测使用者的心意。
然后,自己为什么会待在这里呢——这个明显属于泷川尊,而非新藤大和的地方。
说着去吃晚饭,就溜达着把大和领了回来,悠然自得地做起了寿喜烧,还喝上酒,照这个阵势来看,应该是打算让自己留宿了。
青年把视线投向流理台前的身影。为了方便料理而再度在脑后团成发髻的长发,同样没有明显变化的身高与宽松随意的家居服之下比自己印象中要柔和太多的身体曲线,既不是自己认识的タケル,也不同于刚刚“认识”的泷川律师,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风貌。
还以为顶多会被扔在事务所里过夜,如果是有着让自己“回家”打算的话,为什么反而不去“新藤大和”的住处呢?在回来的路上去了商店街买材料,鱼店啦酒铺啦各个店家的会跟他打招呼,蔬菜店还给了不少折扣,感觉上确实如泷川律师所说,他是个乐于助人,扎根于附近的市民之友吧。
可是就算他们两个是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与自己也不过是相处过三个月的伙伴,在极端环境下产生的情谊虽然浓厚,却未必能够持续,更何况现在的自己与他隔着这样长久名为时间的鸿沟,即使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

 

评论
热度(16)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