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3。

体会一下人类之懒。

好像想了些什么要说的,现在又忘记了……

总之就这样吧!

 

 

3

 

少年感觉一阵晕眩,不由得又将几乎没了水汽的手帕贴在额头上。

原来以为至多是十年八年,结果就这么恍惚的几分钟,居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年。一口气喝干了其实还温度略高的茶,也丝毫不能缓解从喉咙里蔓延上来的干燥。

 

“到底是……”挤出了这几个字,大和心里也明白无法得到回答——除非说这20年间的科技已经发展到可以任意穿越时空了。

 

“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同样的疑问,男人的语气里却没有自己那般的茫然:“先说好,Time Machine什么的还没有民用化哦。”

 

听上去简直是刻意得不行,大和狠狠地瞪着对面自称是泷川尊的存在。说不定这也是某种国家级的阴谋——就像制造出了自己和其他数百人一起苦苦挣扎过的事故现场。

 

对方突然笑了起来。

 

就如同大和记忆中的タケル,会伴随着浅浅的鼻音,与他当时硬派的外表不太一致,意外地可以称为软糯的笑声。

 

“真是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被ヤマト拿这种目光看待啊。”宛如笑出了眼泪,男人拿手指擦拭了一下眼角:“想不注意到也不行啊,我也已经是‘可恶的大人’了啊。”

 

“啊,不——”少年一下慌张起来:“我并不是……”

 

话到一半,大和停了下来。

 

并不是怎样呢?并不是不信任他,并不是在嫌恶成年人,并不是在质疑这个世界……吗?说到底,自己其实就是在这么考虑。

 

如果说仅仅只是因为和印象里的タケル重合了,所以不想让对方伤心,这样肤浅的理由真的好吗?

 

19岁的新藤大和不认识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他目前能确定的只有这点,这或许是他现在唯一的正确选择肢。

 

“好了好了,这不重要。”泷川律师——大和在心里决定这么称呼他——没有想象中那么介怀:“所以今天,本来待在这里的新藤大和应该是39岁的那一位才是。”

 

至少在我回来之前应该是。说实在的,刚才那个瞬间,还真以为是他返老还童了呢。

 

“根据你的陈述来看,现在可以得出两个推论。”律师先生将食指轻轻贴在嘴唇上思考着,这个细微的动作是大和所陌生的:“一是,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理由,19岁的你出现在了20年后的这个时空里。由于某些复杂的悖论,39岁的大和是同位取代了,还是被交换了,就更不得而知了。”

 

就自己的认知来说,应该是这样的情况——“还有一个呢?”

 

“39岁的新藤大和,外表连带着记忆和人格一起,退回到了19岁的状态。”

 

“原来如此,从旁观者的视角看来是有这种可能。”

 

“应该说,这个结论还比较符合实际的可能。”男人哼唧了一句:“身体是小学生,头脑却是高中生侦探……”

 

“什么?”

 

“没什么,想来你也不会有遇到黑衣人的记忆吧。

 

少年简直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要说这些让他更加恐慌的话题,以タケル那种爱开玩笑的性格,也说不定就会演变成这样。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可以算是相当地不可思议的了。”律师先生站起身:“先去吃个晚饭吧,也不知道这杯泡面是不是在你的身体里,但是我可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提到了泡面,大和终于捕捉到了一直困惑自己的某种违和感:“在这里吃杯面的真的是我、真的是新藤大和本人吗?”

 

“嗯?优奈酱是这么说的哦。”

 

就算之前不是很熟悉,自从进入暑假之后,那家伙可是三天两头就跑来事务所待着。

 

“看到觉得腻烦,简直想要问他收入场费的程度——她是这么说的,再怎么想都不可能认错吧。”

 

更何况你现在还穿着他的衣服呢。泷川再度摆弄起“智能机”,给大和看了其中一张照片:穿着与自己身上一模一样服装的男人,脸上罩着一本《新种苔藓的辨识与移栽》,仰躺在自己所坐的这个客用沙发上。

 

“之前发给我的照片。”夹在牢骚与安慰的对话之间,确实是显示着数小时之前的时间。

 

“可是……”这样不就更加奇怪了吗?少年扯了扯格子衬衫的袖口:“明明过了二十年,居然会这么合身。”

 

“噗。”

 

这一次是真正的纯粹笑声:“嗯嗯,哈哈哈哈哈。很遗憾呐,ヤマト君。你啊从那时候起,身高就再也没有变化过哦。”

评论
热度(20)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