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未满]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2。

天气总算凉快了点,精神状态也稍微好了点。

扭蛋机太好玩了年底要继续玩(喂

 

这篇估计不会参CP21,预定有别的计划……

有位留言说希望开TAG,不过看了一会发觉还是不是很懂这个意思,请知道详细操作的人留言一下哈哈哈

 

具体的避雷之类就懒得写了,请参照之前的。

 

ひとりじめマイヒーロー  

 

2.

泷川皱着眉,眯起了眼睛,再度向前跨了一步:“ヤマト?”

对方终于抬起了头,盯着泷川上下打量了好一会,才一边持续挠着脸颊,一边迟疑地开了口:“タケル?”

饶是盛夏最后的一线阳光,也消失在对面建筑的背面。陷入了一片暮色之中的办公室,三个人影就这么对峙着,直到不知道谁的肚子发出了一声悠长的轰鸣。

仿佛全场唯一的局外人优奈满头雾水地沉不住气,“咔啪”一下打开了室内照明。

对习惯了暗处的眼睛来说有些刺眼的灯光中,本来应该是新藤大和所在的位置上,现在却站着一个看起来比优奈还要年轻、几乎无法称作男人的青年。

除去极度土气的发型和些许的青春痘,还有他不断抓挠的红疹,称得上清秀的五官和瘦削的轮廓让优奈又觉得有几分眼熟,理科老师那身死宅标配也很完美地穿在他身上。

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会见过这样的家伙啊?不,在那之前,他是怎么进来的?

可是,与优奈有着相同想法的明显并非房间的主人,而是那个神秘的来客自身。

灯打开之后,他终于清楚地看到了站在眼前的男人,却一时楞得忘记了抓痒。如果说刚才他还能确认,现在却反而更加糊涂了。

好像是タケル却又不是タケル的男人叹了口气,用自己熟悉的タケル的语气开口:“啊啊——这下可麻烦了啦……”

“…………”

“荨麻疹。”


新藤大和姿势有些别扭地半瘫在长度不够的皮制沙发上,额头上还盖着一块湿手帕。放在茶几上杯面旁边的空鲭鱼罐头看来就是过敏发作的原因,但是他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会去吃下一整罐这玩意——就算在幕原那般缺乏食物的情况下,他都未曾尝试。

话说回来,他更想不出自己会在这里的原因。

“再喝杯水吧。”

从头顶上传来的清澈嗓音,确确实实属于自己认识的タケル,只是比变声期的少年更多了几分沉稳。

老老实实地爬起来坐好,面前被摆上的茶杯,外壁上还用飘逸的字体地写着ヤマト几个字,看样子明显不是待客用而是属于他本人的专用。

端起来还未入口,就被蒸汽烫了一下:“好烫。”

自然而然地在对面坐下的男人毫无障碍地啜了一口茶:“这点上倒也是毫无进步。”

“哈……”

就算被这么说了,大和也不知道比较的对象到底是谁,尽管从语气上看来,应该就是指新藤大和自己没错了。

无意识地用手帕擦拭着热度逐渐减退的脸颊,大和以此为掩护,再度打量着面前房间及房间的主人。

泷川法律事务所几个字就贴在正对着自己的玻璃窗上,而正在坦然地喝着茶的男人,也有着大和所熟悉的タケル的相貌。从以前就表情丰富的他,眼角的细纹泄露出依旧爱笑的信号,穿衣的品味也是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关西风,除去颜色之外勉强算是符合身份的西装下面是晃眼的碎花衬衫,与自己不相上下的长发刚刚还算老实地团在脑后,现在则是随便地在头顶上带了一下,显得有点女性化。

怎么看都是个距离大和心中的“律师”职业相距甚远的存在。而这间事务所的布置,也四处散发着可疑的味道。整个房间里塞满了各种来源不明的花哨土产,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道具,墙上贴着好像几年前流行的搞笑艺人般的宣传海报,名为泷川尊的男人摆出了夸张的姿势,让人一眼都不想多看。除了办公桌附近放置着的整齐文件夹和专业书籍还算是有几分端倪,然而就在自己所坐的沙发附近角落里甚至还摆着一排苔藓,完全不知是何用意。

“似乎好多了呐。”

猛然收回四下打量的视线,大和知道自己肯定是被逮了个正着,于是干咳两声,硬着头皮又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唔、嗯嗯。”

这倒也不是假话,那种难堪的瘙痒和热度已经从身体上逐渐褪去,只余下皮肤上的些许红痕。

“要感谢优奈酱哦。”

从怎么看都是浴室玩具的橡皮鸭子们后面扒拉出药箱,找出了花粉症时期以外无人问津的抗过敏药的正是事务所唯一的女性。在用警觉的目光扫射了大和五次之后,像是给猛兽投食一般,远远地把药片抛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在泷川的劝说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事务所。

明明自己才是不知所措的那一个。

“下次再补偿她吧,也正是吃鳗鱼饭的季节了。”在手机屏幕上漫不经心地点击着:“好,预约好了。”

“……那是PDA吗?”少年试图尽量在自己脑中建构起熟悉的物品,以保证自己的精神状态还处于健康的范围内。

“这个?是手机哦。”对方晃了晃与整个手掌差不多大小的板状机械:“智慧机。”

“哈……”

“我想你应该早就发现了,‘这里’不是你的时代。”

“…………”

“咦?还没有吗?真是一如既往的迟钝嘛。”

“只是震惊于你一贯以来毫不体贴的直接。”犹疑着需不需要用敬语,大和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

“这可是我值得保留多年的最大优点。”

对方不以为意的态度,也让少年略感挫折——被困在幕原的那三个月里,正是他那份独特的开朗陪伴自己坚持到了最后。

“那么,善良而温柔的广大市民之友来为你进行解释吧。”舒展了一下身体,男人伸出右手食指朝向大和:“看你这悠哉的状态,肯定不是身处幕原的时期了吧?”

大和点了点头:“那之后差不多有一年了。”

“19岁啊。”不知为何,像是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一般,男人歪了歪头:“那家伙这时候好像……”

现在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对方口中的“那家伙”正是未来的新藤大和自己。

“请问……”虽然并不是很想知道所谓“将来的情形”,少年还是鼓起了勇气:“那么,‘现在’到底是哪一年了?”

“2018年。”对方举起了名为“智慧机”的东西,将那发亮的屏幕展现在大和面前:“距离你的坐标,应该是大概20年后了。”

 

 

 

评论
热度(22)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