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KK]ぼくの漫画の主人公。

旧文,今天被提起来于是放一下好了。

应该还有一篇后续,不知道扔哪里了……

收录于ダメダメ,跟talice和spring的合同志。

回去找的时候发现已经是08年的事了,快十年了,太可怕了……

 

 

 

ぼくの漫画の主人公。

 

堂本光一在河岸边上走着的时候,脚步微微有点焦急。清晨的空气算得上新鲜,微曦的天空透出了粉红色。
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堂本光一抬头看了一眼飞絮的柳树,认命的戴上口罩。心中把堂本刚骂了一转,却没有回头的意思。

堂本刚坐在板凳上伸了懒腰。六点半了。周围已经开始逐渐聚集人群,却还是只有一个中年人蹲在自己面前。今天看来是没什么生意了。早点收摊睡个回笼觉也就不算亏。这么打着主意的时候对方抬起了头:“这件,怎么算?”

耐着性子等刚天花乱坠的吹嘘了手上那件玉器并号称打了个巨大的赔本折扣送走了冤大头,堂本光一摘下口罩终于能插进话题。
“刚。”
“这么早啊光一桑。”刚活动了一下肩背。
“有事要问你。”
顺势坐在自己的摊子中央,盘起腿来:“问吧问吧,药到命除。”
青年瞄了一他一眼,鲜艳的外褂松松垮垮的搭着,露出了茂盛的腿毛。
刚被他看的心虚,就扯了两把衣服,转移话题:“又是工作?”
干脆把他拉起来:“去吃早饭。”
“哎?我怎么不记得光一桑的爱好里有吃早饭这一条?”
“啊嚏。”响亮的回答。
看了看自己身边那棵正开的热烈的桃花,刚心想又不是风媒花也能过敏不成。再看看光一正掏出纸巾揉着已经发红的鼻尖,就对自己说算了算了,笈上了掉在一旁的木屐。
“我去吃早饭哈,Leader帮我看一下,有人问了合适就卖。”朝对面孜孜不倦看着过期时尚杂的邻居吼了一声,把手拢进袖子里:“吃什么吃什么?我可没开张,你出钱哈。”
天空已然因为朝阳染成了橙色。

抱着膝盖坐在石阶上,刚被阳光晒的有点昏昏欲睡。
“你听到了吗?”
“屁股好凉……”
“刚!”
“听到啦听到啦……”啃了一口咖喱面包——所谓的早饭,刚撇撇嘴。说的真好听是吃早饭,结果只是把自己拖到没人的地方好办事。
“我也很想睡啊……你干嘛一早就在那种地方摆摊啊。旅馆很远的!”完全换了一副口气撒娇,刚不用看也知道这家伙的表情。
“生意难做啊~堂本律师~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资金流动量比较大,周转不过来就死定啦。”
“就你刚才那笔,算的上诈欺了吧?”
“哪的话,我可是让对方出的价。卖出去的东西就具有它的价值,这可是敝人的准则。”心不在焉的检视着发尾,刚慢吞吞的说。
“总之总之……”光一原地转了几圈,也干脆坐了下来:“情况就是这样,你看呢?”
“书没错。”
“你还没看呢!”
“知道什么人手上出来的就行了。”
“可是根据最后的记录这部书是该在……”
“他家老爷子去世之后,整个书斋就没人管理了。独子又是二世祖的老毛病。”刚挑了挑眉:“没多久也就撑不住家业了。这位倒也不烦心,干脆就整个交了出去。每天起床之后,就拎上一叠书,去铺子里换早点吃。后来有心人就干脆端着早点去换书。”虽然说的是“物语”,声音里却不带丝毫的情绪。
“……………………”
“大正7年,某国立大学图书馆前去收书的时候,却有不少列在书目上的查不到。后来一直传说,那批珍本是被藏起来了,不过实际上应当是在这个时期流出去的。这本就是在那散佚的单子上。”
“居然是这样……”
“由此可见!”刚的声音又掺上了软软的鼻音:“早饭是多么的重要!光一桑,现在我们可以去吃个几笼汤包了么?呐?”
“我比较关心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上班。就算是学生,春假也该放完了吧!”
“快了快了~等樱花季过去我想大概差不多了。”挽起光一的手,刚把头靠在他肩上。陆陆续续开始有游人进来参观,小孩子们兴奋的跑来跑去。“光一偶然也需要休假嘛。这次多住几天好了,住我家?妈妈也在念叨呢。”
发丝擦过脸颊,光一觉得鼻子又有点痒,只好故作深沉的望着不远处还完全没有开花迹象的樱树。这家伙说到妈妈的时候,果然还是老样子。
刚看着满院子玩耍的小朋友们,皱起鼻子轻笑起来,然后打了个喷嚏。
光一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戴上,把西装外套给刚披好:“走吧,谁叫你一大清早就穿这么点,还没到夏天呢。”声音闷闷的又惹得刚笑了一通。
“我可以靠腿毛摩擦生热~~~哼哼~~~比你的脑袋保暖多了吧。”琢磨着要在那口罩上画点什么好,刚站起了身,做做收音机广播体操。
“收摊回家咯!”
天已经是大亮了。

堂本律师事务所是在二楼。名片的地址虽然看起来是繁华地段,但是走进去就让人感叹哪能这么标准跟警匪片似的陋巷。事务所的招牌倒还挺整洁的挂着,内部也挺窗明几净。除了堂本光一律师,还有个兼职的见习生,接接电话、偶然上街发发纸巾传单什么的。
事务所的隔壁,是堂本铺。具体经营什么,堂本光一也一直没搞清楚。刚搬过来的时候也备了点心去敲门,结果对方在层层叠叠的架子里露出个脑袋问道:“哪家的?”
“昨天搬过来,隔壁事务所的。”刚独立没几天,还没习惯自称堂本律师事务所。
“不是,我问点心哪家的。”
结果第二天堂本刚穿着花衬衫白皮鞋戴着墨镜手上还拎着个重物来敲门的时候,见习生还以为是黑道找上门了,一个劲的喊:“堂本律师,你先走,我殿后。”
然后来人就亮出了手上的凶器:“作为点心的还礼。”二话不说卡在了堂本律师的头上。
青铜制成的,镶嵌了黑铁作为装饰的王冠,分量相当足。
审视了一会,刚拍了拍手:“果然还是这个颜色更衬。”还骚扰似的摸了摸柔软的褐发和已经呈现僵硬状态的脖子。

事务所进入第二年的时候,堂本光一把原来的公寓给退了,直接搬到了隔壁。
如今正是第五年的开端,堂本律师事务所越来越像万事屋。除了周围的邻居们会跑来征询各种琐事,有时候连找猫找狗升学就业都包括在内。官司倒也没少打,只是委托越来越古怪。堂本光一就想,也不知道是事务所的委托人都会顺便逛逛堂本铺,还是堂本铺的顾客都会跑来做委托。刚正窝在事务所的沙发上看电视,听到之后一边吃薯片一边斜眼看了他一下:“光一君,难不成你今天忘记戴眼镜把堂本铺看成了诅咒堂?”

见习生推开门之前先用力的咳嗽两声再使劲敲了两下,听听屋内没什么动静。自从上次目击了某些现场他就不由得心虚起来。今年眼看就要毕业了,之后还打算留在这儿混饭呢。
结果只看见堂本律师皱着眉坐在办公桌后擦眼镜。
“咦?刚哥呢?”记得不是亲自去接他了么。
“花季过了才回来。”支吾了半天,从鼻子里哼出回答。
转过头去,见习生偷笑了几下:八成又是在刚的家里做了什么好事。
“你那兔牙露出来了。”
见习生就有点的委屈的去泡咖啡了。


推着轮椅的少女和轮椅之上的青年,带着著名画家的遗作出现在事务所的门口的时候,见习生就预感到堂本律师又要出一次“公差”了。

 

 

 

评论(1)
热度(47)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